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第两百六十五章 忠义者岂可蒙受不白之冤!

小说: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作者:兴霸天 更新时间:2022-04-16 23:07: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统军回来了!”

  刚到午膳时间,程务忠就带着一群百骑精锐回到寨中。

  他们返回的路线不是暗道口,而是直接从寨子外面回归,又带了不少粮食。

  李彦也正在吃饭,用的是寨内的食物。

  一大碗粗脱壳的粟米饭,一碟腌制的豆豉,五六块撒盐的锅巴。

  对于高门贵族来说,根本看不上这些,但对于民间的老百姓来说,已经是不错的一顿饭。

  程务忠来到面前,眉宇间带着喜色:“李机宜,我等幸不辱命,有了不小的收获啊!”

  李彦起身相迎:“你也忙碌了一个上午,先来吃饭吧。”

  程务忠见李彦对面也摆放了碗,里面已经盛好了粟米饭,立刻笑道:“哈哈,那我不客气了!”

  他坐了下来,咬了口锅巴,就着豆豉大口扒饭,吃得很香,更是喜孜孜的道:“神策弩找回来!两把都找回来了!”

  程务忠说这句话的时候,着实松了口气,甚至压抑不住喜色。

  令他诧异的是,李彦的神色微动,却没有任何惊讶,反倒是有种莫名的了然。

  等程务忠狼吞虎咽的吃完,顺了气后,李彦才开口道:“神策弩拿回,郭五郎的下落有找到吗?”

  程务忠摇头:“没有, 他显然是知道好歹,干脆将弩器丢下, 远远逃走……”

  “各郡县很快会发布通缉, 不良人四处缉拿, 但人是否抓到,就不好说了。”

  “想来最终倒霉的, 也就是他的妻儿老小了,这人心狠呐!”

  李彦道:“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失踪,死活不知, 也许正逍遥法外,也许早已含冤而亡……”

  程务忠听着这话,却觉得不太对劲:“李机宜的意思是?”

  李彦没有回答,继续问道:“还有没有收获?”

  “有的!”

  程务忠取出账本,起身双手递了过来:“这是在洞穴深处的书架上发现的, 那个寨主似乎居住在山洞里, 摆放了不少书册, 其中就有账目, 记录了寨子里面购买的货物,这些都是用真金白银买来的, 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钱财!”

  李彦接过账本,翻开第一页,就目光一动:“字虽朴实, 却颇有锋芒, 这账本如果是寨主亲手记录的,确实不是寻常之辈啊!”

  程务忠不以为然:“江湖子聚义成众, 傲啸山林, 自以为是, 天军一至, 还不是摧枯拉朽?”

  李彦道:“百骑都是千里挑一的精锐强兵,换成折冲府的兵将来,恐怕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而且寨主因故下山,寨中没有真正首领,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

  程务忠想了想,不得不承认:“确实如此。”

  李彦细细看下去, 很快目光凝重起来:“除了粮食外, 还有胡椒和食盐?”

  程务忠恨声道:“是啊, 粮米食盐,私售匪贼,此乃大罪,弓氏图谋不轨,好生猖狂!”

  李彦摇了摇头:“单凭这账目,难以向弓氏问罪,贼匪的证词难以采信,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别的证物?”

  程务忠道:“洞内倒是有不少破碎的车架,但上面没有商会标志,无法证明是弓氏所有,其他的暂时还没搜到。”

  李彦想了想道:“如果这件事真的与弓氏相关,总有蛛丝马迹可寻。”

  程务忠道:“我也是这样想的,这暗道通向的山洞四通八达,出口众多,显然是贼人精心布置的巢穴,短时间内确实难以将每块地方都搜寻到,但我百骑就耗在这儿了,不怕找不到线索。”

  李彦道:“百骑人数终究少了,程领军,你介意内卫也参与进来吗?”

  程务忠眉头一动:“李机宜的意思,是派人去联络太子殿下,让他派内卫来相助搜寻?”

  李彦取出信件:“这是我刚写的,关于寨子内的详情禀告,程领军请过目。”

  程务忠有些紧张的接了过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发现昨日的事情,内容不偏不倚的进行了讲述。

  但今日所做的调查,却让他脸色剧变:“放在盒子里的首级?此事当真?”

  李彦道:“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根据盒子的形状大小,残留的血腥味和寨中遮掩的行为,这种可能性最高。”

  程务忠惊疑:“那会是谁被杀了?连头颅都割下来,还要小心翼翼,掩人耳目的保存?”

  李彦摇头:“目前的线索太少,还没有头绪。”

  程务忠不解:“可是不对啊,如此小的一个盒子,什么地方不能藏,怎会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呢?”

  李彦道:“对此我倒是有了猜测,让内卫来此,也是为了彻查案件,不让贼人逍遥法外。”

  程务忠看到末尾,发现信上已经写明,请太子殿下为百骑正名,署名则是内卫机宜使李彦。

  他不禁涌起感激之色:“这件事本来应是我百骑之责,岂能由李机宜一人承担?”

  李彦正色道:“百骑为北衙精锐,保护圣人安危,干系重大,我身为内卫机宜使,向监国太子禀告,乃是理所应当,何来承担一说?”

  程务忠也露出郑重的神色:“请李机宜也让我署名!百骑生乱,我这位领军首当其冲,岂可置身事外!”

  李彦颔首:“好!”

  程务忠取来笔墨,大笔一挥,在末尾添上“百骑领军程刚。”

  看着白纸黑字,他露出复杂之色,又有些如释重负,招来目前最信任的许三郎:“你去送信,确保此信交到内卫手中,呈给太子殿下。”

  许三郎领命而去,程务忠眼珠转了转,凑近了道:“圣人昔日在我等面前,也称赞李机宜年少有为,人生路长,将来辅佐太子殿下,还望能对我等多加照拂!”

  这话就很露骨了,李彦的态度却毫无变化:“程领军多虑了,为了大唐,为了明君,自有应得的地位,何况是北衙百骑,圣人亲卫?”

  程务忠敏锐的接收到了关键词“明君”,展颜笑道:“李机宜所甚是!”

  他决定投桃报李:“李机宜之前所,是不是有了别的发现,可否告知?我程务忠百分百信任,请不要有丝毫顾虑!”

  李彦看看他,点头道:“那我就直了,我怀疑郑三郎,但至今还没有找到证据。”

  程务忠愣住:“郑三郎?他也叛了?”

  李彦见他一副琴酒的模样,安慰道:“程领军不要着急,我的意思并不是你身边全是叛徒,而是郑三郎和郭五郎之间的身份,很可能要颠倒一下!”

  程务忠明白了:“郑三郎才是叛贼,郭五郎是受害者?可他的断手……”

  李彦道:“断手不能代表什么!”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对于百骑来说,你们袍泽情谊深厚,能救回同伴,自然是高兴。”

  “但站在我这种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郑三郎能够活着回来,就是最大的疑点,哪怕他残废了!”

  “要知道这种事情干系极大,祸及妻儿,连累全族,郭五郎既然控制住了他,岂能留着活口不杀?”

  讲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mimiread. 安卓苹果均可。

  程务忠思索片刻,还是不敢相信:“李机宜,这确实是疑点,但郑三郎曾在狩猎时,得陛下亲口称赞神射,一向引以为傲,他如果是叛贼,那自己斩断自己的手,这苦肉计也太狠了,生不如死啊!”

  李彦道:“如果这不是苦肉计呢?他的手确实是被郭五郎猝不及防之下砍断的呢?”

  程务忠怔住:“这又是怎么个说法?郑三郎是叛贼,那肯定是他偷袭郭五郎,我们百骑个个勇猛,实力上并无太大差距,更何况是意料之外的袭击,他如果主动偷袭,又岂会反过来断手?”

  李彦没有回答,突然话题一变:“程领军,如果你是敌人,你想要策动百骑反叛,你觉得什么方式最稳妥?”

  程务忠想了又想,苦笑道:“我脑子乱糟糟的,一时间想不出来什么稳妥的办法……”

  李彦道:“其实不难,先策反一个人,然后利用那个人去说动别的百骑,发展下线。”

  程务忠恍然:“不错,以我们百骑内部的关系,这样做确实方便,也更加稳妥。”

  李彦道:“那你觉得,百骑中第一个被策反的,然后开始发展其他下线的人,会是谁?”

  程务忠眉头一跳,脸色变了:“郑三郎?”

  他并不蠢,被提醒后立刻意识道:“如此说来,郑三郎很可能暗地里已经策反了郭五郎,所以对他并不防备?”

  反正除了他,百骑里面其他人都可能被策反,这个结果也不意外。

  李彦点头:“郭五郎平日里是个有勇有谋的人,他受到策反后,很可能是一时义愤于家中田地被侵占,答应了下来,也可能是虚与委蛇,假装答应,想要看一看郑三郎到底图谋什么。”

  “而昨日在寨子门前聚首时,两人其实是处于表面同谋的状态,一并进入屋内,想要焚毁木盒。”

  “我估计一开始他们也不清楚里面是何物,直到木盒刚烧,头颅暴露出来,大惊失色之下选择灭火,然后郑三郎开启暗道,准备将盒子藏在里面。”

  “郭五郎却意识到事关重大,突然暴起袭击,一刀就砍下了他的手。”

  “可惜郭五郎没想到,紧随其后赶到的吴老实,也是叛徒!”

  “还记得昨日晚上,吴六郎精疲力竭的模样么,如果按照郑三郎的口供,是他被偷袭断手,那么郭五郎足以解决掉他,吴六郎赶到后,也用不着做什么事情,怎么会那么累?”

  “他那么疲惫的原因,正是因为偷袭郭五郎后,与之大战后,匆匆关闭了暗道,将郭五郎交给断手的郑三郎处置。”

  “这人也是厉害角色,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还能料理完毕,然后也筋疲力竭了,无法再逃走,又发现你们进入暗道,干脆将神策弩丢掉,故意让你们寻回,自己则藏在牢房内,将计就计,借着断手,扮成受害者。”

  程务忠听到这里,猛地起身,颤声道:“如此说来,郭五郎说不定还活着啊!”

  李彦叹了口气:“不,郑三郎既然敢回来,就说明郭五郎已经永远的闭上了嘴,他的尸体,肯定藏在山中某处……”

  程务忠惨然坐下,眼眶大红。

  李彦冷声道:

  “关键是郭五郎死后还要被污名,承担罪责,祸及家人,妻儿流放!”

  “这一切尚无实证,只是我的猜测,但若无意外,应该接近此案的真相了。”

  “忠义者,绝不该蒙受这等不白之冤,我要为郭五郎洗刷冤屈,还以清白!”

  s..book523132522606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