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什么味道!”

  何茂才翻上了画舫,鼻子一嗅,浓郁的药味扑面而来,还伴随着一股说不出的腐臭怪味,让人直欲作呕。

  他是见过尸体的,只觉得这股怪味比起死人还要臭,赶忙一手捏住鼻子,稳了稳心神。

  之前唤来老鸨,刘世延严词质问,对方惊惧交代,确定了杜九娘自年前就无故发病,不请药婆,这八个月来整日藏在船上,不见外客,身边的心腹婢女也越来越神秘。

  这与伯爵夫人重病的时间完全吻合,虽然还无铁证,但何茂才首先派人通知朝天宫,再向刘世延请命,亲自一探画舫。

  作为刑名领域的官员,如果真能当场揭露秦淮妓子恶咒诰命夫人,那是实打实的政绩,能让他这种同进士出身的人崭露头角。

  至于危险

  “这妓子不知从哪里学了害人咒术,如今垂死,全靠几个婢女苟延残喘,更无自保之力,我怕她作甚?”

  “城内捕快都是一群酒囊饭袋,来了只会坏事,若喊了别的官员来,功劳则会被夺走.”

  “只有我上!”

  何茂才自我安慰了一番,对升官的渴望,压制住了阴森环境的恐惧,蹑手蹑脚,靠了过去。

  画舫原指装饰丽的小船,方便在水上荡漾游玩,宴饮时观赏两岸的景观,而秦淮河上的画舫,则不少是出名妓子的个人住所,颇具特色。

  杜九娘的画舫正是其一,即便是夜间,也能看出几分昔日的豪阔奢,多少恩客在里面挥金如土,装饰得自然金碧辉煌。

  只是现在,两侧观览风景的窗户全部被封死,外围的一间间屋子,也都冷冷清清,没了人气,全无昔日的欢场气息。

  而越往里面走,空气越是阴冷,何茂才的脚步声明明极为轻微,却觉得自己每一步走下去,声音都巨大,心都要跳出来,干脆脱了鞋,往前慢慢移动。

  终于,到了最里间的门前,他轻轻碰了碰,就悄无声息地开了一条缝隙,往里面一瞧,这位同进士的瞳孔猛然涨大。

  本该是闺房,却变成了灵堂,八条黑白交错的布幡垂下,轻轻旋动。

  每条幡上各有一个字,依稀是“魂”“灵”“恶”“怨”“忿”“屠”“绝”“死”。

  何茂才不能肯定自己看的对不对,因为大部分注意力,被中间一道诡异的人影吸引。

  无法看清像貌,只能看到下半身跪着,上半身又软软趴趴地搭在地上的,四周点着三根蜡烛,照出此人身上穿着一件绣金富贵衣。

  那是死人才会穿的寿衣。

  除了跪倒在地上的女子外,布置得彷如灵堂的屋子内,还有三名婢女跪坐在边上,分别用双手环着蜡烛,一动不动。

  而这四人的前方,似乎还悬挂着一张画像,左右摆放着两个硕大的纸人,但从何茂才的角度看不清楚。

  头皮发麻,浑身冰凉的同进士,轻轻关上门缝。

  突然不想升官了。

  “还是等道士来吧,我只是个刑部主事,哪能管得了这个啊!”

  “下官已将画舫内外搜查完毕,只是不敢打草惊蛇,才佯退回来!”

  看着面前威风凛凛,怡然不惧的何茂才,刘世延大赞:“何主事真是胆大心细!”

  李彦也不揭穿,询问道:“里面情况如何?”

  何茂才将自己所见详细描述了一遍,刘世延即便没有亲眼目睹,也听得心头发寒,喃喃低语道:“是谁教这女子如此歹毒的咒术,真是巧合么?本伯到底得罪了谁,要这般加害?”

  何茂才道:“伯爷,此时已是证据确凿,我们还是等待天宫道士来此吧!”

  刘世延皱眉道:“那朝天宫的道士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来,我以前怒斥过道士,他们怕是一同

  嫉恨上了,万一此女接着作法,害了我妻.不行,等不下去了!现在就进去!”

  “伯爷.这!”

  何茂才脸色立变,看向李彦,不料李彦也微微颔首:“何主事深入舫中,安然退回,用自己的勇气证明了里面没有大凶险,既然朝天宫的道士久久不至,又确定了杜九娘作法害人,我们现在入内一探也好。”

  何茂才无奈,只能唤来了之前的探子,汇聚一群人,重登画舫。

  人数一多,胆子倒是大了许多,尤其是领头的两人脚步坚定,更让其他人的心也定了下来。

  相比起刘世延爱妻心切,感觉不到恐惧,何茂才更加挺佩服李神医,这副淡定若素的模样,才是真正的天塌不惊,神怡气静。

  “呼咳咳!”

  很快到了里间门前,刘世延深吸一口气,本想积蓄勇气,却被恶臭呛到,干脆咳嗽着推开屋门。

  明明外面封闭了窗户,一股阴风突然刮动,吹得那布幡簌簌作响,何茂才等人的冷汗唰的一下就下来了,刘世延却咬了咬牙,猛地冲了进去。

  他先是扑到倒在地上的杜九娘面前,刚要开口质问,往前一看,身体猛然僵住。

  之前何茂才没有看到的画像中,画着一位容貌端坐美貌的女子,正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这幅画很美,但左右却供奉着两个等身的巨大纸人。

  白纸脸上,黑墨点出来的双眼黑得瘆人,朱砂油墨画出来的五官,更是僵硬怪诞,令人通体发寒。

  最令刘世延崩溃的是,两个纸人的身上,扎满了密密麻麻的针,右边的纸人胸前,写着一排生辰八字。

  “这是贤内的八字!这正是贤内的八字啊!”

  自从妻子病重,刘世延就设想了许多可能,万万没想到煎熬了他近一年的原因,居然是一个根本没有印象的秦淮妓子,做下的恶毒诅咒。

  她五官扭曲,眼睛涨红,啊的一声狂吼,猛然冲到杜九娘面前,抬起了脚。

  但看着一动不动的杜九娘,刘世延眉宇间又陡然浮现出一抹不忍,没有下脚,满腔的怨恨想要发泄,对准旁边的婢女狠狠踢下:“让你们助纣为虐!助纣为虐!”

  婢女不躲不避,浑身木然,眼睛明明睁开,眼珠子却丝毫没有转动的迹象,就像是泥塑木头人,啪嗒一下倒在旁边。

  她们的身躯倒下,没有手护住的蜡烛,烛火顿时一阵飘摇。

  但晃了晃后,烛火又重新安定下来,稳定地继续燃烧着。

  “点燃这些烛灯是何意?想要夺我爱妻寿命么!!”

  刘世延面色狰狞,刚要直接踢翻蜡烛,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伯爷,冷静一下!”

  刘世延挣扎了几下没挣扎开,在以理服人下渐渐冷静下来,看向阻止他的李彦:“先生,我也知道此女无辜,但我妻更无辜,难道我因为同情这不相干之人,就坐视贤内悲戚惨嚎,生不如死么?”

  李彦道:“伯爷的心情,我虽然无法感同身受,却十分能理解,尊夫人实在是遭受了无妄之灾,但现在既然发生了,总要有个相对完美的解决办法.伯爷可信我?”

  刘世延毫不迟疑地道:“若无先生,我妻还缠绵病榻,痛苦不堪,我此时更蒙在鼓里,万万想不到中邪竟是由此而来,先生对我夫妻的大恩,绝不敢忘,岂会不信?”

  李彦点头:“那好,请伯爷回府告诉尊夫人,我定解除恶咒,让你们夫妻美满,重回昔日的生活,让她安心等待,好好睡一觉,明日或许就不同了。”

  刘世延听得神大振,露出由衷的期盼,深深一躬:“多谢先生!多谢先生!”

  三更天。

  月光洒落在画舫之上,光像是水波纹一样微微荡漾,小倩仰首望

  月,一点点洁白的气息,从中凝聚起来,缓缓进入她的眉心。

  良久,小倩停止吸入月霜,又吐了一口带有灰黑色泽的气息,笔直一线,由口中喷出。

  练完一个大周天,她的眸子愈发灵动起来,摸了摸袖子里面的银票,美滋滋的。

  不过下一刻,小倩又感应到了什么,头发微微翘起,虚幻的身形飞速下沉,攸然间消失在画舫之中。

  而画舫深处,李彦立于那个作法的房间内,双目微闭。

  穿着绣金富贵寿衣的女子,不再跪倒,而是躺在地上,身边的三根蜡烛静静燃烧。

  攸然间,一股阴风刮过,布幡再度簌簌作响,烛火也随之飘摇。

  李彦睁开眼睛,嘴角轻扬,开口道:“没用的,这三盏命灯至少还能燃烧两个月,你是不是已经等不及了?”

  四周先是一片安静,随后外面突地传来一声闷响。

  李彦道袍的大袖轻轻拂动:“是不是意识到自己不该到这里来?如果不想着害我,一直伪装下去,至少现阶段,我没有任何证据,但你却不敢等下去了,毕竟这位突然续命,大出你的意料之外.你说是么?夫人?”

  身后传来脚步声,一个人缓缓走入房内。

  李彦袖袍一摆,转过身来,看向这个骨瘦如柴的女子:“或许我该称呼你的真正身份.杜九娘?”

  s..book523133060436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