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第七百五十三章 吴用:我终于知道差距在哪里了

小说: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作者:兴霸天 更新时间:2022-08-16 23:5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白沙坞。

  韩锦孙站在哨塔上,看着下方强人们进进出出,热火朝天地搞着山寨建设,目光痴傻。

  这座堡寨以前在“焦面鬼”“青竹蛇”等匪贼手中,只利用了三分之一的地方都不到,大片的地盘都空着,许多更是荒废了。

  但自从晁盖接手后,不仅聚拢三山六寨,各方往来频繁,在堡寨内设立了市集,甚至连周边的乡民,都有投奔过来,耕种田地的打算。

  一片欣欣向荣。

  可这完全不是韩锦孙想要的啊!

  他是韩氏嫡子,从小锦衣玉食,在进士的教导中长大,在万籍堂的书海中遨游,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别说现实里,就算是在梦中,他也万万不会沦落到贼窝,跟一帮所谓的绿林好汉称兄道弟。

  完全想象不到!

  “二当家!军师喊你过去!”

  当书童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称呼却不再是小郎,而是二当家时,韩锦孙终于回归了现实。

  但回归的同时,他又怒不可遏地回头骂道:“你这贱奴,我待你不薄,为何要窜通贼人害我?”

  书童垂下头去,不敢动弹,从小到大深入骨髓的恐惧让他噤若寒蝉。

  但另外两道不满的声音却响起:“二当家,大哥没有教会你,怎么对待自家兄弟么?”“这里不是韩家了,下次再发现,我们可要报告给军师,小心军师又罚你哦!”

  韩锦孙这才发现,自己书童的左右,站着一高一矮两个大汉,相貌颇有几分相似,正是一对兄弟,身材高大的哥哥叫蔡福,头上戴着一朵簪花的弟弟叫蔡庆。

  从口音中,韩锦孙听出这两人应该是大名府人,穿着打扮也不像是卑贱黔首,也不知道怎的,居然入了山寨,排在了四头领雷横、五头领朱仝之后,成为了老六和老七。

  当然,座次是这么排的,但山寨上上下下没有人尊重他,否则不该喊二当家,应该叫二哥……

  “呸,本公子才不要这些匪贼喊二哥!”

  韩锦孙恨恨地转过头去:“休要多,走吧!”

  蔡福蔡庆笑笑,四个人朝着中央的聚义厅走去。

  这里原本是堡寨内的衙门所在,如今也改成了适合绿林的聚义厅。

  进了宽敞的大门,就见正中的座椅空着,白衣羽扇的吴用正在右手第一张座椅上品茶。

  蔡福、蔡庆和书童上前,齐齐抱拳行礼,声音里透出由衷的敬畏:“军师!”

  韩锦孙走在最后,想要压住心中的刻骨恨意,但没压住,恶狠狠地瞪了吴用一眼:“军师。”

  吴用放下茶杯,先对着三人点了点头,然后语气平和地问道:“二当家这些日子在寨中过的可还习惯?”

  韩锦孙一万个不习惯,偏偏当吴用的眼睛盯过来时,一股恐惧感又压过了仇恨,嘴唇颤了颤,很没出息地答道:“习惯了……”

  吴用点点头:“那就好,寨中今日又探得安阳行会的车队位置,二当家要不要带队伏击?”

  韩锦孙面色惨变:“我……我能不去么?”

  吴用善解人意地道:“也罢,二当家终究还是顾家的,那王氏那边也有一支车队,二当家能出马么?”

  哪怕之前韩氏和王氏暗中敌对,可韩锦孙同样不愿意干强盗的买卖,但想着不用带着匪贼去对付自家人,只能退而求其次:“我去!”

  吴用颔首:“二当家真是我们的好兄弟,下去休息吧!”

  目送蔡福和蔡庆将韩锦孙带下去,吴用轻摇羽扇,脑海中酝酿着接下来的计划。

  韩锦孙就是一根刺,深深扎在韩氏心口,如果韩氏服帖,倒也罢了,如果以后韩氏前来围剿,他自然能让这个士族万劫不复!

  甚至不光是韩氏一族,接下来他还要对付真定王氏,那一家在河北军队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以晁盖目前的威势,双方肯定有针锋相对的时候,完全可以先下手为强。

  如此抄家灭门的效率,想必那位林二郎也是达不到的,否则也不会开个书院都被针对了!

  吴用笑了笑。

  不过近来听不少兄弟说,辽国那边要打过来了,目前还不知是真是假,如果两国真要开战,那又是另一番局面。

  正琢磨着山寨的壮大呢,朱仝快步走了进来,兴奋地道:“军师,林院长送了一封信来,他午后来拜访!”

  “哦?”

  吴用羽扇一顿,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目光飞速闪烁起来:“看来辽国是真的打过来了!”

  他不敢怠慢,马上从聚义厅后方走出,快步来到练武场外,就见晁盖正赤裸着上半身,跟一群汉子一起打熬气力,练得大汗淋漓,热气腾腾。

  眼见吴用来到边上,晁盖招呼了一下左右的兄弟,走了过来:“军师,有事么?”

  吴用道:“林公子来了,应是与大哥商议,召集绿林好汉一同迎击辽贼的事宜!”

  晁盖脸色沉下:“辽国真的要打过来了?好啊!整日求和,真的丧气,现在打了,正好多杀辽狗!”

  吴用轻叹道:“辽军不比宋军兵匪,乌合之众是难以匹敌的,我们必须练兵!”

  晁盖闻有些尴尬:“军师说的是,说的是……哈哈!”

  吴用自忖文韬武略,对于如何练兵也是有一番心得的,但这群匪贼自由散漫惯了,却是很难约束,关键是还喜欢到晁盖那里告状,晁盖也顾及兄弟义气,加以包庇,若不是他略施巧计,让那群不服管束的折损在外面,恐怕队伍已经不好带了。

  在吴用看来,这是晁盖最大的缺陷,重义气是好事,绿林好汉最讲究这点,这里自从变为聚义厅后,名声越来越盛,不仅是自家寨子,就来其他三山六寨的好汉也纷纷倾慕而来,才能让白沙坞在短短时间内壮大到这个规模,但是该立的规矩一定要立起来,绝不能在义气面前无原则地退让。

  当然人不可能十全十美,这点缺陷还是能够容忍的,大不了后面让不服管束的多遇难些,反正这个世道,落草为寇的人有的是。

  吴用定了定神,心思又重新放回那真正值得郑重的人身上:“林公子来了后,若提议与官兵联手,大哥准备如何答复?”

  晁盖以前就是保正,如今更是成了傲啸一方的山头,皱眉想了想:“自从我们来到河北,所见的官兵皆是无能之辈,但要与辽军抗衡,似乎也只能与官兵联合……”

  吴用提醒道:“关键是分清主次,即便是联合,也是我们绿林好汉主动相助,大哥号召三山六寨共讨辽贼,绝非受朝廷招揽所用!”

  吴用是考虑过招安的,但他看来现在还是晁盖的事业上升期,不可急于一时,等到壮大到朝廷无法压制,那般招安才能得个好官位,让兄弟们得了出身,功成名就。

  晁盖听了则是大为兴奋:“军师所极是,我河北绿林好汉相助官兵,这是何等威风,此战若能胜了辽狗,那才是遂了男儿志向,不枉来世间走一遭!”

  两人商议好,就在聚义厅上等待。

  午时已过,就听外面传来一道雄壮的马鸣声,李彦骑着狮子骢漫步而入。

  寨中上下都停下手中的活计,一方面惊叹于马儿的神骏,另一方面则是对马背上的人频频注目。

  这位林冲在江湖中也是赫赫威名,所做的都是大事,只是平日里老是听到他的传闻,如今亲眼所见,当真是好威风。

  而聚义厅前,七位头领一字排开,正中的晁盖率先迎上,发出爽朗的笑声:“久仰林义勇大名,今日终得一见,哈哈!”

  李彦道:“我也与晁天王神交已久,河北绿林得以整顿,再无先前乱象,都是晁天王和诸位之功。”

  晁盖得意非常:“哪里哪里,若无这白沙坞堡寨,也无我今日的基业!”

  吴用摇着羽扇笑道:“两位惺惺相惜,就不必在这般客套了,请入聚义厅吧!”

  “请!”

  晁盖带头,将李彦迎入厅中客位入座,自己坐了主位,其他六人也纷纷坐下。

  除了韩锦孙垂着头,不想这位自己看不上的武人之子,看到自己恶堕后见不得人的模样外,其他人都目光炯炯地看过去。

  朱仝想到了书院里的那几日学习教导,满是怀念,雷横则是这些日子听到好友提及这位,耳朵都生出茧子了,也不禁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人有那般大的魅力。

  李彦同样打量着七位头领,除了韩锦孙很难让人绷住外,其他还真是有几分能耐,包括蔡福蔡庆兄弟,都是不错的山寨帮手,有吴用这般人辅佐,晁盖在绿林中崛起的速度确实极快。

  这正合他的期待,开门见山地道:“相信诸位对于近来的风波都有所耳闻,这件事绝非空穴来风,辽帝已经撕毁盟约,下达国书挑衅,百年的和平将要结束,河北之地首当其冲!”

  众人脸色凝重起来,晁盖立刻表态:“请林义勇放心,一旦辽国南下入侵,不仅是我白沙坞,三山六寨都誓杀辽狗,誓不两立!”

  李彦看向晁盖:“这点我很放心,有晁天王率领,有诸位好汉领头,绿林中人迎击辽人的态度,肯定是极为坚定的。”

  他又看向吴用:“而有吴军师在,操练士卒,也能以兵法谋略,与辽军周旋一二。”

  吴用摇动羽扇的节奏微顿,有些被认可的欣喜感,又有些被高看的羞愧,以如今寨中的兵员质量,他并无把握与辽军周旋。

  晁盖则觉得之前跟军师商讨的内容,似乎没派上用场,主动道:“那我们与官兵合作的主次?”

  李彦奇怪地看了看他:“晁天王准备与官兵合作么?这倒是无妨,只是北军久不经战事,恐怕战场上会有拖累之举,你们虽是处于义气,却也不要凭白丧命……”

  聚义堂的头领都是一怔,晁盖赶忙道:“既然不为与官兵联合,那林义勇来此的目的是?”

  李彦正色道:“我此次奔走,是尽可能地聚集各方有志之士,降低辽军对河北造成的伤害。”

  “我希望接下来绿林好汉迎击辽军时,并不是只为了多杀几个辽兵性命,而是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打击辽人最为薄弱的地方。”

  “具体战术,吴军师是十分擅长的,我就大致说几种战略,以作参考……”

  随着李彦的娓娓道来,众人很快入了迷,吴用的羽扇也徐徐停下。

  听着听着,他突然明白,自己与这位的差距在哪里了……

  s..book523132823580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