偷偷养只小金乌 113 整装待发!

小说:偷偷养只小金乌 作者: 更新时间:2022-06-12 20:24: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为快乐的小鹿斑比盟主加更)

  ...

  杜愚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洗去一身的污秽,也强打起精神,抱着小颜走出了浴室。

  他的确很疲惫,尤其是从战场返回寻常社会,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之后,眼皮都开始打架了,刚才差点在浴缸里睡过去。

  至于为什么没睡过去...嗯,因为浴缸有点滑,他呛水了。

  这不免让杜愚想起了白玉京,当初,小家伙也傻乎乎的呛水来着。

  也不知道小白过得怎么样了,在爸爸妈妈和族人身边,应该很快乐吧?

  她会不会偶尔想起我呢?

  杜愚暗暗嘀咕着,准备明天就去妖灵异境看看她。

  白玉京想不想他,他暂时不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杜愚有点想她了。

  “嘤~”似乎是察觉到了主人的心情,怀中的小颜仰起小脑袋,看着杜愚,轻声嘤咛着。

  “你也困了?”杜愚揉了揉小颜的脑袋,“你先去睡吧,我一会儿就来。”

  小颜一跃跳上了杜愚的肩膀,摇晃着小脑袋,固执的不肯走。

  “好好好,我们马上就睡。”杜愚来到桌前,俯身翻着自己的包裹。

  客房的布置很简单,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一个学习桌。

  而在桌子上,已经摆满了杜愚的财产。

  妖兵黑木,这是他来到御妖世界后的第一柄妖兵,也帮他拿下了新手营第一。

  妖兵青峰,这是青师亲手制作的妖兵,也助他攻破了影蛊塔、爬上了最顶层。

  这两件妖兵已经过期了,再不能被火妖息激活,彻底沦为了凡品。不过,这并不影响它们“功勋元老”的身份。

  杜愚将妖兵银火拿了出来,整齐摆放在桌子上。

  截至目前,这是陪伴他最久的妖兵,助他出入异境、征战无底战场,取得最终的胜利,可谓是功勋卓著。

  银火弓还未失效,起码还有三个月左右的使用期,只不过......

  杜愚又将妖兵连珠取出,放在桌上。四张弓都很精美,也承载着杜愚几个月来的种种回忆。

  “可惜了。”杜愚一声轻叹,“这里是青师的家。”

  既然是别人家,杜愚当然不好在墙上钉几个钉子,把功勋妖兵挂起来。

  “嘤~”

  “好啊,到时候我们也买一个自己房子。”杜愚稍稍歪头,蹭了蹭小颜柔软的皮毛。

  他又在包里翻了翻,随即拉开抽屉,露出其中的两个红色小方盒,他也将手里的方盒放了进去。

  一枚青铜戒,一枚暗银戒,一枚暗金戒。

  依次看过象征着荣誉的珍贵戒指,杜愚的面色却是稍显古怪,嘴里小声嘀咕着:“青师果然应该喜欢我!

  就咱这成绩,这几枚戒指往外一亮,哪个师父不喜欢呐?”

  “嘤!”

  “好好好,睡觉睡觉。”杜愚关上了抽屉,转身来到床尾,一把掀开了被子,趁着被子飘落之际,一溜烟的钻了进去。

  柔软的大床像是有什么魔力,杜愚刚刚爬上来,眼皮就彻底睁不开了。

  “嘤~”

  “嗯嗯,我们会有自己的家的,一定会有的。”

  “嘤~”

  “嗯嗯,我们会越来越强,越来越......”说着说着,杜愚的话语声渐渐模糊,怀抱着小颜,迅速进入了梦乡。

  听着杜愚均匀的呼吸声,一个虚幻的小脑袋悄悄飘了出来。

  她那橘红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杜愚怀抱小狐狸熟睡的模样,只觉得这画面是如此的温馨。

  小焚阳默默欣赏了好久好久,待她再回过神来,如乳燕归巢一般,又一头扎进了杜愚的体内。

  隐隐的,杜愚的皮肤下又有橘红色的光芒闪烁,小小金乌又在他的体内缓缓飘游,帮他修行。

  也许,小焚阳也想让杜愚成长的更快些,早日实现梦想吧。

  ......

  星月流转,日上三竿。

  杜愚睡得昏天暗地,足足半个月的紧张战斗,的确给他带来了不少影响。

  直至敲门声响起,杜愚这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谁?”

  门外传来了林诗唯特有的声线:“中午了,吃饭吧。”

  明明还是个18岁的少女,声音却是“御”得很。

  “好的!”杜愚坐起身来,看着枕边睡成一滩烂泥的小颜,心中暗暗发笑,将她收入了印堂穴中。

  他拿上了妖兵花纹,趁着洗漱的功夫,将银刃好好擦拭了一番,这才快步走出了客房。

  杜愚这副匆匆忙忙“提刀杀来”的模样,任谁看了都得紧张,然而火桐树却不管那些。

  似乎是意识到杜愚已经洗白白了,火桐树也就不嫌弃了,它硬是将杜愚留在了客厅里,好一番蹂躏......

  “行了。”餐厅那边传来了青师的声音,火桐树这才悻悻作罢。

  不过又有一根枝条拦在杜愚的眼前,随着树叶卷起,露出下方一枚火红色的果实。

  “谢谢树哥呗?”杜愚整理着凌乱的衣衫,心中很是古怪。

  他不太确定该不该谢谢火桐树,毕竟这枚火桐果,更像是自己的劳动所得?

  眼看着杜愚拿着果子、拎着刀进来,杨青青也不掩饰脸上的笑意:“看来你的实力还不够,即便拿着刀,也吓不退火桐树。”

  “嘿嘿。”杜愚尴尬的笑了笑,将银刃放在餐桌上,推到了林诗唯的桌前,“呐。”

  林诗唯好奇的抬眼望来,疑惑道:“你不是很喜欢它么?”

  杜愚:“啊?”

  林诗唯:“你拿着用吧,花纹盾牌很适合你。”

  在过去半个月训练营中,这柄花纹银刃在杜愚的手里可是屡建奇功。

  “不了不了,太珍贵了。”杜愚急忙摇头,这法阵功效这么好,自然不是凡品。

  餐桌对面,杨青青打量着这把银刃,总觉得有些眼熟?

  林诗唯出院那天,恰逢生日,家里很多人都去探望她,顺便为她庆生,而这柄妖兵...好像是谁送的来着?

  杨青青眼神颇为玩味,看着两个小家伙,脑中突然想起了小诗怡。

  最开始,她还觉得林诗怡对杜愚有些想法,然而几个月过去了,女孩一门心思修行,一点动静都没有。

  杨青青这才明白,小诗怡就是太有爱心、心地善良,碰巧遇到了杜愚这样有潜力的穷苦孩子,又怕异色小火狐吃不上饭,想要顺手帮衬一把。

  “马上就要进影蛊塔了,你最好不要改变战斗模式。”林诗唯的话语让人很难拒绝,“你先用着吧,我给焰魂禁锢再配一柄短刃,一切以任务为重。”

  “嗯......”杜愚迟疑片刻,转眼看向了青师。

  “收着。”杨青青随口说着,为杜愚做了主,顺势夹起了一片青笋。

  “是。”

  “昨晚,小唯跟我聊了很久。”杨青青看向杜愚,“关于你们一起爬塔的事儿,你是怎么想的?”

  杜愚组织了一下语,面色严肃:“我和我的妖宠均未到达巅峰水准,暂且不说我的身体素质与强度,单单说小火狐,她的输出强度照比巅峰会差很多。

  强行入塔的话,我心里也没底,但时间却不等人!”

  杜愚顿了顿,继续道:“而且我和诗唯都是御妖士,一同进塔,难度也不会有质变。我们俩的组合,必然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林诗唯的近战能力,恰好是我需要的。”

  “嗯。”杨青青轻轻颔首,“上午的时候,我和林川通了电话,你们俩的风格的确非常互补。既然你没什么意见,那你们二人共同行动,也好在塔中有所照应。”

  意见?

  我怎么可能有意见,林诗唯可是个大爹!

  她的近战技巧都要拉满了,有她在前面开路,我在后面阴人得是有多痛快?

  杜愚重重点头:“对!一切都为了成功率,万万不可便宜了外人!”

  闻,杨青青淡淡的扫了杜愚一眼。

  杜愚急忙闷头吃饭,一不小心把实话说出来了......

  “明天,你们俩就跟我去影蛊塔,希望你们能给我开个好头,我很期待。”

  “开个好头?”杜愚心中一动,推测道,“青师也排队成功了,要再进影蛊塔了么?”

  “排了好久好久了,终于又轮到我了。”杨青青一声轻叹,带着些许无奈,“这次如果再不成,怕是真没有下次了。”

  杜愚小声安慰道:“这么长时间又轮到青师了,代表大御妖师段位真的很难攻克。没事的青师,还有机会,再排队的话,说不定还能轮到你呢。”

  桌下,林诗唯稍稍踢了一下杜愚的脚:“小姨要晋级了。”

  杜愚的眼眸微微瞪大!

  26岁的御妖将?整个大夏也找不出来几个吧?

  我的乖乖~你才是真正的纸鹤门徒!

  达到第五等级·御妖将级别,青师便可以借用天地的力量,增幅自己的妖宠妖技了!

  杨青青看着呆呆的杜愚,轻声道:“吃饭吧。”

  “奥奥。”杜愚低头干饭,心中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之前在山火刀异境的训练营建筑中,那一群候场的御妖者可是足有四、五十岁,甚至还有年纪更大的。

  而他们排队入场,代表了他们是御妖师级别!人与人之间的天赋差距,还真是犹如鸿沟......

  “对了,你的小白想你了。”

  杜愚嘴唇上沾着一粒米,抬起头来。

  杨青青:“契约传递的情绪不会作假,明天爬完塔后,你就去把它接回来吧。”

  “我...我能现在去接么?”

  “呵呵~”杨青青看着眼前急切的少年,轻声笑道,“一天都等不了?”

  杜愚尴尬的挠了挠头:“她不是想我了嘛。”

  “嗯,那就吃完饭去吧。”

  “好的。”杜愚急忙低头,继续干饭。见状,一旁的林诗唯同样加快了扒饭速度。

  杨青青一手拄着脸蛋,静静的看着徒弟,心中也是稍稍有些感触。

  等不了,倒也是件好事。

  有这份心情,缺少契约牵绊的人与宠,也许才能走得更长久一些......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