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这部……对,父亲当年跟贫道提及的,就是这部!”

  书架之前,明崇俨一卷卷翻看着,口中喃喃低语。

  最终,他将一本挑选出来,又仔细回忆了一下, 予以确定。

  李彦接过来,目光顿时一凝。

  因为这本书他可太熟悉了。

  这是李弘还是当太子时,赠予他的《瑶山玉彩》,也是收书成就的开端。

  定了定神,李彦翻开《瑶山玉彩》的精选,看着上面的署名。

  第一位肯定是李弘,但那时的太子李弘只是挂名,真正编辑这五百卷文集的, 是当世众位名儒。

  如许敬宗、许圉师、上官仪、杨思俭等等,为的正是确保质量,颁布天下,收买士人之心。

  确实此书一出,太子德望海内交誉,参与编修此书的文人个个受赏,皆大欢喜。

  也正是因为此书极有知名度,所以明崇俨的父亲才会耳闻,可惜的是,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已经过世, 目前也只能凭借昔日的记忆锁定了书名, 至于到底是哪位大儒,看着明崇俨茫然的表情, 显然是无法一步到位了。

  于是乎, 李彦将目光落在一个人名上:“是许敬宗么?”

  没别的原因,这些大儒里面, 就属这位下限最低,甚至名列《奸臣传》的榜首。

  要知道在以往的正史, 如《汉书》、《三······

  书架之前,明崇俨一卷卷翻看着,口中喃喃低语。

  最终,他将一本挑选出来,又仔细回忆了一下,予以确定。

  李彦接过来,目光顿时一凝。

  因为这本书他可太熟悉了。

  这是李弘还是当太子时,赠予他的《瑶山玉彩》,也是收书成就的开端。

  定了定神,李彦翻开《瑶山玉彩》的精选,看着上面的署名。

  第一位肯定是李弘,但那时的太子李弘只是挂名,真正编辑这五百卷文集的,是当世众位名儒。

  如许敬宗、许圉师、上官仪、杨思俭等等,为的正是确保质量,颁布天下, 收买士人之心。

  确实此书一出,太子德望海内交誉,参与编修此书的文人个个受赏,皆大欢喜。

  也正是因为此书极有知名度,所以明崇俨的父亲才会耳闻,可惜的是,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已经过世,目前也只能凭借昔日的记忆锁定了书名,至于到底是哪位大儒,看着明崇俨茫然的表情,显然是无法一步到位了。

  于是乎,李彦将目光落在一个人名上:“是许敬宗么?”

  没别的原因,这些大儒里面,就属这位下限最低,甚至名列《奸臣传》的榜首。

  要知道在以往的正史,如《汉书》、《三“应该是这部……对,父亲当年跟贫道提及的,就是这部!”

  书架之前,明崇俨一卷卷翻看着,口中喃喃低语。

  最终,他将一本挑选出来,又仔细回忆了一下,予以确定。

  李彦接过来,目光顿时一凝。

  因为这本书他可太熟悉了。

  这是李弘还是当太子时,赠予他的《瑶山玉彩》,也是收书成就的开端。

  定了定神,李彦翻开《瑶山玉彩》的精选,看着上面的署名。

  第一位肯定是李弘,但那时的太子李弘只是挂名,真正编辑这五百卷文集的,是当世众位名儒。

  如许敬宗、许圉师、上官仪、杨思俭等等,为的正是确保质量,颁布天下,收买士人之心。

  确实此书一出,太子德望海内交誉,参与编修此书的文人个个受赏,皆大欢喜。

  也正是因为此书极有知名度,所以明崇俨的父亲才会耳闻,可惜的是,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已经过世,目前也只能凭借昔日的记忆锁定了书名,至于到底是哪位大儒,看着明崇俨茫然的表情,显然是无法一步到位了。

  于是乎,李彦将目光落在一个人名上:“是许敬宗么?”

  没别的原因,这些大儒里面,就属这位下限最低,甚至名列《奸臣传》的榜首。

  要知道在以往的正史,如《汉书》、《三“应该是这部……对,父亲当年跟贫道提及的,就是这部!”

  书架之前,明崇俨一卷卷翻看着,口中喃喃低语。

  最终,他将一本挑选出来,又仔细回忆了一下,予以确定。

  李彦接过来,目光顿时一凝。

  因为这本书他可太熟悉了。

  这是李弘还是当太子时,赠予他的《瑶山玉彩》,也是收书成就的开端。

  定了定神,李彦翻开《瑶山玉彩》的精选,看着上面的署名。

  第一位肯定是李弘,但那时的太子李弘只是挂名,真正编辑这五百卷文集的,是当世众位名儒。

  如许敬宗、许圉师、上官仪、杨思俭等等,为的正是确保质量,颁布天下,收买士人之心。

  确实此书一出,太子德望海内交誉,参与编修此书的文人个个受赏,皆大欢喜。

  也正是因为此书极有知名度,所以明崇俨的父亲才会耳闻,可惜的是,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已经过世,目前也只能凭借昔日的记忆锁定了书名,至于到底是哪位大儒,看着明崇俨茫然的表情,显然是无法一步到位了。

  于是乎,李彦将目光落在一个人名上:“是许敬宗么?”

  没别的原因,这些大儒里面,就属这位下限最低,甚至名列《奸臣传》的榜首。

  要知道在以往的正史,如《汉书》、《三“应该是这部……对,父亲当年跟贫道提及的,就是这部!”

  书架之前,明崇俨一卷卷翻看着,口中喃喃低语。

  最终,他将一本挑选出来,又仔细回忆了一下,予以确定。

  李彦接过来,目光顿时一凝。

  因为这本书他可太熟悉了。

  这是李弘还是当太子时,赠予他的《瑶山玉彩》,也是收书成就的开端。

  定了定神,李彦翻开《瑶山玉彩》的精选,看着上面的署名。

  第一位肯定是李弘,但那时的太子李弘只是挂名,真正编辑这五百卷文集的,是当世众位名儒。

  如许敬宗、许圉师、上官仪、杨思俭等等,为的正是确保质量,颁布天下,收买士人之心。

  确实此书一出,太子德望海内交誉,参与编修此书的文人个个受赏,皆大欢喜。

  也正是因为此书极有知名度,所以明崇俨的父亲才会耳闻,可惜的是,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已经过世,目前也只能凭借昔日的记忆锁定了书名,至于到底是哪位大儒,看着明崇俨茫然的表情,显然是无法一步到位了。

  于是乎,李彦将目光落在一个人名上:“是许敬宗么?”

  没别的原因,这些大儒里面,就属这位下限最低,甚至名列《奸臣传》的榜首。

  要知道在以往的正史,如《汉书》、《三“应该是这部……对,父亲当年跟贫道提及的,就是这部!”

  书架之前,明崇俨一卷卷翻看着,口中喃喃低语。

  最终,他将一本挑选出来,又仔细回忆了一下,予以确定。

  李彦接过来,目光顿时一凝。

  因为这本书他可太熟悉了。

  这是李弘还是当太子时,赠予他的《瑶山玉彩》,也是收书成就的开端。

  定了定神,李彦翻开《瑶山玉彩》的精选,看着上面的署名。

  第一位肯定是李弘,但那时的太子李弘只是挂名,真正编辑这五百卷文集的,是当世众位名儒。

  如许敬宗、许圉师、上官仪、杨思俭等等,为的正是确保质量,颁布天下,收买士人之心。

  确实此书一出,太子德望海内交誉,参与编修此书的文人个个受赏,皆大欢喜。

  也正是因为此书极有知名度,所以明崇俨的父亲才会耳闻,可惜的是,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已经过世,目前也只能凭借昔日的记忆锁定了书名,至于到底是哪位大儒,看着明崇俨茫然的表情,显然是无法一步到位了。

  于是乎,李彦将目光落在一个人名上:“是许敬宗么?”

  没别的原因,这些大儒里面,就属这位下限最低,甚至名列《奸臣传》的榜首。

  要知道在以往的正史,如《汉书》、《三“应该是这部……对,父亲当年跟贫道提及的,就是这部!”

  书架之前,明崇俨一卷卷翻看着,口中喃喃低语。

  最终,他将一本挑选出来,又仔细回忆了一下,予以确定。

  李彦接过来,目光顿时一凝。

  因为这本书他可太熟悉了。

  这是李弘还是当太子时,赠予他的《瑶山玉彩》,也是收书成就的开端。

  定了定神,李彦翻开《瑶山玉彩》的精选,看着上面的署名。

  第一位肯定是李弘,但那时的太子李弘只是挂名,真正编辑这五百卷文集的,是当世众位名儒。

  如许敬宗、许圉师、上官仪、杨思俭等等,为的正是确保质量,颁布天下,收买士人之心。

  确实此书一出,太子德望海内交誉,参与编修此书的文人个个受赏,皆大欢喜。

  也正是因为此书极有知名度,所以明崇俨的父亲才会耳闻,可惜的是,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已经过世,目前也只能凭借昔日的记忆锁定了书名,至于到底是哪位大儒,看着明崇俨茫然的表情,显然是无法一步到位了。

  于是乎,李彦将目光落在一个人名上:“是许敬宗么?”

  没别的原因,这些大儒里面,就属这位下限最低,甚至名列《奸臣传》的榜首。

  要知道在以往的正史,如《汉书》、《三“应该是这部……对,父亲当年跟贫道提及的,就是这部!”

  书架之前,明崇俨一卷卷翻看着,口中喃喃低语。

  最终,他将一本挑选出来,又仔细回忆了一下,予以确定。

  李彦接过来,目光顿时一凝。

  因为这本书他可太熟悉了。

  这是李弘还是当太子时,赠予他的《瑶山玉彩》,也是收书成就的开端。

  定了定神,李彦翻开《瑶山玉彩》的精选,看着上面的署名。

  第一位肯定是李弘,但那时的太子李弘只是挂名,真正编辑这五百卷文集的,是当世众位名儒。

  如许敬宗、许圉师、上官仪、杨思俭等等,为的正是确保质量,颁布天下,收买士人之心。

  确实此书一出,太子德望海内交誉,参与编修此书的文人个个受赏,皆大欢喜。

  也正是因为此书极有知名度,所以明崇俨的父亲才会耳闻,可惜的是,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已经过世,目前也只能凭借昔日的记忆锁定了书名,至于到底是哪位大儒,看着明崇俨茫然的表情,显然是无法一步到位了。

  于是乎,李彦将目光落在一个人名上:“是许敬宗么?”

  没别的原因,这些大儒里面,就属这位下限最低,甚至名列《奸臣传》的榜首。

  要知道在以往的正史,如《汉书》、《三“应该是这部……对,父亲当年跟贫道提及的,就是这部!”

  书架之前,明崇俨一卷卷翻看着,口中喃喃低语。

  最终,他将一本挑选出来,又仔细回忆了一下,予以确定。

  李彦接过来,目光顿时一凝。

  因为这本书他可太熟悉了。

  这是李弘还是当太子时,赠予他的《瑶山玉彩》,也是收书成就的开端。

  定了定神,李彦翻开《瑶山玉彩》的精选,看着上面的署名。

  第一位肯定是李弘,但那时的太子李弘只是挂名,真正编辑这五百卷文集的,是当世众位名儒。

  如许敬宗、许圉师、上官仪、杨思俭等等,为的正是确保质量,颁布天下,收买士人之心。

  确实此书一出,太子德望海内交誉,参与编修此书的文人个个受赏,皆大欢喜。

  也正是因为此书极有知名度,所以明崇俨的父亲才会耳闻,可惜的是,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已经过世,目前也只能凭借昔日的记忆锁定了书名,至于到底是哪位大儒,看着明崇俨茫然的表情,显然是无法一步到位了。

  于是乎,李彦将目光落在一个人名上:“是许敬宗么?”

  没别的原因,这些大儒里面,就属这位下限最低,甚至名列《奸臣传》的榜首。

  要知道在以往的正史,如《汉书》、《三

  s..book523132589093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