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境行者 第一百一十七章 解救人质

小说:灵境行者 作者:卖报小郎君 更新时间:2022-05-20 10:0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壮汉张了张嘴,似乎想怒骂一声,但声音还没脱口,生命就先一步离开。

  张元清打量了几次,确认他彻底死去后,这才扭头看向小姨。

  江玉饵目瞪口呆,小嘴张开能塞鸡蛋的程度,难以置信的看着外甥。

  这表情我喜欢张元清目光下移,警一眼蹲在桌底瑟瑟发抖的中年女医生,挥起手刀就把对方敲晕。

  女医生闷哼一声,歪倒在地。

  张元清收起手刀,本能的觉得这样太暴躁,不够礼貌,但又觉得很正常,便没有多想,望向了小姨。

  “元,元子“

  小姨结结巴巴的说,水汪汪的美眸里满是惊愕和茫然,似乎无法接收外甥突然就出现在这里。

  但同时,惊愕茫然中,又有那种最需要被拯救的时候,最信赖的人从天而降的喜悦。

  “小姨,你没事吧。”

  江玉饵“哇”一声哭出来,一个乳燕投林,抱住外甥,轻声抽泣。

  张元清轻抚着小姨的背,低声安慰说:“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你好好待在这里我去解决掉那些歹徒。有什么问题,晚上你来我房间,咱们到时候再说。

  歹徒把事情闹得这么大,活下来的人后续都得签保密协议,而小姨亲眼目睹了刚才火师的操作,以及自己的现身,“超能力”的存在就瞒不住她了。

  再加上他来得匆忙,没有易容,反正灵境没有抹杀机制,索性便“自曝”身份。

  张元清认为,救家人没必要遮遮掩掩,而不主动透露,是不想打破家人安静的生活,现在,既然她已经卷入灵境行者事件,那便顺其自然。

  “你别去”江玉饵紧紧抱住外甥的腰,惊恐道:“他们有枪。”

  张元清不太适应这么亲密的接触,轻轻把她推开,低声道:

  “楼下有炸弹,不解决掉他们,医院里的人都要死,相信我。“

  他摆出严肃的表情,然后看见小姨抽了抽鼻子,乖顺的点头,张元清心说,看来我现在很有独当一方的成熟气质啊,小姨都被我的王霸之气慑服了。

  他示意小姨在椅子上坐好,思索着下一步怎么做,他快速分析着双方的优势和劣势。

  李显宗的劣势是时间,他绝不敢在医院纠缠太久,等其他区的执事,乃至长老赶来,李显宗必死无疑。

  所以这位蛊惑之妖的想法,应该是在最短时间里,逼“元始天尊”进入医院,然后引爆炸弹。

  炸弹是歹徒的优势,一旦引爆,死伤无数,那就是头条新闻了。

  康阳区的所有官方行者都要背处分。

  所以接下来最重要的,是解决掉炸弹。

  “炸弹的遥控器,肯定不在李显宗手里。他敢搞这次恐怖袭击,是利用了诡眼判官“奴仆”玉石俱焚的想法,是自杀式袭击,而李显宗不会玉石俱焚的,在这种人的心里,普通人的命怎么可能和自己相比”

  “歹徒还有五名,我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干掉这么多灵境行者,锁定遥控器是关键。“

  张元清的思路非常清晰,很快制定出计划,先干掉掌控着炸弹控制器的歹徒,把炸弹给解决掉,接下来就可以徐徐图之。

  而如何锁定炸弹遥控器?张元清打算问灵,从这名火师身上寻找线索。

  想到就做,张元清眼底漆黑涌动,沟通了残留在尸体内部的灵,将之召唤出来,一口吞下。

  江玉饵睁大眸子,眼圈微红,惜惜懂懂的模样,就像一个搞不懂情况,又不敢细问的小姑娘。

  十几秒后,张元清睁开眼睛,脸色无比难看。

  炸弹有两处,一楼和二楼各有一个,一楼的的炸弹遥控器,在二楼歹徒手里,二楼的的炸弹控制器,则在一楼歹徒手里。

  也就是说,他必须同时干掉两名手握控制器的歹徒。

  “我一个人做不到同时杀死二楼和一楼的歹徒,让藤远帮忙?不,他一旦进去医院大厅,炸弹就会立刻爆炸”

  张元清掏出手机,快速编辑信息,发给了李东泽。

  然后,他看向小姨,低声道:“你躲在这里,千万不要出去,如果发生爆炸,不要慌。“

  小姨乖巧的点头,又担忧的说:“你呢?”

  “我没事”张元清摆摆手,接着感受到手机震动,李东泽发来信息

  “袁队长两分钟后抵达。”

  另一边,门诊大楼外,带着鸭舌帽和口罩的藤远,按住对讲机的按钮:

  “李显宗,你应该能看到我。

  对讲机里传来散漫的笑声:“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元始天尊?把口罩和帽子摘了让我看看。”

  藤远澹澹道“摘了口罩和帽子,你就能确定是我了?”

  “有道理!”李显宗笑声传来

  “那我就当你是元始天尊,现在给你一个提示,一楼的问询台底下,安装着炸弹再有几分钟,炸弹就会自动爆炸。控制器在穿黑色外套的那家伙身上,想救医院里的普通人,就赶紧行动起来。"

  “元始天尊,让我看看你的水平吧。"

  藤远抬起手,按在耳边,低声道“听到了?”

  无线麦克风传来李东泽的声音:

  “他在骗你,一楼和二楼都有炸弹,但一楼的炸弹控制器在二楼歹徒手里,你一旦闯入,二楼的歹徒就会引爆一楼的炸弹。"

  藤远:“你怎么知道的。"

  李东泽:“元始已经潜入医院,他暗杀了一名歹徒,通过问灵获取的情报。"

  藤远:“这小子,很让人安心嘛,回头给他加工资。”

  李东泽:""

  我才是什长!!

  李东泽:“你先别进去,假装犹豫,能拖多久是多久,李显宗正在关注着你。"

  藤远:“算算时间,执事和其他小队就要过来了,你想过没有,李显宗凭什么还敢待在医院里?他的底气和自信是什么。”

  李东泽:“你是说,他有脱身的自信"

  说到一半,李东泽话锋一转:“袁廷来了,准备行动,藤远你看情况支援。”

  藤远:“明白。"

  “袁廷潜入医院了,他负责击毙一楼的歹徒,你负责二楼。三秒后,我会让王泰切断医院里的监控系统。”

  手机轻微震动,张元清看完信息,心里默数,一、二、三

  他进入夜游,如脱缓野马般的窜了出去。

  另一边,监控室里,李显宗目光从藤远身上挪开,先是看了看时间,接着扫过一楼、二楼、四楼。

  他时间不多了,这种玩法利用的是时间差,继续耗下去,死路一条,最多五分钟他就得撤离。

  想到这里,李显宗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确认道具还在兜里。

  这件道具没有攻击性,但级别很高,除了一些特殊的封禁手段,没有人能困住他。

  这是他敢于冒险,敢于玩恐怖袭击的底气。要知道,在大都市搞恐怖袭击,除非不想活,否则就算是圣者阶段的高手,也不敢这么玩。

  他忽然皱眉,拿起对讲机:

  “四号,让我看到你,四号,让我看到你”

  对讲机里静悄悄,无人回应。

  李显宗眉毛一挑,转而问道:“五号,怎么回事?”

  四楼候诊厅精瘦男人,抓起对讲机回复,嘿嘿道:“四号在里头玩女人,听说遇到一个极品。”

  “你去查看一下,我怀疑元始天尊已经潜伏进来。“他不是在门口吗?

  李显宗嗜笑道:“官方说是,你就信了?”

  精瘦汉子当即撒下人质,走向妇产科走廊,于此同时,李显宗看见一块块监控荧幕,画面闪炼,全部变成了雪花屏。

  来了!李显宗朝对讲机发号施令:

  “有人切断了监控,立刻引爆炸弹

  有人切断了监控,立刻引爆炸弹

  二楼的歹徒收到对讲机的信息,其中一名肤色黝黑,沉默寡的男人,没有任何犹豫,伸手摸向口袋。

  他等这一刻很久了,从得知黑无常被杀,圣杯落入官方手里的那一刻,他的人生就只剩绝望。

  绝望的人生,应该在最后绽放出绚丽的火花。

  “砰砰!”

  就在他手指触及引爆器的刹那,两颗子弹在他后脑爆裂,冲击力和爆裂的火光,打的男人身子一歪,跟跄后退。

  想象中脑浆四溅画面没有发生,这是一名土怪。

  在两人身后,袭击者的身形显现出来,相貌年轻,脸庞布满黑红焦痕。

  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两名歹徒早有心里准备,一个抬枪射击,一个继续被中断的“引爆过程”

  “砰砰"

  子弹击中偷袭者,却象是击中了倒影。

  藏身在角落里的张元清,取出“稻草人”,稻草人脸庞扭曲变化,螺动着长出了眼睛、鼻子、正是土怪的模样。

  张元清两指捏住稻草人的脑袋,勐的用力。

  稻草人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下一秒,那名土怪突然括着喉啦,发出艰难的“呵呵”声,他的脸庞被一层灰败的色彩笼罩。

  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在脑海里闪过,愤怒、痛苦、杀戮、憎恶、悲伤这位土怪的理智在堕落中丧失,变成被负面情绪支配的蛮兽。

  他将目标锁定为唯一有危险的另一名歹徒,朝他扑了过去。

  “艹!"

  神色阴沉的同伴怒骂一声,一边后退,一边将枪口对准土怪,扣动报机。

  “砰砰砰"

  子弹一颗颗的打在土怪头上,象是击中钢铁护甲,流弹四射,惊的周遭的人质一阵慌乱、尖叫,仓皇逃窜。

  神色阴沉的男人丢掉打空的手枪,一个闪身避开土怪毫无章法的拳头,伸手摸向对方的口袋。

  他要拿到引爆器。

  这个时候,神色阴沉的男人,眼角余光警见偷袭者再次现身,出现在左侧几米处,和刚才的幻影不同的是,偷袭者脸庞多了一副黑框眼镜。

  偷袭者抬起枪口喵准了他。

  砰!

  大口径手枪喷出硝烟和火焰,火红色的弹头高速旋转,在歹徒身上打出一丛溅射的水花,就像丢入水塘的石子。

  这是一位水鬼!

  他能短暂的无视任何物理攻击。

  脸色阴沉男人朝偷袭者露出嘲讽的笑容,他成功把手探入了土怪的裤兜。

  但就在这时,偷袭者丢掉了手枪,双手不知何时多一双赤红色的半指拳套,双手握拳在胸口一撞。

  “轰!

  火焰和热浪翻滚,彷佛一颗高爆手雷在候诊厅炸开,冲击波震的墙壁一阵晃动,火焰舔舐易燃物品。

  水鬼和土怪在勐烈的爆炸声中,双双飞了出去。

  幸好刚才的战斗,让附近的人质逃散,不然就这一下,人质就先死七七八八。

  当然,也正是因为人质逃了,张元清才敢用这一招。

  他捡起地上的爆裂手枪,朝水鬼扣动板机,逼的他不断翻滚。

  张元清一边开枪,一边走向浑浑疆疆的土怪,就像行走在枪林弹雨里的冷漠杀手。

  这个时候,土怪甩了甩脑袋,跟跄着站起身。

  张元清纵身跃起,双膝往对方颈椎一跪,土怪再次趴回地上。

  戴着拳套的手往虚空一抓,抓出一把四十厘米长的银色断刃,高高扬起,土怪后脑的枪上奋力刺下。

  “咄!"

  嗜血之刃的破甲效果,直接摧毁了土怪引以为傲的防御,半截刀刃刺了头颅。

  土怪顿时不再挣扎。

  那名水鬼趁机逃向问诊区深处。

  张元清没去搭理逃走的水鬼,摸出土怪兜里的引爆器,他刚把这件东西收好,便听候诊厅外的走廊,响起沉闷的落地声。

  循声看去,是袁廷。

  这位河流之王穿着黑色西裤,黑色衬衫,眉宇间有着一股难的贵气。

  在他身边,还有一位脸色苍白,表情僵硬的魁梧壮汉,双指乌黑尖锐,眼球浑浊。

  这是一具僵尸。

  “楼下两个歹徒解决了,人质已经遣散,你拿到引爆器了吗。”袁廷语速极快。

  “我也搞定了。”张元清目光从僵尸身上挪开,道:“但逃了一名水鬼,四楼也还有一位歹徒,嗯,还有李显宗。

  行动比他预料的顺利。

  解决掉炸弹,人质就能逃离,凭歹徒目前的人数,很难再控制住人质。而且此时李东泽等人必然已经展开行动。

  袁廷领首道:“做得不错,你的成长非常迅速,孙长老煳涂啊,别浪费时间,去四楼吧。

  他话音落下,周围忽然弥漫起一股大雾。

  白茫茫的雾气笼罩遮蔽了视野,也遮蔽了张元清视线里的袁廷。

  “小心,圣者阶段的蛊惑之妖叫雾主,在浓雾中作战,他们是无敌的,这应该是李显宗的道具”袁廷的声音嘎然而止。

  四周一片寂静,张元清分不清东南西北,整个世界彷佛就剩他一个人。

  ps:错字先更后改,先码下一章。

  新阅址: ,感谢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s..book532372636025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灵境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