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境行者 第二十七章 人生百态

小说:灵境行者 作者:卖报小郎君 更新时间:2022-04-04 09:47: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张元清沉默的思考了许久,决定暂时不暴露红舞鞋的存在。

  首先,欧向荣潜逃这件事才刚刚开始,五行盟的后续动作还没展开,身为官方组织,也许有别的方法能追踪那位蛊惑之妖。

  根本用不着他这个新人来插手。

  其次,他只是1级夜游神,灵境行者中的新人,要是暴露了规则类道具的存在,很可能引来觊觎。

  先观望一下,看看组织后续有什么动作,再视情况做出选择.......张元清不再多想,望着车窗外的夜景,等待着到达目的地。

  现在,提升实力才是最紧要的。

  五分钟后,出租车在“松海肺科医院”门口下车,付了车资,张元清进入医院,目标明确的朝急诊部大楼行去。

  这个时间点,门诊部已经下班,医院和病患主要集中在急诊部。

  急诊部里,人头攒动,看病的患者要么坐在公共椅上,要么往来于收费窗口和各个科室。

  张元清穿过收费大厅,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找了一处靠近厕所的座位。

  坐下来后,双腿一伸,守株待兔。

  对于灵体来说,夜游神的气息就像黑暗中的萤火虫,那么夺目那么鲜明。

  不需要刻意寻找,它们会自己找上门。

  普通人的灵体存在时间只有七天,除非附近刚死过人,不然是等不到灵体自动上门的,所以医院是升级的最佳场所。

  大概五分钟后,张元清看见一个穿着病号服的老大爷,目光呆滞步伐僵硬的穿过人群,朝自己行来。

  老大爷的身体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往来的病人穿过他的身体,就像穿过空气。

  他形容枯槁,白瞳瘆人,散发着痛苦和懊悔的气息。

  这是一个怨灵。

  通常来说,人死后都会化作怨灵,不存在气息平和的灵体,因为没有人甘心死亡。

  他们对生的留恋,对死的恐惧,最后都会化作无能为力的怨气。

  眼见老大爷走到跟前,张元清张嘴轻轻一吸。

  老大爷的灵体化作青烟,袅袅娜娜的飘入口中。

  眉心胀痛,意识霍然膨胀,张元清读取了老大爷生前的破碎记忆。

  老大爷死于肺癌晚期,生命的后半段,在化疗和癌症的双重折磨中离开人世,咳血、脱发、气促、疼痛.......走的并不安详。

  最后残留的念头是懊悔自己为什么要抽烟。

  “我再也不抽烟了.......”

  张元清睁开眼,满脸懊悔的脱口而出。

  周围的人诧异的看过来。

  .......张元清面无表情,假装刚才的事没有发生,以掩饰心里的尴尬。

  直到路人挪开视线,直到翻涌的情绪恢复平静,他点开属性面板,荧蓝色的光幕展开:

  经验值:44.5%

  “赵英军的灵体值两点经验,普通人只有0.5,类似普通野怪和精英怪?而且越往后经验值越少,恐怕0.5都没有吧,看来只能积少成多......”张元清若有所思。

  不管怎么样,这种直观的、可见的提升让人欣喜。

  他返回座位,假装刚才的事没发生过,又过了几分钟,一个穿着西装,上班族打扮的中年大叔,木楞的朝他走来。

  周围的人无视了大叔,也穿过了大叔。

  张元清如法炮制的吸了大叔的灵体,在灵体转化为滋养夜游神的力量时,部分记忆如海潮般涌来。

  中年大叔死于疲劳过度,心梗猝死,死于广为人知的996福报。

  大叔走的很安详,毕竟猝死是一瞬间的事,你甚至感觉不到痛苦。

  但读取了大叔记忆后,张元清知道他妻子刚刚二胎,孩子尚在襁褓中,正是为了挣奶粉钱才如此拼命工作,投身福报中。

  更值得一提的是,大叔八零后,那个年代出身的人很少有兄弟姐妹,人一走,父母将来也没了着落。

  用生命去赚钱,到最后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张元清意识回归,感受到了一股锥心刺骨的悲伤和茫然。

  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他茫然而坐,很长时间都没有表情。

  这时,第三位灵体过来了。

  是一位女士,有着漂亮的五官,韩式半永久的眉毛,身上穿的衣服也透着奢侈和精致。

  人类高质量女性。

  “这么年轻漂亮就去世了,可惜可惜......”

  等走的近了,张元清才发现她胸腔凹陷,黑色修身衣浸满了虚幻的鲜血,另外,她的后脑似乎也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鲜血把头发粘成一缕一缕。

  没有穿病号服,也就是说,她不是住院期间死去,而是死于意外或凶杀........张元清轻轻一吸,把高质量女性的灵体吞噬。

  ............

  眉心一膨,不属于自身的记忆灌入识海。

  张元清眼前一黑,紧接着,看见一双修长白皙的大长腿,坐在床边,正把黑色丝袜,一点点的卷上大腿。

  哦,原来女人是这么穿丝袜的.......母胎单身二十年的张元清涨一波见识。

  这时,身后传来男人的烟嗓:

  “以后晚上不要发我信息,昨晚差点被我老婆看到。”

  张元清心里当时就一个咯噔。

  男人、床、穿丝袜.......谁都能猜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以后还是不要轻易吞噬女性灵体了,不合适!他无比庆幸的在心里嘀咕,还好记忆是从穿丝袜开始,如果往后推几分钟,他没准就是躺着,或者跪着.......

  嗯,嘴里也没怪味,还好还好......他正想着,便听见自己“附身”的女人哼道:

  “那不正好,你离婚娶我。”

  身后的男人窸窸窣窣的穿衣服,嗤笑道:

  “我有儿子有女儿,明年正打算要三胎,凭什么为你离婚。再说,离婚了财产还要分出去一半。

  “当时不是说好的吗,你当小三我给钱,等你攒够了钱,爱嫁谁嫁谁,找个老实人嫁了也行。哪天你想断了关系,只管通知我。但是,不该有的念头不要有。”

  女人似乎生气了,没再说一句话,等男人离开,她开着小宝马在街上狂飙,发泄情绪。

  最后出了车祸,抢救无效身亡。

  画面结束,张元清睁开眼,捏了捏发胀的眉心,心里生起一阵不忿,心说姐妹啊何必呢,高端的海鲜商人往往只需要朴素的拍卖方式,哪里都有市场,何苦和一个男人置气,男人能有几个是好东西。

  还有,嫁老实人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他这么想着,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

  我为什么会对女人有这么强的代入感,我明明是个枪兵。

  几秒后,张元清醒悟过来,他不知不觉被高质量女性影响了,想法偏女性化,心底里对金钱和物质产生强烈的欲求。

  还有刚才脱口而出的“不抽烟”,也是被大爷的灵体所影响。

  在他初步稳定精神后,第四位灵体过来了,这是一位瘦弱俊秀的年轻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小奶狗”这类词汇。

  “长的不比我差嘛,还是吸男人的灵体吧,更保险更安全,真遇到那种事,也是我在上面。”

  他张嘴将小奶狗灵体吸入腹中。

  ..........

  刺耳的噪音震荡耳膜,全彩led大灯旋转,制造出让人眼花缭乱的光污染。

  放眼望去,尽是晃动的身影、摇摆的脑袋,空气里还有股刺鼻的烟味。

  这是一间酒吧。

  张元清感觉自己身体不受控制的摇摆,同时抓起卡座上的酒杯,与身边的朋友畅饮。

  在畅快淋漓的情绪发泄中,在酒水和骰子交织的空虚快乐中,小奶狗和他的朋友直到凌晨两点才退场。

  两人叫了网约车,返回出租屋,体格健硕的朋友搀着他打开卧室的门。

  张元清虽然不能控制身体,但自身意识清楚,察觉到附身之人烂醉如泥,大脑血管突突的疼痛,他猜测对方是饮酒过量而死,或者猝死?

  正猜测着,小奶狗被丢在床上,朋友帮他鞋子脱掉裤子拔掉,盖上被子,用湿纸巾替他擦拭脸上的汗水。

  这朋友能处......张元清心说。

  念头刚起,他就发现朋友开始脱衣服,并掀开被子,迅速把小奶狗扒光。

  .......张元清懵了一下,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

  这时,他听见小奶狗迷迷糊糊的嘟囔:

  “老公~”

  “朋友”压在小奶狗的胴体上,扬起手里的凡士林,满嘴酒味的说:

  “屁股撅起来,给你上点油!”

  张元清脑子“轰”的一声,犹如五雷轰顶。

  不!不!不!

  你们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张元清在极度恐惧,极度惊慌中,强行中断了记忆的读取。

  门诊大楼,厕所边的座位,张元清霍然睁开眼睛,像是做了一场噩梦,缺氧般的大口呼吸。

  他脸色发白,眼神惊恐,汗水浸透了脊背。

  “小伙子,你没事吧?”隔座的大妈关切的问道:

  “你挂号了吗,哪里不舒服?”

  张元清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一头冲进了厕所,打开水龙头,一捧一捧的冷水往脸上拍。

  太可怕了,男人太可怕了!

  他承受了这个性别不该有的伤害。

  s..book532372563441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灵境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