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第四百六十七章 吐蕃战神的末日

小说: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作者:兴霸天 更新时间:2022-05-04 20:1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走!走啊!”

  “没力气,走不动了……”

  “我想吐……唔!”

  “我们被唾弃了!因为抛弃族人,被天神唾弃了!!”

  吐蕃军的混乱,来得既在意料之中,又显得突如其来。

  意料之中的是,自从进入安西,军中染病的人数就多了起来, 虽然症状都不是特别严重,但为了确保战斗力,钦陵还是下令,让不适者留在于阗,确保三军至少有后援与退路。

  突如其来的是,他拿下于阗后,几乎是马不停蹄地率军奔袭龟兹,结果路程刚刚过半,军中爆发了大规模的疾病, 就连那些刚刚被提拔上来的中层将领,都陷入到浑身难受的境地。

  当各部将领的消息汇总过来,确定了军医束手无策后,钦陵的嘴唇都轻轻颤抖起来,以微不可查的声音喃喃自语:“莫非天要亡我?”

  他当然不知道,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重返平原居住后,觉得特别懒洋洋,人会晕乎乎的, 就像喝醉了酒一样,称为醉氧。

  这其实是一种必须经历的过程,人的机体适应了高原地区的低氧环境,重新进入氧气含量相对高的地区,就会发生不适, 症状严重些的, 更会出现疲倦无力、嗜睡头昏、胸闷腹泻等反应。

  所以历史上, 大唐和吐蕃早期的边境,是沿着中国的自然地理分界线来分······

  “没力气,走不动了……”

  “我想吐……唔!”

  “我们被唾弃了!因为抛弃族人,被天神唾弃了!!”

  吐蕃军的混乱,来得既在意料之中,又显得突如其来。

  意料之中的是,自从进入安西,军中染病的人数就多了起来,虽然症状都不是特别严重,但为了确保战斗力,钦陵还是下令,让不适者留在于阗,确保三军至少有后援与退路。

  突如其来的是,他拿下于阗后,几乎是马不停蹄地率军奔袭龟兹,结果路程刚刚过半,军中爆发了大规模的疾病, 就连那些刚刚被提拔上来的中层将领, 都陷入到浑身难受的境地。

  当各部将领的消息汇总过来, 确定了军医束手无策后, 钦陵的嘴唇都轻轻颤抖起来,以微不可查的声音喃喃自语:“莫非天要亡我?”

  他当然不知道,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重返平原居住后,觉得特别懒洋洋,人会晕乎乎的,就像喝醉了酒一样,称为醉氧。

  这其实是一种必须经历的过程,人的机体适应了高原地区的低氧环境,重新进入氧气含量相对高的地区,就会发生不适,症状严重些的,更会出现疲倦无力、嗜睡头昏、胸闷腹泻等反应。

  所以历史上,大唐和吐蕃早期的边境,是沿着中国的自然地理分界线来分“走!走啊!”

  “没力气,走不动了……”

  “我想吐……唔!”

  “我们被唾弃了!因为抛弃族人,被天神唾弃了!!”

  吐蕃军的混乱,来得既在意料之中,又显得突如其来。

  意料之中的是,自从进入安西,军中染病的人数就多了起来,虽然症状都不是特别严重,但为了确保战斗力,钦陵还是下令,让不适者留在于阗,确保三军至少有后援与退路。

  突如其来的是,他拿下于阗后,几乎是马不停蹄地率军奔袭龟兹,结果路程刚刚过半,军中爆发了大规模的疾病,就连那些刚刚被提拔上来的中层将领,都陷入到浑身难受的境地。

  当各部将领的消息汇总过来,确定了军医束手无策后,钦陵的嘴唇都轻轻颤抖起来,以微不可查的声音喃喃自语:“莫非天要亡我?”

  他当然不知道,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重返平原居住后,觉得特别懒洋洋,人会晕乎乎的,就像喝醉了酒一样,称为醉氧。

  这其实是一种必须经历的过程,人的机体适应了高原地区的低氧环境,重新进入氧气含量相对高的地区,就会发生不适,症状严重些的,更会出现疲倦无力、嗜睡头昏、胸闷腹泻等反应。

  所以历史上,大唐和吐蕃早期的边境,是沿着中国的自然地理分界线来分“走!走啊!”

  “没力气,走不动了……”

  “我想吐……唔!”

  “我们被唾弃了!因为抛弃族人,被天神唾弃了!!”

  吐蕃军的混乱,来得既在意料之中,又显得突如其来。

  意料之中的是,自从进入安西,军中染病的人数就多了起来,虽然症状都不是特别严重,但为了确保战斗力,钦陵还是下令,让不适者留在于阗,确保三军至少有后援与退路。

  突如其来的是,他拿下于阗后,几乎是马不停蹄地率军奔袭龟兹,结果路程刚刚过半,军中爆发了大规模的疾病,就连那些刚刚被提拔上来的中层将领,都陷入到浑身难受的境地。

  当各部将领的消息汇总过来,确定了军医束手无策后,钦陵的嘴唇都轻轻颤抖起来,以微不可查的声音喃喃自语:“莫非天要亡我?”

  他当然不知道,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重返平原居住后,觉得特别懒洋洋,人会晕乎乎的,就像喝醉了酒一样,称为醉氧。

  这其实是一种必须经历的过程,人的机体适应了高原地区的低氧环境,重新进入氧气含量相对高的地区,就会发生不适,症状严重些的,更会出现疲倦无力、嗜睡头昏、胸闷腹泻等反应。

  所以历史上,大唐和吐蕃早期的边境,是沿着中国的自然地理分界线来分“走!走啊!”

  “没力气,走不动了……”

  “我想吐……唔!”

  “我们被唾弃了!因为抛弃族人,被天神唾弃了!!”

  吐蕃军的混乱,来得既在意料之中,又显得突如其来。

  意料之中的是,自从进入安西,军中染病的人数就多了起来,虽然症状都不是特别严重,但为了确保战斗力,钦陵还是下令,让不适者留在于阗,确保三军至少有后援与退路。

  突如其来的是,他拿下于阗后,几乎是马不停蹄地率军奔袭龟兹,结果路程刚刚过半,军中爆发了大规模的疾病,就连那些刚刚被提拔上来的中层将领,都陷入到浑身难受的境地。

  当各部将领的消息汇总过来,确定了军医束手无策后,钦陵的嘴唇都轻轻颤抖起来,以微不可查的声音喃喃自语:“莫非天要亡我?”

  他当然不知道,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重返平原居住后,觉得特别懒洋洋,人会晕乎乎的,就像喝醉了酒一样,称为醉氧。

  这其实是一种必须经历的过程,人的机体适应了高原地区的低氧环境,重新进入氧气含量相对高的地区,就会发生不适,症状严重些的,更会出现疲倦无力、嗜睡头昏、胸闷腹泻等反应。

  所以历史上,大唐和吐蕃早期的边境,是沿着中国的自然地理分界线来分“走!走啊!”

  “没力气,走不动了……”

  “我想吐……唔!”

  “我们被唾弃了!因为抛弃族人,被天神唾弃了!!”

  吐蕃军的混乱,来得既在意料之中,又显得突如其来。

  意料之中的是,自从进入安西,军中染病的人数就多了起来,虽然症状都不是特别严重,但为了确保战斗力,钦陵还是下令,让不适者留在于阗,确保三军至少有后援与退路。

  突如其来的是,他拿下于阗后,几乎是马不停蹄地率军奔袭龟兹,结果路程刚刚过半,军中爆发了大规模的疾病,就连那些刚刚被提拔上来的中层将领,都陷入到浑身难受的境地。

  当各部将领的消息汇总过来,确定了军医束手无策后,钦陵的嘴唇都轻轻颤抖起来,以微不可查的声音喃喃自语:“莫非天要亡我?”

  他当然不知道,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重返平原居住后,觉得特别懒洋洋,人会晕乎乎的,就像喝醉了酒一样,称为醉氧。

  这其实是一种必须经历的过程,人的机体适应了高原地区的低氧环境,重新进入氧气含量相对高的地区,就会发生不适,症状严重些的,更会出现疲倦无力、嗜睡头昏、胸闷腹泻等反应。

  所以历史上,大唐和吐蕃早期的边境,是沿着中国的自然地理分界线来分“走!走啊!”

  “没力气,走不动了……”

  “我想吐……唔!”

  “我们被唾弃了!因为抛弃族人,被天神唾弃了!!”

  吐蕃军的混乱,来得既在意料之中,又显得突如其来。

  意料之中的是,自从进入安西,军中染病的人数就多了起来,虽然症状都不是特别严重,但为了确保战斗力,钦陵还是下令,让不适者留在于阗,确保三军至少有后援与退路。

  突如其来的是,他拿下于阗后,几乎是马不停蹄地率军奔袭龟兹,结果路程刚刚过半,军中爆发了大规模的疾病,就连那些刚刚被提拔上来的中层将领,都陷入到浑身难受的境地。

  当各部将领的消息汇总过来,确定了军医束手无策后,钦陵的嘴唇都轻轻颤抖起来,以微不可查的声音喃喃自语:“莫非天要亡我?”

  他当然不知道,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重返平原居住后,觉得特别懒洋洋,人会晕乎乎的,就像喝醉了酒一样,称为醉氧。

  这其实是一种必须经历的过程,人的机体适应了高原地区的低氧环境,重新进入氧气含量相对高的地区,就会发生不适,症状严重些的,更会出现疲倦无力、嗜睡头昏、胸闷腹泻等反应。

  所以历史上,大唐和吐蕃早期的边境,是沿着中国的自然地理分界线来分“走!走啊!”

  “没力气,走不动了……”

  “我想吐……唔!”

  “我们被唾弃了!因为抛弃族人,被天神唾弃了!!”

  吐蕃军的混乱,来得既在意料之中,又显得突如其来。

  意料之中的是,自从进入安西,军中染病的人数就多了起来,虽然症状都不是特别严重,但为了确保战斗力,钦陵还是下令,让不适者留在于阗,确保三军至少有后援与退路。

  突如其来的是,他拿下于阗后,几乎是马不停蹄地率军奔袭龟兹,结果路程刚刚过半,军中爆发了大规模的疾病,就连那些刚刚被提拔上来的中层将领,都陷入到浑身难受的境地。

  当各部将领的消息汇总过来,确定了军医束手无策后,钦陵的嘴唇都轻轻颤抖起来,以微不可查的声音喃喃自语:“莫非天要亡我?”

  他当然不知道,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重返平原居住后,觉得特别懒洋洋,人会晕乎乎的,就像喝醉了酒一样,称为醉氧。

  这其实是一种必须经历的过程,人的机体适应了高原地区的低氧环境,重新进入氧气含量相对高的地区,就会发生不适,症状严重些的,更会出现疲倦无力、嗜睡头昏、胸闷腹泻等反应。

  所以历史上,大唐和吐蕃早期的边境,是沿着中国的自然地理分界线来分“走!走啊!”

  “没力气,走不动了……”

  “我想吐……唔!”

  “我们被唾弃了!因为抛弃族人,被天神唾弃了!!”

  吐蕃军的混乱,来得既在意料之中,又显得突如其来。

  意料之中的是,自从进入安西,军中染病的人数就多了起来,虽然症状都不是特别严重,但为了确保战斗力,钦陵还是下令,让不适者留在于阗,确保三军至少有后援与退路。

  突如其来的是,他拿下于阗后,几乎是马不停蹄地率军奔袭龟兹,结果路程刚刚过半,军中爆发了大规模的疾病,就连那些刚刚被提拔上来的中层将领,都陷入到浑身难受的境地。

  当各部将领的消息汇总过来,确定了军医束手无策后,钦陵的嘴唇都轻轻颤抖起来,以微不可查的声音喃喃自语:“莫非天要亡我?”

  他当然不知道,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重返平原居住后,觉得特别懒洋洋,人会晕乎乎的,就像喝醉了酒一样,称为醉氧。

  这其实是一种必须经历的过程,人的机体适应了高原地区的低氧环境,重新进入氧气含量相对高的地区,就会发生不适,症状严重些的,更会出现疲倦无力、嗜睡头昏、胸闷腹泻等反应。

  所以历史上,大唐和吐蕃早期的边境,是沿着中国的自然地理分界线来分

  s..book523132594712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