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第一百五十章 我这人就喜欢讲道理

小说: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作者:兴霸天 更新时间:2022-04-16 23:07: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哐当!”

  牢门打开,血腥味扑面而来。

  后面传来丘神绩恶狠狠的声音,大力猛的推来,李思冲一个踉跄,往前冲了几步。

  抬头一看,就见一个血淋淋的东西吊在那边。

  嘴里嘀嘀咕咕,似乎在喊着什么。

  噗通!

  李思冲当场又跪了。

  如果不是控制力强,说不定下半身都要散发出一股新的恶臭,加入到牢房气味的大家庭中。

  不过下一刻,丘神绩和王孝杰一人一边,把他架了起来,锁上链条,吊在边上。

  继窦德成后,李思冲也吊了上去。

  而等了半响,李彦才走了过来,开口道:“放心吧,思冲兄,我会还无辜者清白的。”

  听到熟悉的称呼,李思冲险些泪崩,赶紧想去抓他的手。

  但他下意识的动作,只是将链条扯得晃了晃,手腕一痛,顿时哎呦一声,叫了起来:“元芳,放我回去吧,我就是无辜的啊!”

  李彦微微摇头,不再说话。

  李思冲叫唤了半天,见对方虽然不理会自己,却也没有审问乃至逼供,松了口气。

  看来父亲的暗示没错,宰相权威尤在,走个过程,自己就能回去了。

  接下来就是平静而……并不祥和的等待。

  且不说牢房内,污臭的气息和可怖的刑具,单单旁边那个时不时呻吟两声的犯人,就让人毛骨悚然。

  渐渐的,李思冲更觉得双臂酸疼,浑身难受。

  偷偷看了那人一眼,吓得裆下又是一热,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此人是谁?”

  李彦道:“那是窦掌事。”

  李思冲其实有些猜测,但得到答案后,还是忍不住呻吟道:“他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mimiread.

  李彦实话实说:“是崔阁领行刑逼供,我本想阻止,却未能成功……小心!”

  最后两个字说得极轻又快,李思冲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就听脚步声传来。

  牢门开启,崔守业虎虎生风的走了进来。

  进来第一句话,就迫不及待的询问:“李机宜已经开始审问李宝郎了?”

  李彦道:“刚刚开始。”

  崔守业声调一昂:“好,看来我来得及时,李机宜审吧,我看着!”

  这句话的用意,是给李思冲吃一颗定心丸。

  我崔守业来了,青天就没了,保你颠倒黑白。

  但李思冲刚刚并没有接受审问,崔守业一来反倒要审,脸色顿时一沉。

  再打量这位刑部侍郎,更是暗暗皱眉。

  李思冲曾经是刑部员外郎,崔守业是他的上官,双方来往密切。

  可自从那件事后,做贼心虚,双方就很少见面了。

  此时再看这位曾经威风凛凛的刑部一把手,却是双目通红,神情憔悴。

  连一向打理整齐的威严胡须,都有些散乱,完全没有昔日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从容淡定。

  这样的状态,怎么让人放心?

  李彦也道:“崔阁领如此匆忙,不休息一下?”

  崔守业大手一挥:“不必,速速审问吧!”

  开玩笑,你这家伙精力旺盛,在周国公府上,耗个几天几夜,都不合眼的,他一大把年纪,哪里吃得消?

  肯定是要趁着自己状态最好时,把审问的基调定下,才不至于真相被揭破。

  李彦微微点头:“那好吧,李宝郎,我此次带你来,是询问六年前,江南润州,丹徒县青羊村一事,六年前,你有没有去过那个地方?”

  李思冲赶紧道:“没有,绝对没有!”

  李彦道:“将你六年前那段时间的大致活动,讲述一遍。”

  李思冲想到父亲的关照:“我记不清楚了。”

  李彦继续问:“将你和窦德成昔日的来往,讲述一遍。”

  李思冲下意识看了眼旁边的血人,脸色一白:“我与他早已不再往来,曾经的交情也是泛泛。”

  李彦道:“窦掌事指证你,肯定有其用意,李令郎请仔细回忆一下,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矛盾,产生过哪些纠纷?”

  李思冲愣住,眼珠一转道:“我们曾经马球比赛,争球结怨。”

  崔守业脸色一沉,这是什么借口,你说在平康坊争为都知娘子吃醋,都比这个好。

  李彦也皱起眉头,语气里带着提示:“李宝郎仔细想想,是这样吗?”

  李思冲啊了一声:“这只是一件事,还有平康坊中,我们为了一位都知娘子争风吃醋!”

  崔守业:“……”

  你还真编这个啊!

  李彦也不在意,继续问道:“还有吗?”

  李思冲又开始编造,都是些纨绔争锋,鸡毛蒜皮的小事。

  或者说,他被李敬玄压了六年的官职,这些年真就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平日里接触的,也都是这些了。

  再加上本来就是临时被抓进来,宰相之子哪会想到自己被抓,根本没考虑过接受审问时该怎么捏造事实,只能从生活中取材。

  丘神绩充当录事,将这些一条条记下。

  李彦等供词说完了,继续问道:“关于云丹,李宝郎有什么可说的?”

  李思冲一怔,眼珠滴溜溜转了起来。

  他在那天宴请时,将云丹的功效和副作用都详细告知。

  现在对方的意思,是再说一遍,记录在案?

  可如此一来,他无法解释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啊!

  李彦耐心的等了半刻钟,才慢条斯理的开口道:“李宝郎,这个你说不说?”

  李思冲试探道:“这个……可以说吗?”

  李彦:“……”

  他都有些受不了了。

  你演小品呢!

  崔守业也受不了了,再看下去血压要压不住了,赶紧呵斥道:“不说?不说就上刑!”

  李彦目光一沉:“上刑?”

  崔守业很清楚这种纨绔子弟,高门士子,从小都是养尊处优,享福惯了,哪里经得住严刑拷打?

  但他的风格早就成刑。

  圣人紧盯此案,总不能别人都是“别问,问就是上刑”,到李思冲就变成了“讲道理,别打啊,要讲道理”……

  所以崔守业准备亲自动手。

  不同的人动手,看似是同样的刑法,其实大不一样。

  这点在杖责上最是明显,照实了打,二十杖人就没了,往虚了打,一百杖也只是触目惊心的皮外伤。

  但李思冲则是骇然变色。

  你居然要对我用刑,怪不得刚刚元芳让我小心!

  令他大喜过望的是,李彦摇头:“李宝郎只是前来配合调查,虽有疑虑,但不必用刑。”

  崔守业心想配合调查,哪有直接把人吊起来的,你现在就这一个能说话的嫌疑人,迟早也要用刑。

  他不敢怠慢,立刻问道:“那照李机宜之意,何时才会上刑?”

  李彦不悦:“崔阁领的审问方式里,就只有严刑逼供吗?”

  这话似曾相识,用刑居士崔守业不得不保持一贯作风,冷冷的道:“不这般,难道与他好相劝吗?圣人那边如何交代?”

  道理哥李彦摇头:“圣人让我一切从速,我自然是要快快查出真相的,但严刑拷打中得不到事实,我喜欢讲道理。”

  听着两人对话,李思冲肺都气炸了,恶狠狠地瞪着崔守业。

  你到底是不是要帮我!

  就在这时,他却见李元芳,对自己微微摇头。

  李思冲想了想,也收回视线。

  默契,这个时候一定要与元芳保持默契,才能安然过关。

  “这……”

  崔守业见李思冲跟李彦眼神交流,都懵了。

  你莫不是有病,李元芳把你抓进来,老夫要帮你,结果你跟李元芳眉来眼去?

  但渐渐的,他也回过味来。

  是不是李元芳跟李敬玄也达成了什么交易,愿意帮李思冲脱罪啊?

  那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了。

  不过崔守业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

  他和李思冲都是当年江南血案的涉案人员,一条绳上的蚂蚱,案子彻查,全部完蛋。

  李元芳充其量,就是现在有些利益往来,这小子又是年轻气盛,完全可能翻脸,不得不防。

  崔守业态度坚定起来:“圣人让李机宜查办此案,你要用那一套讲道理的交谈方式,我不反对,但我身为内卫阁领,审问此人,是否有权力?”

  李彦点头:“当然有。”

  崔守业道:“那好,我们互不干涉,李机宜审问时,我避让,我审问时,也请李机宜不要打扰,如何?”

  这样他才好嘱咐李思冲一些要点,编织出一套像样的证词。

  省得这养尊处优的纨绔子,满嘴的漏洞。

  李彦眉头一扬:“崔阁领的意思,是想要先审?”

  崔守业道:“李机宜刚刚询问,并无收获,为何不交予我呢?”

  “那好吧……”

  李彦点了点头,起身走到李思冲面前,在他耳边低声道出两个字:“撑住!”

  短短两个字,把李思冲都快吓傻了。

  旁边有一个血肉模糊,连人形都快看不出来的活例子,你让我撑住?

  我拿什么撑住?

  他直接尖叫起来:“元芳,你千万不要走啊!我要你来审我,只有你来审我!!”

  崔守业一怔,气得眉头都快竖起来了:“李员外!你要想清楚!”

  连昔日的官名都喊出来了,这提示得可太明显了。

  但李思冲哪里肯受刑:“我就认准李机宜,圣人也是让李机宜断案的!”

  崔守业再也受不了这份羞辱,起身拂袖。

  竖子不足与谋!

  若不是要保住自己,这一刻他真想有多远走多远,再也不管这好坏不分的家伙死活。

  但眼见李思冲奋力挣扎,把链条摇晃得咚咚真响,还是咬牙道:“既如此,李机宜先审吧,我过后再来!”

  李彦行礼:“送崔阁领!”

  眼见崔守业离去,李思冲松了口气:“他终于走了,这老物,整天想着严刑逼供,到了我这里都要来一回,简直可恨!”

  李彦耐心的等他喘过气,吩咐丘神绩给他递上一杯酪浆,喂着喝完后,又开口道:“李宝郎再想想,你和窦掌事交恶的原因。”

  李思冲喝完酪浆,舒坦了些,神情放松下来。

  他就喜欢这种问答的,君子动口不动手嘛:“我刚刚已经说过理由。”

  “你可以再仔细想想……”

  李彦道:“比方说,我是说比方啊,你们往来宴饮时,窦德成曾因醉酒,不慎透露了江南案的真相,事后懊恼不已,也正是因为你清楚了真相,窦德成害怕你揭发,关键时刻,才要污你!”

  李思冲如梦初醒,大喜过望。

  妙啊!

  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动机!

  这一下就全连起来了,责任还能推给窦德成,太完美了!

  他立刻连连点头:“啊对对对,就是这样!”

  李彦微笑,脸上带着鼓励:“你看,我就喜欢讲道理,现在说吧,江南案的真相是什么?”

  李思冲喜孜孜的交代,丘神绩飞速记录:

  “那次窦德成醉酒,对我说,江南案是这样的……”

  s..book523132511941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