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很快来了。

  黑夜降临,闭市的鼓声咚咚咚回荡,洛阳开始宵禁。

  各个坊市内部,尤其是达官贵人的府上,却更加热闹起来。

  英国公府上议事完毕后,晚宴顺势开启。

  急弦繁管,笙箫和鸣, 悠扬的乐曲中,舞娘登堂彩袖翻飞,歌姬上场一展歌喉,侍女们穿花蝴蝶般往返侍应,勋贵子弟们来到中央载歌载舞,把臂慢摇, 发泄心中的喜悦。

  窦怀贞却显得格格不入, 低头饮酒,身体始终紧绷。

  旁边的丘神绩抚掌轻笑,时不时点评一下舞姬曼妙的身姿,直到李守节起身出去,才澹澹地笑道:“酒壮人胆,现在胆壮够了么?”

  窦怀贞二话不说地起身,跟着李守节走了出去。

  由于前来议事的贵族子弟实在太多,随行的仆从不可能全部堵在堂外,早就被安排到了别院处用膳,李守节出了堂后,就被英国公府的下人引路, 往五谷轮回之所而去。

  窦怀贞紧随其后,刚刚走出堂外, 垂手侍立的仆从迎过来,他却摆了摆手:“不用跟着, 我自己去。”

  相比起李守节初来乍到,窦怀贞经常来府上, 属于常客了, 这些勋贵子弟脾气又怪,仆从也不敢强行跟上,又回到墙边站住。

  实际上,窦怀贞还真的希望有人来阻拦一下自己,但事与愿违,他就这······

  黑夜降临,闭市的鼓声咚咚咚回荡,洛阳开始宵禁。

  各个坊市内部,尤其是达官贵人的府上,却更加热闹起来。

  英国公府上议事完毕后,晚宴顺势开启。

  急弦繁管,笙箫和鸣,悠扬的乐曲中,舞娘登堂彩袖翻飞,歌姬上场一展歌喉,侍女们穿花蝴蝶般往返侍应,勋贵子弟们来到中央载歌载舞,把臂慢摇,发泄心中的喜悦。

  窦怀贞却显得格格不入, 低头饮酒,身体始终紧绷。

  旁边的丘神绩抚掌轻笑,时不时点评一下舞姬曼妙的身姿,直到李守节起身出去,才澹澹地笑道:“酒壮人胆,现在胆壮够了么?”

  窦怀贞二话不说地起身,跟着李守节走了出去。

  由于前来议事的贵族子弟实在太多,随行的仆从不可能全部堵在堂外,早就被安排到了别院处用膳,李守节出了堂后,就被英国公府的下人引路,往五谷轮回之所而去。

  窦怀贞紧随其后,刚刚走出堂外,垂手侍立的仆从迎过来,他却摆了摆手:“不用跟着,我自己去。”

  相比起李守节初来乍到,窦怀贞经常来府上,属于常客了,这些勋贵子弟脾气又怪,仆从也不敢强行跟上,又回到墙边站住。

  实际上,窦怀贞还真的希望有人来阻拦一下自己,但事与愿违,他就这机会很快来了。

  黑夜降临,闭市的鼓声咚咚咚回荡,洛阳开始宵禁。

  各个坊市内部,尤其是达官贵人的府上,却更加热闹起来。

  英国公府上议事完毕后,晚宴顺势开启。

  急弦繁管,笙箫和鸣,悠扬的乐曲中,舞娘登堂彩袖翻飞,歌姬上场一展歌喉,侍女们穿花蝴蝶般往返侍应,勋贵子弟们来到中央载歌载舞,把臂慢摇,发泄心中的喜悦。

  窦怀贞却显得格格不入,低头饮酒,身体始终紧绷。

  旁边的丘神绩抚掌轻笑,时不时点评一下舞姬曼妙的身姿,直到李守节起身出去,才澹澹地笑道:“酒壮人胆,现在胆壮够了么?”

  窦怀贞二话不说地起身,跟着李守节走了出去。

  由于前来议事的贵族子弟实在太多,随行的仆从不可能全部堵在堂外,早就被安排到了别院处用膳,李守节出了堂后,就被英国公府的下人引路,往五谷轮回之所而去。

  窦怀贞紧随其后,刚刚走出堂外,垂手侍立的仆从迎过来,他却摆了摆手:“不用跟着,我自己去。”

  相比起李守节初来乍到,窦怀贞经常来府上,属于常客了,这些勋贵子弟脾气又怪,仆从也不敢强行跟上,又回到墙边站住。

  实际上,窦怀贞还真的希望有人来阻拦一下自己,但事与愿违,他就这机会很快来了。

  黑夜降临,闭市的鼓声咚咚咚回荡,洛阳开始宵禁。

  各个坊市内部,尤其是达官贵人的府上,却更加热闹起来。

  英国公府上议事完毕后,晚宴顺势开启。

  急弦繁管,笙箫和鸣,悠扬的乐曲中,舞娘登堂彩袖翻飞,歌姬上场一展歌喉,侍女们穿花蝴蝶般往返侍应,勋贵子弟们来到中央载歌载舞,把臂慢摇,发泄心中的喜悦。

  窦怀贞却显得格格不入,低头饮酒,身体始终紧绷。

  旁边的丘神绩抚掌轻笑,时不时点评一下舞姬曼妙的身姿,直到李守节起身出去,才澹澹地笑道:“酒壮人胆,现在胆壮够了么?”

  窦怀贞二话不说地起身,跟着李守节走了出去。

  由于前来议事的贵族子弟实在太多,随行的仆从不可能全部堵在堂外,早就被安排到了别院处用膳,李守节出了堂后,就被英国公府的下人引路,往五谷轮回之所而去。

  窦怀贞紧随其后,刚刚走出堂外,垂手侍立的仆从迎过来,他却摆了摆手:“不用跟着,我自己去。”

  相比起李守节初来乍到,窦怀贞经常来府上,属于常客了,这些勋贵子弟脾气又怪,仆从也不敢强行跟上,又回到墙边站住。

  实际上,窦怀贞还真的希望有人来阻拦一下自己,但事与愿违,他就这机会很快来了。

  黑夜降临,闭市的鼓声咚咚咚回荡,洛阳开始宵禁。

  各个坊市内部,尤其是达官贵人的府上,却更加热闹起来。

  英国公府上议事完毕后,晚宴顺势开启。

  急弦繁管,笙箫和鸣,悠扬的乐曲中,舞娘登堂彩袖翻飞,歌姬上场一展歌喉,侍女们穿花蝴蝶般往返侍应,勋贵子弟们来到中央载歌载舞,把臂慢摇,发泄心中的喜悦。

  窦怀贞却显得格格不入,低头饮酒,身体始终紧绷。

  旁边的丘神绩抚掌轻笑,时不时点评一下舞姬曼妙的身姿,直到李守节起身出去,才澹澹地笑道:“酒壮人胆,现在胆壮够了么?”

  窦怀贞二话不说地起身,跟着李守节走了出去。

  由于前来议事的贵族子弟实在太多,随行的仆从不可能全部堵在堂外,早就被安排到了别院处用膳,李守节出了堂后,就被英国公府的下人引路,往五谷轮回之所而去。

  窦怀贞紧随其后,刚刚走出堂外,垂手侍立的仆从迎过来,他却摆了摆手:“不用跟着,我自己去。”

  相比起李守节初来乍到,窦怀贞经常来府上,属于常客了,这些勋贵子弟脾气又怪,仆从也不敢强行跟上,又回到墙边站住。

  实际上,窦怀贞还真的希望有人来阻拦一下自己,但事与愿违,他就这机会很快来了。

  黑夜降临,闭市的鼓声咚咚咚回荡,洛阳开始宵禁。

  各个坊市内部,尤其是达官贵人的府上,却更加热闹起来。

  英国公府上议事完毕后,晚宴顺势开启。

  急弦繁管,笙箫和鸣,悠扬的乐曲中,舞娘登堂彩袖翻飞,歌姬上场一展歌喉,侍女们穿花蝴蝶般往返侍应,勋贵子弟们来到中央载歌载舞,把臂慢摇,发泄心中的喜悦。

  窦怀贞却显得格格不入,低头饮酒,身体始终紧绷。

  旁边的丘神绩抚掌轻笑,时不时点评一下舞姬曼妙的身姿,直到李守节起身出去,才澹澹地笑道:“酒壮人胆,现在胆壮够了么?”

  窦怀贞二话不说地起身,跟着李守节走了出去。

  由于前来议事的贵族子弟实在太多,随行的仆从不可能全部堵在堂外,早就被安排到了别院处用膳,李守节出了堂后,就被英国公府的下人引路,往五谷轮回之所而去。

  窦怀贞紧随其后,刚刚走出堂外,垂手侍立的仆从迎过来,他却摆了摆手:“不用跟着,我自己去。”

  相比起李守节初来乍到,窦怀贞经常来府上,属于常客了,这些勋贵子弟脾气又怪,仆从也不敢强行跟上,又回到墙边站住。

  实际上,窦怀贞还真的希望有人来阻拦一下自己,但事与愿违,他就这机会很快来了。

  黑夜降临,闭市的鼓声咚咚咚回荡,洛阳开始宵禁。

  各个坊市内部,尤其是达官贵人的府上,却更加热闹起来。

  英国公府上议事完毕后,晚宴顺势开启。

  急弦繁管,笙箫和鸣,悠扬的乐曲中,舞娘登堂彩袖翻飞,歌姬上场一展歌喉,侍女们穿花蝴蝶般往返侍应,勋贵子弟们来到中央载歌载舞,把臂慢摇,发泄心中的喜悦。

  窦怀贞却显得格格不入,低头饮酒,身体始终紧绷。

  旁边的丘神绩抚掌轻笑,时不时点评一下舞姬曼妙的身姿,直到李守节起身出去,才澹澹地笑道:“酒壮人胆,现在胆壮够了么?”

  窦怀贞二话不说地起身,跟着李守节走了出去。

  由于前来议事的贵族子弟实在太多,随行的仆从不可能全部堵在堂外,早就被安排到了别院处用膳,李守节出了堂后,就被英国公府的下人引路,往五谷轮回之所而去。

  窦怀贞紧随其后,刚刚走出堂外,垂手侍立的仆从迎过来,他却摆了摆手:“不用跟着,我自己去。”

  相比起李守节初来乍到,窦怀贞经常来府上,属于常客了,这些勋贵子弟脾气又怪,仆从也不敢强行跟上,又回到墙边站住。

  实际上,窦怀贞还真的希望有人来阻拦一下自己,但事与愿违,他就这机会很快来了。

  黑夜降临,闭市的鼓声咚咚咚回荡,洛阳开始宵禁。

  各个坊市内部,尤其是达官贵人的府上,却更加热闹起来。

  英国公府上议事完毕后,晚宴顺势开启。

  急弦繁管,笙箫和鸣,悠扬的乐曲中,舞娘登堂彩袖翻飞,歌姬上场一展歌喉,侍女们穿花蝴蝶般往返侍应,勋贵子弟们来到中央载歌载舞,把臂慢摇,发泄心中的喜悦。

  窦怀贞却显得格格不入,低头饮酒,身体始终紧绷。

  旁边的丘神绩抚掌轻笑,时不时点评一下舞姬曼妙的身姿,直到李守节起身出去,才澹澹地笑道:“酒壮人胆,现在胆壮够了么?”

  窦怀贞二话不说地起身,跟着李守节走了出去。

  由于前来议事的贵族子弟实在太多,随行的仆从不可能全部堵在堂外,早就被安排到了别院处用膳,李守节出了堂后,就被英国公府的下人引路,往五谷轮回之所而去。

  窦怀贞紧随其后,刚刚走出堂外,垂手侍立的仆从迎过来,他却摆了摆手:“不用跟着,我自己去。”

  相比起李守节初来乍到,窦怀贞经常来府上,属于常客了,这些勋贵子弟脾气又怪,仆从也不敢强行跟上,又回到墙边站住。

  实际上,窦怀贞还真的希望有人来阻拦一下自己,但事与愿违,他就这机会很快来了。

  黑夜降临,闭市的鼓声咚咚咚回荡,洛阳开始宵禁。

  各个坊市内部,尤其是达官贵人的府上,却更加热闹起来。

  英国公府上议事完毕后,晚宴顺势开启。

  急弦繁管,笙箫和鸣,悠扬的乐曲中,舞娘登堂彩袖翻飞,歌姬上场一展歌喉,侍女们穿花蝴蝶般往返侍应,勋贵子弟们来到中央载歌载舞,把臂慢摇,发泄心中的喜悦。

  窦怀贞却显得格格不入,低头饮酒,身体始终紧绷。

  旁边的丘神绩抚掌轻笑,时不时点评一下舞姬曼妙的身姿,直到李守节起身出去,才澹澹地笑道:“酒壮人胆,现在胆壮够了么?”

  窦怀贞二话不说地起身,跟着李守节走了出去。

  由于前来议事的贵族子弟实在太多,随行的仆从不可能全部堵在堂外,早就被安排到了别院处用膳,李守节出了堂后,就被英国公府的下人引路,往五谷轮回之所而去。

  窦怀贞紧随其后,刚刚走出堂外,垂手侍立的仆从迎过来,他却摆了摆手:“不用跟着,我自己去。”

  相比起李守节初来乍到,窦怀贞经常来府上,属于常客了,这些勋贵子弟脾气又怪,仆从也不敢强行跟上,又回到墙边站住。

  实际上,窦怀贞还真的希望有人来阻拦一下自己,但事与愿违,他就这

  s..book523132575948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