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境行者 第三十二章 大事件

小说:灵境行者 作者:卖报小郎君 更新时间:2022-04-06 22:0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彩铃响了好久,对面才接通电话,字正腔圆,但语气冷漠:

  “我正在看欧向荣的资料,推测他的行为轨迹,给你十秒时间。”

  在官方灵境行者里,各个小队是处理案件的主力,执事于幕后统筹,只有遇到棘手案件时才会亲自出马。

  百夫长很有压力啊......李东泽清了清嗓子,用低沉严肃的声音汇报道:

  “傅百夫长,我们已经击毙欧向荣了。”

  这个回答显然出乎了意料,电话没了声音,沉默几秒后,传来傅青阳不再冷漠的声音:

  “在哪里找到他的?”

  李东泽道:

  “在松海大学击毙的,他正试图逼问徐盈盈圣杯和名册的下落,但徐盈盈并不知情,她只是个普通女学生。您判断的没错,欧向荣确实已经精神时常了。”

  傅青阳褒奖道:“不错,李东泽,你这次很敏锐,你们成功扼杀了一件大规模流血事件,我会替你们向长老团请功。有没有人伤亡?”

  “没有,”李东泽停顿一下:“傅百夫长,人不是我们杀的。”

  “不是你们杀的?”傅青阳语气里夹杂着疑惑,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恍然道:“差点忘了,松海大学里有一位水神宫的长老,是那位出手了?看来我得找个时间登门拜访,感谢一下。”

  有一位长老在松海大学?李东泽脸色愕然,旋即意识到傅百夫长误会了,解释道:

  “击毙欧向荣的是元始天尊,我新招揽的那位夜游神。”

  1级夜游神杀了3级蛊惑之妖?

  电话里头的百夫长再次沉默,十几秒后,傅青阳道:“知道了,让他写一份报告交上来。”

  顿了顿,他语气里带着笑意:“做的不错。”

  结束通话,李东泽眉飞色舞的把着反向盘,不自觉的加重油门的踩踏。

  白龙打开手机,把边上几个队长拉了個临时群:“瞧李东泽得意的,胡子都快飞到眉毛上了。”

  青藤:“他们队立了大功,我要有这么一个下属,我也得意。”

  在官方组织内部的规章制度里,为了加深队员的集体荣誉感,一人立功全队嘉奖,其他队员也会有奖金和绩效。

  对于李东泽招揽的这位夜游神,如果之前只是单纯的羡慕,那现在,几位队长已经嫉妒的想要不讲武德了。

  ..........

  康阳区治安署,停尸房。

  李东泽关上停尸房的门,把队长们挡在外面。

  他看着身边的张元清,目光幽深,说道:

  “夜游神吞噬灵体能提升经验值,副作用是长期以往,精神会受到污染。如果你已经尝试过以这种方式提升实力,那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张元清点头。

  “那你有尝试利用那件道具净化杂念吗。”李东泽提点道,这就是他的办法。

  见张元清皱眉沉思,李东泽顿时笑了起来,“看来那件道具的代价不小。”

  是啊,用多了容易贫血,气血两亏........张元清猛的想起一个细节,他曾经在山神娘娘的嘴里发现一枚灵体结晶。

  现在看来,那枚结晶极可能是死在山神庙的灵境行者的魂魄凝聚而成。

  所以信息介绍里才会说,这是夜游神最好的补品。

  灵体结晶的杂质想必就是精神污染,但被娘娘给净化了,以此推测,伏魔杵必然也能净化精神污染。

  想到这里,张元清打开物品栏,取出黄铜铸造,雕刻精美花纹和咒文的伏魔杵。

  他简单说了一下道具的功效和代价,道:“如果我待会儿发狂,你就用它刺我一下,嗯,刺大腿。”

  “好!”李东泽接过道具。

  张元清走到欧向荣尸体边,手掌抵在对方胸膛,深吸一口气,眼底涌出粘稠漆黑的能量,唤醒了尸体里残存的灵体。

  眉心一阵胀痛,意识旋即膨胀,有什么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强势涌入大脑。

  ........

  朦朦胧胧中,张元清看见了自己,看见了地下停车库,看见了诡异的红舞鞋。

  这是刚才发生停车库里的战斗。

  张元清默默等待战斗结束,场景很快改变,这次是一间幽暗的房间,欧向荣眼前站着一个戴面具的男人,手握一枚做工精美的水晶杯,杯中液体猩红如血。

  “作为一名蛊惑之妖,你的恶很纯粹,你拥有不错的潜力,喝下圣杯里的酒,你就是我的奴仆了。”

  “每隔半个月,你就要重新饮用圣杯里的酒,否则神仙难救。”

  “记住我的名字,诡眼判官。”

  ......

  廉价的出租屋内,戴着口罩和鸭舌帽的男人站在客厅里,冷冷的说道:

  “诡眼判官死了,他的心腹黑无常,带着堕落圣杯和名册潜逃,藏身在松海市。如果伱不想“毒发身亡”,就替我们找出他吧,灵能会不会亏待你。”

  .......

  画面在此变化,他看见了蓝色的天空,看见了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正对着自己拳打脚踢。

  画风变化的太过突兀,张元清有些茫然,好几秒后,他才意识到,他正在承受一场校园霸凌。

  这是欧向荣以前的记忆?想不到这种杀人不眨眼的恶徒,学生时代还有这种经历......

  “没带钱?欧向荣,你是不是把老子的话当耳边风。爸妈不给钱,你不会去偷吗,废物。”

  “给我打,往死里打,不打不长记性。”

  “来,点一根烟,烫他的脸。”

  “都走开,我要尿他身上。”

  别打我,别打我......张元清感受到了欧向荣内心强烈的恐惧,害怕的蜷缩起来。

  他们都只是十几岁的孩子,却恶的那么纯粹。

  .......

  破旧的办公室里,戴眼镜的老师目光严厉的批评道:

  “为什么被欺负的永远是你,而不是别人?有没有想过自己的问题呢。要好好跟同学们相处,不要什么事都告老师,老师也很忙的。”

  张元清从欧向荣的情绪里,感觉到了强烈的愤怒。

  .......

  “没用的东西,又被欺负了?被打了就打回去啊,跟老子哭什么,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废物。”

  一个中年男人破口大骂,唾沫横飞。

  这一次,张元清从欧向荣的情绪里,感受到了绝望。

  很多凌乱、破碎的画面飞快闪过,一次次的霸凌,一次次的殴打。

  到最后,他的心态越来越扭曲,越来越暴戾。

  就在这时,一道煊赫纯正的金光破入识海,驱散暴戾和痛苦,带来温暖。

  张元清霍然睁眼,看见了明亮的炽光灯和洁白的墙面,也看见了鼻青脸肿,西装凌乱的李东泽。

  “什长,你没事吧?”

  张元清大吃一惊,他旋即摸了摸脸,发现自己满脸泪痕。

  “没事。”李东泽随手把染血的伏魔杵丢在地上,整理着衣衫,抱怨道:

  “我应该让关雅来的,她格斗比我强,这一点都不优雅。”

  等他整理好着装,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又发现什么线索吗......你看起来状态很差。”

  “我只是......有点难过。”

  他的经验值又涨了,但这次,张元清没有因此而欣喜。

  李东泽露出恍然之色,道:“是因为欧向荣的记忆?”

  “嗯。”

  灵体的记忆是残缺的、破碎的,只会记住一些难以释怀的经历。

  那么多年了,欧向荣对学生时代的遭遇耿耿于怀,影响了他一生。

  虽然对方是个该死的罪犯,但张元清还是感觉很难受。

  李东泽叹息道:

  “虽然不知道你在记忆里看到了什么,但我能理解,太一门的夜游神,最讨厌吞噬邪恶职业的灵体,原因就在于此。元始,你知道为什么会有邪恶职业这个概念吗。”

  他没有急着询问案件线索,而借着这个机会开导他,教导他,道:

  “在阵营对抗中,我们杀死过数不胜数的邪恶职业,总结了太一门夜游神问灵的数据后,我们观测到一个现象,每一位邪恶职业,都是现实中的恶徒、罪犯。

  “换而之,邪恶职业的灵境行者,是灵境在特定的群体里挑选出来的。”

  张元清一愣,“所以,他们并不是成了邪恶职业而变成坏人,他们原本就是坏人。”

  “可他们的坏,也不全是天生的,而是人类自己一手酿造出来的。”李东泽叹息一声:

  “灵境不会主动培养邪恶,任何一个邪恶职业的诞生,都是人类自身的业火。这个现象很丧,也不够正能量,但这就是真实的世界。你明白就好,不要大肆宣传。”

  张元清默然点头。

  “另外,再告诉你一点,你已经杀死了欧向荣,应该获取了声望吧。”李东泽说:

  “灵境行者之间相互猎杀,是不扣除道德值的,但如果你拥有声望,就会让同阵营的灵境行者忌惮,假如你拥有10点声望,杀你的同阵营灵境行者,就会扣除20点道德值。呵,守序和善良是有区别的。”

  说完这些,李东泽拍了拍他肩膀:“好了,谈正事吧,不要浪费时间。”

  守序职业里有善良的,也有混乱和有中立的?那邪恶职业里,会不会有痛改前非的.......张元清收回思绪,定了定神,沉声道:

  “什长,我好像在欧向荣的记忆里看到了一件大事。”

  “大事?”李东泽笑了笑:“他一个3级的蛊惑之妖,再大的事能大到哪去,我工作这么多年,什么大事没见过,说吧。”

  他倒不是自大,只是在李东泽看来,元始经验浅薄,对大事的定义未必准确。

  “是这样的......”张元清把读取的记忆娓娓道来。

  几分钟后,李东泽狂奔着冲出停尸间,冲着外头的队长们咆哮道:

  “出大事了!!”

  ......

  ps:先更后改。

  s..book532372565669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灵境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