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军队,怎么可能战胜?”

  每一次烟花升起,远处的乡军就逼近一分,在漆黑的夜间,那军容整齐得居然像是复刻一般,面对这样的敌人逼了过来,就连被田虎精挑细选出来,称为虎豹营的精锐部曲,脑海中都骇然浮现出这个念头。

  而田虎麾下的普通士兵,如果说刚刚在重赏的刺激下,汹涌的士气如海浪滔天,那么乡军一亮相,瞬间进入退潮阶段,降得干干净净。

  甚至于田虎的脸色都是惨变,脱口而出:“怎么可能?乡军怎会如此快的出现?”

  “神行法器么?倒是少见……”

  乔道清的目光,先是落在众将腿上的神行甲马上,然后提起锟铻铁古剑,就准备施法,呼风唤雨,阻扰敌阵。

  可随着咒念动,天地元力刚刚向着此地汇聚,另一股庞然的漩涡就从斜上方出现,与其争夺控制权。

  “‘佐命’!”

  乔道清仰首看去,瞳孔中印出那端坐在鹰身上的宽袍身影。

  李彦俯瞰下去的同时,声音也清晰地传入对方耳中:“乔道长,你我要进行咒法之争了么?”

  乔道清脸色微沉,同样将话语传了过去:“阁下好手段,既然是引蛇出洞,那所的潜龙蛟龙,也不过是稳住贫道的手段了?”

  李彦道:“此时难道不是相争么?相比起林义勇光复燕云,令百姓安居乐业,才有如今的根基,田虎想要后来居上,至少要展现出能耐来,若连数千乡兵都无法匹敌,他又有何资格称王建制?”

  乔道清目光冷冽,锟铻铁古剑的剑尖轻轻颤动:“贫道不与阁下做口舌之争,划下道来吧!”

  李彦淡然道:“乔道长不妨问一问田虎,是否愿意你我两人都罢手,让他证明一下自己!”

  乔道清眼神动了动,转向田虎,以最快速度将目前的局势说明,然后询问道:“王上以为如何?”

  田虎望向半空,却根本看不清鹰儿所化的黑点,只是如临大敌地转了一圈,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此人说得不错,如今出现的乡军不过数千人,而本王有三万之众,我军苦战一日,对方也是仓促回援,若是这般都不敢一战,那我还是什么晋王?回乡打猎罢了!”

  说到这里,田虎看向乔道清,恳切地道:“请道长为本王忍耐一二,只要‘佐命’不动,道长就不动,事后若能侥幸得胜,定拜道长为国师!”

  乔道清闻表情沉静下来,淡淡地道:“如王上所,贫道不会出手!”

  他固然是罗真人的师弟,却无什么名气,此前展现出来的也就是制造祥瑞的手段,而“佐命”则是如今声威近乎天下第一的大逆,两者兑子,怎么看都是对方吃亏,所以田虎才有此选择。

  意识到这点,乔道清的心中是羞恼的,却不屑于辩驳,更不会强行解释,自己的幻法其实很适合在黑夜中对付敌军,否则“佐命”不会摆出如此姿态……

  既然这位王上不信他的能耐,那便看看两军开战时,田虎军是如何被对方打得落花流水的吧!

  “众将士听令,随本王一起冲杀!”

  田虎却不这么认为,他直接拔出腰间的佩刀,大踏步地向前,提高嗓门,运足中气,将自己的声音尽可能地传出:“打退敌军,占了大名府,我田虎是河北王,与你们一起统治这片土地!!”

  看着那道威猛的身影,真的披坚执锐,来到了第一线,军队上下先是一静,然后爆发出欢呼声:“河北王!!河北王!!”

  “林冲,你大婚享受着温柔乡,只派出数千军队,如此小觑天下英雄,还想成真龙天子?我田虎身先士卒,我才更有资格成就皇图霸业啊!”

  田虎不是做做样子,他是真的准备身先士卒。

  唯有主帅亲上,与将士同生共死,才能爆发出最强的战斗力。

  一旦正面击败乡军,以后他不仅可以在辽人面前挺直腰板,更能让如今去投燕云的四方有志之士,转而加入自己麾下,成就大业!

  “还不赖,如果像官军那样一冲即散,反倒没意思了!”

  眼见着田虎激励四方,真的将原本都溃散的军队重新聚集起来,索超对着左右笑道。

  他的目光郑重,其实并不希望敌人强大,因为那代表着己方伤亡的提升,但这个时候万万不能那般说,短短的一句话,让乡军上下都轰然起来:“不错!正是要这般,才能打得痛快!”

  说来话长,其实也就是两刻钟不到的时间,双方不再多,在黑夜摇曳的黯淡火光里,听着彼此的脚步声,直直地向着对方厮杀过去。

  “钩镰营——准备!”

  即便以乡军的纪律,这个环境下也不可能让步骑配合,而这群从沧州调来的军队,骑兵数量很少,干脆由孙立率领压阵,主力则由步卒压上。

  如今索超点名的这群士卒手中,指挥使是徐宁,拿着的则是制式的钩镰枪。

  “出击!”

  于是乎,当田虎军的先锋挥舞着各色武器,面带狰狞地冲上来时,只觉得眼前黑影一晃一闪,然后双腿陡然一绊,狰狞凶恶的面庞就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喝——!”“喝——!”

  钩镰营士兵手中的动作十分整齐,挪上攒下,钩东拨西,当先四拨,直接荡开对方门户,专攻下盘,让其狠狠栽倒在地。

  同时自己的脚下也有变化,六步一转,九步一变,手中再是三钩,专门找准敌人身上七个要害,在彻底结束对方性命的同时,自己也与后排的同伴交换了位置,可谓攻守兼备。

  “四拨三钩通七路,共分九变合神机!”

  徐宁正是钩镰营的指挥使,眼见自己训练的成果,眼中露出欣慰之色。

  早在北上燕云的时候,他就开始担任乡兵团的教官,传授钩镰枪法,后来又经过总教头的点拨,进一步改良普及,如今经过一年的时间,终于有所成就。

  如今黑夜之中,其实已经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但依旧杀得对方惨叫连连,到了白天肯定更加强横。

  实际上,钩镰营用作先锋,肩负的任务并非杀伤,真正致命的是对阵形的破坏。

  当这股力量呈现箭头,缓慢而稳定地戳进敌方阵营里,别说田虎麾下本就不是久经训练的强军,就算是真正的强军,恐怕都要焦头烂额。

  而真正的杀招,还紧随其后。

  “刀斧营——出击!”

  如果说整齐划一的钩镰枪法,是乡军训练成果的体现,那么接下来展示的,就是拥有根据地后的硬实力。

  比如刀斧营里那一柄柄雪亮的大斧和大刀,还有个个全副武装的甲胄。

  曾几何时,乡兵的甲胄是从辽人身上扒的,有的穿就行,兵器是乡里邻里自制的,有的使就好,满是廉价。

  现在有了燕云,这曾经的辽国南京道,是经济文化最发达的地区,同时也有大量的匠人与工坊,足以源源不断生产军械物资。

  不过由于对燕云采取休养生息的政策,在兵器原料方面本来有困难,但岁安商会初步成立,交由柴进打理后,别说大宋内部的商人,就连辽国商贾都开始跟燕云做生意,一如以前的互市。

  偶尔也有人奇怪,总教头并没有苛责燕云百姓,在不搜刮地方的情况下,即便岁安商会也可以赚取到一定的钱财,但巨大的本金从哪里来?

  可很快也没人多问,因为一切运转得井井有条,各方原料购买进来,化作武器装备,不断提升乡军的战斗力。

  现在就是验证成果的时刻,凌厉的斧风一起一落,再起再落。

  “呼——!”“呼——!”

  田虎军中也有穿甲胄的,也有举着盾牌的,但无论他们怎样防守,都无法抵挡那沉重的大斧挥砍下来的猛力一击。

  大部分是砍翻在地,凄厉惨嚎,有的甚至直接劈开头颅,红的白的飞溅出来,哪怕晚上看不清楚,但那腥臭的鲜血淋在脸上的恐惧,反倒被狠狠放大。

  “啊——!!”

  当百柄大斧同时挥下来的时候,阻挡在前方的士卒几乎是粉碎,任何抵抗都是徒劳,迎接的他们唯有尖叫与死亡。

  大斧纵劈,长刀横扫,乡军行进过的地方,只留下一片血光。

  田虎军的先锋十分干脆地崩溃了,然后一路蔓延,波及全军。

  “已经结束了!”

  “终究不是正规军队,承受压力的韧性完全不够……”

  李彦从高空俯瞰,看着自己麾下的精兵悍将,如同春蚕啃食桑叶般,先是有节奏地侵蚀着田虎军的阵线,然后将阵线扯散后,干脆就分别咬住自己的那一块,飞速地啃食进去。

  中后方的士兵起初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到先锋的士兵如同割麦子般成片成片倒下,中阵四散奔逃,然后被乡军包抄住,就骇然地看到自己人反冲了过来。

  到了这一步,大败就再也不可挽回。

  “不好!走!走!”

  而率先见势不妙,后退逃跑的,是刚刚还自称河北王的田虎。

  他之前的口号那么响亮,也气势汹汹地冲上前去,结果一个乡兵没砍到,就在亲卫的拼力厮杀,对着自己人举起屠刀的猛攻下,成功退到了后方。

  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唯有脸色死灰地看着乡军迈着恒定的步伐,扫荡着自己的三万大军。

  “天下怎会有这么可怕的军队?”

  田虎原本以为,自己哪怕谈不上万夫不当之勇,但骁勇善战,以一敌百,足以冲锋陷阵,结果直接被打懵了。

  面对这血淋淋的场面,他才意识到自己那点武勇,在如巍峨山峦横压过来的军阵面前,就是个笑话,只有被彻底碾压的份。

  “这样的军势,即便是‘佐命’也无法以一己之力横冲直撞吧?怪不得他要选林冲……”

  田虎口中喃喃低语,如果说之前是嫉妒,此刻就是失落:“跟林冲争河北,我是绝对争不过了……逃吧,逃得越远越好,只要避开乡军,与孙安军会和,我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

  河北王不要了,晋王的荣誉还是不愿意放弃,尝过统兵数万,肆虐地方的滋味后,让他回去打猎,那还不如直接杀了他!

  “乔道长,救本王啊!”

  当田虎近乎屁滚尿流地回到面前,乔道清看都不看,只是抬头与半空中的李彦对峙:“‘佐命’,你赢了!”

  李彦道:“经此一败,原本或许还能成蛟龙的田虎,顶多是一条流窜地方的蛇罢了,不过我并不希望他祸害地方,道长若愿意将灵龟交出,破了气数,现在田虎就可以步张仙的后尘,连蛇都没得做……”

  乔道清拂袖道:“虽是此人不信贫道之能,才有此惨败,但贫道也不会做卖主之事!”

  李彦心想原著里面也不知是哪个投降梁山的,正要说服,目光朝西边看了看,话锋一转:“既如此,道长请便!”

  乔道清深深凝视了一眼,竖掌行礼:“告辞!”

  说罢,身形化作一缕烟气,消散开来,鸿飞冥冥。

  田虎眼睁睁看着己方最强的法师消失在了面前,险些晕厥过去,但依旧不放弃,掉头就跑。

  “‘佐命’……‘佐命’千万不要来抓我啊!”

  终究是气数未尽,正在这时,马蹄声从西边响起,一支骑兵居然在夜色中埋头冲了过来。

  “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索超见了立刻开始招降,田虎军队也真的成片成片拜倒下去。

  “大王莫慌,孙安来也!”

  而飞奔进阵中的骑兵,正是田虎麾下头号猛将孙安。

  田虎大喜过望,但看着孙安同样是浑身浴血,身后的骑兵更是七零八落,并不成阵势,面色又是惨变:“怎么回事?”

  孙安低声道:“真定府得而复失,西军突然出现在河北,打了我们一个猝不及防,不愧是朝廷的最强军队!”

  田虎身躯晃了晃,也不知是悲是喜。

  悲的自然是孙安军一败,自己卷土重来的资本都没有了,喜的则是西军的强势加入,给了自己一线生机。

  他仰首对着天空狂呼起来:“‘佐命’,你听到了么?朝廷大军来了,你对我赶尽杀绝,西军又趁机对乡军不利,最后是让大宋朝廷渔翁得利……”

  吼出这句话时,田虎是自信满满的,因为他相信,无论是林冲,还是“佐命”,都是要对付朝廷,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令仇者快的事情!

  然而天空中没有传来半点回应,倒是不远处的大名府城头,有老者的声音传下:“谁说西军能在河北对乡军不利,朝廷的军队之间,岂能自相残杀?”

  田虎怔住,掉头看向城头,喊出的声音里,透出彻底的绝望:“蔡京?”

  (s.23xstxt.book7242972429989763004860.html)

  .23xstxt.m.23xstxt.

  s..book523132873024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