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第三百九十四章 可持续性地杀外戚

小说: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作者:兴霸天 更新时间:2022-04-16 23:07: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贼犯是从这里逃脱的?”

  内卫机宜使丘神绩带领手下,将案发地点团团围住,看着院前随风轻轻晃动的精致灯笼,脑海中浮现出不太美好的回忆:“又是都知娘子的院落……啧……”

  丘神绩想到的,显然是长安时他初入仕,被武敏之府上恶奴抢劫的经历。

  也正是从那件事后,他正式成为邪恶克星, 长安城内的豪门恶奴,至今都不敢从他面前经过,听到名字都要两股战战。

  不过丘神绩并不知道,这座都知院子不久前也爆发过案件,正是颜娘子所住,郑仁通之子郑辉险些被毒杀的地方。

  如今颜娘子已经赎身,被郑辉纳为妾室,一起去了江南,这个地处隐蔽, 环境优雅的院落却没有空下来,被假母张罗着,住进了另一位都知娘子。

  勃伦赞刃今日和两位武氏子弟,来此处学习诗词,陶冶情操。

  行了几圈酒令下来,都知娘子已经被折腾得血压飙升。

  一向八面玲珑的她,从未见过如此蠢笨又好卖弄之辈,都不知道怎么圆场了。

  但不管怎样,看在金子的面子上,她还是施展浑身解数, 把场面应付过去,并成功把武氏子灌醉, 本来也看不上勃伦赞刃这位蕃人,但比较一下,还是忍了,决定与这位品鉴辞章妙曲。

  而一段时间后, 武氏子被灌下醒酒汤,悠悠转醒, 才发现假母在面前,露出和煦的笑容:“两位武郎君,请将席钱结一下。”

  武承业迷迷糊糊,却还记得让武氏富裕起来的好朋友:“去找噶五郎要,都是他付账……”

  假母笑容变得假了起来:“那位噶尔郎君弄晕了我家娘子,似是从后院翻墙离去,敢问两位郎君,这到底是何意?我家娘子若有个好歹,我们是得报官的!”

  另一位武元宗不耐烦了:“我们是太后的侄子,嫖你一个妓子,你敢报官?什么席钱,什么弄晕,我们统统不知,三哥我们走!”

  假母的脸色彻底沉下,稍稍迟疑后,还是使了个凌厉的眼神。

  几个健仆出面,将出口堵住。

  武承业和武元宗神情变了, 看着那些身材壮硕的仆从,露出慌乱:“你们要做什么!我们可姓武!”

  这份色厉内茬让假母定下心来,冷冷地道:“两位武郎君莫要开玩笑, 我们操持的虽是贱业,但也受县衙所护,去请衙役来!”

  都知娘子由于整日接触爱学习的官员,消息是最为灵通的,武氏子弟如今的地位,只能骗骗不知内情的外人,假母很清楚他们在朝中的地位极低。

  当然,正常情况下外戚地位再低,也不是她们这些贱籍能够忤逆的,但她隐隐觉得那位吐蕃人弄晕都知娘子,突然消失不见,此事有些不对劲,还是报官为好,可不能再像上次的毒杀案,差点被牵连入狱。

  假母的这個决定很明智,而武承业和武元宗眼见不放人,呼喝仆从强冲,双方推推搡搡,闹了起来。

  眼见着就是闯不出去,武承业急中生智一嗓子,把事情闹大了:“那吐蕃人是敌国的贼子,肯定是逃回国了,你们去抓他,放我们走!放我们走!”

  于是乎。

  巡逻的武侯来了,赶忙上报县衙。

  县衙来人,立刻上报刑部和大理寺。

  刑部和大理寺第一时间转交给了内卫。

  内卫赶到,确定在武氏子弟的“掩护”下,吐蕃重犯勃伦赞刃遁逃。

  此时丘神绩看着立于墙边的二武,仅仅扫了几眼,就知道根本不需要去内狱审问,直接据马问话:“说吧,你们与勃伦赞刃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武承业和武元宗被他的眼神一盯,浑身就止不住地发寒,哆哆嗦嗦地道:“我等不知,他就是逃了,与我等何干?”

  丘神绩淡然地道:“本官只讲一遍,绝不重复,你们听好了!”

  “勃伦赞刃是吐蕃败将,得陛下圣恩,才有今日的舞者风光,他爱惜性命,绝不会贸然逃脱。”

  “正如昔日突厥颉利可汗被活捉到长安,太宗宽宏大量不杀他,消息传回,原本负隅顽抗的突厥部落也纷纷投诚,各族仰慕太宗恩威,尊为天可汗,但如果颉利可汗想要出逃,那自然是格杀勿论。”

  “勃伦赞刃这一逃,再想跳舞也不成了,抓回来就算不人头落地,也是久服苦役,直至身亡,此事传回吐蕃也不会引发抵触,因为陛下足够宽宏,是他不知珍惜。”

  “现在明白了么,到底是因为何事,导致勃伦赞刃借你们的掩护,冒险逃走?”

  二武再二五,听到这里也醒悟了,赶忙道:“那家伙是恨我们,故意害我们的啊……”

  两人七嘴八舌地将前面的事情讲述,丘神绩都奇了:“所以你们轮着骗了他的钱财,还受其邀请,来这都知小院寻欢作乐?他邀请了五个人,就你们两个来了,说明其他三人至少还有些警觉,你们俩人又是怎么想的?”

  武元宗浑身哆嗦:“我以为他还想托我们办事……”

  武承业颤颤巍巍:“我现在是后悔,相当后悔……”

  丘神绩看了看,就知道这事情的原委基本如此了,觉得挺无聊,摆了摆手道:“拖下去!再去周国公府,将剩余的武氏子传唤过来!”

  “且慢!”

  正在这时,后面传来义正辞的呼喝声,数匹快马赶至,为首的官员俨然一身紫袍,威严深重。

  丘神绩浓眉扬起:“原来是尹大夫和诸位御史……”

  来者正是御史大夫尹中,身后跟着四名御史台官员,匆匆到了面前,板着脸行礼道:“丘机宜!”

  丘神绩一见阵容,就知道来者不善。

  御史台以御史大夫为主官,御史中丞副之,领侍御史、殿中侍御史、监察御史。

  此时前来的,是御史大夫领着一位御史中丞和三位监察御史,御史台的高官来了小半,每个人都沉冷着脸,用审视的目光看了过来,压迫感满满。

  丘神绩龇了龇牙,昂然回望过去,他如今也是五品绯袍,朝中要员,又有内卫的独立性,率先发问:“不知诸位御史前来,有何贵干啊?”

  尹中眼见这恶名远扬的丘神绩如此姿态,眯了眯眼睛,抚着长须道:“台狱接到报案,涉及武氏外戚,我御史台不敢怠慢,前来查办!”

  唐朝贞观之前,御史台仅仅风闻奏事,没有司法权力,贞观年间,御史台设置台狱,受理特殊的诉讼案件,此时尹中的意思正是要将武氏子的案件划归到自己麾下。

  丘神绩淡淡地道:“县衙有监狱,刑部有刑部大牢,大理寺有大理寺狱,御史台有台狱,内卫有内狱,都是关押审问犯人之地,但案件各有侧重,常有抢功,此案今已交予我内卫审理,御史台再来,怕是于理不合吧?”

  御史是专业喷子,但也没说话这么直白过,尹中面容一沉:“丘机宜所谓的‘理’又是出自哪条朝廷法度,老夫洗耳恭听!”

  丘神绩不与对方抠字眼,哈哈一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要问问,诸位御史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有没有私心作祟,为武氏子遮瞒之意!”

  尹中露出怒意,身后的御史更是勃然变色,呵斥道:“大胆!你敢污蔑我们御史清誉?我们一定要参你一本,让陛下作主!”

  丘神绩掏了掏耳朵,心想伱们御史背后参我的奏本还少么,我早就想找个机会跟你们结一结私怨,省得你们一副公事公办的恶心模样,干脆往地上呸了一声:“清誉?你们若有清誉,就不会来此为武氏子说话!”

  尹中暗道不妙,知道不能将御史台与臭名昭著的武氏子绑在一起,赶忙转移话题:“丘神绩,就事论事,我台狱有审问案件的权力,你休要藐视朝廷法度!”

  双方争吵起来,丘神绩以一敌五,说不过就胡搅蛮缠,丝毫不落下风,院中的内卫也好整以暇地工作。

  其实大家都清楚,御史台目前针对内卫的行动,背后可是有不少臣子支持的,武氏子弟的死活,与群臣毫无干系,关键是利用他们,来限制内卫的权柄。

  试想如果皇亲国戚都说杀就杀,那他们这些做臣子的,岂不是稍微犯些小错误,就会被内卫拿下?近来闹市行刑的次数太多了,这种风气必须遏制!

  眼见着谁都骂不过谁,马蹄声突然响起。

  争吵声戛然而止,双方都看向街头。

  就见神骏的狮子骢从远处出现,数十个呼吸就到了面前。

  反应最大的是武承业和武元宗。

  之前的官员到场,他们只是害怕,但李元芳出现的一霎那,害怕就彻底转为恐惧,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瞬间瘫倒,身下臭气弥漫,令众御史眉头紧皱,下意识地退开几步。

  眼见来者,尹中眼中都露出明显的忌惮之色,别看他是三品紫袍,但由于先帝的遗诏,无论是权势,还是朝中排序,他都落于这位之后,再加上此次确实带着私心,下意识地道:“李阁领!”

  李彦开口就问道:“尹大夫来此,是意味着御史台准备代替内卫,抓捕勃伦赞刃吗?”

  尹中顿时语塞,光靠嘴皮子的御史也瞬间闭上了嘴。

  内卫的职责就是国家层面的案件,关键是还涉及到接下来的抓捕工作,他们可以把案件抢过来,但勃伦赞刃怎么抓?

  李彦又道:“有关武氏子诈骗勃伦赞刃财物一案,就请御史台去查办,周国公府我们内卫就不去了。”

  尹中被完全拿捏了话语权,有些不甘心,但想到能将诈骗案争取过来,至少能不让内卫继续扩大,又彰显了御史台的权威,缓缓颔首:“如此也好!”

  李彦再看向瘫倒在地说不出话的二武:“放心!对于你等武氏子,我从来不做牵连,你们犯罪,我会一一查办!”

  二武呜呜呀呀,答不上话来。

  然后转向丘神绩:“武氏二贼定以通敌卖国之罪,从速从严办理,将案卷呈交陛下,行刑时通知我。”

  丘神绩领命:“是!”

  最后他对着在场众人抱拳一礼:“勃伦赞刃之事不容小觑,那我先告辞了,诸位辛苦!”

  “送李阁领!”

  众人齐齐还礼,目送这位忽而来去,雷厉风行地消失在街头。

  s..book523132569021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