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第九十五章 梅花内卫要这样抓

小说: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作者:兴霸天 更新时间:2022-04-16 23:07: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就是监国五次培养出来的太子党么,有够可笑的呢……”

  李彦摇摇头,骑马而入。

  实际上,太子虽然铆足了劲跟武后对着干,但底下的太子党,却不是一条心。

  百善孝为先的观念,还是太深入人心。

  别说这个年代了,后世网络上那个女儿当街暴打母亲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真相多么令人寒心。

  子女反抗父母,无论对错,人们最先指责的都是儿女,太子此次亦难免。

  当年的事情渐渐流传开来,至少太子身边的臣子,都知道了那个未能成婚的前太子妃杨氏,跳湖的真相。

  推荐下,咪咪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mimiread.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但他们仍然明里暗里的劝说太子,不要与武后过于争锋相对,免得母子失和,引发朝局动荡。

  从大局来看,确实是对的。

  以武后的权势,与储君太子相争,一旦闹得不可开交,引发的余波谁也无法预测。

  但太子这次,就要反抗一次,不愿意顾全那样的大局!

  李彦由于这段时间和太子并无联系,并不知道太子宫内还发生了这些事。

  看到窦静缩得那么快,不免暗暗摇头,好在策马进了后院,诶嘿嘿的声音很快传来。

  李彦的表情顿时松弛下来,嘴角弯起。

  无论遇到多么不爽的事情,一想到此时的武敏之,心中的喜悦都压抑不住。

  果然,这疯子没让他失望。

  一道跌跌撞撞的身影从面前跑过。

  披头散发,浑身怪味,象征一品国公尊贵的紫服,皱皱巴巴,居然都没人替他换下。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武敏之跑到墙边上,身后跟着几个婢女,端着药碗,连声呼道:“喝啊!你为什么不喝!”

  “我不想喝……放开……放开……”

  武敏之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明明那天需要六七个侍卫才能按住,此时却不怎么敢反抗,被几个柔柔弱弱的婢女固定住手脚,就捏起嘴巴,把药汤灌了下去。

  喝完之后,武敏之就半蹲下去,双手环抱膝盖,缩成一团。

  他的表情变得呆痴,口水从嘴角流下,发出傻笑:“诶嘿嘿……诶嘿嘿……”

  婢女们看着武敏之,表情里没有半分怜悯,有的只是快意。

  因为她们的同伴,不知被武敏之打死了多少。

  就因为脸上出现了一根皱纹,或者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现在,报应来了。

  李彦欣赏够了,下了马来,走上前去:“周国公,我又来看你了!”

  武敏之连反应都没有,只知道流口水。

  李彦叹了口气,对着边上有些害怕的婢女道:“我要来后宅查案,你们去戴好帷帽。”

  婢女领命而去:“是!”

  实际上,无论守不守礼,这种行为对于主人而,都是一种巨大的侮辱。

  正如凉州时丘神绩带人闯入贾氏内院,将女眷带出,哪怕证实了里面藏有苏毗女子,士人团体也大加批驳。

  不过武敏之都疯了,显然再也不会有人在乎他的尊严。

  李彦很快开始在后宅查案起来。

  他心中其实有了目标,但不能做得太快。

  否则前些天一直没有线索,武敏之一疯,自己唰唰把案子查出来了,怎么也不正常。

  而看着他挺拔的背影,饱满的精神,高太监顿时身躯一震。

  来了!来了!通宵加班的他又来了!

  以前高太监觉得辛苦,但当他回宫内,也这么做,引得武后赞许后,立刻带动了其他内侍。

  李武卫,高啊!

  李彦真没想到,自己上班摸鱼的时候,其他人视若无睹,卷的时候,倒是带动了潮流。

  不过日子过得越苦的地方,还真就越容易卷。

  这个年代的太监日子过得苦哈哈,真要勤奋起来还真勤奋,高太监跟着他鞍前马后,都把李彦感动了。

  你图啥咧?

  两人忙活了整整一天一夜,将偌大的周国公府后宅地毯式的搜了一遍。

  李彦知道火候差不多了,重新来到一间屋前。

  “李武卫,这件屋子你已经搜查了不下于十遍了吧?”

  高太监十分佩服他,这屋子正是周国公那晚闹鬼的地方,可谓案发地点。

  “我觉得还有没有发现的线索,王内官,你稍候,我回府一趟!”

  李彦摩挲着下巴,故作思考,突然眼睛一亮,背后跟劈过一道闪电似的,转身就走。

  再来时,他把小黑牵了过来,拍了拍这大猫的脑袋:“去,嗅一嗅。”

  小黑被冷落了好一段时间,早就想一显身手,闻嗖的一下蹿出去,开始在房内嗅来嗅去。

  高太监不解:“李武卫,这是要做什么?”

  李彦道:“自从那一晚闹鬼后,周国公就换了一个房间睡觉,这里早已被冷落多时,相信正常情况下,婢女也不会进来,你看这地面,只是简单收拾了,角落里还有许多破碎的瓷器碎片。”

  高太监仔细看了看:“毕竟闹鬼,谁不怕呢!”

  “不错!不错!”

  李彦就爱听这话,连连点头:“但有一个人不怕……”

  高太监恍然道:“是啊,凶手不怕,因为鬼就是凶手扮的,事后又回到屋内,趁机抹除线索,对吗?”

  李彦微笑:“内官高见!”

  他话音刚落,小黑突然龇起了牙,轻盈的跳回了李彦身前。

  这就是有发现了。

  高太监精神一振,李彦欢喜的揉了揉小黑的脑袋,转身对着站在门口的婢女道:“将你们院内的所有人都召集起来,就现在!”

  婢女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夜,心想怪不得国公被你整得半疯。

  你这样不分白天黑夜的查案,换谁谁不疯。

  不过看着他身后精神奕奕的高太监,婢女又惭愧的低下头去。

  还是我们不够努力啊!

  小半个时辰后,内宅一百多位婢女齐聚,不少都睡眼惺忪,硬生生被叫了起来。

  “我现在怀疑你们之中,有人对国公暗怀不轨……”

  李彦来到她们面前,对着小黑道:“去,将那个最近进出屋子最多的女子找出来!”

  小黑应命走了过去,开始在一个个婢女身上嗅来嗅去。

  她们看着这步伐优雅的金黑色大猫儿,有些害怕,又想摸摸。

  这种矛盾的心理,一直持续到小黑来到一个姿态优雅的女婢面前,龇起了牙,弓起了背。

  众女齐刷刷的看过去,露出又惊又惧的表情:“怎么是叶娘子?”

  这被找出来的女子,皮肤光洁,相貌上佳,但相比起清一色十几岁年纪的婢女,年纪已经不小。

  李彦凝视着她:“叶娘子?听这称呼,你的身份不一般?”

  叶娘子走了出来,小心翼翼的绕开小黑,来到李彦面前福了一礼:“小女子是后院的管事之一,府宅内外才称我一声叶娘子。”

  李彦看向其他婢女:“再出来几个管事的。”

  又有几名女子走出,经过询问后,李彦才知道,这位叶娘子办事利落,指挥府内家务井井有条。

  即便是武敏之那样暴烈的性子,她也能稍稍安抚一二,得到信任,一路升迁成了后院管事。

  别的不说,能在周国公府上工作两年,不莫名失踪的,就是大大的能人了。

  “不仅是能人,还是梅花内卫吧?”

  李彦审视着叶娘子,暗暗冷笑。

  从某种意义上讲,李治、李弘、李彦三个人做的事,撞车了。

  李治为的是皇权、李弘为的是旧仇、李彦为的是新恨,既然得罪了武敏之,不先下手为强,对方也不会放过自己。

  而三人之中,李治所为最隐蔽。

  如果不是假母容娘暴露,又有熟悉这位圣人手段的心腹丘英,李彦也难以将所有事情串起来。

  既然李治早就准备弄死武敏之了,又有梅花内卫这监察百官的特务机构在,周国公府内很可能也有他们的人。

  李彦扮鬼吓武敏之的时候,隐藏在院内的梅花内卫,想必也很奇怪,到底是谁做的呢?

  如果真是内宅的婢女,事后自然会到这个闹鬼的房间搜查线索。

  由于时间才过去了十多天,气味还有留存,李彦出动小黑,就可以顺藤摸瓜,将其找出。

  掌握了动机,线索顿时变得清晰明了。

  “这李元芳名不虚传,居然靠着一头豹子,把我找了出来!”

  叶娘子并不知道对方从大局着手,内心实在震惊。

  不过震惊之后,她丝毫不慌,甚至还有点想笑。

  且不说她能够狡辩,自己事后进闹鬼屋子搜寻,是为了尽管事之责。

  退一步,就算李元芳真的揭破她的身份,又能怎样?

  正如容娘落在丘神绩手里有恃无恐一样,她们是效力于圣人的。

  单凭这圣意眷顾,你们这些当臣子的,就得捏着鼻子,乖乖的把事情隐瞒下来。

  “果然是特务!”

  李彦看着她的有恃无恐,不用发动天赋,也知道此女的身份不会有错了。

  一个下人,再怎么无辜,碰到官员审问时都会害怕,因为害怕被冤枉。

  而这个叶娘子能在武敏之麾下干上两年,如果说没有做过残害其他婢女的行为,怎么也不可能。

  特务的手段,往往极为残忍。

  李彦愿意当内卫,去对抗外敌,但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当梅花内卫,想方设法的对付自己人。

  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性质。

  不过别看梅花内卫内斗内行,外斗外行,很多时候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总不能明知道对方是圣人的人,还一刀砍了,那就等同谋反了。

  好在这一回不同。

  因为李彦是奉命行事。

  奉武后的命!

  梅花内卫就要这样抓!

  李彦先是感叹:“可惜周国公起初怎么也不让我们进内宅,否则的话,也不至于耽搁到如今……”

  高太监深以为然,看着叶娘子明显不太对劲的表现,低声道:“李武卫,这里不是审问的地方,把她带走,入宫!”

  在叶娘子俏脸变色的注视下,早就等着这句话的李彦嘴角微翘,大手一挥:

  “拿下!”

  s..book523132511935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