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境行者 第七十七章 终结

小说:灵境行者 作者:卖报小郎君 更新时间:2022-04-29 21:44: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着凄厉的唢呐,看着元始天尊把新娘子专用的盖头盖在头上,在场的灵境行者们,心里涌起难以描述的怪异感。

  一方面是分不清他的手段核心是红盖头,还是腰包里播放音乐的东西。

  另一方面是,男孩子、红盖头、喜乐......这也太诡异了。

  这破音箱真是的,又不分场合的播放音乐,把我风头全抢了.......披上红盖头的张元清,心里不满的嘀咕。

  “体验一下当新郎的感觉?”横行无忌琥珀色的竖瞳里,映出那一抹凄艳的红,神色古怪的嘲讽道:

  “原来你想当我的新娘子啊,这不行,老子对男人不感兴趣。”

  张元清不予理会,收敛心神,默默感应着四周,等待鬼新娘的出现。

  见嘲讽没有得到回应,横行无忌目光微闪,突然踩裂地砖,不讲武德的袭杀而来。

  他不知道这个小子的手段是什么,但任何风险都要提前掐灭,给敌人时间,等于给自己危险。

  “滋滋......”突然,高亢的唢呐声里,出现了电流声,似乎信号受到了干扰。

  来了......张元清感应到身后的虚空里,涌出磅礴浩瀚的阴气,这让他脊背汗毛竖起,却又不敢回头。

  这个感觉太熟悉了,当日在金水游乐园,鬼新娘出场时,他也是这般,体验感如出一辙。

  磅礴的阴气笼罩了别墅,在场的官方行者们只觉得灵魂在战栗,他召唤出了什么东西?

  在横行无忌的视野里,他看见官方夜游神身后,诡异的涌来大片黑沉沉的雾气,带来阴寒、诡异和恐惧,隐约间,一道穿艳红嫁衣的鬼影,出现在夜游神身后。

  咯吱.....横行无忌脚底在地面摩擦出尖锐的声响,他刹车了,强行刹住脚步。

  一股难以喻的恐惧在心底炸开。

  可怕的怨灵,强大的怨灵,无法抵挡的怨灵.......他感应到了高等级阴物的压迫力,遵循着本能,横行无忌扭头就跑,没有任何犹豫。

  他是巫蛊师,不是幻术师,缺乏对付灵体的手段。

  何况是这种高等级的存在。

  横行无忌冲向大门方向,刚迈开步伐,忽然顿住,大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沉沉的阴雾。

  阴雾中,穿红嫁衣的诡异身影,若隐若现。

  这......横行无忌头皮一麻,调转方向,朝楼梯冲去。

  但是,楼梯上涌来厚重的阴雾,雾气涌动间,一双穿红色绣鞋的玲珑小脚,正沿着楼梯一步步走下来。

  横行无忌眼里涌现出绝望。

  他,他在干什么?在众官方行者眼里,横行无忌像是中了邪一般,时而冲向大门,时而冲向窗户,时而冲向楼梯。

  但每一次都会惊恐的退回来,他那张丑陋的虫脸因恐惧而扭曲,琥珀色的竖瞳里惶惶不安。

  唐国强狠狠打了个寒颤,手脚无力的他,拼命的挪动身体从张元清身边爬开,仓皇的像是在逃命。

  鬼打墙?张元清微微昂起头,用极其有限的视野,观察着状若疯狂的横行无忌,顿时判断出鬼新娘使用了幻术。

  他正想着趁机补刀,给横行无忌放放血,忽然发现自己动弹不了。

  “怎么回事?备注里没说红盖头会限制行动啊......”张元清心里又惊又疑,紧接着,他感觉有什么东西贴在了自己背后。

  像一块寒冰,却有着异于寻常的柔软。

  磅礴的阴气汹涌而来,侵入体内,与他身体里的太阴之力融合。

  沉睡中的小逗比惊醒了,蜷缩着瑟瑟发抖,婴灵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觉醒来,就感觉自己身处巨大的危险中。

  终于,张元清发现自己能动了,他迈开了步伐,一步步缓慢的走向横行无忌。

  可这一切并不受他控制。

  是鬼新娘操纵了他的身躯。

  关雅、青藤、白龙、李东泽......众人的目光从横行无忌身上挪开,看向了缓慢行走的张元清。

  不知是不是错觉,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看见元始身后,紧紧贴着一個穿红嫁衣的森然鬼影。

  看着那道鬼影,众人心里发自内心的恐惧。

  张元清行至横行无忌面前,目光透过红盖头下沿,瞥见一双苍白秀气的手从身手探出,抓起他的手。

  刺骨的阴气汇聚到手心,张元清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皮肤转为青黑,手臂肌肉膨胀,缠绕一根根漆黑血管。

  五指延伸出尖锐乌黑的指甲。

  那双苍白秀气的手,引导着这只鬼手,掐住了横行无忌的脖颈。

  .......

  阴沉沉的雾气包围而来,四面八方都是穿着红嫁衣的鬼影,横行无忌惊惶的左顾右盼,他想逃,但没有生路,每个方向都有一位鬼影。

  他心脏剧烈狂跳,肾上腺素飙升,但带来的却不失勇气,而是极致的恐惧。

  他的凶戾,暴躁,狠辣,果断,不知为何全部都消失不见,唯一剩下的情绪是恐惧,是战栗。

  横行无忌知道自己受到了某种影响,但绝望的是,你明知这不正常,却无法改变。

  这时,四面八方的鬼影,同时伸出手,艳红华美的嫁衣下,是一双青黑强壮,青筋缠绕的鬼手。

  横行无忌退无可退,眼睁睁看着鬼手掐住了自己的延后,下一刻,冰凉的阴气侵入身体,快速蔓延,生机迅速消逝。

  ........

  张元清看着自己鬼爪之下的横行无忌,竖瞳里的光彩一点点黯淡,最后熄灭。

  这尊高大丑陋的身躯里,灵魂快速破碎、消散。

  呼,死了......张元清如释重负,到这一刻,他终于确定战斗结束,不会再有意外了。

  不,没有,还有一条人首蛇身的怪物.....他脑海里刚闪过这个念头,鬼新娘就控制着他转身,朝那条大蛇行去。

  几在下一刻,大蛇凶睛时而涣散,时而狰狞,软绵的蛇躯不安、无力的扭动。

  他也陷入了幻术中。

  张元清如法炮制的掐住大蛇脖颈,剥夺他的生命。

  可是,张元清发现自己的行动并没有停止,鬼新娘也没有离开,而是操纵着他转身,朝向了官方行者们。

  刚泛起喜悦情绪的官方行者,心里陡然一凛。

  张元清察觉到抬着他胳膊的那双秀气苍白的手,小幅度的摆动了几下,在白龙、青藤和关雅之间,陷入犹豫。

  几秒后,她似乎做出选择,操纵着张元清,一步步走向关雅。

  “元,元始?”老司姬脸色煞白,惶恐的朝后挪动。

  她要杀关雅?不,快停下来......张元清大急,但身体根本不受控制。

  鬼新娘应该是有时效的,但道具里没有提示,张元清不知道她会存在多久,等鬼新娘时效到的话,关雅铁定已经凉了。

  眼见关雅越来越近,张元清念头急转,忽然想出办法,他把“操纵”转嫁给了体内的小逗比。

  身体里,小逗比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嚎啕大哭起来。

  张元清由此获得了短暂的行动能力,当即抬起左手,拽下了盖在头顶的道具。

  磅礴的阴气迅速退回虚空,鬼新娘无奈的回归了灵境。

  而这个时候,他距离关雅只有五六步的距离。

  张元清一屁股箕坐于地,大口大口喘息,疲软的感觉重新涌上来。

  关雅汗水劲头了白衬衫,鬓发湿漉漉的贴着脸颊,胸腔一起一伏。

  感受着可怕的阴气散去,官方行者们同时吐出一口气,又庆幸又喜悦,心说不愧是连续通关两个s级的夜游神,在新人阶段,就已经如此不凡。

  一位木妖哆哆嗦嗦的从战术背包里取出药丸,道:“快服用解毒丸,虽然不能祛除毒素,但能缓解症状。”

  “你能送过来吗?”

  “我,我动不了.....”

  青藤队长秀眉紧蹙:“谁还能动?先去把楼上的道具收起来,现在只是咳嗽麻痹,但说不好待会儿我们就暴毙了。”

  大肌霸踉踉跄跄的起身,打算上楼,但走了几步后,无力栽倒,失血过多昏迷了。

  见状,张元清支撑起疲惫的身体,道:“我去吧。”

  白龙松了口气,虚弱的笑道:“你真是个靠谱的男孩,不,男人。”

  这句话,但凡你提前个十几秒,鬼新娘就容不得你了......张元清心里嘀咕。

  幕后指挥官李东泽提示道:

  “应该在二楼靠大门方向,第二个或第三个房间,之前横行无忌一直在那个位置战斗,他应该在守着道具。”

  张元清点点头,踉踉跄跄的登上楼梯。

  .........

  众人目送着他消失在楼梯拐角,李东泽抬起腕表看了一眼,面露喜色,道:

  “30分钟到了,结界已经散去,可以打电话请求支援了。”

  在场官方行者里,只有他讲究优雅,戴了一块表。

  其余人看时间都是用手机,展开抓捕行动前,手机都调整成飞行模式了。

  这时,客厅的大门被暴力踹开,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官方行者鱼贯而入。

  接着是穿白色西装,扎着短马尾的傅青阳,他身边跟着打扮随意松垮的灵钧。

  支援队伍来了?李东泽等人又惊又喜。

  灵钧的目光在殒命的几只蛊兽身上扫过,笑道:

  “看来已经不需要我们了,钱公子,伱手下的队长们战力不错啊。”

  傅青阳看了一眼没有受伤的关雅,又看了看其他队长,冷峻的脸庞微微一松。

  s..book532372589922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灵境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