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第九百一十七章 一战决定二王的结局

小说: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作者:兴霸天 更新时间:2022-10-11 19:37: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杀啊——!!”

  孟越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看向外面:“吵闹什么……咯……”

  映入眼帘的,除了大帐之内同样七倒八歪的亲卫外,还有帐篷外那慌不择路四散奔逃的身影。

  孟越怔怔地看着,突然一位蜀军士卒哀嚎着倒下,被后面的燕军一刀斩下,鲜血飙射出去,正好飞溅在帘布上。

  这洒进视线里的凄厉血色,一下子将酒气给驱得七七八八,孟越连滚带爬地起身,四肢并用,从帐后往外跑,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王上有难……快去找李助!快去找李助!”

  几乎是孟越刚刚爬出去的前后脚,一群燕军就扑了进来,对着那些昏睡的蜀军,一刀一个,砍瓜切菜。

  相比起方腊军队在襄阳城下两度受挫,修建了大量的堡垒,寻找各种方式进攻,城内稍有风吹草动立刻就能察觉,蜀军就完全是另一种状态了。

  他们接手了完整的防御工事,起初还保持着警惕,毕竟面对的是闻名天下的燕军,但得来的容易,也就谈不上爱惜,近一月无战事后,就全部松懈下去了。

  再加上这些时日,川峡行会送来美酒佳肴,那还不喝起来?

  这一畅饮确实痛快,只是眼睛一闭,就睁不开来了。

  当徐宁统帅的广信军与张清统帅的镇戎军,从襄阳城内杀出时,蜀军几乎是一触即溃。

  “不要慌!列阵!列阵!”

  方腊倒是防备这一点,后方运粮的不仅仅是民兵役夫,还有王寅所领的三千精锐。

  王寅这几日就隐隐察觉到不对劲,但蜀军上下的纪律,连李助这种内臣都挽救不了,更别提他这位盟友臣子,只能暗暗戒备,此时燕军一杀出,第一时间就展开反击,为蜀军争取时间。

  这番表现无疑是最佳盟友。

  然而不仅蜀军的颓废,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重振旗鼓,两军相接,吴军也被杀得节节败退。

  天下最精华的中原地区,选拔出的十万精兵强将,终于展现出锋芒。

  极速迈出的步伐,整齐划一的队列以及武装到牙齿的军械,从高空俯瞰,就仿佛是一支冲破堤坝的洪流,汹涌而出。

  中途零星的阻碍连片刻的停滞都没有,就以最快速度扫平,四周堡垒落下的箭矢,也仅仅是投入洪水的柴草,打了个旋就消失不见。

  而具体到实战之中,徐宁调教出的百夫长带领下,一队队钩镰枪手依旧率先出击,动作整齐,挪上攒下,钩东拨西,再由小股军阵之间互相穿插配合,以最快速度占据地利,设下箭阵。

  “随我冲……”

  “嗖!嗖!嗖——”

  王寅见势不妙,还想自恃勇武,率亲卫冲锋,就眼睁睁看着箭矢如雨,压制下来。

  在防守方面,燕军继承了宋军最强的箭阵压制,将神臂弓为主的箭矢伤害发挥到极致,而显然在阵形的变化和攻势的凶猛上,他们的威胁度无疑更高。

  “速退!速退!”

  眼见前军如麦穗般倒下,王寅目眦欲裂,当机立断,带兵撤退。

  并非他不想当一个好盟友,实在是敌方强到不似人,蜀军就请自求多福吧!

  “杀啊——!!”

  即便如此,燕军也没有放过,狠狠咬上,追着吴军衔尾追杀。

  他们同样是背井离乡,来到南方,坚守了大半年,对于士气无疑是一个相当大的考验。

  所幸燕军待遇优渥,纪律严明,重视军队教育,能够将不利因素转化为有利的斗志。

  当上下憋着一口气发泄出来时,表现出来的就是势如破竹的扫荡能力。

  何况还有一个必须表现的原因。

  由已经得知消息的徐宁和张清一声高喝,上下声震九霄:“燕王无敌!!燕王无敌!!”

  王寅先以为是军中将士的命令,就是要这么喊,听着听着觉得不对劲了,因为那种狂热完全不是强迫性的口号,猛然变色:“莫不是……燕王真的御驾亲征?”

  ……

  “好剑术!”

  王寅所念叨的人,正在汉江岸边,欣赏着武松、燕青与李助的较量。

  岁安书院的体育课已经暂停,学员们大多身负要职,体育老师虽然没有生病,却也有一个偌大的国家要管理,时间上难免腾不出手来。

  但李彦不会放弃自己的练武爱好,所以每日的练武时间是必须要有的,武松和燕青身为侍卫,自是近水楼台,得到指点。

  这两位年纪尚轻,都没有到自己身体的巅峰时期,不过技巧方面长进了太多,方有资格联手与李助一战,即便如此,在那惊雷掣电般的剑术下,依旧左支右绌,全靠互相配合才支撑下来。

  “不愧是原著剑术最强,单挑让卢俊义都难以招架的金剑先生,本身出众的剑术天赋,再加上异人点拨,造就了当世登峰造极的剑术。”

  “这燕王身边区区两位侍卫,居然能拦我这么久?”

  相比起李彦的评价,李助却完全不这样想。

  杨天王被特攻部和奇岚部的精锐所擒后,他其实可以转身离去,但看到燕王身边侍卫较少,却是生出了互相擒拿的念想,结果那位端坐在狮子骢背上的身影岿然不动,两个少郎闪出,就将自己死死缠住。

  “我是要以‘佐命’为对手,岂能倒在这里……不!不!!”

  “他的剑乱了!”

  相比起李助的脸颊肌肉颤抖,剑法越发飘忽奇诡,武松和燕青尚且青涩的脸上带着沉稳,战术开始变化。

  一个脚踏玉环步,刀刀大气磅礴,却又能攻守兼备,一个施展扑戏里的技法,插裆套步,闪转腾挪,窜蹦跳跃,灵巧到不可思议,皆是发挥出自身的特长。

  李助的剑术依旧凌厉惊人,但气息却越来越粗重,逐渐展现出颓色,越是如此,剑术越乱……

  终于。

  燕青窥到机会,掠到身后,武松则扑到面前,刀光怒闪。

  “铛!”

  宝剑旋转着飞了出去,斜斜地插在岸边,剑身嗡嗡颤抖,半晌不绝。

  李助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发出长叹:“是我小觑了天下英雄!”

  眼见这位的肩膀被武松和燕青左右钳住,朝着地上压去,立于狮子骢侧边的王庆拱手道:“王上,臣有一个请求……”

  李彦道:“你想为这位求情?”

  王庆咬了咬牙:“王上慧眼,李助此前对臣多有相助……”

  李彦心想哪怕人生的经历不尽相同,投缘之人总会投缘:“剑客讲究宁折不弯,也要百折不挠,此人战败,目光依旧坚定,将来在剑术一道上有大成就,若愿为朝廷效力,自是最好,不愿的话,许行走江湖,只要不是与乱贼一路,我都容他。”

  王庆大喜拜下:“王上宽宏大量,臣等感激不尽!”

  “不必!”

  李彦抬了抬手,看向另外一个方向:“那边还有你另一位老友,出来吧!”

  话音落下,一道身影缓步走出,王寅来到面前,行礼道:“外臣王寅,见过燕王殿下!”

  李彦看着他:“你刚刚观察了好一段时间,既没有选择袭击,又主动露面,所为何事?”

  王寅心头大悸,缓缓开口:“外臣想为吾主求情!”

  身边的护卫不禁露出怪异之色。

  哪有主公还没有败,臣子就直接求情的?

  但王庆知道,现在求情还有机会,等到真正穷途末路了,求情也就失去了意义:“阳平兄还是这般忠义……”

  李彦轻轻点头:“方腊能得你这等臣子效忠,可见能耐,换成其他君王,恐怕愈发不能容之……我接受你的求情!”

  王寅听了前半句话,神情惨变,听到最后,则不禁动容:“此当真?”

  李彦道:“方腊不肯屈居人下,于他这等人物,入燕京为富贵闲王,那日子想必也不好过,我许他远走海外,若得机缘,或许也能成就一番功业。”

  王寅身躯颤动,拜倒下去:“多谢燕王殿下宽宏!”

  这些反王的处置确实很有讲究。

  隋末李渊最愚蠢的行为,就是每每抓住反王,一定要杀,没有半分容人之量不说,至少也先等一等,等到大唐把其他反贼的地盘消化掉再说,结果他迫不及待的痛下杀手,反王死讯一传回,那些本就不稳定的地盘立刻反叛,战事立刻延长。

  方腊在荆南一带是有民心的,如果交战中直接身亡倒也罢了,倘若生擒了此人,肯定也是押送燕京,到时候无论是杀是囚,都有后患,还不如这般处置。

  不过就在这时,旁边一个弱弱的声音传来,杨天王满脸哀求,若不是左右架着,就伏地叩首了:“燕王殿下,可否也饶小民一命?”

  之前还称孤道寡,马上变成小民,王庆听了不禁暗暗激动。

  此行或许不能一战擒二王,但能一战决定二王的结局,也是史册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李彦道:“那就要看你在蜀地有无做孽了,如果在蜀地有民心,那本王容你在燕京住下,做一位富贵贤王,若你将蜀地弄得天怒人怨,那我燕廷自有公审程序,以平民怨!”

  杨天王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在蜀中的所作所为,如一滩烂泥般瘫倒下去。

  (s.23xstxt.book7242972429989760024334.html)

  .23xstxt.m.23xstxt.

  s..book523132899896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