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境行者 第一百零二章 兵佣

小说:灵境行者 作者:卖报小郎君 更新时间:2022-05-12 19:36: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灵境行者

  半分钟不到,张元清迅捷而轻盈的奔来,在桥洞口停下来。

  傅青阳眼神示意一下,张元清便走到桥洞口,朝内看去,夜游神的穿透黑暗的视野里,一个穿着黑色连帽卫衣的男子,瘫靠在墙壁上。

  眉心有一个指头粗的孔洞,鲜血正“咕咕”流淌。

  张元清仔细审视一番,此人眉骨凸起,眼睛狭长,脸型尖瘦,一看就是大恶人。

  死的这么容易,看来这个天道不公和横行无忌一样,都是超凡阶段的巫蛊师张元清眼底漆黑涌动,沟通了尸体内的残灵。

  然后,他取出伏魔杵,递给傅青阳。

  做完准备工作,张元清深吸一口

  气,灵体化作“青烟”进入他口中。

  不属于自身的记忆涌入,识海霍然膨胀,像是充气中的气球。

  画面走马灯闪过,张元清从残缺的、零星的记忆碎片中,看完了“天道不公”大致的一生。

  记住网址

  父亲赌狗,母亲改嫁,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不幸的童年在他心里埋下了阴暗的种子,成长过程中,无依无靠带来的挫折成了种子发芽的肥料。

  他终于长成了偏激暴戾的恶徒。

  一幕幕变幻的画面中,张元清看到一件昏暗的卧室,天道不公站在书桌边,割破手腕,让鲜血流入一口青铜碗中。

  血水在碗中沸腾,血雾升腾,凝成一张模糊的人脸,嗓音尖锐:

  “暗夜玫瑰怎么回复?”

  天道不公恭声道:“他们答应暗杀元始天尊,为横行无忌复仇。另外,暗夜玫瑰想获得‘少年兵王’在现实中的

  资料。”

  血雾凝成的人脸沉默一下,尖锐的嗓音再次传来:

  “暗夜玫瑰不应该对那家伙感兴趣.

  天道不公:“属下不知,对方口风很严。”

  血雾浮在碗口,微微晃动着,道:“暗夜玫瑰如果成功暗杀元始天尊,你便告诉他,‘少年兵王’本名雷一兵,家住松海,在江南省读大学,家庭住址是

  “在告诉暗夜玫瑰之前,你要先问清楚,他们查‘少年兵王’的目的。”山

  天道不公点点头,迟疑着道:“下属发现,暗夜玫瑰对此事极为重视,似是不愿透露给我们”

  血雾人脸晃动几下,道:“若不愿,那便作罢,当务之急是掌控落圣杯,其他事都可以延后。”山

  宣赫的金光中,张元清摆脱问灵状态,睁开眼。

  他首先看到的是黑暗无光的夜空,发现自己正躺在桥洞口,后脑疼痛。

  嘶张元清坐起身,揉了揉脑袋。

  又被揍晕了,傅青阳不奖励我一只兔女郎,简直对不起我的牺牲张元清望向站在身侧白衣公子哥,道:

  “问出一些东西,但没有太大的收获……”山

  他当即把“天道不公”的记忆,简略的告诉傅青阳,这里,他隐去了兵哥的信息。

  张元清苦恼道:

  “黑无常和下属是通过某件道具联络,天道不公并不知道黑无常的下落。”

  黑无常当然不会把自己的藏身地点透露给下属,但凡其中有人叛变,或被

  问灵,那就等于暴露。

  一个经验丰富的邪恶职业首领,不可能这么傻。

  虽然在预料之中,但还是让人失望啊,这样一来,只能希望蛊王那边的情报早点送过来张元清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他看到傅青阳伸出手,在空中抓了一下,从物品栏抓出一件物品。

  那是一只造型朴质、丑陋的手偶,它有着圆形的脑袋和裙摆般的身体,乍一看还以为是晴天娃娃。

  人偶的眼睛用黑线缝成两个x,嘴巴则是一条直线。

  傅青阳问道:“你有在天道不公的记忆里,看到他的藏身之处?”

  张元清道:“有。”

  傅青阳点点头,把丑陋的手偶套在了右手,下一刻,张元清看到似有似无的银线,从手偶的头顶、双手延伸出去,缠绕在“天道不公”的尸体上。

  几秒后,桥洞里传来o@的声音,天道不公爬了出来,眉心的孔洞已经愈合,鲜血不再流淌。

  他复活了!

  看着瞠目结舌的心腹,傅青阳动了动手指,只见“天道不公”挑起嘴角,发出低沉嘶哑的嗓音::

  “这件道具叫‘兵佣’,是我向白虎兵众一位长老申请调用的,它具备主宰境偃师的部分能力。可以还原死者生前的细节,包括声音、肢体习惯、技能,且受道具持有者操纵。”张元清一愣,又惊又喜:“您的意思是.….…”

  天道不公嘶哑的声音淡淡道:

  “操纵这具身体与黑无常联络,打探出他下一步的计划。”

  还有这操作?!张元清一阵欣喜,傅青阳早就料到天道不公身上不可能查出黑无常的行踪,所以提前申请了相应的道具。1

  这家伙虽然臭屁高冷,但确实厉害,是个让人安心的队友。1

  旋即,张元清心里“咯噔”一下。

  问灵的内容,他是有隐瞒,黑无常如果问起兵哥的事,该怎么办?

  若傅青阳答不上来,很可能露馅,这会让他们多日来的努力,付诸东流。

  若是坦白兵哥的事,以傅青阳的敏锐,怕是能察觉出不少东西1

  这就叫计划赶不上变化,世事总是如此无常。

  “百夫长英明神武。”张元清按下心里的焦虑,照例奉上马屁。

  天道不公挑了挑嘴角,低沉的声音淡淡道:“下次可以换一些更好听的词汇,我并不反感。”

  说着,这具傀儡走到傅青阳身边,把本体背了起来。

  这是使用道具的代价?见到这一幕,张元清心里猜测,接着便听“天道

  不公”淡淡道:

  “兵佣有两个代价,一,只能操纵死人。二,操纵傀儡期间,本体无法说话,无法行动。

  这代价有点重啊,这算什么,自己背自己?如果把傀儡换成妹子的话,我突然有很多骚操作,不,不能再想下去了….张元清晃了晃脑袋,把大胆的想法驱逐出脑海。

  三人返回商务车,按照张元清在记忆里看到的画面,找到了天道不公的藏身地点。

  它位于康阳区和丰辉区交界处,一座半新不旧的公寓。

  夜色沉沉,路灯洒下孤寂光芒,树影在风中摇曳,除了几家24小时便利店还在开门营业,其他店铺都已经打烊。

  白色商务车停在公寓外,张元清开门下车,魅惑了门卫大爷。

  天道不公背着本体,跟在张元清身后,进了公寓。

  张元清前头领路,按照自己,来到了三楼,停在302室门口。

  傅青阳操纵着天道不公,摸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进入屋子,张元清在黑暗中扫视一圈,这间公寓两室一厅,总面积大概在70平左右。

  陈设简洁,餐桌铺着防尘布,厨具许久不曾使用,缺乏生活气息。

  想来天道不公只是把这里当成临时落脚点。

  “联络黑无常的东西在卧室。”张元清走在前头,推开了卧室的门。

  刚一进屋,他便嗅到一股似有似无的异味,紧接着,头晕目眩,肺部难受,忍不住要咳嗽出声。

  傅青阳操纵着天道不公,淡淡道:“卧室里弥漫着有毒气体,你告诉我联络道具在哪里,然后带着我身体出去。”

  张元清点点头,后退了几步,道:

  “在衣柜里…”

  天道不公颔首,uu看书把本体交给张元清,自己进了卧室。

  “砰!”房门关上。

  张元清则背着傅青阳,退出了公寓,在寂静的廊道里等待。

  卧室里,天道不公简单的擦拭身上的血迹,打开木制衣柜的门,找出了一口青铜碗。

  入手沉重,碗身雕刻着蛇虫蜈蚣等毒物,碗口飘出一股略显刺鼻的异味。

  天道不公拿着碗,来到桌边,割破手腕,让鲜血流入碗中。

  根据张元清问灵得到的情报,这口碗并不需要其他操作,给予足够的鲜血便可。

  鲜血很快汇聚覆盖碗底,汇聚了小半碗。

  俄顷,碗中鲜血沸腾,一缕缕血雾升起,凝成一张模糊的人脸,发出尖锐的声音:

  “如何?”

  天道不公低下头,躬身道:“老大,元始天尊已经死了,暗夜玫瑰向我们证明了诚意。”

  血雾浮动,尖锐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笑意:

  “很好,后续的交接,我会让少妇负责,我打算两日后,与暗夜玫瑰的人碰头。介时,你到老地方来。”品

  天道不公躬身道:“是!”

  这时,血雾凝成的人影问道:

  “少年兵王的事,暗夜玫瑰有什么回复?”

  天道不公身躯微僵。

  走廊里,张元清衡量了一路,终于下定决心,咬了咬牙,低声道:

  “百夫长,属下有一件事要汇报”

  ps:错字先更后改。

  本站已更改域名,最新域名:新bb书屋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s..book532372606084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灵境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