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第八十八章 无能狂怒的武后,正面进击的太子

小说: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作者:兴霸天 更新时间:2022-04-16 23:07: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皇后驾到!!”

  帝辇第二次驾临周国公府。

  只是这一回,不提前院被李彦和鸠摩罗一场表演赛,打得坑坑洼洼,连大门楼上的陶瓦都被震掉不少。

  就那正堂一股骚气的味道,满地的狼藉,都能证明这里发生过何等惨绝人寰的事情。

  而武后下辇车的步伐,也不是那么矫健了。

  她的脸色铁青,双手青筋暴起,处于前所未有的暴怒中。

  高太监噤若寒蝉的跟在她身后,步履甚至有些蹒跚,心里满是无妄之灾的悲伤。

  这算什么事啊!

  直到他看到更“凄惨”的李彦。

  李彦唇角溢血,脸色灰白,木然的来到面前。

  武后不待他行礼,就高声呵斥:“李元芳,你太让我失望了!”

  李彦早就酝酿好几个情绪,赶紧上演第一个失魂落魄。

  武后的怒火喷薄出来,声音里的冷意几乎冰寒刺骨:“我信任你断案之能,把周国公府的事情交给你查办,结果你不仅没有找出凶手,还连累周国公被蕃僧所害!李元芳,你可知罪!!”

  李彦演技不太过关,情绪切换得不及时,只能用沙哑的声音弥补:“臣知罪!”

  武后根本没怎么看他,环视着周国公府,眼神中流露出那股深深的厌恶,这一次不再伪装。

  片刻后,她咬牙切齿的问道:“那劣货呢?”

  李彦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说的是武敏之,心想这一家的称呼真有意思。

  老物、恶妇、劣货……

  当然回答还得回答:“周国公在后院,在御医的施药下,已经初步安稳下来。”

  嗯,如果六七个侍卫按住武敏之,由御医灌了几大碗药汤,硬生生让他昏过去,叫安稳的话……

  不得不说,疯子力气真大!

  武后完全能够想象那个画面,冷哼一声:“那谋害周国公的蕃僧呢?把他下大理寺狱!严刑拷打,一定要问出是何居心,吐蕃使节团有何阴谋!”

  李彦涩声道:“他见势不妙,立刻逃亡,当时一片混乱,臣没有拦住他……”

  “什么!”

  武后身体一抖,声音顿时高昂了数度,趁机打击他的信心:“你不是在凉州与那人打了个平手吗,怎的这次如此不济?你破案破不了,连缉凶都变得如此无能,还要你这武德卫何用?”

  “臣知罪……”

  李彦情绪酝酿完毕,脸上满是失落,心里乐开花。

  你也有无能狂怒的一天?

  当然,普通人听得武后如此训斥,似乎官位都要不保,恐怕都要吓瘫了。

  高太监在后面,就用十分同情的目光看着李彦。

  他很清楚,一个武者情绪不佳,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打不过对方实属正常。

  李彦之前受到了那样劲爆的冲击,如果眨眼间就大发神威,那才叫奇怪。

  “唉,李武卫明明三番五次劝阻,不让那蕃僧为周国公治病,完全是受了无妄之灾啊!”

  武后却不这么认为。

  她已经自动忽略,是自己同意让鸠摩罗给武敏之看病。

  在宫内听到武敏之疯了,说的那些胡话后,她心头窜起的怒火就不可遏止。

  负责此案的李彦,首当其冲。

  还有听到消息的内侍、婢女和御医……

  涉及到前太子妃杨氏和荣国夫人的丑闻,必须清理!

  不过李彦之所以有恃无恐,是有原因的。

  “太子驾到!!”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又一道尖细的声音。

  同样是李治赏赐的帝辇,来到周国公府前院。

  众人转过头,就看到太子满面笑容,以前所未有的轻快步伐,走了过来。

  武后手指轻轻颤了颤。

  连装都不装了,此事难了!

  果不其然,太子一露面,就开始迫不及待的发难:“母亲,我听闻周国公病后吐真,涉及到我前太子妃杨氏,可有此事?”

  武后断然道:“那不是太子妃,你们并未完婚,太子,此事早已过去,休要再提!”

  换成以前,一向柔顺的太子不会说什么,可这一回太子昂起脖子,脸上罕见生出一份昂然的斗志:“虽无成婚之实,但六礼已至‘请期’,杨氏之冤,我必过问!”

  汉朝以来的结婚六礼,到了唐朝都延续下来,分别是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

  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提亲、合八字、过大帖、送彩礼、算日子、接媳妇。

  太子和杨氏,到了倒数第二步请期,杨氏被接入了荣国夫人府内,就等着大婚之日入东宫了,然后发生了那事。

  所以当太子态度明确的说出此时,就连武后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驳斥。

  而太子的目光扫了一遍,立刻看向李彦,冷冷的道:“听说李武卫这几日一直在周国公府上,我赠予你的《瑶山玉彩》,可有功夫翻看啊?”

  “殿下,我……我……”谷

  听着太子明显不悦的语气,李彦先是满脸的茫然,然后似乎意识到什么,赶忙低下头去。

  “太子恨武敏之真是恨得疯了,李元芳之前又不知道你俩的恩怨,真是无妄之灾!”

  武后冷眼看着,愈发觉得这件事难办。

  她本以为三年多过去,太子又和现太子妃裴氏感情很好,早就把杨氏忘掉。

  但此时看来,太子不仅没忘,还一直酝酿着复仇之心,甚至恨到迁怒别人的地步。

  她立刻意识到李彦还有用,语气立刻改变:“李元芳是得我之命,查探周国公府闹鬼之案,身负大事,《瑶山玉彩》稍后研读,也不算迟。”

  果然这么一说,太子微微眯起眼:“哦?那李武卫可有查到什么呢?”

  李彦愈发垂头丧气:“没有……”

  太子语气凌厉起来:“那你做成了什么?”

  武后已经确定,之前将武敏之吓疯的所谓鬼怪作祟,肯定有太子的手笔。

  她开口道:“太子所未免苛责,李元芳自从入府查案,尽忠职守,夙兴夜寐,府内恶奴欺上瞒下,遭他彻查,维护国公声名,既有功劳,也有苦劳!”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mimiread.

  李彦:“……”

  虽然这是早就与太子约定的配合,可政治人物的无耻,算是见识到了。

  同一件事,是好是坏,有功还是有罪,都任由一张嘴说呗!

  太子心中暗喜,表面则不甘的道:“母亲说的是。”

  武后立刻朝着李彦挥了挥手:“退下吧!”

  这李元芳能力不错,可惜运气太差,这次磨砺磨砺锋芒,接下来能为她所用。

  当然,现在顾不上这小卒子,她要全力对付太子。

  太子一向顺服,从没反抗过帝后。

  可一旦反抗了,也非同小可。

  毕竟是监国五次的储君!

  最关键的,这件事确实是她武氏做得龌龊,天然占据不利。

  闹到这个地步,武后还想颠倒黑白,也必须全力以赴了。

  与太子打了个完美的配合交接,李彦走出周国公府。

  此时王孝杰、丘神绩和其他巡察卒,都在万年长安县衙,盯死那群狗奴。

  虽然武后下令,一般人不敢冒此大不韪,但武敏之在大理寺的势力不小,万一出个什么纰漏,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因此李彦出府时行单只影,看上去十分落寞。

  但外人却不知,他转身看看那扇巨大的朱门,心中有多么快意。

  时间上好似已经过去很久,实际上他来长安,也就十天。

  第一天晚上,入宫面圣,太子宫闹鬼事件。

  第二天,与武敏之的狗奴冲突,不得进卫国公府,得传弓弦劲秘卷,当晚入周国公府扮鬼吓武敏之。

  此后就是武敏之装疯,进宫与太子摊牌,获得强援,里应外合,谢谢你啊,一步步把武敏之彻底逼疯。

  这个煊赫霸道,不可一世的周国公府……

  短短十日,从上到下,彻底完蛋!

  “太子等了三年,下半场就交给他,亲自报仇吧!”

  “仔细想想,这次计划其实挺粗陋,中间颇多运气。”

  “还得努力努力,把智慧提一提,或者干脆再升升运道?”

  李彦琢磨着得失。

  他在重新分配属性里,庆幸的两点,第一是没削减力量,第二则是加了运道。

  运道这属性,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刻真的重要。

  当然,如果毫无实力,想全靠运道躺赢也不行。

  必须像他这种有了不俗的基础,运道高时,才能有时来天地皆同力的感觉。

  李彦一边想着,一边去马厩牵了狮子骢出来,翻身上马。

  “李武卫!李武卫!”

  正准备策马回卫国公府,高太监追了出来。

  李彦下了马来,迎上问道:“高内官,什么事?”

  高太监见他如此作为,心中受宠若惊。

  哪怕这只是普通人之间的尊重,但对于这个时代的宦官,也是享受不到的待遇。

  他定了定神,微笑道:“天后关切李武卫的伤势,特许李武卫入慈恩寺疗伤。”

  李彦不解:“去慈恩寺?”

  诸多内家劲力中,光明劲确实最适合疗伤,但武后这么好的嘛?

  高太监低声道:“天后对李武卫十分赏识,此次周国公如此大事,也无真正的责怪之意,李武卫好好效忠于天后,必定前程远大!”

  李彦啼笑皆非:

  “我从太子党,变成天后党了?!”

  s..book523132511934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从神探李元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