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东家,晚膳来喽!”

  牢门开启,油光满面,愈发圆润的狱卒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位婢女,提着食盒。

  少东家正在闭目养神,准备今晚的越狱大业,为了体力支撑得住,饱餐一顿是很有必要的,刚刚睁开眼睛,落在婢女身上,却是一怔:“阿娘让你来的?”

  婢女福了一礼:“小郎,夫人很担心你,特意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莲花糕。”

  少东家眼珠子一动,故意怒声道:“与其做这些没用的,不如赶紧救我出去,我还要被关到什么时候?”

  狱卒听着那浓浓的怨气,眼见着要起冲突,为了避免尴尬,立刻往外面走去:“少东家慢用,我们就先出去了!”

  眼见狱卒离开,少东家赶忙换了个语气,期盼着道:“阿娘要救我出去了?”

  婢女低声道:“小郎放心,阿郎已经启用了净法司。”

  少东家满意了:“自从这群家伙被皇城司除名后,正是我们一直养着,为的不就是这个时候?阿爹早该用了!”

  想到自己今晚的越狱计划,少东家直接道:“净法司什么时候发动?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最好能将高求拿了,给他服下剧毒,逼迫其成为我教的内应!”

  婢女听到剧毒两字,脸色微不可查地变了变:“这……婢子不知!”

  少东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你们出入自如,为什么不早早通知呢?我这里都已经安排好了,幸好还没有正式行动,倒是能拖延个一两日。”

  婢女谨记夫人的吩咐,安抚好情绪后,就开启食盒,指着一排莲花糕道:“这是夫人亲手做的,请小郎品尝……”

  少东家闻定定地看着糕点,眼中的阴鸷散去了些,伸出了手。

  正在这时,敲击牢门的声音响起,然后大门开启,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

  婢女的脸色立变:“这是谁?”

  少东家不以为意,反正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让外人在场也无所谓:“她也是被皇城司冤枉的,抓进来的樊楼小厨娘李师师……过来一起吃!”

  师师走了过来,俏生生地道:“谢谢少东家,谢谢这位姐姐。”

  一想到今晚就可以惩治大坏人,她这位小间谍也挺紧张的,一直盯着少东家这边,生怕节外生枝,发现送饭的多了一人,立刻过来查看。

  婢女仔细打量之后,挤出一丝笑容:“好俏丽的小娘子,长大后定是绝色美人,少东家眼光不错。”

  少东家明白婢女的意思,这位是上好的外身材料,赞同地点点头:“确实如此,吃吧!”

  说着,少东家伸快子夹向莲花糕,想要品尝一下儿时最喜欢的糕点滋味,师师的脸色却变了。

  在她的视线中,少东家背后的丝线突然舞动起来,尤其是那一根根血色丝线,摆动的幅度最大,因果业力汇聚,见证这报应降临的一幕。

  “不好!”

  师师也希望大坏人恶有恶报,但不该在这个时候,不假思索地伸出快子,后发先至,闪电般地夹住了莲花糕。

  少东家皱起眉头,这抢食未免太没有教养,婢女见了更是脸色微变:“李小娘子,你这是做什么?这是我们家夫人给小郎吃的!”

  师师低下头:“师师也最喜欢吃这糕点了,这糕点能让给师师么?”

  少东家露出不悦之色,但越狱计划是不准备动摇的,因为这关系着断掉张清和徐宁的退路,让两人不得不入教,所以接下来还要用到这小厨娘,倒也大度地道:“孩子都嘴馋,既然喜欢,尽管拿去便是!”

  师师赶忙拿了个碟子,将六块莲花糕飞速夹在碟子里:“都是师师的!”

  少东家有些遗憾,然后突然发现,旁边的婢女身体僵住,喉头出现了一个明显的耸动。

  他之前分神想自己的事情,没有观察对方,这次却是尽收眼底,先是一怔,然后神情惨变,又强行控制住。

  眼见突然闯进来的一个小厨娘将糕点全部夹走,婢女知道失败了,要回去速速通知夫人,起身道:“小郎慢用,那婢子就告退了!”

  “且慢!”

  少东家开口阻止,先对着师师道:“我今日没有胃口,你拿着食盒去隔壁吃吧!”

  师师闻伸手一提,不费力地将食盒拎起,行礼道:“多谢少东家。”

  少东家目送她离去,关上牢门,对着婢女招了招手:“我有话对你说,回去转告给母亲,你过来些,小心隔墙有耳!”

  婢女闻凑了过去,然后突然感到两只手掌卡了过来,虽然力道不大,但狠劲十足。

  她刚刚挣扎起来,只听卡察一声,四肢瞬间僵住,往地上倒去,脑袋和脖子呈现一个诡异的角度。

  趁着婢女生机还没完全离体之前,少东家立刻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迅速苍白下去,涂抹到她的眉心上:“血肉化焦火,魂魄尽为供……太渊镇法!召灵!”

  婢女的双目缓缓睁开,少东家立刻问道:“母亲在糕点里面放了什么?”

  婢女神情似乎有了一瞬间的挣扎,但在鬼咒的驱策下,还是乖乖回答道:“鬼魄晶砂……”

  短短一个问题后,双目神采消散,彻底死去。

  少东家喃喃低语:“鬼魄晶砂……鬼魄晶砂……假死还阳的可能不超过三成……她这是要我死!阿爹阿娘这是要我死啊!”

  叶季长夫妇害怕他暴露身份,那无论是许诺给高求更大的好处,还是派出净法司前来劫狱,都是解决的办法,而这对夫妇最后的决定,却在儿时最喜欢吃的糕点里下毒,自己成了彻头彻尾的牺牲品。

  一如儿时修炼的太渊秘法!

  一如活到现在的整个人生!

  “我算什么!我到底算什么……啊啊啊啊!

  ”

  或许是这份惨叫声过于凄厉,很快脚步声传来,张清和徐宁出现,将食盒藏在角落里的师师也探着脑袋:“少东家你怎么了?”

  少东家几乎瘫倒在地,脸色惨白,神情狰狞如厉鬼,硬生生挤出一句话来:“我家中怕是出事了,这是我母亲的贴身婢女,刚刚居然想要行刺于我……”

  张清和徐宁有些不明就已,担心是不是俩人暴露了,这邪教贼子看出了四个人里面有三个卧底。

  师师却大概知道了发生什么事情,想到那个整天想将自己卖了去换赌资的父亲,眼神同样暗澹下去,露出一丝同病相怜的怜悯。

  少东家要的不是怜悯,而是报复,他缓缓起身:“不能等了,我们现在就要发动,先将狱卒引过来,将徐兄弟的镣铐取下,然后直接杀出去!”

  徐宁赶忙道:“别再多伤人命,那狱卒将之打晕就行……”

  换成之前,少东家肯定不会同意,甚至会暗暗使坏让他们多杀死一些官府中人,但此时满心怨恨的他只想着出去,也管不了这些小细节:“引狱卒的事情,就由师师去,其他的都按照原定计划来!”

  张清点头:“好!”

  他们各自回到牢房内,师师则出了牢门,一路来到狱卒们休息的地方,打开门一看,惊喜地发现李彦出现在面前,雀跃地扑了过去:“大官人!”

  李彦同样露出笑容,再听完她的汇报后,更是赞许地道:“这次多亏有你,我刚刚听说厚将行会的人又来探监,就意识到不对劲,赶来时已经晚了,若没有你及时发现蹊跷,阻止少东家被毒害,一旦没了此人,那就是功亏一篑,这叶季长夫妇连自己的亲子都不放过,虎毒尚且不食子,真是歹毒至极!”

  师师先是喜滋滋地听着夸奖,从来没觉得自己这般有用,听到最后笑容消失,低声道:“我现在觉得那大恶人也挺可怜的……”

  李彦叹道:“可怜确实可怜,但并不能作为他伤害别人的理由,但这世上确实有很多根本没资格为人父为人母的畜生,孩子却没有选择的机会……”

  师师迟疑了一下,问道:“大官人,我能继续跟着他们么?”

  李彦摇头:“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交给张清和徐宁。”

  师师努力表现:“我在牢内也勤练神通的,现在身体可壮了,我也能对付恶人的!”

  李彦看着她小胳膊小腿,失笑道:“勤练神通和真正战斗是两回事,你的金刚不坏观想法,目的不是主动争狠斗勇,恰恰是为了不沾劫数。”

  师师有些失望,但也懂事地道:“哦。”

  这种知进退懂分寸的孩子,任何人都喜欢,李彦却又清楚,恰恰是因为从小苦过来,早早经历了世间磨砺,才不会任性,揉了揉她的脑袋:“接下来你跟在我边上吧,看看这场因果业报,如何了结。”

  师师再度高兴起来,重重点头:“好。”

  ……

  “终于出来了!”

  少东家走出皇城司大牢,呼吸着清新空气,虽然才被关了短短十一天,却生出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而张清和徐宁将各自手中昏迷过去的侍卫抛开,表情也很复杂。

  自从与小间谍师师接头,接下对付明尊教的任务后,两人的心就定了大半,但此时一路埋伏狱卒,揭开枷锁,解决护卫,最终冲出大牢,神情又难免古怪。

  值得高兴的是,这一路上都未杀死官差,只是将他们打晕,就畅通无阻地逃了出来。

  但仔细想想,又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原先以为是早有配合的伪装,然后打着打着发现,这些皇城司的侍卫装得太像了,好似原本的水平就是这般……

  再联想到原本所在的京营禁军,他们完全意识到,可以把好似两个字去掉,这些皇城司官兵也是这么弱。

  “两位不必惊讶,我既然认为可以出去,自是谋定而后动,皇城司正是这般羸弱,只是欺软怕硬,陷害忠良罢了!”

  少东家见两人身姿挺拔地站在身后,同样心定了下来,他虽然遭到父母抛弃,好在还在狱间结下生死交情的好兄弟,接下来正好用到他们:“两位好弟弟,为兄我带你们去一处好地方,为将来好好做一番打算!”

  徐宁闻点点头,来到兵器架边,挑了一杆合适的长枪。

  张清则在路上挑选着大小适合的石子,放入腰间的囊中。

  下意识的,他们对于称呼都未做出回应,反倒是对视一眼,都收到了彼此眼中的凌厉之色。

  不过是想赚我们入邪教罢了,也配自称兄长?

  切莫多,领我们去往贼人腹地,一网打尽就好!

  s..book523132772339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