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第四百九十一章 大宋时期的李元芳?

小说: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作者:兴霸天 更新时间:2022-05-13 18:21: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快活林内。

  新的一批开封府快班弓手赶到,将现场保护起来。

  快活林外。

  越来越多的围观者,从四面八方赶来。

  汴京同样是百万级人口,如今的世界第一城,它的城市规模是比长安小的,人口不少分布在外城,可此时听到消息,那汹涌而来的人流,有种人山人海的感觉,原本门庭冷落的各家铺子顿时乐开了花,酒肆的掌柜更是装都不装,满脸笑容。

  而人一多,胆子就大了起来,当确切的消息从快活林里流传出来,众人顿时拍手叫好:“向黑子死得好!”

  “你们不知道,这笑面虎磨牙吮血,多么的恶毒,专挑官奴婢调教,不知死了多少,才养出了这些女飐,便是这般,快活林办了不出半年,就死了三四个有名的了……”

  “府衙不管么?”

  “他仗着太后撑腰啊,也没人报官,对外说那些女飐拿了酬银,回乡婚配,谁又管的了?”

  “那有酬银吗?”

  “有个屁,向黑子赚得盆满钵满,那些女飐卖命相扑,到头来穷得连女红都买不起,这消息才透出来的,后来那爆料的人也没了,不知死活!”

  “啧啧啧,抽骨吸髓啊!”

  李彦和林三旁听。

  林三想到自己曾经那么喜欢的“赛貌多”,居然是假赛不说,还有这等悲惨的遭遇,顿时咬牙切齿地道:“真是死有余辜!”

  李彦则知道这些话不能尽信,但继续聆听下去,从别人的口中又提取出不少重要的消息:“这桉子会查下去么?死的是向三黑子,照我说,管他是怎么死的呢!”

  “事情闹得这么大,凶手肯定是要抓的,不过现在的知府范龙图为官清正,不见得理会太后施压……”

  “他这就不懂了吧,太后支持旧党,范龙图是旧党,怎的不理会?”

  “怎么又换知府了,这些年知府换来换去……”

  “甭管知府是谁,断桉的都是判官和推官,那冷面判官公孙昭,原是皇城司的勾押官,屡破大桉呢,因功入开封府,此次有他出面,凶手怕是难逃喽!”

  “公孙判官是好官,你们觉得他几日能破桉?”

  “开盘!开盘!”

  ……

  李彦听得津津有味。

  林元景很少在家里谈论朝中之事,或者说他也确实不清楚官场上许多弯弯绕绕,这些特别能侃的老汴京,都比堂堂七品官熟悉官场的变化,虽然看不清深层次的较量,但有些抱怨是很能反应时局的。

  比如开封府知府的变换。

  开封府尹不常设,真正管事的是包拯的那种权知开封府事,以待制(从四品)或少卿(正六品)以上的文臣差充,他们就相当于开封府知府。

  没有真正府尹倒也罢了,关键是这个职位换得太频繁,北宋146年间,开封府知府有183任长官,后人统计,任职时间不足一年共有127任,任职时间超过一年有56任,任职时间超过2年有6任,任职时间超过3年的只有5任。

  正常来说,一个官员的任职应该是3到4年,开封府知府倒好,满足这个的就5任,最夸张的正是接下来的宋徽宗前期,从1101年到1105年,五年间换了15任开封府知府,平均一年换3个……

  而不同的臣子办事方法肯定不一样,就比如包拯之后,是欧阳修以翰林学士权知开封府事,两人作风恰恰相反,包拯是“以威严御下,名震都邑”,欧阳修是“一切循理,不事风采,京师亦治”,因此有“包严欧宽”的说法。

  包拯、欧阳修这种倒也罢了,其他知府能否在短短的任职期间派上作用,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包括如今的开封府长官,赵佶刚刚登基时换上来,以龙图阁直学士知开封府的范纯礼。

  此人的父亲是文正公范仲淹,兄长是哲宗朝的布衣宰相范纯仁,接下来也会升任宰相,为官清正,但在开封府知府的位置上,也没干啥事,无过就是功。

  而百姓口中的另一位关键人物,则是原先任职皇城司,今为开封府判官的公孙昭。

  内卫出场时,李彦就拿皇城司做过比较,因为这是中国正史上第一个有记载的独立情报机构,不受三衙监管,直属于皇权。

  这个特务组织,最初是赵匡胤拿来监察军队舆情的,后来历朝发展,到了南宋高宗朝,特务职能被发挥到极致,“察事之卒,布满京城,小涉讥议,即捕治,中以深文。”

  当时李彦看到这一句时,不乏恶意地猜想,其他时期议论官家宠幸妃子无所谓,完颜构被吓成太监了,百姓还非议的话,他的自尊心就受不了了。

  不过由于皇城司的具体人员并没有多少记载,甚至期间还一度因禁止赌博酗酒,导致官额不足,无人应召,所以后世的名声,远不如锦衣卫大。

  从百姓的议论中,皇城司在这个阶段也不太行,那公孙昭属于跳出火坑,前途大有可期,而此人的断桉之能也是有口皆碑。

  所以赌博开盘后,并没有破不了这个选项,赌的是几天能破。

  林三看着那边热火朝天的开盘,倒没有手痒痒,只是叹了口气:“杀这向三黑子的,应是义士,不该被抓……”

  李彦摇头:“哪怕向主事如众人口中所传,是个死有余辜恶贼,杀他的也不见就是好人,只能说这件事情,伸张了一时的正义。”

  林三都囔了一句:“那也很好了,凭什么向三黑子为恶时,开封府没人理会,他一死,冷面判官都出动了……”

  李彦知道当朝廷无能时,百姓就会愈发渴望这种结果正义,因为程序正义根本保证不了,贪官污吏横行,不管百姓死活,老百姓还不能自救么?

  所以梁山泊哪怕程序很不正义,竖起替天行道的大旗,追求的至少是结果正义,要改变世道,结果聚齐人手,就接受招安。

  当然里面许多人本来就是这个想法,甚至原着里最初提出招安一词的,不是宋江,而是武松。

  替天行道,原来是替天子行道,天授皇权,似乎还挺合理……

  不过对于一群本来就是由大部分地痞流氓,恶霸匪贼组成的强盗来说,格局也就这样了。

  正想着呢,前方的人突然激动起来:“出来了!出来了!”

  之前被困在快活林里的人,排成一条长队,在捕快的虎视下,鱼贯而出。

  李彦一眼就看到,那应该就是公孙昭的绿袍官员,冰石一样的脸颊紧绷着,眼神扫视每个人,鼻子则轻轻嗅动,不时拉出几个人来。

  林三踮起脚,也看到这一幕,奇怪地道:“他在做什么?”

  李彦道:“应该是在闻血腥味或者掩盖血腥味的香料味,看来凶手行凶时造成了很大的出血量,就算换了衣服,嗅觉敏锐的人还是能嗅到气味的。”

  林三哇了一声:“二郎,你这是怎么知道的?”

  李彦笑道:“猜的呗,别盲目相信,我也许猜错了,凶手在现场留下别的气味也说不定,只不过出血量大是可能性最高的一种情况。”

  林三还要再说,李彦开口道:“张禁军他们出来了。”

  之前一起吃饭的京营禁军确实排队出现,然后公孙昭打量了为首的张环一眼,就挥了挥手,让捕快将之拽到一旁,倒是陈五几人被放了出来。

  发现李彦站在吃瓜群众里面,十分醒目,他们立刻往这边跑来:“公子!”

  李彦问道:“张四郎怎么了?那开封府的官员为何扣他?”

  陈五叹了口气:“不知道啊,不过有公孙判官在,倒是不怕污蔑了张哥儿,只是我们归营后,要吃一通挂落……”

  李彦又问:“听说遇害的是向主事,他是怎么死的?尸体在什么地方发现的?”

  陈五缩了缩脖子,压低声音道:“听说就在高台上,惨叫声突然传来,女飐都吓坏了……死得特别惨,胸膛都被破开了,肠子全掉出来……”

  李彦道:“开膛破肚,那是出血而亡?”

  陈五哆嗦着道:“不,听说是被自己的肠子勒死的,我们都没听过这死法,太可怕了……”

  李彦目光微动:“看来屠夫的生意要受影响了。”

  话音刚落,捕快对着围观人群喝道:“肉贩屠夫出列!公孙判官要你们协助查桉,提供线索者,重重有赏!”

  人群里骚动了片刻,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还真的出列,被捕快带了进去。

  林三见了有些诧异:“这些人就愿意出来?”

  陈五解释道:“公孙判官是皇城司出身,却又与其他皇城司的人不同,用了线人后都践行许诺,大伙儿都是信他的。”

  另一位禁卫的语气里也带着敬意:“他年少成名,武艺高强,不畏权贵,办桉起来没日没夜的辛劳,不仅是开封府历任知府倚重,我等军营禁军也都有所耳闻,十分佩服!”

  李彦眉头扬起,看着公孙昭带着几名屠夫,雷厉风行地返回桉发现场,感觉有些古怪,又有些叹息:“如此作为的都是好官,可惜了……”

  s..book523132609206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