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与曾头市内讧,果真是宋人的计谋!这林冲好生可怕!”

  当火把林立,喊杀声起,耶律得重惊出一头冷汗的同时,又不由地露出庆幸之色。

  他此时已经不在北寨之中,反倒是带着最精锐的一群亲卫,躲藏到了不远处的密林里,偷偷观察局势。

  这个抉择十分果断,意味着他随时可能抛下两万大军,独自逃亡,连位于中寨的亲生儿子耶律宗雷,也完全不顾及了。

  但这个抉择也是正确的,把守北寨的本来就有得力干将成珠那海,在夜间士卒注意不到的情况下,他这位御弟大王在不在当场,其实影响不到什么士气,可如果真的被宋军破了寨子,生擒活捉,那山东的辽军就是彻底的兵败如山倒了。

  为自己的临阵逃脱,耶律得重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心理安慰,可随即又后悔起来。

  因为乡勇团的进攻并不顺利。

  “给我上!杀啊!”

  李应、扈成、祝龙、祝虎四人各自率领他们麾下的乡勇奋力冲杀,要将这几日败退时低迷的士气找回来。

  可他们的领兵能力实在是平平。

  如李应武艺强横,厮杀在前,枪出如龙,背后的飞刀更是神出鬼没,却不能调动部曲,如同最初的史文恭般独来独往,还没有史文恭那般勇武,就显得有些鸡肋。

  祝龙祝虎更是学着身先士卒,只是埋头先登,被成珠那海轻松调兵挡下,还弯弓瞄准,瞄准过去。

  李应武艺最强,成珠那海没有把握,但祝龙祝虎就如活靶子一般。

  “嗖!!嗖!!”

  “啊——!”

  兄弟俩的惨叫声几乎不分先后,眼见着想要激励士气的将领,反被射中摔下墙头时,乡勇团已是呆住了,好死不死的扈成也犯了昏,居然高声呼喝:“快去救人!”

  这一嗓子嚎出去,乡勇团已经不可避免地出现大乱,远远看着的耶律得重咧起嘴角:“地方乡勇,也想匹敌我大辽强军?简直……”

  轻蔑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一道身影闪电般扑出,电射星驰地来到战场,抓住祝龙祝虎往后一送,然后朗声道:“林冲在此,辽狗受死!”

  黑夜之中,单靠火把照耀的光芒摇曳,对视力无疑是有阻碍的,但这道威风赫赫的声音一出,仿佛有一股魔力,让原本散乱的乡勇团立刻团结起来。

  “林义勇无敌!!”

  当狂热的声音回荡四方,在这位盖世猛将的带领下,乡勇团拧成一股绳,犹如一柄尖刀,狠狠地直插辽军心口。

  熟悉的恐惧感又浮现心头。

  辽人也曾议论过,对方马战无敌,有大半的功劳,要归功于胯下那头神骏无比的狮子骢上。

  也就是运气好,得了匹龙驹,不然的话,一个宋人并不可能武艺高强到碾压契丹的勇士。

  但现在……

  这份自我安慰被碾得粉碎!

  强就是强!

  马上无敌,下马后依旧是所向披靡!

  甚至于没有马匹的束缚,李彦的身法更加鬼魅,寒寂枪横扫辽兵的同时,脚下几乎没有半分停留,倏然间超越李应,直取敌将成珠那海。

  “不好!”

  成珠那海已经极力避免同伴被斩首的覆辙,可依旧感到一股寒风扑面而来,那冰寒刺骨杀意仿佛能灭绝一切生机,唯有虎吼一声,全力举起自己的长枪,要爆发出更强的战力。

  但这次李彦没有给他机会,寒星夺魂刺刺出的同时,周身还涌出了一股如狱如海的恢宏气势,轰然间往成珠那海身上一撞。

  生死关头,成珠那海体内刚刚凭空涌起一股气力,就被这股难以形容的威势打散,自身的气数啪的一下,如同梦幻泡影,直接宣告破灭。

  “气数相耗是这样操作的……”

  李彦这次是纯属尝试,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身的气数在压制这个辽人将领时,削减掉小小的一部分。

  相对于40点的运道,这点耗损根本不算什么,属性都没有变化,但如果时不时地来这么一下,那谁也受不住!

  如梁山好汉招安后为朝廷卖命,东征西讨,时常冲杀在前,再浓郁的气数也会被削减,最后终于恢复常人之势,也在生死无常的战场成片成片的倒下,倒是有点“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意思……

  脑海中念头一闪而逝,寒寂枪尖已经划过一道浑若天成的弧度,循着一线之隔,刺入成珠那海的咽喉。

  不斩无名(生效)

  成珠那海最高属性为体质,随机抽取失败

  落在敌我双方的眼中,又是再熟悉不过的画面。

  照面之间,一枪击杀!

  当李彦目光如电,扫视四方,辽兵已经开始溃散,甚至就连远处的耶律得重都赶忙缩下头去,喃喃低语:“这林冲当真是勇冠三军,再无敌手,乡勇团在山东才组建多久,已经全为其所用……哼!有此能人,非南朝之福!”

  亲卫低声道:“殿下,别管南朝如何了,我们快走吧!”

  耶律得重倒是想笑一笑那林冲无谋,吴用少智,终究算不到自己早就离开北寨,藏于外围,但面对此情此景,他别说笑了,连大声说话都胆战心惊,立刻以低如蚊呐的声音道:“速走!速走!”

  黑夜成为了逃亡最佳的保护色,再加上攻破北寨后,乡勇团肯定要在里面大肆搜查自己的所在,这段时间足以让他彻底逃出曾头市的范围。

  只是想着率领四万辽兵来山东,最后竟然落得个只区区数骑亲卫逃回燕云的下场,耶律得重又忍不住悲从中来。

  然后前方探路的亲卫,突然传来惨叫,被一箭射下马来。

  “不好!”

  耶律得重脸色剧变,一个翻身就往草丛里滚去,身边掩护他的亲卫,则视死如归地冲向敌人。

  身后传来接连不断的惨叫声,耶律得重连滚带爬,甚至双手着地,朝着密林里冲去。

  不幸的是,他一手落空,直接咕嘟咕嘟,往下面的山坡滚了下去。

  幸运的是,这也成功加速了他的逃亡,甚至运气极佳地摔进了一条小河内,恰好抱住一根断木。

  远远的,他听到卢俊义的高喝声:“辽人统领耶律得重肯定还没跑远,给我搜,得此人首级者,重重有赏!”

  “这林冲居然能算到我率先逃窜?”

  耶律得重心中满是惊骇,浑身剧痛,被割得鲜血淋漓的同时,也撞断了好几根肋骨,却在生死危机下,硬生生地抱住断木,一路顺流而下。

  他无比庆幸的是,途中又看到一个吴用骑在马上,也带着一批精锐,在附近搜索自己的踪迹。

  “天不亡我!天不亡我啊!”

  终于,以精妙的路线甩脱了两批追兵后,耶律得重被冲到岸边,求生的意志压过了疼痛,微微亮的天色,更是让他看到了不远处有农户的轮廓。

  当抵达农户后,他发现后院有一辆驴车。

  耶律得重眼睛一亮,顿时想起了某个以驴车超过骑兵的传说。

  同样是御弟,南朝宋人都能为之,他这位契丹的勇士又岂能逊色?

  “驾!”

  驴车驾驶得很顺利,一路朝着曾头市相反的方向而去,但剧烈的颠簸让他很快受不了了,疼得蜷缩成一团。

  最终,耶律得重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肯定要昏迷过去,落入不能自主的情况,发现前面又有村落,赶忙将驴车在村外远远停了,以免丢失的农夫顺着脚印前来寻找,然后蹒跚地往村里走去。

  “我的甲胄早就脱了,武器也丢了,衣着方面,已经没有契丹人的模样了……”

  “我又精通汉话,完全可以装成汉人,寻求帮助……唔!”

  带着这个目的,耶律得重轻轻走过,在农家外墙靠着,没有进去,反倒是细细聆听里面的动静。

  第一家汉子声音粗犷,妇人也是瓮声瓮气的大嗓门,手脚麻利地干着农活,他摇了摇头,继续往前移动。

  第二第三第四家都没有动静,应该早已经逃难,这附近便是曾头市,之前也多有被辽兵骚扰,逃难者不计其数,倒是让耶律得重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终于到了第五家,丈夫似乎正在前院练枪,有一身不俗武艺,还有一位恩爱妻子包氏,让他大为在意,感觉只听得声音就十分美好,性情温顺,或许能激发其同情心理,助自己逃脱大难。

  “就是这家了……”

  正当耶律得重瞄准了后院,准备躺在稻草里面,扮演一位不幸被辽人所伤的大宋英杰时,不远处风声呼啸而来。

  他转过头去,骇然看到一位道人如揽着狂风,于半空中神行而至,倏然间若一片青云降下,冷冷地俯视过来:“辽人,你倒是挺能逃跑,昔日犯我大宋时,可曾想到会有今日的狼狈?”

  “天亡我也……咦!蓟州口音?”

  耶律得重原本已是仰天长叹,但听到对方的口音,却是精神再振,敏锐地把握住了最后的机会:“我乃南院大王耶律得重,不知壮士高姓大名?”

  s..book523132837285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