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小姐只想悔婚 第82章一切都是错的

小说:时小姐只想悔婚 作者:大鱼留步 更新时间:2022-04-03 00:01: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医院。

  偌大的病房里,盛时伦那被时笙伤到了脖颈,已经被包扎保护而来起来。

  为了让他的伤口好恢复,脖子上还带着白色的固定架。

  “你居然放过她了?”

  病床边,一脸震惊的林之晴,被盛时伦刚才的话震惊了。

  半小时前,她一接到盛时伦的电话,就赶到了。

  她以为,她一来就能听到好消息。

  结果,看到的却是盛时伦受伤的模样,脖子的大动脉差一点被刺穿,满手是血。

  然后,盛时伦就告诉了他,是时笙刺伤了自己。

  “你知不知道,那个药世界上只有一颗。”林之晴越想越生气,那张单纯的脸已经开始变得狰狞。

  “你这是在埋怨我?”盛时伦衣悠悠的声音传来。

  那听似醇厚的音色里夹着就要浓浓的邪恶和冷意。

  “盛时伦,你既然已经下了药,为什么坚持把她给干了再说。”

  林之晴咬牙切齿的,一副恨不得自己就是男人的模样。

  可就在她这发狠的刹那,盛时伦一把掐上了她纤细的脖子,死死用力。

  “你……”林之晴的脸颊因为呼吸困难,开始发黑。

  盛时伦的目光如嗜血的毒蛇朝林之晴的心脏咬上,“敢对我这么说话的人,早就死了!”

  他是盛时伦!

  那个一切都要掌握在手里的盛时伦!

  什么时候他的事轮到一个贱人来指三道四。

  “求……你,我……知道错了。”林之晴被掐的双眼流泪,脸也开始发紫了。

  “贱人,我对你还是太放纵了!”盛时伦的力道却丝毫没有松软。

  林之晴艰难的拉了拉自己身上的白色衬衣,“我……穿了,她今天穿的衣服。”

  是的,今天的林之晴穿的和时笙一模一样。

  只是,她的白色衬衣上是一尘不染的。

  盛时伦的大手终于有了松动,这让林之晴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可就在她这喘息的刹那,盛时伦猛然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对着林之晴的手臂一个手起刀落。

  嘶!

  血肉被划破的刹那,那洁白的衬衣上映出了红红的血迹。

  “好了,这下你们的衣服才一模一样。”

  盛时伦这阴郁的话,如魔鬼的嘶吼传来。

  让整个病房都开始颤抖了。

  “你……”林之晴捂住自己的伤口,一双眼里都是惊愕,“你不要杀我,我会听话。”

  “这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病房外,这一声焦急传来。

  下一秒,盛老爷子的轮椅就急躁进门。

  受伤的林之晴、拿着匕首的盛时伦,此刻正在房间里相对而来。

  一个惊恐哭泣、一个阴森可怕。

  “这是做什么!”盛老爷子的怒斥,猛然在屋里爆炸。

  房门重新关上,老爷子朝盛时伦的脖子看去,“谁伤了你!”

  盛时伦是盛老爷子的老来子,也是盛老爷子唯一的儿子。

  他的任何挫折和受伤都是在盛老爷子的心上划刀子。

  所以,当他接到电话说盛时伦被人割了脖子后,就迅速的赶了过来。

  “爷爷……救救我。”林之晴终于看到了救命稻草,连忙朝盛老爷子轮椅后躲去。

  只是,她的救助,老爷子看也没看一眼。

  “怎么回事!”盛老爷子看着盛时伦,又看了看地上的林之晴的血迹,盛怒的脸上挂着一丝不赞同,“下次动手,别放这么多血、”

  “爷……”林之晴豆大的泪落下,喉头的更咽让她的下巴也疯狂颤抖起来。

  “你知道时伦的脾气,就不要惹他!”老爷子很是不耐烦。

  轮椅再次滑动,盛老爷子朝盛时伦走近,“是谁伤的你?林之晴?”

  老爷子猜测着,看向林之晴的目光一沉。

  如果不是林之晴,那盛时伦为什么要伤她。

  这么想着,老爷子看向林之晴的目光里都带着杀气。

  “不是我。”林之晴敏队的感觉到了异样,连忙摇头,“爷爷,真的不是,是……是那个时笙伤了小叔。”

  “是她!”房间里,老爷子瞬间炸开了,那盛怒的火气更是能燎原,“盛时伦你自己说!”

  “这是我的事,老东西,你把她给我带走!”盛时伦桀骜的开口,朝轮椅上的盛老爷子,狂妄不堪。

  他是被老爷子宠着长大的。

  尤其是在盛宴的父亲死后,老爷子更能是将盛时伦当成了唯一的寄托。

  也是以为这个原因,盛时伦变得跋扈不堪。

  “时伦!”老爷子重重一拍轮椅,看向他唯一的儿子,“你的事不能瞒着我!任何人我都不允许伤害你!”

  老爷子慷锵有力的怒叱落下。

  让整个病房瞬间变得像个刑场一般,压抑无比。

  可就在这压抑间,病房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嘭!

  巨大的撞击传来。

  下一秒,盛宴那阴鸷的气息将屋里的压抑,一扫而光。

  “盛宴?你这是做什么!没看见你小叔受伤了!”老爷子看向来人,盛怒的脸上都是严肃。

  “我知道。”盛宴薄薄的嘴角勾起,俊朗的脸上浮出浓厚的鄙夷。

  而他对面的盛时伦,此刻那张邪魅的脸上都是疯狂的嫉妒,“盛宴,你欠我的,迟早要换来!是不是第一次,我不在乎!”

  盛时伦这势在必得的话,别人可能听不懂。

  但盛宴和一直没开口的林之晴却很明白,盛时伦这话里的含义。

  这是盛时伦在宣战,也是在告诉盛宴,时笙还是不是第一次,他都要抢。

  就如同,以前一样抢。

  “究竟怎么回事!”轮椅上,老爷子重重一拍手,“盛宴,你知不知道那个女人伤了时轮。去那她抓过来!我倒要看看谁敢欺负我们盛家的人!”

  “抓谁?”盛宴那刚毅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这让他整个人都看起来心情很好。

  而这个微笑,却是对老爷子的威严的挑衅。

  “抓时笙!”老爷子一咬牙,“无论是你,还是你小叔,都是我最宝贵家人,她哪里来的胆子敢伤你小叔!”

  家人……这两字,是盛老爷子一直对盛宴的教育模式。

  从小开始,在盛宴的脑子里不能有小叔和爷爷是外人的想法。

  甚至在老爷子的教育里,盛宴的一切都是分享给盛时伦,因为这就是所谓的一家人,

  因为这个教育,让盛宴一直都以家人为主。

  s..book511502562090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时小姐只想悔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