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的大军还在大名府前?”

  “大名府久攻不下,还有宋将夜出袭营,惊扰陛下……陛下大怒,下令三军围城,已有月余……”

  “唉……兰陵王所虑不错,南朝宋人终究还是有反扑之力的,如此下去,早期建立的优势,恐怕要荡然无存啊!”

  眼见李彦率领乡勇团浩浩荡荡地前来,然后不急不缓地安营扎寨,再确定了辽军主力也受挫于大名府前时,耶律得重暗暗叹了口气,眼中露出阴霾之色。

  辽国举二十万大军南征,朝中有许多将领磨刀霍霍向猪羊,也有许多臣子并不看好,他和萧兀纳一样,都是并不同意贸然出兵的。

  但此前建立的种种优势,又让耶律得重改变了想法,这南朝如此虚弱怯懦,不过来狠狠割下一块肉就太可惜了。

  然而官兵的连连退败,官家的迁都南逃之下,居然是民间乡兵和乡勇的崛起,尤其是这林冲,至今他回想起独龙岗下一战,都是心有余悸,才会在威逼下一路避让,最后率军驻扎在这曾头市中。

  心中的忧虑越来越浓,耶律得重的神情却很快恢复淡定,因为脚步声从后面传来,一位孔武有力,衣着富贵的大汉走了过来,跪在地上,以契丹语道:“小的兀颜思忠,拜见殿下!”

  耶律得重转过身来,看着这个生女直,十分贵气地嗯了一声。

  避辽兴宗耶律宗真讳,女真族在辽国内现在被称为女直族,还有生熟两支划分。

  在契丹人眼中,生女直族就是仰他们鼻息而存,合该被剥削的奴族,对于掠夺财富,还专门诞生了一个词,叫“打女直”。

  而对于契丹贵族而,女直族则是与“海东青”挂钩。

  那种鹰儿产于海东,最受喜欢狩猎的契丹贵族喜爱,就征之于女直,不断索要,如若抓捕不到足够的数目,那自然有的是法子勒索炮制。

  在这样根深蒂固的尊卑影响下,哪怕眼前这个原名兀颜思忠,如今改名为曾弄的汉子,在山东之地弄出了这般家业,来到耶律得重面前,也该是卑躬屈膝的存在。

  曾弄垂下头,看不清具体表情,语气里确实极为恭敬:“禀殿下,五寨人马已经安置完毕,只待殿下调动!”

  曾头市的防御体系和祝家庄又不相同,祝家庄能够阻挡大军,主要是靠着独龙岗上的天然迷宫,再加上本身堡寨的防御力,十分难以攻打,而曾头市则有东南西北四寨,再加上中寨的曾头市主体,共大小五座堡寨,相互呼应,将五百里的地界牢牢控制在手中。

  如今耶律得重和曾弄所在的,都是曾头市北寨,也是面向县城的一路,剩下的兵马都分别聚于各大堡寨,再也不必担心遭到那个马战无敌的猛将野战突袭,耶律得重对此还是很满意的。

  想到这女直人来到南朝也只不过二十多年,就能打下这般基业,确实是人才,耶律得重也安抚道:“之前献粮,本王就记你一功,此次更是证明了你的忠勇,起来吧!过来看看敌情!”

  “多谢殿下!”

  曾弄重重叩首,起身来到他的边上,朝外眺望。

  观察了片刻,他的神情就凝重下来:“这林冲所领的乡勇团,绝不弱于朝廷官兵,殿下要小心提防!”

  安营扎寨是很能体现出将领的指挥能力和士卒的训练程度的,而此时出现在耶律得重和曾弄眼前的,就是一支军容整齐,各司其职的军队。

  强军或许还谈不上,但跟朝廷正规军相比,已经是绝不逊色,甚至比起山东本地的官兵相比,还要强上几分。

  至少那份斗志昂扬的战意,让曾弄感到心悸,对方应该已经收到天子带着百官逃亡金陵的消息,居然半点不受影响?

  耶律得重并不意外,毕竟对方的主帅,是个能带着六百梁山喽啰冲击他一万大军的绝世猛将,但他也不畏惧:“这林冲勇武过人,马战罕有敌手,已生骄纵之心,此次并无攻城器械,就敢带着一群杂军来攻城寨,哼!正要让他铩羽而归,全力防御,只需坚守十日,敌阵自溃!”

  曾弄道:“殿下在此,北寨自是固若金汤,但我担心敌军绕过北寨,转而去攻击其他四寨……”

  耶律得重抚须笑道:“你不必惊惶,此次我两万大军镇守五寨,都有知兵善战的将领坐镇,还有海东青互相传讯,可保无碍!

  “这林冲麾下也就一万兵马,又是攻城方,他若是不分兵倒也罢了,分兵后更无威胁,本王倒是希望他出此昏招呢!”

  曾弄听到海东青,脸颊肌肉就微不可查地抽搐了一下,赶忙抱拳道:“殿下英明!”

  ……

  “这曾头市确实不好攻打,怪不得辽军要避入其中。”

  就在城头上耶律得重定下十日坚守大计时,下方乡勇团扎营的过程中,也在观察对方的布防。

  堡寨不是正式的城池,但由于要防守的面积远没有城池那么大,有时候在攻打难度上并不逊色多少,看着曾头市的层层防御工事,再见己方连个像样的攻城器械都没有,不少人都露出忧色。

  比如扈成、祝龙、祝虎等人难免生出攻城过于残酷,乡勇死伤过多的担忧,而李应、栾廷玉等人则是担心乡勇团受挫,被辽人重新逆转战局,唯独卢俊义、公孙昭、吴用十分淡定。

  他们都是看出了,林总教头率军前来,已有破敌良方,只待上下齐心,必能取得胜利。

  等到营寨扎下,李彦确实开始召集众将,开头第一句话却是:“对于契丹与女真这两族的关系,诸位可有了解?”

  李应等人露出茫然,吴用也不清楚,倒是公孙昭为蓟州人,对于这些相对知道些:“我听说契丹贵族对女真诸多剥削,为求海东青,更是动辄逼迫,每年死于抓捕海东青之上的女真族人至少上千……”

  李彦点头:“不错,海东青确实是两族之间的突出矛盾,但远远不止其一。”

  “辽国是一个由农耕和游牧两种模式组成的国家,它有着一个很特殊的南北院制度。”

  “南院的官僚体系,主要治理燕云十四州、辽东等地区的汉人和渤海旧民,属于农耕模式,而北院的官僚体系,主要管辖大漠和东北的各游牧部族,属于游牧模式,女真族就归北院管理。”

  “而具体到这个种族,又被分而治之,强宗大姓的女真人,被划归为熟女真,是辽国的正式人口,剩下来的就是生女真,仅仅是臣服于辽国,定期向辽国纳贡,相当于属臣。”

  “这曾弄是哪种女真?”

  这次山东地区的人有发权了,扈成赶忙道:“这曾弄初以贩卖人参起家,扎根下来,并不愿表露身份,后来是被辽国商人识破,当时闹得颇大,他异族人的身份才传出,倘若是熟女真不必如此,看来是生女真逃过来的。”

  李应却不解:“既然这曾弄是逃过来的生女真,为什么又要和耶律得重联手呢?”

  李彦道:“因为人的出身是避免不了的,他既然是女真人,如今辽国又入侵大宋,在各地肆虐百姓,结下了血海深仇,等到辽兵退走,曾头市会如何?”

  众人恍然:“自然是事后清算,尤其是官兵,他们不敢与辽人正面交战,拿下一个曾头市还是很有胆量的,所以此人才会逼不得已与辽狗联手……”

  李彦又问:“曾头市原本有多少人?”

  李应道:“五寨加起来,约有万人。”

  李彦微笑:“那就成了。”

  吴用听完女真和契丹的矛盾,就明白如何破城,此时向众人具体解释道:“曾头市原民仅有万人,现在辽兵入驻了两万,分居四个堡寨,又是遭遇挫败被赶入,心态上多有落差,在这个时候遇上原本被他们视作奴民的生女真,双方如何共处?”

  公孙昭接着道:“偏偏对于曾头市上下来说,这辽军敌不过兄长,才缩进了他们的堡寨中,还一副耀武扬威,自命不凡的姿态,怎可能不滋生矛盾?”

  卢俊义恍然:“难怪哥哥并不准备攻城器械,若是我等攻城压迫太强,反倒促进了两方和平共处,现在让他们自己内讧,我们可坐收渔利,彻底将这群贼人拿下!”

  这般清晰的作战思路,众皆叹服。

  李彦道:“不仅是不能给予过多压力,还要分兵多路,攻城不利,才能愈发激起城内的焦躁之心……扈成、祝龙、祝虎、李应!”

  四人上前:“末将在!”

  李彦道:“你们各领两千兵马,分攻四寨,佯装攻城不利,能否办到?”

  四人目露迟疑,稍稍停顿后,才前后不一地道:“能!”

  李彦道:“吴用、公孙昭、卢俊义、栾廷玉,你们四人分军协助!”

  四人出列领命,尤其是栾廷玉,居然能拥有这般表现的机会,简直是振奋到无以复加,高声道:“遵命!”

  李彦最后做出总结:“从辽军躲入曾头市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败亡,这次我们要取得一场真正辉煌的大胜!”

  ……

  “从宋人兵分五路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失败,再守五日,我们就能取得一场辉煌的大胜了!”

  耶律得重淡然抚须,指挥若定,果然不久后,前方就传来了乡勇团撤退的号角声。

  他神情一松。

  怪不得宋人喜欢守城,这种仗打起来确实轻松,那林冲即便有万夫不当之勇,杀不进堡寨来也是白搭。

  不过退兵归退兵,还是有些声音传了进来:

  “辽狗,你们也只敢躲在堡寨中,当缩头乌龟了!”

  “还是依托在女真人的庇护下,你们这群契丹人逃过去后,是不是还要将妻女献给女真人‘荐枕’啊?”

  “契丹人是女真犬!契丹人是女真犬!”

  耶律得重一向认为,逞嘴上之能,根本不算本事。

  但对方专门揪着契丹与女真不放,很多话听得极其刺耳,让这位王爷都皱着眉头,起身朝着寨中央走去。

  他是不可能受激的,守好营寨便是,别看此前林冲连连得胜,士气正盛,一旦久攻不下,战局就会再度逆转。

  毕竟对方率领的不是正规军队,南朝的天子都弃国都逃跑,这群地方杂兵遭遇挫败后,士气还不一泻千里?

  然而正琢磨着再度横扫山东,先一步赶往汴京城下会师,亲卫飞速奔上前来,在耳边急声道:“殿下,少主醉酒,在中寨将曾小郎打死了!”

  耶律得重身躯一僵,脸色瞬间变了。

  s..book523132837284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