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 第九十一章 佛光普照

小说: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 作者:血浮华 更新时间:2022-01-16 20:30: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到这些白骨,苏铭轻叹一口气,赵家人真是作孽啊。

  事实上,后来在赵府抄家的人又从地下挖出了数具尸骨,都是赵德昌之子赵元强掳掠而来的女子,她们不堪受辱,自杀,于是被草草掩埋。

  虽然无人知晓,但也还是被翻了出来,成为赵家的累累罪行之一。有玄镜司插手,天机数算,很快也找到了这些女子的家人,给了他们一大笔补偿。

  苏铭指尖轻弹,一朵朵金色佛焰落在白骨之上,玉色的骨骼不断被焚烧,化为纯净的阴气。

  随着白骨不断融化,一道道虚幻的魂魄缓缓浮现,养尸大阵,以阴气滋养白骨,同时也禁锢了这些女子的魂魄。

  赵府有官气庇佑,她们的魂灵只能躲在白骨之中,若是苏铭再晚些过来,她们的魂魄就要被阴气同化,彻底成为蕴养骸骨的资粮了。

  此刻,寄身的白骨消散,她们也得到了解脱。

  看着这些迷茫虚弱的魂魄,苏铭双手合十,面露慈悲,嘴里念念有词:

  南无阿弥多婆夜

  哆他伽多夜

  哆地夜他

  阿弥利都婆毗

  ······

  往生咒起,梵音奏响,虚空中,众生诵经之音缓缓浮现,洋洋洒洒,在这梵音之下,所有的爱恨情仇,贪嗔痴恨,统统化为无形。

  那九道魂灵,乃至于整个赵府冤死的魂灵在迷茫中被度化,恢复了意识,她们流着眼泪,不断向苏铭叩首,随即化为流光消散一空。

  她们早已过了头七,又是枉死之人,没了阴气滋养,迟早也会消散。

  ······

  不多时,苏铭就离开了赵府密室,回到客栈。

  这几天,赵府的事传遍了整个武陵城,没了头顶的这座大山,百姓们也恢复了生机活力,大街小巷再度热闹起来。

  客栈内,小白扒拉着苏铭的衣服,满是亲昵之色,一旁的忘尘和尚苦着脸,这些日子,为了伺候小白,可把他折腾的够呛。

  看到逗弄小白的苏铭,忘尘和尚心中一动,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师,赵府的事,是您做的?”

  “因果轮回,有因必有果,就算是没有我,赵府的下场也不会好。”苏铭摸着小白的脑袋,看了看忘尘和尚,意味深长的说道。

  就算是没有苏铭,当那庞大的民怨不断消磨着法网,人心背离之下,赵德昌迟早也落不到好下场。

  骤闻此,不知为何,忘尘和尚想起了前两天,街头菜市口滚滚落地的人头,以及义愤填膺,群潮涌动的百姓们,心中浮现出一丝明悟之色。

  这就是因果么?

  见到忘尘和尚有所悟,苏铭点点头,随手布下法阵守护,然后离开了客栈。当初,忘尘和尚受他点化,大彻大悟之下,脱离了恶鬼之身,成了和尚,本就是一个修佛种子。

  这一年来,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消化了底蕴,早就该突破了。

  一旦突破,忘尘和尚将跨越筑基,成为金丹修士。

  出了客栈,苏铭便在走在大街上,观察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没了赵府和那些垄断产业的豪商们,街上的百姓更多了,商业也越发的繁荣,整座武陵城才算是焕发了真正的生机。

  但是,武陵城的护城大阵被他修复,地底的阴潮之地也被他封禁,但问题依旧没有解决。

  在他的命令下,玄镜司已经在武陵城扫荡过一次,斩杀了许多妖魔鬼怪,但是,在苏铭的眼中,这武陵城依旧是乌烟瘴气,妖物潜藏。

  关键,不在于玄镜司,而在于人。

  整个世界已经有化为五浊恶世的趋势,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

  劫浊就是时代混乱,大周延续至今,已有五百多年,积弊已深,神武帝改革,横扫修仙界,使得大周万象更新。

  但这只是将矛盾压下去了,并没能真正解决问题,想要真正解决问题,唯有改朝换代,王朝轮回,当然这是对于凡俗而。

  若是有修士插手,那就不用改朝换代,直接以强力摧之,毕竟修士伟力归于己身,就算是改革杀的人头滚滚,又算得了什么,而且修士寿命很长,避免了人亡政息,推动改革,绝对是事半功倍。

  但,没有一个皇帝会乐意见到修士掌权。

  所以,时代混乱,无法避免。

  见浊,是见解混乱,也就是价值观混乱、理念混乱,这也很容易理解,大周下辖亿兆百姓,人一多,观念就多了,人心繁杂,欲望沉重。

  烦恼浊就是思想混乱,想东想西,乱想一通。

  众生浊的意思就是行为混乱,大家做人处事都没有章法,乱做一通

  命浊,意思就是人们在想事情、做事情的时候,没有长期的思考,永续经营的想法,顾得了今天顾不了明天,认为我的生命只有今天没有明天,于是急功近利,只注意到很短时间的损益,没有长远的打算。

  这便是,万千浑浊藏于人世。

  空气中,传出各种气味,妖气,血气,鬼气,阴气,煞气······五味杂陈,比他第一次来到武陵城的情况还要复杂。

  没了赵德昌,这武陵城反倒是更加混乱了,苏铭淡淡一笑,满是嘲讽的意味,随即他脚步一踏,身子一轻,脚下法力自然凝聚成清气,托着身子,来到半空中。

  他双手合十,缓缓闭上眼眸,眉心朱砂愈发殷红,这一刻,武陵城中的所有景象都倒映在他的脑海中。

  渐渐的,城中的百姓们似是心有所感,他们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看向天空,在那里,阳光照耀下,一个白衣僧人正悬在空中。

  在他身后,佛光普照,梵音传唱,钟鼓齐鸣,周遭浮现出无数身影,或在祈祷,或在念经······他们无一不是神色安宁,面色祥和。

  随着梵音响起,苏铭的眉宇间隐有金色“卍”字浮现,身上弥漫着神圣,明洁,慈悲,超脱,自在的佛韵。

  这一刻,他就是佛。

  见到这一幕,城内的百姓犹如见到了神明,立刻神色虔诚的跪倒在地,其中不乏那些官员,将军,士兵。

  因为,他们在苏铭背后的身影中看到了自己,那种心平气和,安详慈善的面目让他们内心的浮躁皆尽散去。

  他们感受到了大安宁,大自在,大光明,大圆满,这一刻,他们仿佛明悟了人生的真谛,毕生的追求。

  而城内的阴暗角落当中,一只只妖物被佛光映照,瞬间如同积雪消散,在它们身上,都隐约透着血煞之气,凶戾异常。

  城外的河流中,水下,一只只水鬼也在佛光之下净化,消了怨气,化作魂灵消弭一空。

  烟花柳巷的鬼婴,城外的乱葬岗,城内的贫民窟······,一处处阴暗之地,人间鬼蜮皆受到了佛光普照,在祥和安宁中归于平静。

  s..book455662424544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