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第四百八十五章 我是林冲

小说: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作者:兴霸天 更新时间:2022-05-12 12:21: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练武场上。

  一对父子手持白蜡杆,遥遥对峙。

  两人皆是相貌堂堂,透出一股子刚正气息,年岁大的面容较为冷肃,年纪轻的英气勃勃。

  片刻的僵持后,中年大汉将手中的白蜡杆朝后一摆,那木制的长杆触及地面,一路拖行,迸溅出点点火星,直逼过来。

  年轻人一动不动,眼神先是落在那长杆上,然后转为凝视对手。

  中年大汉眼中闪过一缕赞赏,猿臂摆动长杆,脚下点动,整个人近乎腾身而起,气势磅礴的同时,在阳光的折射下,那杆头尖端更似耀起一点璀璨的光辉,令人不可逼视。

  年轻人左足退后一步,侧身视线避开锋芒的同时,手中长杆起一大盘头,如抱虎归山,呼啸出一股劲风。

  等到对方的杆头刺到前方,他左足又是一跺,枪从左侧似苍龙探爪般瞬间刺出,后发先至,分毫不差地抽击在了对方杆身上。

  激烈的较量由此拉开序幕,两人手中的长杆划出道道光弧,使的全是同一路枪法,招招迅勐如雷,疾风暴雨般的攻势换来雨打芭蕉般的声响。

  场边的仆役看得目不转睛,暗暗喝彩。

  旗鼓相当的三四十招后,激烈的交击声渐渐消失。

  并非力竭,而是两人招式之间,严格控制着力量的外泄,唯有对方才能察觉到那股暗而不发,藏而不露的威胁。

  这比拼的,是枪法的精妙,气息的绵长,更是心态沉稳。

  按理来说,中年大汉在这些方面都该占优,可再过二十多招,看着那神情专注,面容沉静弱冠郎君,率先变招却是心头又惊又喜的中年大汉。

  他的杆身勐然一顿,一股寒芒流转,本就是蜡白的长杆,彷佛镀上了一层清冷的光辉,劲风大振。

  年轻人的应对,却是勐然一个虎扑,一杆抽下。

  他这招没有任何变化,划出一道弧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抽了过去。

  就听啪的一声,杆头和杆头撞在了一起,饶是白蜡杆柔而不折,杆身可极限弯曲而不噼裂,也被打得木屑飞扬,向四处迸溅。

  中年大汉抽身而退,语气里有着诧异:“这一枪大巧若拙,你是早有想法,还是随机应变,破了冷月式?”

  年轻人道:“随机应变吧,也是切磋兵器,如果用家传宝枪,就用不得这等招数了。”

  中年大汉为了不让儿子骄傲,脸色恢复平静:“你已有了为父七分真传,可以学寒星冷月枪了。”

  年轻人道:“我还要再打好基础,不急于一时。”

  中年大汉凝视着这个神采焕发间又不显张扬的儿子,终于忍不住露出笑意:“禁军那些惰物,若能有你几分勤恳,我就省心多了!”

  “那恐怕是不可能……”

  李彦心中失笑。

  眼前这位中年大汉名林元景,字叔和,在东京开封任提辖官,正是他这个新世界的父亲。

  提辖是宋朝独有的官职,直接翻译过来就是“管领”,文武都有。

  最普遍的是一路或一州中所置的武官,提辖兵甲盗贼公事,负责军队训练和缉捕盗贼等日常治安,品阶在从七品到六品之间,鲁智深在老种经略相公下,就是当这样的提辖官。

  另外一种,是督催检查纲运的提辖官,正是老倒霉蛋杨志,干最重的活,挨最毒的骂,“量你是个遭死的军人,相公可怜,抬举你做个提辖,比得芥菜子大小的官职,直得地逞能”。

  第三种就不一样了,是文官,榷货务都茶场(掌管茶、盐专卖),杂买务杂卖场(掌管宫廷、官府所需杂物)、文思院(供应宫廷的珍巧器物)、左库(储金银钱帛),都设有提辖官,合称“四提辖”,肥差啊。

  最后一种则是北宋末年,为了应付越来越严重的财政危机,官府在各地寻找矿产,开采铸钱,设立的五路坑冶提辖措置专司,讲白了就是铸钱官,数目最多,鱼龙混杂,口号是不要谈什么大宋富裕,只想搞钱。

  林元景是第一种最正经的提辖官,正七品,别看品级不低,权势却很小。

  宋朝官员的差遣是最重要的,属于官多阙少,经常四五个官员争一个位置,七品提辖官听起来不错,其实负责训练教阅,就相当于禁军的一位教头。

  想必也有人艰难地猜到了,李彦新世界的身份,正是将来子承父业,成为京城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的林冲。

  此时父子俩人切磋完毕,林元景正好想到了公务:“你及冠后,等为父请一位先生,为你取个表字,也该入公职,谋一个右班殿直的出身了。”

  右班殿直是正九品,林家谈不上武官世家,但也三代居于汴京为官,以儿子的武艺,加上如今官品泛滥,弄一个九品官身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李彦道:“父亲,我近来枪法有所心得,不想被杂务所扰……”

  听到杂务一词,林元景眉头顿时扬起,但紧接着就听儿子接着道:“我就算成了右班殿直,也得不到派遣,倒不如学好了武艺,有了本事,走遍天下也不怕,若是无能,怕是寸步也难行。”

  林元景脸色舒缓,眼神却又暗澹了一瞬,缓缓地道:“你有此志向,自是好的,但官场之中,却非你所想这般简单……也罢,你好好练枪吧,不可松懈!”

  李彦抱拳:“是!”

  林元景终究是感到欣慰地离去,李彦对于家庭氛围也挺满意。

  他来到这个新世界后,适应得很快。

  从现代来到古代,难受了好久,从唐朝来到宋朝,就好接受多了。

  何况林冲和李元芳一样,都是一等一的强人,他在基础上拔高一丁点,并不太显眼。

  现在该适应的,就变成身边人了。

  眨眼间将家传绝学吃透,会不会不太好?

  这不是他骄傲,毕竟面板上就是这样写的——

  本尊:李彦

  历世:林冲

  颜值:10(英姿勃勃)

  体质:30(习武奇才,诸般武艺,一学就会,一会就精)

  智慧:15(智计过人,灵慧平平)

  家世:13(汴京户口,赢在了人生的起跑线上,世代武人,输在了官场的起跑线上)??(天雄星)

  运道:22(你的娘子出门不用担心遇险,前提是你要有娘子)

  本世界凡人最高属性50点,仙神最高属性未知

  天赋(1016):真武圣体、异界来客(未使用)、明明是强者却依旧谨慎(储备属性点0)、神奇宝贝大师(灵宠沉睡3)、见习死神(未生效)、背刺达人、不斩无名、芳心纵火犯、废话文学、心有灵犀

  经历事件:无

  名望:默默无闻(汴京),默默无闻(大宋),默默无闻(位面)

  自由属性点:无

  成就点:无

  ……

  如果选择灵魂穿梭,肯定不是这样的属性,现在虽然成就点归零,初始面板就相当高了。

  其他吐槽暂时不说,单从颜值来看,李彦与原着是有区别的,林冲外号豹子头,其实酷似张飞,豹头环眼,燕颔虎须,身高八尺,虎背熊腰。

  只可惜如此威勐的形貌下,却是一颗一再忍让的性子,凡事都想着退一步海阔天空,然后就退到家破人亡了。

  当然,林冲不退其实也没用。

  比如武松,对待仇人从不手软,没有那些憋屈隐忍,而且也不是一味莽撞,结果还不是血溅鸳鸯楼?

  再和鲁智深对比,后来有人总结,林冲遇事退一步,鲁智深遇事进一步,武松遇事进退得宜,但这三种人都被逼到无路可走。

  世道如此,徒叹奈何。

  单看现在的皇帝。

  历史上唐初的圣人,是李世民、李治、武则天。

  如今将迎来的官家,是宋徽宗、宋钦宗、宋高宗……

  哦对了,宋的皇帝被称为官家,这是众所周知,而圣人,则变成了对皇后的称呼。

  一个称呼的变化,蓦然就有种沧海桑田之感。

  而上个世界的678年,变为了如今的1100年。

  也确实是沧海桑田了。

  李彦收敛了心思,从边上取了一杆青竹枪,演练起三十六式林家枪。

  渐渐的,三十六式去糟存精,浓缩成十八式。

  再化繁为简,变为九式。

  到了这里,李彦的动作终于慢了下来,仔细琢磨之后,开始不断锤炼一招。

  家仆们起初不解,不太明白少郎为什么这么练枪,但渐渐的目光又被吸引上去,觉得那简简单单的动作中好似蕴含着无穷无尽的魅力,都移不开眼睛。

  倏然间,李彦停下,单臂一摆,长枪抛出,远隔二十步,唰的一下飞回武器架上,不仅严丝合缝,木架连晃都没晃一下。

  他在四周叹为观止的注目下来到场边,最机灵的家仆想要递过手巾,却发现自己看得头上都冒汗了,这位少郎浑身上下反倒清清爽爽,不禁道:“二郎真是好威风!”

  林冲在家中排行第二,称二郎,如果排行老大,也不用担心跟武大郎那个混在一起,因为他现在很年轻。

  宋元时期的年轻男性排行第一的,俗称是“小乙哥”,比如浪子燕青,被称为“小乙哥”不是特殊的待遇,而是就该这么叫他。

  相比起来,李彦还是觉得二郎听得顺耳些。

  看着这个最机灵的家仆,他也笑了笑:“林三啊,我这几日只顾着练功,还没有好好逛一逛汴京城,你陪我去吧。”

  林三是家生子,赐姓为林,服侍林家几代人了,闻有些不解:“二郎,我们就在京中长大啊……”

  李彦悠然道:“新帝登基,大宋的明天想必会更好,岂能不好好看一看呢……走吧!”

  ------题外话------

  感谢书友“路人叉叉”的十万打赏,成为本书第二位盟主,万分感谢,感谢“书友20210301105358156370”的万赏,感谢大老支持,感谢书友“游纳”“第11号狙击手”“kris66666”“陇阳散人”“这个书友有点烦”“文曜”“罗格奥塔里佛斯”“zz九千胜”“碎落”“天蚀”“讲古老1”“烟火1993”“梦境沦落人”“二_三_五”“1995书友”“武装采矿车”“暗牧乐痕”“月球危海”的打赏。

  s..book523132605107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