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有事特务干

小说: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作者:兴霸天 更新时间:2022-04-16 23:07: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将裴行俭送回府上,李彦自己也回到卫国公府上,立刻脱衣睡觉。

  深度睡眠,短短一个时辰,他的精神就恢复巅峰,来到李德謇的院前。

  窦氏是关陇士族成员,卫国公府也属于关陇士族,虽然决定一查到底,但有些事情还是要问清楚。

  李德謇昨夜也被惊动,从下人口中得了消息,老年人睡眠质量本来就差,后来也睡不好,干脆起来喝粥。

  这个时候还是四更天,李彦从来没这么早来打扰过,李德謇见他走入,神色郑重的问道:“元芳,此案是不是有疑难之处?”

  李彦道:“关于案子我已有头绪,此来是想了解一下窦氏。”

  李德謇眉头扬起:“你知道了?”

  李彦不解:“知道什么?”

  李德謇一愣:“窦氏来提亲啊,娶妻求贤淑,窦氏女子一向有贤名,你不喜吗?”

  李彦瞳孔微缩:“大人答应了?”

  李德謇见他口气有异,赶紧道:“没有,两家才有纳采之意,我准备问问你的意见。”

  纳彩就是提亲,是六礼的第一步,有纳采之意,就是双方初定个意向,八字还没一撇。

  李彦顿时松了口气。

  幸好他的家庭地位高,卫国公府如今的重新红火,基本是靠他的声望得来的。

  否则弄个退婚流,就太尴尬呢……

  此时他直截了当的回绝:“我公务繁忙,接下来要西驱蕃贼,还不想娶妻。”

  李德謇也没有太在意:“行,那不急。”

  贵族不比百姓,底层平民不知道人什么时候就没了,自然要早点结婚,早点生娃。

  而贵族子弟婚恋就相对自由很多,比如荣国夫人杨氏,由于崇佛,到四十多岁才结婚,那样的晚婚例子虽然不多,但也不像后世认为的,十几岁就全部得结婚。

  正好说到这个话题,李彦趁机问道:“窦氏与各族的联姻是不是很密切?”

  李德謇点头:“娶妻得惠,求贤求淑,关中之地,以窦氏女最有美名,家教极好。”

  李彦皱眉:“这样啊……”

  山东士族目前整体上处于龟缩状态,仅仅是少部分士子活跃,唐初的五姓女地位,真不是顶尖。

  野史里的恨不能娶五姓女之说,要到唐中后期才流行起来。

  在这个时代,窦氏女是良配,婚恋市场的顶流。

  李德謇见李彦对窦氏似乎颇为不满,也就直说了另一重原因:“窦氏一向厚嫁,娶得窦氏女,也可得一笔丰厚财富,自然更为人所追捧。”

  李彦倒是点头:“这是应当,女子的地位,有一大关键,就是经济的独立。”

  用一份丰厚的嫁妆,既让亲家得利,又能增加女儿在夫家的话语权,可谓双赢。

  而按照唐朝律法,嫁妆到了夫家,名义上也是女子所用,如果和离,是可以带走的。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mimiread.

  这般一想,如果要动窦氏商会,窦氏就更要拼命了。

  弄不好李隆基他妈的嫁妆都被整没了……

  不是骂人啊!

  李德謇则关切的道:“元芳,你到底要做什么?自前赵国公去世,关陇世族不比以往,窦氏影响深厚,不可轻动!”

  李彦微微点头。

  实际上昨晚送裴行俭回去时,一路上这位吏部侍郎也有意无意的提点了不少。

  长孙无忌还在时,是关陇领袖,那时窦氏单靠裙带关系,地位并不算核心。

  但自从长孙无忌死后,各大家族变成一盘散沙,又被李治分而治之,这个时候窦氏与各族常有联姻,都能说得上话,位置反倒重要起来。

  他本来不想把案子带回家说,但此时也想听听李德謇这种历经风雨的长者意见,便将事情大致讲了一遍。

  李德謇闻皱眉:“凉州贾贼的毒丹,可能是从窦氏商会流出?如今士子中毒,影响恶劣,此事牵扯极大,如果被证实,那窦氏绝对要伤筋动骨,他们也会拼尽一切的毁灭证据,你要查窦氏商会,一定要有章法!”

  李德謇毕竟是李靖之子,陇西李氏嫡传,哪怕落魄了,也不是一般谨小慎微的小老头,李彦目光一亮:“请大人指点。”

  李德謇想了想道:“四大商会,窦氏商会排在第一,赵郡李氏的商会排第二,兰陵萧氏的商会排第三,谢氏……谢氏的商会排第四,四家商会之间多有摩擦,你可以关注一二。”

  李彦想到昨夜李谦孺的表态,微微一笑:“大人英明。”

  李德謇道:“窦氏不可能接受贾贼的毒丹,为祸士子,如果不是疏漏,肯定就是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关于商会内部,你有情报来源吗?”

  李彦摇头:“内卫之责,是对外安内,关于窦氏商会,我们没有情报。”

  李德謇皱眉:“那就麻烦了,你恐怕不知道窦氏商会有多大吧?单单是东市,窦氏就有十七家大商铺,出售的全部是贵重好物,深受各家喜爱,在西市,窦氏商铺也有九家店铺,胡人特别喜欢在里面买,认准了商铺,溢价也无所谓……”

  李彦听着听着,脸色也变了。

  长安的大商铺总共才有多少,窦氏商铺竟然有一百多家!

  除了南方那些个无人居住的鬼市,其他再穷的坊市,都能看到窦氏的身影,尽可能的抢占市场。

  怪不得能称长安第一,怪不得能为每个嫁出去的女儿,置办一份对于贵族而都极为丰厚的嫁妆……

  在商界,它真的是巨无霸般的存在。

  李德謇又问道:“此案可有破案期限?”

  李彦道:“十天。”

  李德謇眉头紧皱:“短短十天,那么多铺子,若是毒丹出售的途径十分隐秘,你怎么查?”

  李彦吸了口气:“我也没想到窦氏商会达到了这个规模,啧,麻烦了……”

  李德謇看着他,欲又止:“实际上……你……”

  李彦没有注意,沉浸在思索中,突然眉头一动,站起身来:“我有办法了,大人,我先去工作了!”

  李德謇怔了怔:“好,你去忙吧,府内的人尽管调用!不过在对付窦氏的时候,最好不要做无谓牵连,姻亲关系终究不比其他,真到了危机时刻,其他家族会有所抉择的……”

  “明白!”

  李彦点头。

  窦氏势力固然庞大,但族内并没有出什么英雄人物,一直靠着外戚身份上位。

  看上去花团锦簇,烈火烹油,一旦出了大事,别的士族态度如何,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走出李德謇的屋子,李彦唤来同样没睡的许大和田老:“窦氏商会的那个暗谍,你们还有关注吗?”

  许大道:“前几日还见过她出现,此女已经得到提拔,是一位底层管事了,容貌有所变化,险些认不出来。”

  李彦道:“好,将舒三带来。”

  舒三娘子很快被叫了起来,行礼道:“阿郎!”

  在府上没了平康坊时的竞争压力,不怕一个不慎就被其他名妓超过去,失去了都知娘子的身份,只管躺平,她面孔白净,哪怕是被吵醒的,气色还挺不错。

  李彦道:“舒三,你的假母如今变了模样,你根据许大的描述,再为我画一幅画像。”

  “好!”

  舒三娘子不太明白为什么抓一个假母,拖了这么久,但她喜欢现在的日子,就按照指示,又画了一幅。

  当画像出来,李彦仔细看看,再听了许大的形容,不由地诧异起来。

  此女的五官虽然没有大的变化,但身体粗壮许多,皮肤变黑,动作姿态,说话口音,都变了样子,堪称改头换面般的技巧。

  李彦想到了历史上唐朝的庞三娘。

  庞三娘是一位歌妓,善歌舞,会化妆,有一次素颜被人看到了,那人就喊奶奶,还问有名的歌妓去哪了,庞三娘镇定自若,说那是我孙女,今天不在,明天你再来,结果那人第二天再来,见到美颜后的庞三娘,完全认不得,还说昨天见过娘子的奶奶了。

  乔碧罗:学废了!学废了!

  好在古代至少没有整容技术,五官终究变不了,李彦将画像反复看了几遍,用心记下,嘴角一弯:“窦氏商会的情报,这不就有了么……”

  许大和田老摩拳擦掌:“李机宜,要我们再去抓一次吗?”

  李彦摇头:“不了,远程偶尔监视一下还好,经过上次后,对方肯定有了防备,你们去内卫吧,配合狄怀英他们,从正规途径破案!”

  许大和田老没听出他的下之意,领命离去:“是!”

  李彦关心了舒三娘子几句,安了安她的心,目光一转,往平康坊北边的崇仁坊看去。

  一座他曾经想去,但未能成行的道观,可以去了。

  ……

  玄都观里。

  李彦在打着哈欠的小道童引路下,来到待客室。

  一路走来,这座道观处处透出贫穷的气息。

  倒是有几棵桃树,长得枝繁叶茂,绿叶映红花,散发出一股淡雅的香气。

  李彦坐下,赏了片刻桃花,就听到明崇俨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李善信!”

  李彦转过身,露出由衷的笑容:“明道长,打扰了!”

  s..book523132511937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