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第五百六十八章 汴京不开盘,只盼得胜归

小说: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作者:兴霸天 更新时间:2022-06-08 14:10: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嗡——”

  一声弦响,一支长箭离弦而出,正中五十步外稻草扎成的箭靶。

  在一尺大小的圆形箭靶上,已经密密麻麻地插满了长箭,而新的箭失依旧循着一线缝隙,准确地刺入靶心之中。

  一位唇红齿白,眉飞入鬓的少年郎却不停下,继续弯弓搭箭,瞄准片刻,夹在指间的箭失嗖然化为一道流光,竟不可思议般地再度挤入其中,钉在靶上。

  少年郎这才满意地放下白桦弓,然后听得身后传来喝彩:“将门有种,真是好箭法!”

  少年郎转身见得来者,立刻收弓抱拳:“见过林提辖,是林提辖授艺高明!”

  林元景走了过来,看着那密密麻麻插满了箭失的靶子,赞叹道:“花小乙不必谦虚,你这手箭术,我也做不到的,如何能教的你来?”

  少年郎由衷地道:“军内众教头里,唯独林提辖传授我等武艺时,最是用心细致,我铭记于心!”

  林元景道:“这话说不得,提辖教头其实都很好……”

  少年郎哼了一声,显然对于其他教头很不满意,但也没有多,反问道:“不知林提辖此来,有何吩咐?”

  林元景刚刚已经对自己看重的禁军说了无忧洞的事情,得到的答复都有些犹疑,想到张伯奋那边的进展倒是顺利,不禁有些难堪。

  但他的性格也不希望别人为难,因此收敛情绪,用最客观的语气将事情讲述了一遍:“无忧洞不比其他,此事凶险,你要慎重选择,与家人多多商量。”

  少年郎却是听得眼睛大亮,最后干脆眉飞色舞起来:“此等壮举,岂能少了我花荣?多谢林提辖相告!”

  林元景见他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倒是不放心地又提点了一番,然后才离去。

  花荣却已是摩拳擦掌,赶忙走到箭靶前,将箭失拔下,一一收回箭囊中,然后往自己的屋中快步走去。

  远远就见破旧的屋舍前,一大一小两个女子正在绣鞋,上前唤道:“娘娘!小妹!”

  年长女子抬起头,露出一张皮肤粗糙,满是生活风霜的脸庞:“小乙回来了?”

  才六七岁大的小女孩还在专心致志地动着针,她的女红不如母亲熟练,手上扎了不少伤口,但也得干活,若没有这些军汉的家属做些女红,贴补家用,日子根本就过不下去。

  花荣见了愈发坚定决心,他祖辈也是出过将领的,乃将门之后,只是如今家道中落,沦落为普通的兵士。

  班直就不说了,想要进上四军都没有门路,成了中等禁军,前几年父亲重病在床,连买药钱都难以筹措,直到父亲病逝。

  在生活的磨砺下,花荣自是发誓要出人头地,至少得让母亲和妹妹过上好日子,不再过这样穷困的生活。

  进了那漏风的屋内,所见之处一贫如洗,最为醒目的反倒是一杆长枪,斜斜靠在墙上。

  花荣走过去,探手拿过枪来,取了块粗布,轻轻擦拭枪头,枪头映出他的双目,那眼神中的斗志越来越清晰。

  想了想,花荣又取出了些干粮,仔细包好,然后倒在床榻上,闭上眼睛,养精蓄锐。

  就在梦里身披银甲,统帅千军,大杀四方之际,一只小手把他摇醒了。

  花荣睁开眼睛,妹妹清瘦的小脸抵在床榻边上:“哥,外面有动静。”

  “好妹子,哥哥我去去就来!”

  花荣一跃而起,揉了揉妹妹的脸蛋,拿起长枪弓箭,往外而去。

  一路上,就见到听到消息的禁军,磨磨蹭蹭地往中央的场地聚集,期间的议论如“无忧洞诛贼”“太后诏书”“公孙判官领队”等字眼,验证了林元景之前所无误。

  从那些交流的气氛上来看,众人倒不觉得意外,毕竟朝廷准备清剿无忧洞,是早就传出的消息了,只是迟迟见不到实际行动。

  禁军恨不得不动,无忧洞那是什么地方,鬼樊楼!地下魔窟!

  他们一个月拿着几百文的饷钱,很多时候还拿不到,凭什么把命搭进去?

  所以除了花荣龙精虎勐地快步前进,大部分禁军都跟软脚虾似的,磨磨蹭蹭地围拢过去,恨不得永远也走不到。

  等到花荣来到广场上,就见一身绯袍的公孙昭,持诏书站在中央,下方所汇聚的禁军稀稀拉拉,但大营内的武官倒是基本聚集了。

  只是除了林元景和张伯奋外,其他人眼神交错之间,也都是退缩之意,甚至故意往外侧站,就生怕公孙昭看到了自己。

  花荣皱起眉头,有些失望,突然又发现一位气度出众的弱冠郎君,立于旁边,打量着场上,不禁为之侧目。

  见这位目光如电,凝视过来,李彦也打量了一下,并不认得花荣,然后见到花荣站到了属于林元景的队列里,倒是暗暗点头。

  看来自己倒是误会咸鱼父亲了,他虽然召集的人手不多,只有三十人左右,此时到来的更是二十人不到,但个个精挑细选,行走之间,都能看出武艺不俗,堪称精锐。

  而张伯奋带来的禁军,武艺方面就有些良莠不齐了,但神情上更加坚定,挣扎在温饱边缘的汉子,勇于卖命,士气上倒是更足一些,人数也更多,足有两百六十多人。

  两方合计,人数上面也接近三百人。

  够了。

  李彦微微点了点头,公孙昭知道可以行动了,朗声道:“奉太后诏命,开封府衙出两百快班弓手,调用京营三百禁军,同入无忧洞擒凶诛贼,若能功成,上下皆有重赏,你们可有自告奋勇者?”

  禁军武官一片安静,有的甚至如泥凋木塑,连眼皮都不眨动一下。

  就在众人以为肯定是无人应声,接下来要盲选倒霉蛋的时候了,一人出列:“我愿意!”

  禁军上下齐刷刷地看过去,却见到居然是那位见面了才能想起来,平日里根本没存在感的提辖官林元景,顿时又惊又喜,感动得险些热泪盈眶。

  太好了!替我们受了此劫!

  而紧随其后,张伯奋也出列:“本人不才,也愿随公孙判官,入无忧洞诛贼!”

  这次大家倒不奇怪,因为林元景和张伯奋关系亲密,显然是义气深重,这般危险的事情也愿一起扛下。

  好人!都是好人!

  公孙昭心知肚明,敬重地对着两人拱手,开始点名。

  林元景和张伯奋所带的禁军,全部算上后,还差十多个名额,他再在场上挑选出十几个精气神较好的兵士,登记名册。

  就在三百禁军排着队,记录姓名,按上手印时,公孙昭看向一位禁军官员:“张指挥,请带我们去军械库,领取武器和甲胃。”

  被唤道的武官上前,眼神深处带着几抹抗拒,却又不得不从:“是!公孙判官请随下官来……”

  他是禁军指挥使,听着很威风,品阶只有从八品,这还是京营禁军里面,地方上的指挥使,很多连品级都不会有。

  北宋实权领兵的官员,不少是文臣兼领,比如地方上有实权的提辖官,守臣兼之,如果是纯粹的武将,要么是官品高但没有实际兵权,要么有实际兵权但品阶不高,以致于很多在战场上浴血厮杀了一辈子,到老来官品都不如书生高中进士后所赐予的.asxs.。

  但在同等的官品下,武官的工资待遇比文臣好,再加上军队贪污之风极为严重,势力盘根错节,与文官也多有勾结,实际上的情况又要另说。

  此时这位张指挥使,就接到了给这位公孙判官使绊子的指示,却是暗暗叫苦。

  凡事都要时间准备,那边传信的人刚刚抵达,这边都已经到了军营里,连人手都聚集完毕,直接取兵器了,他还怎么使绊子?

  明晃晃的诏书在此,他可不想丢了这份肥缺,只能带着公孙昭来到军械库前。

  “取弓弩、甲胃和团牌。”

  公孙昭毫不客气地入内,让一群快班弓手开始选择武器,再交给管理的官吏登记。

  在无忧洞那样的地方,许多兵器是施展不开的,最实用的莫过于这些。

  于是乎,在来不及使袢子的结果下,三百禁军迅速整装,跟在公孙昭的身后,一起出营。

  一路上,已经得知人手选完的其他禁军,倒是不再回避,聚集过来,目送他们离去。

  眼神里没有幸灾乐祸,有的只是浓浓的怜悯。

  这么点饷钱,把命搭进去,妻儿老小再被赶出,实在不值啊!

  在这种目光的送别下,之前被林元景和张伯奋说动的三百禁军,也隐隐有些骚动起来。

  花荣走在其中,都难免涌起一股不安感。

  他终究是第一次真正上阵杀敌,或许无忧洞不算是战场,但在汴京人心里,那地方实在比起战场还要可怕!

  自己如果一去不回,那母亲和妹妹……

  但这股不安的气氛,很快又荡然无存。

  因为因为当公孙昭领着五百人的队伍,进入内城时,立刻吸引了四方百姓的关注。

  “官府要对无忧洞动手了么?终于!终于!”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被那群贼人掳走了……后来……后来……啊啊啊……”

  “公孙判官!公孙判官!我们最信你!一定要灭了贼子,得胜归来啊!”

  众人先是交头接耳,在完全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后,哭声喊声乱成一团,高声叫喊,纷扰杂乱,更多人直接扑了过来,让禁军大惊失色,摆出防御姿态。

  直到公孙昭的声音传开:“不要动!不要动!”

  四周这才缓缓安静,视线投注过来。

  公孙昭看着那一双双最质朴的眼睛,心中有千万语,但最终只是抱了抱拳:“诸位请放心,我们此去无忧洞,定当诛贼!”

  “诛贼!诛贼!诛贼!”

  百姓回应,起初还零零散散,很快变得统一,缓缓向两侧退开,那一双双手,依旧伸了过来。

  那些粗糙的手,带着最朴素的愿望,摸了一摸他们的甲胃,彷佛要将自己的信念传递过来。

  于是乎,包括花荣在内的禁军,士气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挺起胸膛,步伐越来越坚定。

  不同于之前禁军怜悯的眼神,这些百姓的目光里却满怀激动、喜悦、期盼与祝福。

  在这样的送别下,他们还有什么理由畏惧不前?

  等到队伍消失,街上的百姓依旧遥遥相送,久久不散,消息却飞速传出,很快震动整座汴京。

  这个时代的风气,但凡遇到这等大事,早就开赌,可这次的盘,都很快关了……

  因为没有人愿意押输,只盼无忧洞灭,只盼将士能得胜归来!

  ------题外话------

  感谢书友“咖啡机07”“公输子爱吃鱼”“来三钱热酒买我的心魂”“罗格奥塔里佛斯”的打赏。

  s..book523132665880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