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棍影翻飞中,少林佛法普度众生。

  等到一根根带着鲜血的长棍收回背上,大展锋芒的十三武僧面前,已经是倒了一地的人。

  他们下手是有分寸的,侍卫没有一个身亡,只是断胳膊断腿在所难免,或惨叫不止, 或痛苦呻吟。

  金钦突是沙场战将,从武僧摆开架势的那一刻,就知道这群出家人实力了得。

  而金真珠则是掌兵籍军械,类似于兵部文职,反应慢了许多,甚至看呆了眼。

  这大唐的和尚,怎么跟我们新罗僧人的风格, 不太一样?

  龙精虎勐的少林武僧则打爽了,好好出了一口在本国内的憋屈怨气。

  更令他们惊喜的是,强硬反倒换来了尊重。

  没有人理会那些侍从的死活,金钦突策马而出,大笑着道:“勇勐的唐僧,我代金真珠向你们致歉,我们新罗礼佛,不会冒犯佛门僧人。”

  金真珠脸色沉了沉,被这话挤兑得十分难受,赶紧道:“老夫绝对没有伤害诸位高僧的意思,只是一时心急,失了礼数,还望各位高僧恕罪。”

  智坚心中感叹, 他们如果敢在大唐两京街头与贵人起冲突,当晚肯定在县衙牢狱过夜了,这里万家生佛的氛围真是太好了,可为何这般贫穷落后呢?

  智行则轻咳一声,提醒道:“师兄, 我们该走了!”

  ······

  等到一根根带着鲜血的长棍收回背上,大展锋芒的十三武僧面前,已经是倒了一地的人。

  他们下手是有分寸的,侍卫没有一个身亡,只是断胳膊断腿在所难免,或惨叫不止,或痛苦呻吟。

  金钦突是沙场战将,从武僧摆开架势的那一刻,就知道这群出家人实力了得。

  而金真珠则是掌兵籍军械,类似于兵部文职,反应慢了许多,甚至看呆了眼。

  这大唐的和尚,怎么跟我们新罗僧人的风格,不太一样?

  龙精虎勐的少林武僧则打爽了,好好出了一口在本国内的憋屈怨气。

  更令他们惊喜的是,强硬反倒换来了尊重。

  没有人理会那些侍从的死活, 金钦突策马而出, 大笑着道:“勇勐的唐僧, 我代金真珠向你们致歉,我们新罗礼佛,不会冒犯佛门僧人。”

  金真珠脸色沉了沉,被这话挤兑得十分难受,赶紧道:“老夫绝对没有伤害诸位高僧的意思,只是一时心急,失了礼数,还望各位高僧恕罪。”

  智坚心中感叹,他们如果敢在大唐两京街头与贵人起冲突,当晚肯定在县衙牢狱过夜了,这里万家生佛的氛围真是太好了,可为何这般贫穷落后呢?

  智行则轻咳一声,提醒道:“师兄,我们该走了!”

  在棍影翻飞中,少林佛法普度众生。

  等到一根根带着鲜血的长棍收回背上,大展锋芒的十三武僧面前,已经是倒了一地的人。

  他们下手是有分寸的,侍卫没有一个身亡,只是断胳膊断腿在所难免,或惨叫不止,或痛苦呻吟。

  金钦突是沙场战将,从武僧摆开架势的那一刻,就知道这群出家人实力了得。

  而金真珠则是掌兵籍军械,类似于兵部文职,反应慢了许多,甚至看呆了眼。

  这大唐的和尚,怎么跟我们新罗僧人的风格,不太一样?

  龙精虎勐的少林武僧则打爽了,好好出了一口在本国内的憋屈怨气。

  更令他们惊喜的是,强硬反倒换来了尊重。

  没有人理会那些侍从的死活,金钦突策马而出,大笑着道:“勇勐的唐僧,我代金真珠向你们致歉,我们新罗礼佛,不会冒犯佛门僧人。”

  金真珠脸色沉了沉,被这话挤兑得十分难受,赶紧道:“老夫绝对没有伤害诸位高僧的意思,只是一时心急,失了礼数,还望各位高僧恕罪。”

  智坚心中感叹,他们如果敢在大唐两京街头与贵人起冲突,当晚肯定在县衙牢狱过夜了,这里万家生佛的氛围真是太好了,可为何这般贫穷落后呢?

  智行则轻咳一声,提醒道:“师兄,我们该走了!”

  在棍影翻飞中,少林佛法普度众生。

  等到一根根带着鲜血的长棍收回背上,大展锋芒的十三武僧面前,已经是倒了一地的人。

  他们下手是有分寸的,侍卫没有一个身亡,只是断胳膊断腿在所难免,或惨叫不止,或痛苦呻吟。

  金钦突是沙场战将,从武僧摆开架势的那一刻,就知道这群出家人实力了得。

  而金真珠则是掌兵籍军械,类似于兵部文职,反应慢了许多,甚至看呆了眼。

  这大唐的和尚,怎么跟我们新罗僧人的风格,不太一样?

  龙精虎勐的少林武僧则打爽了,好好出了一口在本国内的憋屈怨气。

  更令他们惊喜的是,强硬反倒换来了尊重。

  没有人理会那些侍从的死活,金钦突策马而出,大笑着道:“勇勐的唐僧,我代金真珠向你们致歉,我们新罗礼佛,不会冒犯佛门僧人。”

  金真珠脸色沉了沉,被这话挤兑得十分难受,赶紧道:“老夫绝对没有伤害诸位高僧的意思,只是一时心急,失了礼数,还望各位高僧恕罪。”

  智坚心中感叹,他们如果敢在大唐两京街头与贵人起冲突,当晚肯定在县衙牢狱过夜了,这里万家生佛的氛围真是太好了,可为何这般贫穷落后呢?

  智行则轻咳一声,提醒道:“师兄,我们该走了!”

  在棍影翻飞中,少林佛法普度众生。

  等到一根根带着鲜血的长棍收回背上,大展锋芒的十三武僧面前,已经是倒了一地的人。

  他们下手是有分寸的,侍卫没有一个身亡,只是断胳膊断腿在所难免,或惨叫不止,或痛苦呻吟。

  金钦突是沙场战将,从武僧摆开架势的那一刻,就知道这群出家人实力了得。

  而金真珠则是掌兵籍军械,类似于兵部文职,反应慢了许多,甚至看呆了眼。

  这大唐的和尚,怎么跟我们新罗僧人的风格,不太一样?

  龙精虎勐的少林武僧则打爽了,好好出了一口在本国内的憋屈怨气。

  更令他们惊喜的是,强硬反倒换来了尊重。

  没有人理会那些侍从的死活,金钦突策马而出,大笑着道:“勇勐的唐僧,我代金真珠向你们致歉,我们新罗礼佛,不会冒犯佛门僧人。”

  金真珠脸色沉了沉,被这话挤兑得十分难受,赶紧道:“老夫绝对没有伤害诸位高僧的意思,只是一时心急,失了礼数,还望各位高僧恕罪。”

  智坚心中感叹,他们如果敢在大唐两京街头与贵人起冲突,当晚肯定在县衙牢狱过夜了,这里万家生佛的氛围真是太好了,可为何这般贫穷落后呢?

  智行则轻咳一声,提醒道:“师兄,我们该走了!”

  在棍影翻飞中,少林佛法普度众生。

  等到一根根带着鲜血的长棍收回背上,大展锋芒的十三武僧面前,已经是倒了一地的人。

  他们下手是有分寸的,侍卫没有一个身亡,只是断胳膊断腿在所难免,或惨叫不止,或痛苦呻吟。

  金钦突是沙场战将,从武僧摆开架势的那一刻,就知道这群出家人实力了得。

  而金真珠则是掌兵籍军械,类似于兵部文职,反应慢了许多,甚至看呆了眼。

  这大唐的和尚,怎么跟我们新罗僧人的风格,不太一样?

  龙精虎勐的少林武僧则打爽了,好好出了一口在本国内的憋屈怨气。

  更令他们惊喜的是,强硬反倒换来了尊重。

  没有人理会那些侍从的死活,金钦突策马而出,大笑着道:“勇勐的唐僧,我代金真珠向你们致歉,我们新罗礼佛,不会冒犯佛门僧人。”

  金真珠脸色沉了沉,被这话挤兑得十分难受,赶紧道:“老夫绝对没有伤害诸位高僧的意思,只是一时心急,失了礼数,还望各位高僧恕罪。”

  智坚心中感叹,他们如果敢在大唐两京街头与贵人起冲突,当晚肯定在县衙牢狱过夜了,这里万家生佛的氛围真是太好了,可为何这般贫穷落后呢?

  智行则轻咳一声,提醒道:“师兄,我们该走了!”

  在棍影翻飞中,少林佛法普度众生。

  等到一根根带着鲜血的长棍收回背上,大展锋芒的十三武僧面前,已经是倒了一地的人。

  他们下手是有分寸的,侍卫没有一个身亡,只是断胳膊断腿在所难免,或惨叫不止,或痛苦呻吟。

  金钦突是沙场战将,从武僧摆开架势的那一刻,就知道这群出家人实力了得。

  而金真珠则是掌兵籍军械,类似于兵部文职,反应慢了许多,甚至看呆了眼。

  这大唐的和尚,怎么跟我们新罗僧人的风格,不太一样?

  龙精虎勐的少林武僧则打爽了,好好出了一口在本国内的憋屈怨气。

  更令他们惊喜的是,强硬反倒换来了尊重。

  没有人理会那些侍从的死活,金钦突策马而出,大笑着道:“勇勐的唐僧,我代金真珠向你们致歉,我们新罗礼佛,不会冒犯佛门僧人。”

  金真珠脸色沉了沉,被这话挤兑得十分难受,赶紧道:“老夫绝对没有伤害诸位高僧的意思,只是一时心急,失了礼数,还望各位高僧恕罪。”

  智坚心中感叹,他们如果敢在大唐两京街头与贵人起冲突,当晚肯定在县衙牢狱过夜了,这里万家生佛的氛围真是太好了,可为何这般贫穷落后呢?

  智行则轻咳一声,提醒道:“师兄,我们该走了!”

  在棍影翻飞中,少林佛法普度众生。

  等到一根根带着鲜血的长棍收回背上,大展锋芒的十三武僧面前,已经是倒了一地的人。

  他们下手是有分寸的,侍卫没有一个身亡,只是断胳膊断腿在所难免,或惨叫不止,或痛苦呻吟。

  金钦突是沙场战将,从武僧摆开架势的那一刻,就知道这群出家人实力了得。

  而金真珠则是掌兵籍军械,类似于兵部文职,反应慢了许多,甚至看呆了眼。

  这大唐的和尚,怎么跟我们新罗僧人的风格,不太一样?

  龙精虎勐的少林武僧则打爽了,好好出了一口在本国内的憋屈怨气。

  更令他们惊喜的是,强硬反倒换来了尊重。

  没有人理会那些侍从的死活,金钦突策马而出,大笑着道:“勇勐的唐僧,我代金真珠向你们致歉,我们新罗礼佛,不会冒犯佛门僧人。”

  金真珠脸色沉了沉,被这话挤兑得十分难受,赶紧道:“老夫绝对没有伤害诸位高僧的意思,只是一时心急,失了礼数,还望各位高僧恕罪。”

  智坚心中感叹,他们如果敢在大唐两京街头与贵人起冲突,当晚肯定在县衙牢狱过夜了,这里万家生佛的氛围真是太好了,可为何这般贫穷落后呢?

  智行则轻咳一声,提醒道:“师兄,我们该走了!”

  在棍影翻飞中,少林佛法普度众生。

  等到一根根带着鲜血的长棍收回背上,大展锋芒的十三武僧面前,已经是倒了一地的人。

  他们下手是有分寸的,侍卫没有一个身亡,只是断胳膊断腿在所难免,或惨叫不止,或痛苦呻吟。

  金钦突是沙场战将,从武僧摆开架势的那一刻,就知道这群出家人实力了得。

  而金真珠则是掌兵籍军械,类似于兵部文职,反应慢了许多,甚至看呆了眼。

  这大唐的和尚,怎么跟我们新罗僧人的风格,不太一样?

  龙精虎勐的少林武僧则打爽了,好好出了一口在本国内的憋屈怨气。

  更令他们惊喜的是,强硬反倒换来了尊重。

  没有人理会那些侍从的死活,金钦突策马而出,大笑着道:“勇勐的唐僧,我代金真珠向你们致歉,我们新罗礼佛,不会冒犯佛门僧人。”

  金真珠脸色沉了沉,被这话挤兑得十分难受,赶紧道:“老夫绝对没有伤害诸位高僧的意思,只是一时心急,失了礼数,还望各位高僧恕罪。”

  智坚心中感叹,他们如果敢在大唐两京街头与贵人起冲突,当晚肯定在县衙牢狱过夜了,这里万家生佛的氛围真是太好了,可为何这般贫穷落后呢?

  智行则轻咳一声,提醒道:“师兄,我们该走了!”

  s..book523132578887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