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境行者 第一百一十八章 终于找到你了

小说:灵境行者 作者:卖报小郎君 更新时间:2022-05-20 10:0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目光所及,尽是浓雾,颗粒状的雾气随着气流而走,宛如溪水,宛如飞舞的薄纱。

  张元清没有到处乱走,谨慎的站在原地。

  李显宗召唤这股大雾,是不打算放弃了?他拖的越久,逃离的概率就越小,这家伙是另有依仗,还是脑子出问题了………

  另外,虽然傅青阳联络不上,但治安署肯定把事情汇报上去了,执事短时间内赶不过来可以理解,狗长老也赶不过来吗?

  下次见到他,我还要怒搓狗头……

  正想着,他听见一声枪响,当即心里一凛,本能的扑倒翻滚。

  “砰砰……”

  又是两声枪响,张元清小腹一痛,知道自己中枪了。

  凭借记忆,他一路滚到公共座椅边,借助问询台抵挡后续的子弹。

  “哒哒哒……”

  脚步声从浓雾深处传来,接着是一个散漫的笑声:

  “我还有两分钟的时间,元始天尊,如果你能在我手底下坚持两分钟,那我们下次再玩。不然,小爷我今儿就提前结束试炼,拿你人头换赏钱。”

  嚣张!!张元清格外暴躁易怒,下意识的就要抬起手枪朝声源射击,旋即按捺住暴躁的脾气。

  他在激我出手……张元清回忆着刚才的细节。

  枪声响起的时候,他是站在原地不动的,如果对方当时已经锁定自己,那脑袋早开花了。

  可是,等他做出翻滚动作,子弹才命中小腹。

  是因为移动靶子比固定靶更好命中?显然不是,而是站立不定自己,当时没有暴露位置,后续翻滚时,才被锁定。

  对方很可能是根据雾气的抖动来判断我的位置,张元清悄然召唤出小逗比,操纵着他爬上问询台,打翻盆栽。

  “哐当……砰……”

  盆栽摔碎的声音和枪声同步响起。

  果然,他是依靠雾气抖动来判断位置的……张元清在枪声响起的刹那,扑了出去,朝声源射击。

  套筒滑动,枪口喷吐出火焰和硝烟,弹头在浓雾中擦出澹红色的轨迹。

  子弹没有命中敌人,化作流弹在墙体间弹射。

  这才是他真实的射击水平。

  该死,没中……张元清连续翻滚,进入潜行,朝候诊厅外逃去。

  没必要和这家伙硬碰硬,人质已经解救,逃走是正确的选择。

  我有的是同伴,为啥要跟你单挑?

  他刚有所动作,身后雾气涌动,狂潮股涌来。

  张元清想也没想,回头就是一枪。

  身后的袭击者彷佛提前预料到了他的动作,在他回头抬臂前,脑袋一侧,澹红色的流光贴着对方的耳畔射过。

  “在我的雾里,你是逃不出去的……”

  双方距离足够近,浓雾中,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高高的鼻梁,锐利如刀的眼,嘴角噙着似嘲讽似挑衅的浅笑。

  张元清看清这张脸的同时,也看到对方双眼凸显出暗红色的诡异符文。

  蛊惑!

  蛊惑之妖在超凡阶段的招牌技能,长时间的蛊惑可以达到操纵他人的程度,短暂的蛊惑,能对人精神力造成冲击。

  张元清无动于衷,抬起枪口就是一发子弹打过去。

  有了上次和欧向荣战斗的经验,他提前给自己来了一发净化。

  李显宗脸庞露出明显的错愕,他展现出蛊惑之妖该有的反应力,身子后仰,带动右腿,“啪”的踢在张元清手腕,子弹打向了天花板。

  张元清手里的爆裂手枪脱手飞了出去,旋转着摔出护栏,落向一楼大厅。

  没有任何犹豫,张元清施展夜游技能,隐去身形。

  这个时候,他看见李显宗抬起枪口,指向了早已闪避到一旁的自己。

  他能看到我?他是根据雾气流动判断我的位置……张元清心里一凛。

  夜游能掩盖声音、气息,以及热量,但不是真的虚化,行动间肯定会造成气流。

  某种程度上,蛊惑之妖的这个能力,很克制夜游神的潜行。

  砰砰!

  子弹打在地面,打裂地砖,避开子弹的张元清猫着腰绕到了李显宗身后,拉近距离,不给对方开枪的机会。

  他一手持握伏魔杵,一手持握嗜血之刃,前者刺向后心,后者凿向脖颈。

  李显宗嘴角一挑,朝侧面斜跨一步,旋身,右手五指翻飞,银色的蝴蝶刀在翻飞的过程中,打开了翅膀,露出了危险的刀刃。

  李显宗反手横扫,恰好挥砍在嗜血之刃的刀锋,叮,火花四溅。

  张元清虎口一麻,险些握不住刀柄。

  突然,张元清的视觉里,看到李显宗腿部肌肉膨胀,腰背的肌肉旋即绷紧,迸发出一股由上而下的力量。

  洞察之眼赋予了他预判对方行动的能力。

  张元清立刻单掌往下一按。

  “咔嚓!”

  轻微的骨裂声传来,他的掌骨被坚硬的膝盖撞裂。

  张元清踉跄后退。

  浓雾多少还是挡住了视线,不然他能更快反应过来。

  李显宗膝盖处燃起火焰,烧穿了裤子;烧伤了膝盖,但他彷佛不会痛,毫不停滞的展开后续的攻击。

  蝴蝶刀或刺或挑,或斩或扎,在张元清身上划开一道道难以愈合的血痕。

  同时,他空余的手,他的双腿,都是可怕的武器,打的张元清节节败退。

  李显宗的近身搏杀能力,比张元清高了好几个档次,3级的身体素质也高于2级夜游神。

  若非“洞察者之眼”赋予他预判的能力,暴徒拳套赋予他敏捷,张元清此刻已经身首异处。

  “噗!”

  李显宗一刀挑开张元清的胸口,鲜血大股大股喷涌,这位蛊惑之妖品尝到了鲜血的味道,双目猩红,战意高昂。

  噔噔噔……张元清一边喘息,一边后退。

  他现在状态很糟糕,浑身剧痛,无法愈合的伤口让他渐渐出现失血过多的征兆,产生头晕、乏力等症状。

  显然,李显宗手里那柄蝴蝶刀,也有流血功能。

  援兵怎么还没来,是浓雾阻碍了他们?我快撑不住了。幸好没用天蟾香炉,不然玩火自焚……张元清身体状态直线下滑。

  面对敌人暴雨般紧密的攻击,他甚至都没有时间取出红盖头,而且,召唤鬼新娘需要两到三秒的“蓄力”,她才会出现,不适合用在这种时候。

  必须想办法创造时间……

  “还不错,但比我想象中的弱多了。”李显宗伸出舌头,似乎想舔一口刀刃上的血迹,但不知为何忍住了,咧嘴笑道:

  “还有一分钟,别想着援兵会来救你,浓雾会让他们迷失方向,制造出类似鬼打墙的效果,没人会来救你一块砧板上的肉。”

  嘴上说着,手脚没慢下,不给张元清喘息的机会,弹身扑来。

  嚣张你大爷!张元清眼里火光一闪,双手握拳,在胸口狠狠一碰。

  轰!

  火焰和气浪翻滚着肆虐在候诊大厅。

  张元清眼里怒火沸腾,根本不停,接二连三的撞击拳头。

  轰轰轰!

  爆炸声一下接一下,冲击力如同海潮。

  李显宗被密集的爆炸震懵了,气浪推在他胸口,把他抛飞出去,迫使他抱拳蜷缩,放弃攻击。

  爆炸持续了十几秒,终于平息,张元清瘫倒在地,七窍溢血,多处脏器出现损伤,但总算制造了出了机会。

  没有犹豫,他立刻召唤出红盖头。

  可就在这时,张元清剧烈咳嗽起来,咳出血水,咳的鼻尖冒血,他的眼前出现幻觉,肺部火烧火燎,肾脏也快速衰竭。

  他中毒了。

  蜷缩在地的李显宗笑了起来,嚣张而快意的笑声回荡,他缓缓爬起来,挑起嘴角:

  “夜游神生命力果然强大,我在刀刃上喂的蛊毒,过了一分多钟才见效。巫蛊师虽然卑微肮脏,但他们的手段确实管用。”

  他杀过一个4级蛊巫师,他有蛊毒……张元清视线越来越模煳,手脚使不出力,心脏跳动开始微弱,心里一片绝望。

  李显宗没有多废话,抽出插在腰间的手枪,瞄准了张元清的脑袋:

  “不好意思,你的脑袋,我收下了……”

  下一刻,他失去了视觉。

  李显宗的小腿位置,一个小婴灵死死的环抱住,换走了他的视觉。

  小逗比……张元清一愣,他没有向小逗比传达攻击指令,一方面是疲于应付敌人,一方面是暴徒手套让他变的莽撞和无脑。

  但见到主人有危机,小逗比自己上了;话说回来,他已经有不低的灵智了。

  抓住这个机会,张元清双手颤巍巍的;艰难的把红盖头披在头上。

  “哼!”

  失去视觉的李显宗并不惊慌,从物品栏里抓出一件散发恶臭的大衣,披在身上。

  接着,他双手合十,朝脚边一拜。

  削福、诅咒!

  巫蛊师的削福和诅咒,是不分肉体和灵体的,对付灵体虽然没有幻术师那样得心应手,但等级不高的怨灵,这件圣者级的道具能起到不错的效果。

  肮脏的大衣荡漾起乌光,潮水般冲刷向小腿处的婴灵。

  小逗比尖叫起来,身躯迅速消散,且变的浑浊,染上污秽,但他就是不松手。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

  视觉交换过去,小逗比坚持到了最后,软倒在地,变得越来越澹,越来越澹……

  一恢复视觉,李显宗看向张元清,发现他脑袋盖上了红布,可怕而磅礴的阴气铺天盖地的降临,如潮水,如海啸。

  李显宗寒毛直竖,来自蛊惑之妖的直觉开始示警。

  他朝敌人脑袋开了两枪,不去看结果,快速从兜里摸出一枚粉笔,在地上画了一个圈。

  下一刻,黄蒙蒙的光幕笼罩了圆圈,笼罩了他。

  李显宗消失在光幕中。

  而这个时候,张元清的身体被鬼新娘接管,双臂变得乌黑,肌肉虬结,黑色血管凸起,十指弹出尖锐的指甲。

  但敌人已经消失。

  鬼新娘找不到敌人,呆愣在原地。

  去,去救他……张元清在心里默默说着。

  鬼新娘感受到了他的意志,缓步走向濒临消散的小逗比。

  张元清影响着鬼新娘,缓缓跪倒,张开双臂,把快要逝去的婴灵抱在怀里,就像怀抱失而复得的东西。

  他把小逗比融入身体里,终于如释重负的失去了意识。

  ……

  傅家湾。

  夕阳西下,宽敞的会议厅里。

  傅青阳脸如凝霜,听着下属们的汇报。

  会议桌前,坐着白龙、青藤、藤远、大肌霸、拳王等康阳区队长,以及部分重要成员。

  “本次针对平泰医院的袭击中,有七人遇害,二十三人轻伤,炸弹已经拆除,但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目前已经移交治安署处理……”

  李东泽把善后事宜简单略过,这些不是五行盟负责的,他们主要的任务是击毙作乱的灵境行者。

  “除了主使者李显宗逃走,其余歹徒已经全部击毙,李显宗这次是蓄谋已久,他蛊惑了堕落者,加深了他们玉石俱焚的信念,让他们发起自杀式袭击,而李显宗自己,早就准备好了退路……”李东泽抬起遥控器,打开投影仪。

  幕布上出现一张照片,照片里是用粉笔画出的圆圈。

  “经过现场勘察,我们找到了李显宗逃走的手段。根据中庭的同事分析,这应该是一件‘土怪’职业的道具,可惜当时监控关闭了,没有看到具体情况。”李东泽道。

  难得出席了会议的灵钧说道:

  “幸运的是,这种袭击很难复制,根据道德值惩罚机制,人虽然是堕落者杀的,但李显宗蛊惑了他们,也会扣除一定的道德值,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不敢这么玩了。”

  道德值的机制分直接和间接,间接杀人,就是灵境行者利用能力,控制他人犯罪。只是相比起直接杀人,间接扣除的道德值会较少,而且得分控制力的强弱。

  比如,直接控制“傀儡”杀人,扣除的道德值和直接杀人一样,但教唆、怂恿别人犯罪,扣除的道德值会视教唆程度不同,给予减轻、减半。

  灵境是没有bug,就像一个精心编写程序,人能想到的漏洞,它都提前预料了。

  这时,姜精卫抱怨道:“如果长老能及时赶到,事情早就解决了。”

  她说出了队长们不敢说的话。

  他们知道傅青阳遇到了虚无教派女护法伊川美的袭击,但不明白狗长老为何迟迟没有赶来。

  傅青阳环顾桌边,道:“狗长老去京城办事。”

  替元始天尊净化那双红舞鞋。

  简单解释后,他望向关雅,问道:

  关雅情绪有些低落:“给他注射过生命原液了,性命无碍,就是醒来后,人有些消沉。”

  队长们不由的想起找到元始天尊时的景象,他跪倒在地,双手像是抱着什么东西,一动不动,生命体征已经非常微弱。

  检查伤势时,发现他浑身十多处刀伤,两处枪伤,严重失血,脏器衰竭。

  难以想象,在短暂的一两分钟里,他遭遇了什么样的打击。

  傅青阳眉头微微一皱,继而舒展,道:“能在李显宗手底下活命,已经是侥幸了,元始起势太快,受些打击不会有坏处。”

  停顿一下,又补充道:“谁都不要去安慰他。”

  这只会刺激到他的自尊心。

  傅青阳接着说:

  “接下来,你们的任务是在自己的辖区里,全力搜捕李显宗,警示队伍里的下属们,要防备可能存在的袭击。”

  “你们这些3级行者,不要再单独活动,保持电话通畅,伊川美已经被我打伤,短期内不会出现,我和灵钧会24小时在线。”

  “元始那边,这几天让他待在家里,不要外出了。”

  邪恶组织的试炼任务,是由灵能会、兵主教和虚无教派联合发起,面向的是所有邪恶职业,谁都可以猎杀官方行者获得赏金。

  只不过大多数时候,小人物之间的拼杀,在大部分人眼里是小打小闹,缺乏关注,天才或强者间的对决,才是重头戏。

  队长们微微颔首。

  他们是经验丰富的官方行者,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情况。

  每年的年中和年尾,邪恶职业就会对官方行者发起单方面的猎杀,双方展开侦查和反侦查,猎杀和反猎杀,互有伤亡。

  总体来说,还是官方占便宜更多,唯一头疼的是,这群阴沟里的老鼠擅长打游击战,行踪飘忽不定,让官方行者很被动。不怕他们硬干,就怕他们打闷棍。

  “散会吧!”傅青阳看向混血美人:“关雅留一下。”

  众人退出会议室,偌大的室内,只剩下表姐弟。

  “你应该快进灵境了吧?”傅青阳问道。

  “半个月内。”关雅点点头。

  傅青阳打开物品栏,抓出一杆步枪,长约1.2米,枪身漆黑,绘着烫金色的花纹,绚丽无比。

  他把步枪推给关雅:“我记得你向家族申请过这件道具,

  但族老会不满你的怠惰,没有批准,以后,它是你的了。”

  关雅挑了挑眉:“族老会肯了?”

  傅青阳摇头:

  “这是家族给我的奖励,提前庆祝我进长老会,只要我能在年中的杀戮副本中的晋升主宰。你故意卡在2级很久了,这次灵境,我希望你能升到3级,这把步枪,能让你有参与年中副本的资格。

  “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元始都2级了。”

  这一次,关雅没有拒绝,她看着心仪已久的武器,沉默了。

  ……

  松海郊区,地下酒吧。

  灯光柔和,空气中充斥着烟味和汗味儿,音响里播放着舒缓的音乐。

  虽然是酒吧,但这里并没有眼花缭乱的灯光和嘈杂的声浪,因为此处是邪恶职业聚集的黑市,用来交换情报、交易、秘密接头。

  纵情声色反而是其次。

  卡座边,坐满了邪恶职业们,大概有二三十人,他们有的低声密谈,有的讨价还价,有的当众做不雅的运动。

  李显宗沿着楼梯来到地下酒吧,在“天灵灵”身边坐下,道:“给老子一瓶酒,随便什么都可以。”

  酒保推过来一杯啤酒。

  李显宗一口气灌下去,舒服的打响嗝。

  “杀人喝酒,人间极致啊。”天灵灵拍着后辈的肩膀,笑道:“你今天干的事儿,我们都听说了,你小子刚来松海,就名声大噪啊。”

  李显宗嗤笑道:“我还没杀死元始天尊呢,要替我庆祝,等我宰了那小子。”

  天灵灵摇晃着酒杯:“交过手了?那小子怎么样,真如传说中的那么邪乎?”

  “确实挺邪乎,有一件圣者境的道具,至于本人,还算不错,但宰他不难。”李显宗漫不经心道。

  “你有把握就好。”天灵灵颔首,又道:“什么样的道具?”

  “一块破布,夜游神职业的,天叔,你有没有渠道替我弄一件幻术师道具,不克制那件道具,要杀他很难。”

  李显宗说出今天过来的目的。

  天灵灵闻笑道:“你去找伊川美啊,以你这身板这相貌,出两个腰子就好了。”

  李显宗翻了个白眼。

  天灵灵起身,望向众人,高声道:“各位,今儿平泰医院的事听说了吗,解不解气?”

  邪恶职业们纷纷停下手头的事儿,转头望向这边,并高呼起来。

  “解气!”

  “爽不爽?”

  “爽!”

  “让我们欢迎大英雄,今天酒水免费。”

  呼声愈发激烈。

  “你小子是真不怕死啊,这还能全身而退,干得漂亮,老子喜欢你这样的疯子。”

  “哈哈哈,试炼刚开始,你就给了松海分部一个下马威,可比去京城的那些家伙牛气多了。”

  “有没有把元始天尊那小子打出屎来?”

  “大英雄,我们以后跟着你混了,带我们一起杀官方行者啊,赚点外快。”

  怪叫声和笑声此起彼伏。

  做运动的女人刻意发出高亢的尖叫。

  李显宗咧嘴笑道:“一群傻叉!”

  等声浪平息,天灵灵说道:

  “没被跟踪吧,有没有处理好尾巴。”

  李显宗漫不经心道:

  “我有数,掐着时间的,赶在圣者和长老抵达前离开了。”

  超凡阶段的行者里,能跟踪他的人还没出生,斥候也不行。

  正说着,楼梯口响起了脚步声。

  “咚,咚,咚……”

  脚步声很怪,每一步都要停几秒,像是蹒跚学步的孩子。

  起先没人在意,但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皱着眉头,转头看向了楼梯口。

  脚步声有条不紊往下,保持着缓慢的节奏,像是故意要吸引人注意。

  终于,他们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那是一个穿着大红色古装长裙,绣着华美金线,戴着银色面具的女性。

  她手里牵着一根若隐若现的红绳。

  李显宗脸色一变,勐地低头,看见自己脚踝处,不知何时被系了一条发丝粗细的红线。

  红裙女子放下红线,任由它消散,双手背后,小女孩似的踮起脚尖,笑嘻嘻道:

  “咦,好热闹啊,大家在玩什么呢,能带我一起玩吗?”

  银色面具下的眸光流转,望向光头男人,她惊喜道:

  “啊,是你,天灵灵。我终于找到你啦~还记得二十一年前的楚家灭门事件吗。

  新阅址: ,感谢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s..book532372636025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灵境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