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境行者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后续

小说:灵境行者 作者:卖报小郎君 更新时间:2022-05-21 15:00: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止杀宫主看到这个女人出现于地下酒吧,天灵灵脸色大变,手里的玻璃杯“咔嚓”一声捏碎。

  止杀宫主?她什么时候盯上我的,我根本没有和止杀宫的人有交集李显宗面露惊愕,脑海里自动浮现止杀宫主的信息。

  乐师职业,疑似圣者境巅峰,前阵子在夏侯家的围剿中从容而退,目前处于被通缉状态。

  “天叔,楚家灭门事件是怎么回事?她,好像是专程来找你的?”李显宗悄悄把手伸入裤兜,捏住了粉笔。

  “李显宗,你特么害死我了!”

  天灵灵脸色铁青,听到“楚家灭门”四个字,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是冲自己来的,李显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对方盯上,而后顺藤摸瓜找到了这里。

  “小子,待会儿我会负责拖住她,你想办法先走。”天灵灵虽然恨不得打爆李显宗的狗头,但还是做出了理智的决定。

  他是5级雾主,以邪恶职业的战力,能和6级的守序职业掰掰手腕。止杀宫主虽是圣者境巅峰,打不过,但纠缠一会儿还是没问题的。

  再说,这里还有二三十位邪恶职业,个个都是性情扭曲,但战力彪悍的行者。此时,地下酒吧里的恶徒们,还没有反应过来。

  靠近楼梯口的几个男人,神色暖昧的吹起口哨,调笑道:

  “小妹妹,穿这么漂亮出来玩?啧,这裙子好啊,看着就像古代的大家闺秀。”“大家闺秀,把裙子撩起来让哥哥们看看。”

  哄笑声四起,他们还以为穿古装红裙的女孩,是来地下酒吧消遣的同类。止杀宫主扭头,看向了出声调侃的那个男人。

  下一刻,一根细如发丝的红线甩了过来,甩出凄厉的啸声。男人猥琐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紧接着,脑袋从脖颈缓缓滑落。

  红线缠着脑袋,一路滚向楼梯口,滚出一条血迹,滚到止杀宫主裙边。

  她抬起白皙玲珑的玉足,踩在头颅的脸上,咯咯娇笑:“人家的裙底好看吗。”地下酒吧瞬间陷入死寂。

  哪来的疯子?

  这病态的笑声,这杀伐果断的性格,简直比蛊惑之妖还嗜血,比幻术师还变态。天灵灵喝道:

  “各位小心,她是止杀宫主,圣者巅峰的乐师,咱们齐心协力,一起干掉她。”哗啦啦~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脸色凝重的盯着楼梯口的红裙女人。

  几个正在苟合的男女也停止运动,男人抽离了女人的身体,女人松开夹着男人腰的腿,他们甚至连衣服裤子都没穿,便匆忙摆出迎敌的架势。

  原来这个疯婆子是止杀宫主,这就难怪了

  作为松海土着行者,他们自然知晓止杀宫主的大名,这位可是长老级以下,数一数二的强者。

  “草拟吗,天灵灵,老子来你这里是花钱消费,不是找死的。”

  “怕什么,这女人敢来这里,我们车轮战也玩死她,主宰级以下,别想活着出去“天灵灵也是圣者,有我们辅助,怕她一个疯婆娘不成。”

  止杀宫主弯腰,掌心在头颅上沾了一把鲜血,轻轻抹在银色面具上,抹出一张凄艳的脸。

  下一秒,她身后延伸出无数根纤细的红线,如同一丛绽放的红花,又彷佛是扭曲可怕的触手。

  酒保从酒柜的抽屉里抓住一杆猎枪,甩给吧台前的天灵灵,后者抄起,对准止杀宫主,扣动扳机。

  “砰!”

  枪口喷涂硝烟,弹幕朝着楼梯口覆盖。

  威力巨大的散弹,被那些纤细如发丝的红绳轻易拨开。

  这一枪打响了混战的口号,卡座边的邪恶行者们,有枪的掏枪,有道具的掏道具,什么都没有的,还有技能和肉搏。

  止杀宫主昂起雪白修长脖颈,喉咙里进发出优美嘹亮的歌声。

  歌声回荡中,地下酒吧的恶徒们,脑子微微恍惚,心底杀意消散,恐惧抚平,心态变的无比平和。

  乐师能通过歌声传递情感,影响倾听者。

  主流的乐师有三大能力:催眠、安抚、鼓舞。

  而资深乐师,可能做到更多的精细操作,比如借助某首歌曲,加强曲子和歌词里蕴含的情感,让倾听者产生相应的情绪。

  曲子种类越多,手段就越多。

  在众人失去斗志,得到安抚的空隙里,止杀宫主身后的红线窜了出去,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袭击卡座边的邪恶行者,一部分袭击吧台前的天灵灵和李显宗。

  噗噗噗

  当场就有六七人被红线刺穿脑袋、心脏,死的无声无息。一位幻术师在临死前,发出高亢的尖叫。

  她的声音无法和止杀宫主的歌喉比拟,但就像一块小石子,砸起了涟漪,正竭力与歌声抗衡的天灵灵一个激灵,借助幻术师的精神震荡,从歌声中挣脱。

  李显宗霍然惊醒,想也没想,召唤出污秽肮脏,散发恶臭的大衣,披在身上。他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打不到我,打不到我”

  激射而来的红线,刺穿了李显宗的小腹、大腿、胳膊,但针对头颅、心脏等要害的攻击,却诡异的分开,有的朝向天花板,有的落在地面。

  他使用的是这件圣者级道具的第三种能力——祈福!

  诅咒和祈福,肯定无法动摇止杀宫主,所以,干脆就让自己运气变好一些。

  “嘶”

  李显宗疼的脸皮抽搐。

  另一边,天灵灵巍然不动,肌肉膨胀,撑裂外衣,“刺啦”声里,两条虚幻的,不够凝实的手臂从肩胛骨位置探出,一只手持握长刀,一手短刃。

  一长一短两把刀挥舞,把激射而来的红线斩断。

  红线轻飘飘落地,如同红雨。

  天灵灵正要持握双刀,对止杀宫主展开近身战,忽见楼梯口的红裙女子,扬起雪白皓腕,打了个响指。

  “啪!”

  那些被斩断的红线重新活了过来,触手般缠上天灵灵,层层捆绑。

  红线不断收缩、勒紧,一点点割开这位5级雾主的皮肤,鲜血从细缝般的伤口里流淌。

  “主宰?”

  天灵灵脸色终于变了。

  5级的雾主有一项招牌技能——铜头铁臂。

  这项技能莫定了蛊惑之妖近战领域的霸主地位,天灵灵对自己的防御无比自信,自认就算是圣者境巅峰的守序职业,也休想轻易破开自己防御。

  可刚一照面,引以为傲的钢铁之躯,就被止杀宫主的红线破防。她什么时候成了主宰?杀戮副本明明还没开始

  主宰?李显宗心头一颤,快速和天灵灵拉开距离,朝地下酒吧角落逃去,同时,他摸出了裤兜里的粉笔。

  她真正的目标是天灵灵,不是我,只要天灵灵能拖住这个疯婆子,我就能逃掉

  天灵灵光秃秃的脑袋上,那扭曲纵横的刺青,亮起乌光,光芒化作旋涡,让人心态扭曲,眼生幻象,耳现幻听。

  天灵灵头上纹路,并不是刺青,而是蛊惑之力升级后的体现,超凡阶段的蛊惑之妖,符文藏于眼中,等到了圣者境,符文会慢慢扩散全身。

  等到了主宰境,蛊惑符文遍布全身,低等级行者只要看上一眼,便会神智错乱,受其蛊惑。

  “杀了她,不计代价的杀了她。”天灵灵声音低沉缥缈。

  顿时,卡座边尚且存活的邪恶职业,双目赤红,不顾一切的冲向止杀宫主。止杀宫主抬起手臂,用力一挥,密集的红线宛如喷泉,扭曲张扬着横扫全场。

  乒乒乓乓乱响,椅背削断,吧台切出细密的裂痕,桌子分成两半,切口平齐,邪恶职业们身躯四分五裂,头颅飞起,拦腰而断,手脚分离

  李显宗凭借祈福,躲开了大部分的攻击,忽然脖颈一疼,被一根发丝般的红线擦过。

  他捂着脖颈,踉跄后退,鲜血从指缝间喷涌而出。

  “血,我要血”李显宗目光胡乱扫视,瞥见身侧几米外,一名邪恶行者上身和下身分离,痛苦的挣扎,没有立刻死去。

  他踉跄的朝目标走去。

  而这个时候,天灵灵趁机斩开缠身的红线,朝酒吧后门逃去,过程中,他从物品栏抓出一只破旧的黑色陶罐,砸碎在地。

  霎时间,层叠扭曲的幻象充满这个空间。

  止杀宫主身躯霍然崩解,化作红色的狂潮,冲入幻象,追逐天灵灵。

  李显宗等到了机会,立刻摸出蝴蝶刀,刺进了那名邪恶行者的心脏。

  蛊惑之妖的嗜血被动激发,李显宗瞳孔里亮起猩红光,源源不绝攫取对方精血,脖颈的伤口缓慢愈合。

  接着,他不顾身边恐怖扭曲的幻象,快速蹲下,身边画了一个圆圈。黄蒙蒙的光幕降临,裹着他消失不见。

  酒吧后门。

  这里的地上散落着手臂、大腿、躯干,热腾腾的脏器混合着鲜血流淌而出。止杀宫主赤足踩着血迹,手里提着天灵灵的脑袋,她把躯干一点点拼了回去。

  然后,她披上一件散发阴气的黑色斗篷,瞬间,她的瞳孔里,涌动着漆黑粘稠的能力,沟通了残躯里的灵体。

  “天灵灵,地灵灵,告诉我二十一年前,带队屠杀楚家的是哪位天王,楚家的规则类道具在哪里”

  她神神叨叨的念了几遍,一口把灵体吞了下去

  官方论坛。

  李显宗袭击平泰医院,目标是元始天尊

  今日中午,一条帖子冲上了官方论坛的头条,标红置顶。

  “据太一门一位可靠前辈透露,今日松海平泰医院袭击事件,是兵主教李显宗精心策划的一场针对元始天尊的猎杀。”

  “幸运的是,虽然元始天尊身受重伤,但成功活了下来。经过此事件,我们能够分析出双方战力的差距,据那位太一门的前辈透露,浓雾笼罩医院内部,到退去,也就两分钟时间。”

  “可当松海分部的同事找到元始天尊时,他已经命悬一线。由此可见,李显宗战力极强,不能掉以轻心。”

  “本次袭击,拉开了邪恶职业试炼的序幕,请各分部的同事们,警惕近期可能出现的偷袭。”

  “至于元始天尊和李显宗的后续,本帖会持续更新,大家点一点关注。”

  这段时间以来,各地的官方行者严阵以待,但目前为止,各地还算平静。正如帖子里说,李显宗制造的恐怖事件,算是拉开了邪恶阵营试炼的序幕。

  接下来,各地的邪恶职业必定闻风而动,对自己挑选好的目标展开猎杀。

  来日方长:元始天尊也斗不过李显宗啊,但两分钟都撑不住,是我没想到的。

  去日苦多:元始天尊还是欠缺些底蕴,在超凡阶段虽强,比起真正的佼佼者,还是有不小距离的。这次冲突,倒是让我们大致看清了他的水平。

  请叫我女王:楼上两个怎么不喊“天尊”了?不要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元始天尊成为灵境行者一个多月而已,再给他半年时间,未必会输给李显宗。

  小猪乔治:早料到他会被邪恶组织盯上,就是没想到是李显宗,希望他能撑过这次风波。

  姜阳:保险起见,我觉得元始天尊应该先躲起来,避避风头。

  多情的珍妮:老姜摆烂的毛病又犯了,躲什么躲,全程搜捕李显宗,干掉他,拿赏金。

  论坛里,各地的官方行者积极发,参与讨论。

  每年的年中和年尾,论坛总是最热闹的,但也是最沉重的,也许今天刚立功的同事,明天就死于邪恶职业的袭击。

  对于李显宗的高调袭击,各地官方行者愤怒之余,却又无可奈何。毕竟不是在他们的辖区。

  最多就是提一提建议,让元始天尊避避风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忍一时风平浪静,或许不用他出手,过几天,李显宗就死于围剿了。

  松海分部,其他区的官方行者,则信誓旦旦的说着猎杀李显宗之类的话。话里话外埋怨康阳区官方行者不成器

  地下黑市。

  拳王领着几名队员,巡视着自己的地盘,维护秩序。

  松海的灵境行者们,并没有因为阵营间的对抗而风声鹤唳,相反,他们来黑市的频率更高了。

  一方面是关键时期,情报和信息变得尤为重要,另一方面是,逢着这个时候,地下黑市就会迎来赌局的热潮。

  赌是人类的劣根性。

  拳王身侧的一名队员,目光频频望向赌桌,低声道:

  “老大,元始天尊和李显宗的赔率,已经到1:20了,您今儿刚开完会回来,应该知道些情报吧?您觉得我买他赢怎么样?”

  拳王瞥他一眼:“可以买“平局”,但不要买元始天尊赢。”

  身后的几名小弟顿时明白,论坛的帖子说的是真话

  夜幕沉沉,华宇酒店。

  总统套房,谢灵熙坐在阳台边,皱着眉头,一遍遍刷着五行盟官方论坛。女助理站在一侧,汇报道:

  “已经向康阳区二队打探过了,元始天尊在家修养,没有大碍。不过,听说当时官方的人找到他时,已经命悬一线。

  “大小姐,您要是关心元始天尊,为什么不自己打电话问?”谢灵熙没好气道:

  “你没谈过恋爱,懒得跟你说。”

  你自己不也是吗女助理冷不丁被嘲讽,心里不服气。

  谢灵熙轻轻蹙眉:“帖子要是没夸大,那元始哥哥和李显宗的差距确实很大,唉,他这次危险了,避避风头最好。”

  女助理道:“那毕竟是兵主教培养的人才,超凡阶段中的佼佼者。”谢灵熙合上电脑,望向女助理,道:

  “我爸之前说让我多观察一下元始哥哥,现在发生这事儿,他却没有联系我。呵,他今天有私底下找你吧,他怎么说的?”

  女助理犹豫一下,如实相告:“也没说什么,家主让我保持观望,这段时间把您看紧点,不要和元始天尊有来往,大概是想看看他能不能活下来吧。”

  “知道了,投资要谨慎嘛,他一直是这样的风格。”谢灵熙撇撇嘴。但我有我自己的风格。

  她抓起手机,娇滴滴的发了一条语音:“元始哥哥,明天能来酒店一趟吗,人家想请你吃饭饭。”

  卧室里,张元清躺在床上,闭眼假寐,精神力沉淀在体内,调动太阴之力,缓慢的滋养着小逗比。

  他脸色有些萎靡,像是大病初愈。

  即使夜游神生命力旺盛,要彻底恢复,还得等两天。他一边温养小逗比,一边复盘着白天的战斗。

  一遍遍的复盘。

  “不管怎么应对,我都没有任何胜算,红舞鞋不在身边,等级也有差距,直接使用红盖头吓退对方是风险最低的应对方桉。”

  “但我的红盖头只剩最后一次了,而且李显宗有“传送”道具,不比当时的“横行无忌”,他再来一两次袭击,我就死定了。”

  “必须尽快升到3级......”

  惨败在李显宗手里,要说不泄气是不可能的,尽管对方等级比自己高,但从年纪来说,两人相差不多,算是同辈,且都在超凡阶段。

  用成为灵境行者时间太短来安慰自己,显得有些自欺欺人。今天不但他受了重伤,小逗比也差点魂飞魄散。

  这个仇一定要报,但想到双方战力差距,张元清又有些泄气,有些无力。这时,门外传来轻盈的脚步声。

  只听脚步,他就知道是小姨来了。

  ps:错字先更后改。

  新阅址: ,感谢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s..book532372639262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灵境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