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

  李彦上班努力了一个时辰,照样带薪练武后,准备往太子宫一行。

  提到贾思博炼丹,他觉得还是劝一劝太子。

  虽然这个世界有武功,或许丹药的效果比起真正历史上的强,但若说对人体的毒性完全消失,是不太现实的。

  因此听不听是对方的事,李彦想尽一份心意。

  毕竟现在执掌大唐的一家三口里面,他最喜欢仁厚的太子,希望太子能多活一段时间。

  出示五品鱼符,进了少阳院后,曹真和那个被鬼吓到都想着干饭的宫婢芸娘,恰好在殿前打扫。

  两人见了李彦,赶忙迎上来,笑容灿烂:“李机宜!殿下今早还念叨你呢!”

  李彦笑着聊了几句,走入正殿。

  就见太子和太子妃,正在逗弄一只小狸猫。

  李彦刀斩佛像受伤,在卫国公府修养之时,太子和太子妃还亲自登府,看了他一次。

  不怕暴露太子党的秘密,明面上不需要过于掩饰了。

  李彦刀斩武敏之,以太子对武敏之的恨意,重新恢复好感才正常。

  刻意远离,反倒是欲盖弥彰。

  而卫国公府一行,李彦自然是身体无恙,倒是小黑的灵性,给太子和太子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可惜太子的身体太弱,猞猁再有豹奴驯养,也太危险。

  帝后没允许,倒是送来了好几只猫儿。

  太子和太子妃一块养,很是开心。

  “元芳,快来快来!”

  眼见李彦入殿,太子连连招手。

  不知是否大仇得报,心结散去,太子的中气虽然还是严重不足,但脸色比起最初见到时,好了不少。

  李彦也挺高兴,走上前去,逗弄猫儿。

  那狸猫见了李彦,立刻贴了上来,绕着他直打转。

  太子妃不解:“它为什么总是那么喜欢你?”

  李彦嘿嘿一笑,说了实话:“我是动物之友。”

  太子妃挺不服气的,但想到小黑的灵性,又不得不承认:“好像还真是……”

  李彦对于动物之友的天赋挺看重,在调教狮子骢和猞猁小黑后,已经把主意打到鹰的头上。

  早在一个月前,他就命许大等人,在西市联系专门的狩猎者,物色一头品种最好的鹰儿。

  算算时间,也快送来了。

  李彦挺期待。

  在古代军事上,鹰本来就象征着战神,天空俯瞰的视野优势,实在太大。

  犹记得当时在大慈恩寺时,就感叹没有无人机俯瞰,那为何不用灵性的老鹰,来充当高空的眼睛呢!

  不过这个世界有武功存在,尤其是弓弦劲的箭术,那是真正的无双神射。

  李彦不想好不容易养出一只鹰儿,被人嗖的一声射下来,准备早早调教。

  自己先用弓弦劲秘传射,让鹰知道世界的残酷,以后才能在敌人的箭矢中活下来。

  太子妃不知他这位动物之友正在想什么,太子则觉得李彦在这个时候入宫应该是有事:“元芳此来,可有事情?”

  李彦也不拐弯抹角:“殿下,臣曾见你服用一个锦盒内的丹药,那是丹药吗?”

  太子点头:“那是五云丹,元芳若想用,我去向父亲求取一些。”

  李彦心头一震:“丹药是圣人所赐?”

  太子道:“是的,父亲也在服用,五云丹是明道士所炼,安神养体,很有神效。”

  “明崇俨炼的丹?原来他是这样与李治搭上线的吗?”

  李彦暗暗皱眉。

  五云丹,名字听上去很普通,其实不然。

  古人视云色占吉凶丰歉,五色瑞云,被看成是吉祥。

  在道家里,又指云英、云珠、云母、云液、云沙五种云母,据说按五季服用,能寿考乃至成仙。

  葛洪的《抱朴子》里就有“消五云,飞八石,转九丹”之说。

  当然,现代人都知道,这些天然形成的矿物质,里面含有许多重金属,是不能直接食用的。

  可惜啊,自己劝不了,因为这丹李治也吃。

  太子见李彦脸色有些凝重,感到奇怪:“元芳,怎么了?”

  李彦用贾思博顶锅:“凉州贾氏那位投靠吐蕃,发展暗谍的叛贼贾思博,就喜炼丹,但所练丹药从不示人,也不自用,臣担心他别有所图……”

  太子恍然:“元芳有心了,不过宫内的丹药,都是由尚药局管理,我的东宫也有药藏局,不怕贼人作祟。”

  李彦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祝李治身体健康:“那就好!那就好!”

  既然提到贾思博,太子又询问了一番,听说此人至今还是没有开口,脸色微沉:“大军即将出征,绝不容许朝堂之上,有人和吐蕃暗通款曲,以图不轨!”

  李彦这次是真的同意:“殿下所甚是,前方军士效命死战,岂容后边叛徒传递情报?”

  太子见他口气有些不对劲:“元芳,你准备怎么查案?”

  李彦道:“我准备从武库失窃的军械开始查,顺藤摸瓜。”

  太子的神情顿时凝重起来:“元芳,你想好了吗?”

  李彦道:“殿下,昔日武敏之府上的役力为恶奴所占,胡作非为之时,臣位卑轻,最后只能将那群恶奴除去了事,治标不治本,此时臣已是五品机宜,有些事情也可以尝试着做一做了,慢慢来嘛!”

  太子凝视着他,正色的道:“你放心去做,我保你不失!”

  李彦笑道:“多谢殿下!”

  太子监国五次,不是不知道触及权贵利益的凶险,能说出这话真的不容易。

  换成李治,也想清理往军中伸手的蛀虫,却肯定不会明支持,而是默默调控,让他冲锋陷阵。

  两人又讨论了一番,太子提醒道:“元芳,母亲昨日提及你,你离了少阳院,去麟德殿一行吧!”

  李彦知道,这段时间太子对武后又亲近起来。

  毕竟只要不涉及权力,武后对于这个儿子是很不错。

  再加上这个世界武后和武敏之彻底翻脸,两人重归于好也很正常。

  他点点头:“臣明白了。”

  ……

  再次进入麟德殿,李彦一路所见,也不禁感叹。

  权力起落,人情冷暖,最是明显。

  武后还没有失势呢,一路上汇报的官员就少了许多,与三个月前的天后姿态,差距极大。

  没办法,武敏之临死前的反击,太狠了。

  武后好不容易杀一个外戚,却输得这么彻底。

  近些年建立的威望,几乎荡然无存。

  她也果断,回到宫内,就下令身边的人不准再称她为天后,只称皇后,甚至有退位的姿态。

  这招以退为进,果然让李治露面,力挺武后。

  不比上官仪废后时期,现在的李治,是真的离不开武后的政务处理了。

  但这也就是唐朝,如果是对于名誉无比看重的宋朝,无论皇帝愿意不愿意,肯定是废后。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咪咪阅读,.mimiread. 安装最新版。

  宋朝明面上是刑不上士大夫,但官家真要治臣子,会让臣子社会性死亡。

  一个士大夫若是名誉受损,比杀了他还要严重,别说自己,甚至会连累身边人前途无光。

  年代不同,社会风气不一样,武后自然是不在乎那种虚名,不过她这次威望损失的实在太厉害,这几个月唯一发出的声音,好似就是坚定的支持他成为机宜使。

  李彦这般想想,自己也就进宫谢恩过一次,好像是有点过分。

  不过触发了天赋芳心纵火犯,那武后的态度应该……

  “李元芳,你这一身绯袍,可知穿不久了?”

  这个念头刚刚浮上,武后冷厉的声音传了过来,李彦瞬间轻松。

  不愧是你啊,武则天!

  颜值照加,pua照来!

  李彦对这套路老习惯了,配合着演呗:“臣年少得升机宜,亦是诚惶诚恐,所思所想,只有不辜负皇后所重!”

  武后的声音稍缓:“你确非年少轻狂,浪荡浮性之辈,抬起头吧!”

  李彦抬起头,印入眼中的,依旧是一张斗志昂扬的脸。

  一个人的权力欲望,真的能全面焕发精气神,武后遭受这么大的打击,肯定也有失落颓丧的时刻,但她恢复的速度极快。

  此时几乎与昔日的天后全无两样了,一开口就要揽权:“贾思博一案,刑部和大理寺无能为力,即将转入内卫,这既是机遇,也是危机,你可知晓?”

  李彦点头:“臣昨日还关注凉州局势,了解到贾氏府邸暂被封禁……”

  武后冷笑:“你的消息落后了,招苗神客入殿!”

  很快,高太监将一位身材削瘦的男子领了过来:“臣苗神客拜见皇后,见过李机宜!”

  李彦心中挺惊讶。

  苗神客,这名字听起来仙侠气满满,实际上是北门学士六人组之一。

  北门学士是武则天的智囊团,一方面为她编书,做政治宣传,收买士人之心,比如之前赠予他的《臣轨》,就是这群人编辑的,另一方面又分宰相之权,参与国家大事。

  武后喊苗神客上来,看向李彦:“李元芳,此案苗神客会辅佐你,有些事情你尽管去做,不必瞻前顾后,明白了吗?”

  李彦第一次感受到武后的温暖,朗声道:“臣明白!”

  派出北门学士为他辅助,虽然难免有监视之意,但也算把他当成天后党的骨干培养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

  他真的混成太子和天后双料亲信了~

  s..book523132511936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