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西南边!那是炊火的烟气,肯定有村落……耶律详稳,我请求出击,带三十骑兵,三百家丁!”

  “不可掉以轻心,领五十骑。”

  “宋人连城池都保不住了,还想与我们大辽的勇士野战,三十骑足够了!”

  “呵!说的不错!”

  小将萧乞薛得到了耶律详稳的应允,舔了舔嘴唇,立刻点了自己相熟的部族骑兵,笑容满面地朝着西南方向而去。

  一头头两脚的羊儿啊,开始奔跑吧,让我们的狩猎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至于详稳所的不能掉以轻心,显然也是随口那么一说,他倒是不信了,现在河北这片大地上,除了那座号称南朝北大门的大名府外,还有别的地方敢阻……

  “嗖!”

  一根直冲面门的箭矢,毁掉了他的笑容。

  哪怕千钧一发之际,萧乞薛的身体稍微一偏,也是直接射入脸颊上,凄厉的惨叫随之响起:“啊!!”

  最令这位年轻的小将不可置信的是,遭到箭矢袭击的不是他一人,一蓬密集的箭雨落下,前方同样兴冲冲的家丁顿时倒下一片,趴在地上哀嚎起来。

  一群宋人也在这个时候冲了出来,居然有步卒还有骑兵,列阵而出,发出震天高呼:“杀辽狗!杀辽狗!!”

  乡兵团终于出动了。

  其实从那整齐的高呼声里,是能听出不少颤音的,每个人都很紧张。

  比如骑在马上的田五,他是清池县渔河村的一名保丁,以前也与辽人战斗过,因为从小到大,都有零星的辽人越界过来,抢劫村落,最可恨的是烧杀抢掠不够,还肆意纵火。

  但走出村子,在野外主动迎击辽人,还真的是第一次,作为冲锋陷阵的骑兵,即便身上穿着与对方相同的甲胄,他还是紧张得嘴唇发白,握住枪杆的手微微发抖。

  “林总教头说过,我身上穿着的,就是皮室军的甲胄!”

  “这是作为奖励,发给乡兵里学习马战后,考核成绩最好的士兵!”

  “我是最好的,我能行!!”

  为了适应这套甲胄,这些由于营养不够,身材终究偏瘦弱的乡兵吃了不少苦头,但当跟在前面的骑兵身后策马飞奔时,田五终于体会到了甲胄的好处。

  虽然突袭来的出乎意料,并且遭遇了一波箭雨洗礼,但辽人凶悍的一面很快展现出来,且不说皮室军铁骑,那些家丁都以最短速度摆开阵势,展开反攻。

  田五还不理解什么战术,只是埋头跟在前面一人的身后猛冲,然后就感到双腿铛铛两声,胸口更是一闷,却是分别中刀中箭,幸得甲胄挡下,没有受到大的伤害。

  但很快,从侧面有一声风响急扑而下,那是铁锏破风的声音。

  田五这才惊骇地发现,不同于刚刚骑兵家丁的攻击,此时双方的骑兵已经短兵相接。

  对方的骑术显然不是己方可比的,轻描淡写地避过前冲的势头,扬起手中的铁锏,朝着自己挥了过来。

  他浑身寒毛竖起,但根本来不及闪避了,只能根据训练中的要点,埋头耸起肩膀,将背甲架起,硬生生挨了这下狠的。

  “嘭!!”

  甲胄并不是全能的,有时候角度凌厉的箭矢都能贯穿,铁锏这般武器更是会重创脏腑,所幸在有效的卸力动作下,那厚实的背甲虽然被砸得反弯过来,一股腥甜随即涌上喉间,但田五只是重重趴在马背上,没有摔下马去。

  同时对辽人的刻骨仇恨也涌上心头,他紧紧咬着牙关,反手挥起一刀,只听得一声唏律律的马鸣声,追在身后的战马受惊,人立而起,马背上的皮室军骑兵想要控制身形,却终究还是狠狠抛到了地上。

  “哈哈!我打中辽人了!我打中辽人骑兵了!!”

  “史文恭在此,辽狗受死!!”

  相比起田五的歪打正着,更多的乡兵还是与辽人有着明显的差距,所幸这个时候,冲在最前的一骑发出雷鸣般的大喝声。

  当史文恭的手中出现了一杆狼牙棒,无论是沉重的头盔,还是坚固的脑骨,在挥舞的棒风下,都如鸡蛋壳一般脆弱。

  头盔直接裂开,脑骨直接敲碎,红的白的溅了一地,尸体更是在巨力下飞出去,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将毕生之力全部用在这一击上。

  然而事实证明,这只是普通攻击,当史文恭两合之内,狼牙棒再度荡开第二名皮室军的兵器,又是一棒狠狠敲下,又是白的红的洒落一地……

  第三个!第四个!

  乡兵团内发出震天欢呼,战意狂涌而出,嗷嗷地冲上去。

  万夫不当之勇正是这般,以其一己之力,就能杀得敌军丢盔弃甲,辽人勉强组织起来的阵势顿时溃不成军,乡兵团的步卒狂压而上,最先一排的使得是钩镰枪,对着辽人的下盘一勾一拉,然后身后的乡兵开始补刀。

  整个场面开始分割为两块。

  骑兵那边一面倒,但十分混乱,节奏都脱离了任何一方的控制,就看到史文恭不可一世的冲杀来去,不断有骑兵落马,然后被飞驰的战马重重践踏过去。

  步卒这里倒是越打越有步调,遵守着乡兵团的训练里面,阵形是重中之重,摆好了阵形,同进同退,协同作战,尽可能弥补个体的不足。

  “嗖!嗖!嗖——”

  而不远处,还有花荣负责压阵,一箭箭射出,尽可能地降低乡兵的伤亡。

  在这样的配合下,当萧乞薛认清大势已去,想要寻机逃亡时,已经被史文恭探手活捉了过来:“辽狗,纳命来!”

  眼见这位头领被活捉,骑兵更是全被屠戮,那些家丁也开始伏地投降。

  乡兵团留下看守降卒,打扫战场,花荣见了,立刻回归主阵:“兄长,我军胜了!”

  李彦关心地道:“伤亡如何?”

  花荣低声道:“十人以下阵亡,受伤的有三十多人。”

  “挺多的了……”

  李彦想到这些日子训练时,那一张张年轻淳朴的面庞,叹了口气:“与辽军交锋,不能只靠斗将,每个人的力量都至关重要,但练兵就是如此,得狠下心来,被小心照顾的士卒,是当不了真正合格的士兵的。”

  “当然,有你们这些武艺出众的将领优势,也不要一味让乡兵用去人命填,所以我让你压阵,又有史文恭冲锋陷阵,减轻了许多难度,现阶段就是建立信心,任何事情都要有个适应过程,接下来才可以慢慢放手了!”

  花荣皱眉道:“这史文恭确实是猛士,但一味独行,怕是不能为将。”

  李彦道:“将他唤来。”

  花荣折返后,徐宁策马来到边上:“乡兵训练的时间太短,练成钩镰枪法的还太少,不然只要他们出马,就足以对付这些辽人骑兵。”

  李彦道:“特殊兵种再强横,也不可完全作为依仗,你在训练中也可以改良钩镰枪法,使得它更适合普通士卒使用,如我传你的林家枪法那般。”

  对于乡兵的训练中,他起初自称林教头,后来在众人口中变为了林总教头,因为卢俊义任枪棒教头,花荣任箭术教头,徐宁任枪术教头,所传的正是钩镰枪法。

  这门原著里用来大破“连环甲马”的枪术,是一等一的练兵招法,练成后“或是马上,或是步行,都是法则,端的使动,神出鬼没”,可谓特殊兵种,初期无疑是利器,只是李彦考虑的不仅仅是这一战,所以讲究的是均衡发展。

  他更希望看到的是,徐宁的钩镰枪法能够化繁为简,高深的部分作为家传绝学,简易的层次则让军中普遍学习,互相都有裨益。

  徐宁早就得林元景传授林家枪,而这段时间也被李彦教了一遍林家枪,精妙之处令他获益匪浅,此时得以提醒,已是目光闪动,思索起来。

  就在徐宁脑海中闪过一个个施展枪法的光人时,史文恭提着俘虏萧乞薛,来到面前行军礼道:“请总教头责罚!”

  李彦道:“初战很难有人能保持冷静,所以我不怪你,但我也希望你不要辜负了自己的一身武艺,未来能为统军大将,即便是冲锋陷阵,也是带着部下纵横驰骋,而非独来独往的孤狼。”

  史文恭羞愧与感激交杂,重重抱拳:“是!”

  李彦看向他手中的萧乞薛,这位辽人瞪着双眼,用契丹话喝骂道:“你们这些宋奴,是无法反抗我们大辽铁骑的,此地将沦为我们的……”

  李彦打断:“既然不会说汉话,也就没有审问的价值,杀!”

  “等……”

  萧乞薛猛然变色,一个标准的汉字刚刚吐出,史文恭五指一转,就将他的脖子扭断,花荣来到身后询问:“兄长,那些辽人降卒怎么办?”

  李彦毫不迟疑地道:“乡兵团不是正规军队,也没有余力看守这些降卒,不必仁慈,之前伤了乡兵的杀了,其余的砍掉双手,逐回辽境!”

  左右的卢俊义索超等人深以为然,抱拳领命:“是!”

  李彦最后下令:“继续燃起炊烟,第二支乡兵团准备出发,练兵,杀贼!”

  ……

  “怎么回事?难道萧乞薛遭到了宋人的埋伏?”

  当柴家庄遥遥在望时,耶律详稳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

  原因很简单,一处处炊烟勾着辽军一次次分兵,至今已经有两百骑兵,带着两千家丁出动,结果却没有一支回来。

  后面去的倒也罢了,最先的萧乞薛一行,算算时间,怎么的也该带着大批的粮草和宋人奴隶满载而归了,除非发生了意外……

  他实在不愿意考虑那种可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

  理智告诉耶律详稳,此时攻击柴家庄已经是下策,但让他这般离去,心头又是不甘,所幸接下来,也不必疑神疑鬼了。

  因为当威风凛凛的辽军来到柴家庄前,所见到的不是瑟瑟发抖的乡间豪强,而是一支同样悍勇的军队。

  无论是骑在龙驹上的英伟男子和他左右排出的大将,还是身后武器上还滴着血的民兵,都让身经百战的耶律详稳的一颗心深深沉下。

  等待多时的李彦寒寂枪直指,洪亮的声音将简短的战前宣,清晰地传入每个乡兵的耳中:

  “保州陷落,瀛州被破,宋军确实处于下风,但你们如果以为,这就代表着辽人能够在这片土地上纵横驰骋,那就大错特错了!”

  “有河北人在,这里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犯我家园者,必诛之!!”

  s..book523132825525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