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如果只是斗战的话,妖修的身体是最好的武器,可若是修炼,妖修大多灵智都不如人类,除了远古血脉在修炼的道路上有极大的优势之外,低级血脉想要踏上更高的道途,唯有用时间去打磨。

  但是低级血脉,寿命在妖族之中也不是很高,而血脉等级越高,寿命也就越长,但相应的成长周期也就越长。

  而且,到了元婴期以后,远古血脉带来的优势便荡然无存,元神境可不是简单的积累就能达到的。

  对于妖修而,他们大多都擅长锤炼身躯,神魂向来都是弱点,很多妖修是在化形之后才补足这一点的。

  他的前身之所以身死,就是因为肉身强大而神魂羸弱无法抵抗这等诡异的咒杀。

  随后,苏铭身后光环佛光大放,心中一点意念凝聚在眉心祖窍,双目神光汇聚,如日月交光,浮空生辉。

  元神灵光返照自身,他顿觉眼前一片黑暗,不见日月,没有声音,没有温度,混混沌沌,须臾之后,一点亮光缓缓升起,莹莹光芒,温暖明亮。

  紧接着。一尊如来法相出现在他的目光中,座下金色莲座,梵音佛唱,响彻虚空,舍利子飞起,悬挂在法相身后,垂下条条如璎珞般的金丝细线,金灿灿,亮晶晶,光辉耀眼。

  金色佛焰,明照虚空,焚烧万物。

  最终,如来法身化作一道流光钻入苏铭身后的光轮之中。

  “不愧是高僧遗留的舍利子,佛韵深厚,此人生前应该也是个元婴大圆满修士,甚至是半步元神,只是却中途道陨,死在了朝廷手上。”

  “不过,这也正好便宜了我啊,”苏铭脸上浮出一抹笑意,心神逐渐放松,成为大周国师,背负王朝气运,与老皇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怎么可能没好处?

  因此,修炼资源,苏铭是不缺的,一些神功妙诀亦是应有尽有,只不过,现在他是半步元神,很多东西,苏铭都看不上。

  道门的功法,与他的大日如来咒相孛,想要佛道双修,不知要耗费多少精力,而他的气运值有限,可不能花在这上面。

  而佛门的功法,他又大日如来咒和大威天龙印,大周宝库里面的那些功法,要么残缺,要么层次太差,所以他也没要。

  倒是一些杀伐术法和炼丹要诀对他有不小的用处,而他也将宝库中为数不多的法宝拿了两件。

  此刻,在他掌间有一串菩提念珠,珠圆玉润,散发着清香,上面铭刻着奇异纹路,流光溢彩,极为不凡。

  此物乃是由万年菩提树心打磨而成,曾是某个佛道宗门的传承佛宝,与之相配的还有一套阵法,后来这个宗门被玄镜司覆灭,这件宝物连同阵法也被收入宝库之中,也算是宝库中最好的一件。

  另一件法宝名为无生剑,无生剑下绝无生,此剑曾是魔门赫赫有名的无生剑派掌教无生道人的佩剑,不知沾染了多少血腥罪孽。

  但在四十年前,无生剑派与玄镜司大战,此剑在战斗中被当时的玄镜司掌镜使斩断,无生道人也当场陨落。

  后来被大周重新铸造,威力大减,但也是难得的杀伐之宝,但因为此剑杀戮太重,持之不详,后来的历任剑主都没能落得个好下场,因此被宝库封存。

  但苏铭却是无所畏惧,一眼就在宝库中相中了此剑,正放在丹田中蕴养,除此之外,宝库里也没其他适合他用的宝物了。

  当然,大周宝库里面的东西都算不上是精品,真正的好东西都在神武帝的内库当中,只可惜,现在进不去。

  “咦?有人来了。”苏铭神念微动,感受到陌生气机,挥手散开了笼罩国师府的阵法。

  远处街道,陈法玄显露身形,神色有些讶异,他没想到即使自己隐藏气机,居然还被发现了,好在,他此番前来,本就无恶意。

  他缓缓踱步,来到国师府前,此刻,国师府大门已经打开,陈法玄轻轻一笑,踏入宅邸,随后大门缓缓闭合。

  “大人,请!”大门后,一位从容自然的灰衣僧人站在此处等待,他便是忘尘和尚。在登临天梯之后,苏铭被赐予了府邸,所以平时府内大小事宜都是忘尘和尚在打理,也充当着知客僧的角色。

  见到忘尘和尚,陈法玄只是扫了一眼便看清了他的纯正佛门根基,不由得出声赞叹道,“没想到国师府内除了国师之外,还有你这么一位佛门真传,难得,难得啊!”

  但其实,他又怎么不知忘尘和尚的来历,但正是亲眼所见,才会讶异。度化鬼修,重塑身躯对他来说不难,但难的是,在度化重生的过程中积累如此纯正雄厚的根基。

  在他看来,眼前的忘尘和尚比之少林寺那些真传弟子的根基都不差,只要继续修炼下去,不出百年,又是一位元婴真修。

  “大人谬赞了,请!”忘尘和尚眉眼之间满是淡然,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陈法玄轻轻一笑,踏步上前。

  一路上,他看似欣赏着宅院的景致,实际心中却是有些惊讶,因为,他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佛韵,甚至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与天地相合,无时无刻都散发着勃勃生机,令人心旷神怡。

  亭榭上。

  杏花绮窗,霜石罗列。

  雕梁画栋,楼阁参差,随处可见。

  清光照下,风吹八面,一片绮丽。

  来到此处,忘尘和尚便停下脚步,不再向前,陈法玄正了正头上法冠,缓步踏进一处阁楼。

  临窗处,苏铭身着月白僧衣,手上一串念珠,自有一番神俊气度,他跪坐在榻上,见到陈法玄前来,面上露出一丝和煦的笑意,“玄镜司掌镜使光临寒舍,贫僧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当见到苏铭的那一刻,陈法玄内心却是真正的掀起了惊涛骇浪,此人之修为竟然还在他之上!

  初次见到苏铭,他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尊佛,圆满、光明、祥和,令人心生向往,但再定睛一看,人还是那个人,只是坐在那里便与天地相合,不动如山,淡然从容。

  “不愧是登上天梯榜第一,位列地榜第二的国师,果真名不虚传!”

  s..book455662348961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