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境行者 第八十七章 止杀宫的联络

小说:灵境行者 作者:卖报小郎君 更新时间:2022-05-04 21:11: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青阳来了?

  庞执事眉头一跳,霍然起身。

  夏侯天元沉吟道:

  〝这个傅青阳是什么样的人?”

  傅家是灵境世家,白虎兵众的主导势力之一,在整个五行盟都是泰山北斗般的存

  在。

  傅家在海外也掌控庞大的资产,是万恶的大资本家。

  单单论家族势力、财力,夏候家比傅家差了不少。

  庞执事思索道:

  “此人极为高傲,天赋异禀,我听说他在超凡阶段,曾经直面过一位圣者境的邪

  恶职业,死战不退,竟在圣者手底下撑了一炷香时间,堪称奇迹。

  “傅青阳下派到松海不到一年,我和他交集不深,但有限的几次接触下来,他虽

  然高傲,却不是愣头青。

  夏侯天元顿时放心,笑道:

  “不是愣头青就好,他傅家和白虎兵众,与夏侯家有

  不少业务往来,为了区区一个普通人,谅他也不会跟我翻脸。

  庞执事没有说话,他已经听见杂乱的脚步声向着办公室逼近,人数还不少。

  夏侯天元冷着脸,看向敞开的办公室大门。

  一群人出现在视野里,为首者一身白色笔挺的西装,英俊逼人,扎着帅气的短马

  尾

  他的左边是头发散乱,宇着随意的眯眯眼,右边正是坏他好事,与他为敌的元始天草。

  #夜的命名术(会说记x

  2我的书架_个人中心文-起)灵境行者(卖报小日x

  王灵境行者_第八十

  此刻元始天尊像個狗腿子似的拥趸着傅青阳。

  你得意不了多久.…夏侯天元沉着脸。

  “傅百夫长!”庞执事迎了上去,微笑道:

  “大张旗鼓的来我这里,有何贵干?

  傅青阳看了夏侯天元一眼:

  “抓人!”

  庞执事笑容不改:

  “谁?”

  傅青阳不愿多,狗腿子张元清适时出声:

  证据确凿,我们要依法拘留他

  “夏侯天元涉嫌绑架,危害社会安定

  庞执事脸色一沉,冷哼道:

  “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

  他转而看向傅青阳,又笑道:

  “傅百夫长,夏候天元在我的辖区伤人,已经被逮捕,至于绑架事件,他也供认

  不讳。按照规矩,这件事已经是我奉华区的案子了。

  傅青阳淡淡道:

  “你要跟我讲规矩?那我告诉你,受害者家属在今天早上已经向

  康阳区灵境行者小队报案,我的人击毙了绑匪,救出了人质,要是按规矩的话,我的

  理比你大。

  庞执事摇头:

  “人,我已经逮捕,不能交给你,闹到长老会那里,我也占理。”

  他当然知道傅青阳更占理,所以才想出这个办法,用规矩挡住规矩,这样才能扯

  皮。

  在官方做事,要懂得利用规则。

  边上的夏侯天元附和道:

  “傅百夫长,我已经自首了,也愿意接受制裁。价咄咄逼人是何意?”

  见傅青阳不说话,他笑道:

  交,我还要叫你一声世兄

  “说起来,傅家和夏侯家有业务上的来往,两家是世

  夏侯天元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你真要为了一个普通人,跟我夏侯家翻脸?

  傅青阳看都不看他,盯着庞执事,淡淡道:

  “我不是来跟你商量的。

  庞执事皱眉:

  〝那你是来干嘛的?

  傅青阳打开物品栏,召唤出一枚黑色令旗,抖手一掷,

  "it

  一声钉入桌面,钉

  在夏侯天元面前。

  夏侯天元浑身一抖,瘫坐在沙发,肌肉抽搐痉挛,他脸色震怒,却难以动弹。

  “傅青阳!”

  庞执事大怒,质问道:

  “你要跟我动手?

  他双手按在胸口,一股股绿莹莹的光晕扩散,涟漪般的扫过办公室。

  〝咔嚓”声不断,地面、墙壁裂开,一条条粗壮的藤蔓生长出来,封闭窗口和大

  门,顷刻间,便把办公室化作一座木笼。

  庞执事冷哼道:

  “今天谁也别想离开这里…

  他体表长出一根根纤细的藤蔓,触手般伸缩蠕动,交织成一套藤甲。

  傅青阳从物品栏里抓出一把青铜剑,长三尺二,剑身分八面,覆满铜锈。

  这是要动手了?圣者阶段的行者,在这种密闭的空间里动手,会不会波及到我们

  张元清心里一凛。

  他立刻看向关雅、灵钩、白龙等人,却发现这些资深行者脸色平静,无比镇定。

  太平静了吧,是我高估圣者境的战力了?张元清茫然之际,眼前骤然亮起一抹犀

  利剑光,刺的他下意识闭眼。

  紧接着,耳边响起闷哼声,

  张元清睁眼看去,庞执事身覆藤甲,跌坐于地,小腹涌出大股大股的鲜血。

  “你可以向长老会举报我刺杀同僚,当然,我也会举报你包庇罪犯,贪污腐败。

  傅青阳抖了抖剑锋沾染的鲜血,

  “你还差了些。

  振-

  他声音冷淡,表情里甚至没有一丝不屑,平静的就像高傲的君王惩罚卑微的子

  街.灵境行看_第八十

  民。

  发生了什么?这个庞执事真的是圣者吗?我不是高估了圣者,我是高估了他?张

  元清心里暗暗惊讶

  他早听李东泽和关雅说过,傅青阳天资出众,是五行盟这一代,最有希望晋升长

  老的。

  但听来的东西,心里没有概念

  现在,张元清心里有清晰概念了

  果然天纵之才。

  难怪灵钧关雅这些人,如此镇定。

  瘫坐在沙发的夏侯天元,看着这一幕,脸色发白。

  傅青阳没去看庞执事,走到茶几边,拔出黑色令旗,收回物品栏。

  夏侯天元当即跳了起来,色厉内荏:

  “傅青阳,我是夏候家的嫡系,你真的要跟

  夏侯家作对

  傅青阳抬起剑柄,敲向他脑袋。

  夏侯天元上身后仰,避开敲击。

  砰!

  他脑袋被重重砸了一下,剧痛袭来,意识瞬间溃散,昏迷前,只有一个念头回荡

  我明明避开了.

  傅青阳转身离开:

  “带走!”

  官方论坛

  转载#震惊!夏侯天元涉嫌绑架,危害社会安定,被康阳区傅百夫长逮捕

  到了傍晚,一条转自太一门官方论坛的帖子,引来五行盟行者热议。

  帖子内容详细描述了事件经过,康阳区二队行者元始天尊,接到报案,受害者家

  属称夏侯天元绑架其家人,手段卑劣,

  无法无天。

  正直的元始天尊怒市出手,历经千辛万苦,击毙鄉匪,救出人质随后,傅青阳带队速捕夏候天元。

  值得一提,发帖人叫袁廷。

  “鄉架?喷,夏侯家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夏侯家不一向如此吗,那些灵境世家哪个是温良恭谦的?不过,这次敢在我们

  松海搞事情,碰到硬茬了。

  “傅百夫长可不惯着他,早就该惩治了,夏侯家仗着和高层有利益往来,早就不

  把规则放在眼里了。

  “楼上,说话慎重,小心晚上同事去你家查水表。

  “这元始天尊有意思,我喜欢

  “年轻人总是充满了斗志啊,但我怕他被夏候家报复,只是绑架普通人,够野生

  行者吃一壶,但估计动不了夏侯天元吧。

  “夏侯家敢报复元始天尊,那就是向我们宣战了。就怕他来阴的,不知道这件事

  后续会怎么样

  “夏侯家已经在运作了,我听说松海好几个执事纷纷举报傅百夫长,请求长老召

  开会议申判他

  〞审判他?凭什么。

  “这个我知道,我们区的庞执事被傅百夫长刺伤了。

  “这…

  张元清吃过晚饭,刷了一遍论坛评论,默默关闭屏幕。

  今晚的餐桌格外冷清,小姨值夜班,表哥也值夜班,家里就外公外婆和他。

  晚饭前,舅舅过来找衣钵传人斗舞,但被外婆赶回去了。

  斗舞的两个人不尴尬,但外婆觉得尴尬。

  “不知道傅百夫长能不能搞定……

  〞张元清躺在床上,静静等待会议结果。

  逮捕夏侯天元后,压力就来了,在夏侯辛的运作下,那些和夏侯家有利益关系的

  官方人员,五行盟执事、太一门队长,纷纷致电傅青阳。

  或劝说,或求情。

  听关雅说,傅家也有人打电话傅青阳,要求放人,不过傅家族老会没表态。

  其实和这件事有利害关系的,不是傅青阳,是他。

  但百夫长把事儿扛下来了。

  关雅给出的解释是:你是他小弟,他一定会罩你!

  张元清很感动,说:傅百夫长如此义气?

  关雅说:不,他只是臭屁而己。

  1灵境行看_第八十士

  高档别墅,二楼。

  傅青阳端着酒杯,坐在阳台,乘着习习的凉风。

  圆桌对面是蹲在单人沙发上的灵钧,

  点不给我面子了。”

  傅青阳

  〝哦,你的意思是,你也参与了包庇夏候天元。

  灵钧大怒:

  “好啊,我以为你是岳飞,没想到是秦桧。

  他用牙签挑起一块蜜瓜,

  一边吃,

  —边感慨:

  始那小子,将来就是你的小马仔了。

  “你这套笼络人心的方法不错,元

  傅青阳皱了皱眉道:

  “我这叫以德服人。

  他不喜欢“笼络人心”这种功利的描述,但也不屑解释。

  灵钧蹲在沙发,两指夹起手机,看了看时间:

  “还有五分钟会议开始,你想好怎么应付他们吗。傅家长老会没有问责,这是好

  事,但不太可能替你站台了。

  “没了傅家,那些家伙可就不忌惮你了。毕竟你只是一个执事嘛。

  灵钧挤眉弄眼道:

  “要不要我帮你?只要你喊我一声大哥。”

  傅青阳冷冷道:

  “你并不想帮我。

  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喊人大哥,灵钧清楚这一点,因此毫无诚意。

  灵钧叹口气:

  元的爷爷。他不倒,夏侯天元就不会有事,

  “绑架的罪名弄不死夏候天元的,夏侯池还在松海呢,他是夏侯天

  夏侯池便是与止杀宫主交手的那位。

  傅青阳没有反驳,这是事实。

  他看了一眼腕表,起身走向书房:

  “我去开会了。

  书房里,高挑窈窕的免女郎,已经为他打开电脑,登录了会议软件五行盟有一个规矩,小会议线下开,大会议上电脑。

  大型会议很容易传出去,一个不好,就容易被邪恶职业扔“核弹弹”。当然,像太

  一门每年的述职大会,五行盟的盟主会议,不在此例。

  时间一到,执事们纷纷上线。

  电脑屏幕显示,会议人数是二十二人,松海分部的执事,来了三分之二

  本次会议是松海分部部分执事联名向长老会申请召开,类似的会议,在松海每年

  都会来几次

  一般都是由长老主动召开,若是发生难以決断的事,执事也可以递交申请,请求

  召开大型会议。

  本次会议的主题是处理夏侯家嫡系子弟,以及庞执事控诉傅青阳恶意伤害同僚,

  傅青阳举报庞执事包庇罪犯,贪腐渎职,

  所有人的麦都被禁。

  主持会议的泰迪长老沉声道:

  “我只给你们十五分钟时间,十五分钟后,我要一个结果。

  松海分部的最高层是五位长老,往下是各大区执事,之后是各大灵境行者小队。

  身为位高权重的五位长老之一,泰迪长老并不在意一个灵境世家嫡系子弟死活,

  不想在这件事上浪费大多时问。

  “庞无敌,你先说。”泰迪长老打开了庞执事的麦

  “长老,夏侯天元在我辖区伤人,我将他逮捕,完全是按照规章办事。傅青阳带队强河我的办公室,险些杀了我。按照五行盟的制度,戕害同事,当斩

  妙

  —部分执事立刻打宇附和,要求严惩傅青阳。

  泰迪长老旋即开启傅青阳的语音权限,

  “傅青阳,你有什么要说?

  “我要说的,都写在报告里了。

  〝傅青阳淡淡道。

  泰迪长老沉声道:

  是事实,我没说错吧。

  “你明知夏候天元已经投案,还要抢人,无视五行盟规矩,这

  “没有。

  傅青阳语气冷淡。

  泰迪长老关闭了他的麦,又问庞执事:

  “庞无敌,你先告诉我,夏侯天元在你辖

  区伤人,为何却要自动坦白绑架案?是你庞无敌形象太伟岸,让他心里折服?”

  庞执事回答道:

  “夏候天元自知犯错,这才白首。

  傅青阳嗤笑一声。

  泰迪长老语气转冷:

  “内部会议,我也不跟你们废话,夏侯天元在投案前,人质便已被救出,他投案

  是为了自保,这是我的判断。傅青阳举报你贪污受贿,包庇罪犯,庞无敌,你最好给

  我一个解释。

  “并无此事。

  〞庞无敌沉声道。

  “你经得起查吗。

  ”泰迪长老哼道。

  庞无敌不说话了。

  其他执事打字的频率消停了许多

  泰迪长老接着说道

  “既然都有错,就各打五十大板,黑无常的案子还要查,你俩的事,我回头再算

  账,此事揭过。对于处置夏侯天元,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当即就有七八名执事请求开麦。

  “长老,夏候天元綁架的对象是止杀宫成员的家人,虽然有错,但并无伤害之意

  只为钓出目标。可以酌情从轻。

  ‘长老,夏侯天元毕竟是夏侯家的嫡系,在没有造成重大影响的情况下,从轻处

  罚是必要的,让他赔偿受害者,得到谅解,关押十天半个月也就是了。

  “绑架不可取,该罚,关半个月吧。

  泰迪长老思索着,长老虽然拥有決策权,但真正干事儿的是执事,他得考虑执事

  们的诉求

  另外,傅家那几个游离在家族核心外的,私底下联络过他,委婉的表达了低调处

  理,从轻处理的想法。

  但半个月太少了,不足以服众,泰迪长老淡淡道:

  “夏侯天元违背治安法,教唆绑架,关押两个月。

  关两个月…以庞无敌为首的执事们没有再抗议,虽然不是最想要的结果,但两

  个月也无妨,就当是修心养性了.

  “长老,我有话说!

  傅青阳打字回应。

  泰迪长老给他开了麦,

  “你还有五分钟

  他还想千嘛?庞无敌等执事暗暗皱眉。

  傅青阳声线平稳,不疾不徐:

  “根据我的调查,搜集到了不少夏候天元的犯罪信息,他在今年2月份,依仗家

  族势力,威逼沿海省当地多家企业,强行以低价购买股份。

  “去年11月,与当地国有企业领导勾结,侵占国有资产。去年8月,犯下三起强

  奸案,其中两起花钱摆平,另一起的受害者不愿和解,他便派圈养的灵境行者杀人灭

  口。

  “另外,多人举报他私底下利诱野生灵境行者,充当其打手,替他做不法勾当。

  圈养末成年女孩供圈子里的狐朋狗友玩乐..

  “我这里有详细的犯罪资料、证据,以及部分受害者的实名举报。

  会议室里半晌無声

  庞无敌等执事心里一凉,又惊又怒,傅青阳怎么做到在短时间内查出这么多信息

  并且搜集了证据?

  下一秒,他们脑海里浮现答案:夏侯家!

  家贼,必然是家贼。

  外人不可能掌控夏侯天元如此详细犯罪资料。

  他早就想对付夏侯天元了?早就暗中联络夏侯家的其他派系,搜集好了证据?

  完了……

  "我稍后会把资料拷贝给您。

  〞傅青阳补充道。

  話音落下,那些从头到尾沉默的执事,纷纷发,要求严惩夏侯天元,仿佛事先

  商量好了一樣

  泰迪长老沉吟几秒,最后问道:

  “还有谁要说话。

  只有让夏候池自己出面了…庞无敌等人心知这场会议大势已去,选择沉默。

  “我会核实证据,在这之前,夏候天元先由傅青阳你来看管。散会!”

  “会议结束了?”

  房间里,收到傅青阳信息的张元清,猛的从床上坐起,认真阅读信息内容。

  傅青阳在信息上说,夏侯天元的犯罪资料已经提交,量刑未定,但没个几年是出

  不来了。

  不过百夫长隐晦的提及,夏候天元的爷爷,夏候池目前身在松海,虽说被五行盟

  控制起来,可却是一颗定时炸弹。

  让张元清近来注意安全,先不要去康阳区警署上班,等他消息。

  “除了夏候池,还有一个夏侯辛,儿子被我送进了监狱,他若是狗急跳墙的报復

  我会很危险…得联络一下止杀宫,给夏侯家致命一击

  张元清想着,拨通了王迁的手机。

  接电话的是情癫大圣,给出的回复是:再等等.

  宫主下副本未归,他们联系不到。

  她要是挂在副本里,那乐子就大了啊.…张元清嘀咕一声,闷头睡觉。

  凌晨四点的时候,他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来电显示是王迁。

  张元清精神一振,困意全消,立刻接通来电。

  情癫大圣语气颇为愉悦的说道:

  “我们宫主出来了,她要见你。

  ps:错宇先更后改。

  s..book532372594528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灵境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