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第两百一十六章 人贩子都该死!

小说: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作者:兴霸天 更新时间:2022-04-16 23:07: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佛门的劲法确实擅长于疗伤,而此次又有鸠摩罗的明王劲为主,李彦被其带动,都获得了不少心得体会。

  两人通力合作,配合默契,足足运劲了半个时辰,沈巨源张开嘴巴,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李彦不惊反喜,因为那是瘀滞于体内的血气。

  果不其然,打通后,沈巨源自身的劲气顿时恢复了条理。

  终于,他睁开眼睛,懵了片刻,看向面前收劲调息的李彦和鸠摩罗:“元芳?我这是怎么了?”

  李彦问:“你还记得什么?”

  沈巨源道:“我记得那晚在牢里,突然劲力乱窜,疼痛难忍,那时有人冲进来,然后又闻到股怪味……”

  李彦道:“那已经是三天前的事情,这三天呢?”

  沈巨源脸色苍白,显然是元气大伤,想了又想,痛苦的呻吟道:“唔……有许多断断续续的……!”

  鸠摩罗道:“贫僧去给这位施主熬一碗药汤。”

  李彦则将旁边五花大绑的刺客提溜过来:“我先跟你讲一遍目前的情况……”

  沈巨源听了后失声惊呼:“再思是假的?怎么可能!”

  李彦凝视着他:“你这些天和杨再思相处,就没有察觉到一丝异样?”

  沈巨源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有是有,他以前都劝我在外不要饮酒,我一要喝酒就跟我急眼,这回却允我喝酒,当时我确实觉得有些奇怪,只是勾不住馋瘾……”

  李彦道:“显然此人早就熟知你的喜好,是有备而来。”

  沈巨源挣扎着起身,看向李彦手中的刺客, 仔细打量,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也太像了!”

  李彦问到关键点了:“你和杨再思交情甚好, 以前有没有听他说过, 家中有什么兄弟?”

  沈巨源道:“他是家中大郎, 父亲早年病逝,母亲也未改嫁, 似乎……等等,对,我听他提起过, 他有一个弟弟,同胎的弟弟!”

  李彦立刻道:“说说这个同胞弟弟的情况。”

  沈巨源无奈的道:“说不了啊,他那弟弟小时候就被牙婆拐走了……”

  李彦一怔:“被人贩拐走了?”

  唐朝社会风气包容开放,流动人口极多,也就给了人贩子发展的机会。

  许多不法结社, 都将贩卖人口, 做成一条成熟的产业链。

  有从国外贩卖异族进来的, 比如后世熟知的昆仑奴, 就是从西亚地区贩卖过来的黑人。

  也有直接拐卖当地人口的,长安洛阳这类案子都屡见不鲜,更别提地方上了。

  而针对猖獗的人口贩卖, 唐律也有规定。

  “强夺及贩卖良人为奴婢者, 绞;为部曲者, 流三千里;为妻妾子孙者, 徒三年。”

  人口贩卖最严重的情况,就是充作奴仆, 人贩子抓起来就是绞杀死刑。

  当作手下部曲对待的, 流放三千里, 这类一般是军中犯案, 强掠地方百姓为兵源。

  至于私下买来充作妻妾, 收养为子女的, 也要做三年牢。

  这点和后世贩孩子的坐牢, 买孩子的不犯法,大不一样。

  在唐朝, 买了老婆, 买了孩子, 一旦被发现,立刻抓起来做苦囚。

  看上去三年时间不长,却干活极重,死亡率绝对不低。

  李彦对于这样的律法,很是认可。

  人贩子一毁就是一个家庭,真的该死,偏偏刑期很短,犯罪成本真的太低了。

  他不解的是:“什么牙婆敢胆大包天到,掳弘农杨氏的子弟?”

  沈巨源恨声道:“恐怕那牙婆根本不知他弟弟身份,长安每年都有许多孩子被拐带,里面也不乏贵人家的,那些牙婆牙人都是丧尽天良!”

  李彦又问道:“你仔细回忆回忆,把杨再思跟你提及他弟弟时说的话,尽可能的复述一遍。”

  沈巨源捂着头,想了好一会儿,缓缓的道:“再思的弟弟,单名一个敏字,是元宵佳节被一个牙婆骗走的,他父亲四处托人,终于抓到了牙婆,但那时孩子已经被转走了,再也没找回来……”

  李彦看向地上这个奄奄一息的刺客:“杨敏么……”

  杨再思的名字是杨綝(),綝,良善之意,取字再思。

  弟弟叫杨敏,就不知后来取什么字了。

  沈巨源也看了过去:“会是他吗?”

  李彦微微摇头:“暂时还不清楚,你还记得,杨再思提到他弟弟时,情绪如何?”

  沈巨源这次回答得挺快:“这个我记得,再思为人和气,一向很少与人红脸,唯独提到他弟弟时,满腔怨念,我印象特深。”

  李彦确定了一下:“你觉得他当时怨恨的是谁?”

  沈巨源冷笑道:“显然是杨氏!”

  李彦了然:“弘农杨氏是海内名宗,他弟弟被拐走,只要长安县衙全力缉捕,是能追回来的,那些牙婆不认得贵人,但她们背后的结社组织,却不敢冒大不韪,结果杨再思的弟弟还是被掳走了,这其中恐有蹊跷!”

  沈巨源怒声道:“对,就是族内之争,连孩子都不救,这些世家内斗起来,都是下作恶心!”

  李彦道:“除了怨恨,杨再思流露过思念之色吗?”

  沈巨源想了想道:“好像没有,这我记不清楚了,不能肯定。”

  李彦又问:“那你们当时是讲到什么事情时,才聊起他弟弟的话题?”

  沈巨源努力回忆了片刻,脑袋疼了起来:“这我也记不得了。”

  正在这时,鸠摩罗走了进来,端着一碗药汤:“这是我寺内转为弟子补充元气的汤药,施主请用。”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mimiread.

  沈巨源对吐蕃人没有好感,但眼前是救命恩人,还是立刻起身道:“多谢大师!”

  见他咕嘟咕嘟喝药汤,鸠摩罗对李彦低声道:“既然寺内无事,贫僧就回大论府了。”

  这枚钉子确实重要。

  之前能顺利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把赞悉若打成重伤,鸠摩罗的引路功不可没。

  不过李彦却有许多事想要了解:“先不急,今夜雍仲本教袭击大轮寺,赞悉若知情吗?”

  鸠摩罗摇头道:“不知,贫僧要告辞时,他显得意外且愤怒。”

  李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雍仲本教如此激进,是一柄双刃剑啊……”

  鸠摩罗道:“不过近来府上多少不少人手,似乎是李施主提到的暗卫。”

  李彦眉头一扬:“暗卫多出了人手?依大师观察,那些暗卫是属于新卒,还是老手?”

  鸠摩罗思索片刻道:“是新卒。”

  李彦冷笑:“看来为了与赞普对抗,噶尔家族是豁出去了,连新卒都大肆征用,他们有那么多苏毗女子可以掳掠么……等一等!”

  他脑海中灵光一闪,看了看地上疑似杨敏的昏迷刺客,有了审问的办法。

  鸠摩罗也想到了一件重要事情:“贫僧的一位师弟偶然间听到,将军钦陵要从吐谷浑回来了,不知是真是假!”

  李彦神情顿时郑重起来:“极可能是真的,噶尔兄弟这段时间偃旗息鼓,为的就是等待钦陵领军回归。”

  鸠摩罗脸色变了:“李施主之意,他们要领兵谋逆?”

  李彦道:“直接杀了赞普还不至于,四茹在虎视眈眈呢,但用武力扫清一切反对声音,他们的胆子是很大的,一切政治斗争归根结底,都能用军事手段来解决,钦陵无疑是一锤定音的人物。”

  经过苯教徒袭杀寺院一役,鸠摩罗对噶尔家族敌意更甚,闻皱眉道:“那我们该怎么做?”

  李彦道:“我大唐天军压境,要助吐谷浑收回旧地,钦陵就算愿意放弃吐谷浑,仓促之间也不可能马上回归……必须抓紧时间了,你先回大论府,找一位最信得过的同门,与我保持联络。”

  鸠摩罗点头:“好!”

  小明王离去后,李彦对沈巨源道:“巨源兄先去一边休息,调养好身体,使节团里最擅于领兵交战的就是你,接下来要用你出马。”

  沈巨源顿时精神大振:“好!我盼这一日太久了!”

  安排好两人,李彦带着刺客来到隔间,推宫过血,运劲让他缓缓苏醒过来。

  等到满脸血污的刺客睁开眼睛,李彦淡然问道:“杨敏?”

  刺客脸色一变,恨声道:“李彦,你待如何!”

  李彦语气平和:“别生气,我是不知你的字,才指名道姓……方便说吗?还是你为吐蕃人卖命,连字都没取?”

  刺客目光凌厉:“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字再威,杨再威!”

  李彦笑笑:“不出我所料,你与你兄长杨再思相认,至少有几年了吧?”

  杨再威瞳孔收缩:“你什么意思?杨再思是被我换了,非他所愿!”

  李彦心里愈发有了底:“别否认了,你与杨再思固然是孪生兄弟,但从小在不同环境下长大,身形气质上定然大为不同,而你模仿起杨再思却是真假难辨,若不是早早与他相认,又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岂会如此?”

  杨再威嘴动了动,想到之前被种种拆穿,也不自取其辱了。

  李彦又道:“你的兄长对你如何,你心里清楚,不用我多,结果你用他的身份暗杀赞普,正是要陷他于不仁不义啊!”

  杨再威忍不住了:“若不是你拆穿,谁知是我所为!”

  “还是我的错喽?”

  李彦摇头失笑:“最令我感到惊奇的,是你小时候被牙婆掳走,长大了却为牙婆卖命,你也是一身的好本事,到底怎么想的,说来听听?”

  杨再威勃然大怒:“李元芳,我技不如人,落在你的手里,要杀要剐随便,但你休要辱我,我杨再威岂会给牙婆卖命!”

  李彦眉头一挑:“我有情报来源,暗卫的苏毗妻子,是从孙波茹内掳掠拐卖来的人口,噶尔家族正是那些牙婆牙人最大的客户,甚至干脆自己就养了一批,再加上他们从流民中选拔人员,其称为人贩组织不为过吧……”

  杨再威猛然愣住。

  李彦上身前倾,在他耳边道:

  “瞧,你这不就是给牙婆人贩卖命吗?”

  s..book523132511947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