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夜幕中,圆月高悬,银纱似的月光洒遍大地,漫天星辉黯淡,北斗七星若隐若现不复之前的璀璨。

  秀玉宫中,一片宁静,养心殿内的发生的事还没有传开, 因此这里还没有被波及到。后殿之内,永安公主躺在清凉的竹榻上,雪白细腻的香肩在蚕丝被下若隐若现。

  忽然,她不知梦到了什么,秀眉皱起,俏丽的小脸满是惊慌与恐惧,粉嫩的嘴唇全无血色。

  而此时, 循着冥冥之中的感应,苏铭来到了一处宫殿之外,现在宫中的侍卫大多都调到了各处宫门以及养心殿附近,所以这里的侍卫反倒少了许多。

  当他来到宫殿之外后,他识海中的那道气运真龙越来越激动,不断嘶鸣着,看到有些疯狂的气运神龙,苏铭心思百转,不由得想到,现在神武帝薨逝,神器无主,这气运神龙如此激动,难道这附近有真龙天子?

  当即,苏铭手捏佛印在周围布下隔离阵法,随后放开了对它的压制,倏然间,气运神龙从他的识海中窜了出来,眼里满是激动与兴奋,在空中打了个旋儿,直接没入了秀玉宫之内, 苏铭身形一闪,紧跟其后。

  气运神龙化作一道金光来到后殿,直接没入了少女的身躯,随着金光消散,少女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皱起的眉头也随之舒缓。

  “永安公主?”

  看到床上的少女,苏铭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他没想到,气运神龙居然选择了永安公主?可是,比起太子和齐王,永安公主年幼,又是女儿身,没有任何势力,可以说,基本上没有登上帝位的可能,为何气运神龙选择了她?

  随后,苏铭睁开法眼, 她的气息一片混沌,命数与气运都被遮掩, 与当初的神武帝别无二致。

  而苏铭身上的气运神龙乃是当初他身上背负的大周国运所化,虽说因为被万民怨气侵蚀缩水了不少,但却是实打实的大周国运,被他精炼之后没有任何印记,只是单纯的大周气运,连神武帝都无法触动。

  可为何,这些气运竟然会主动投到永安公主身上?

  难道,她才是下一任大周皇帝?

  苏铭脑海中闪过一个荒唐的念头,但随之被他压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即使齐王和太子鹬蚌相争,永安公主也做不成渔翁。神武帝生前是对她十分宠爱,但现在,神武帝死了,她唯一的身份不过是永安公主这个称号,如何能登上帝位?

  满朝文武,除了自己有可能帮她,其他人都不会支持一个十六岁的公主当皇帝。

  自己?

  苏铭心下了然,接着升起一丝明悟,气运之道神秘莫测,天子被咒杀,引来了人道的反噬,这也许就是人道的落日余晖,借他这位大妖魔的力量完成复兴。

  不然,这一切都无法解释。

  况且,太子和齐王那边几乎没有苏铭的用武之地,当初神武帝让他登临大位,是为了借助他的力量来平衡朝堂势力。

  若是新君继位,一朝天子一朝臣,怎么会容忍玄镜司这个暴力机构在他手上?

  到时候天子一纸诏令,他还得乖乖地把玄镜司交出来,除非他能把皇帝给控制了,但是,无我梵音虽强,但也度化不了天子,人道气运的反噬可不是闹着玩的。

  总不能,他把皇帝手上的官员都控制了吧?

  如果真的这么做,他还是要面对人道气运的反噬。

  所以,从另一种角度看,支持永安公主也不是不行,现在的她一清二白,麾下没有半点势力,若自己支持她,她也不是没可能登上帝位。

  苏铭摇摇头,将烦乱的心绪压下,在她身上留下一道印记便悄然离去。在他走后不久,永安公主缓缓睁开眼睛,眸子中透着坚定与沉重,好似一夜间长大了。

  ······

  养心殿内,内阁大臣们与陈皇后,太子商议完之后为神武帝发丧之事后就离开宫城,回到各自府上,准备第二天的早朝。

  太子李贤则是坐镇宫中,主持大局。

  文渊殿中,李贤端坐上位,御案上摆满了奏折,可他却无心批阅,因为他现在满心的喜悦与激动,恨不得马上登临帝位,执掌天下。

  至于悲伤的情绪,那是不会有的,老皇帝与他之间的那些父子亲情早已在漫长的猜忌打压之下消磨殆尽,他每年生日的时候都生怕熬不过老皇帝,在他之前死了。

  好在,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中的喜悦逐渐退去,恢复了理智与冷静。灯光下,他的身形挺立,好似一株不老的青松,雪白的发丝泛着淡淡的光泽,衰老却不病态,带着几分昂扬向上的气机。

  父皇,怎么就这样死了?

  冷静下来之后,李贤才开始回忆他在养心殿中听到,看到的一切。当时,他内心太过激动,来不及细想,现在回想起来,父皇的死,好像有些诡异,之前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一点迹象都没有,突然就死了。

  虽然民间也有长寿的老人在睡梦里安然死去,不经历病痛,被人称之为喜丧,但是,对于一个皇帝来说,这样的事基本上是不可能发生的。

  而且,根据曹总管所,在父皇临死之际,他在殿外守候,没有察觉半点异动,只是听到了父皇一声惨叫便进入宫殿,当他进去的时候,父皇已经驭龙宾天了。

  若是喜丧,又怎么可能惨叫?

  难道,父皇的死是有人在暗中算计,刻意为之?

  这时候,他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普渡慈航的身影,他记得当年国师说过,父皇之命尚有两年,而今天,恰恰是两年之期的末尾。

  难道此事是他在暗中搞鬼?

  种种疑虑浮上心头,令他十分纠结,但随之,这种想法就被他否定了。因为当初预之后,普渡慈航就离开了京城,在他离京之后不久,父皇就在

  上朝之时咳血昏迷,身体大不如以前。

  在这两年之内,他也曾生了好几次病,后来,青州大旱,他算计齐王去青州顶雷,为了缓解旱灾,父皇命普渡慈航求雨,青州旱情缓解之后,普渡慈航才被召回京城,授予了玄镜司掌镜使之职。

  再然后就是京中流四起,西北永宁城几十万人被血祭,父皇病情加重。

  往日发生的一幕幕在李贤脑海中浮现,不断串联起来,只是,最终都被他否定了,他怎么都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未卜先知之人。

  即使是元神修士,也不可能算计到每一步,难道青州大旱,玄镜司掌镜使陈法玄身死,京城流全都被他预料到,或者说这都是他在暗中推动的?

  李贤摇摇头,直接否定了,若是普渡慈航背后有这么大一股势力,又何必进入朝堂担任玄镜司掌镜使之职。

  到最后,他也只能叹息一声,也许,这世上真的有未卜先知。想到这里,他对苏铭越发好奇,也越发忌惮了。

  ······

  翌日,大朝。

  天早已亮,纤明澄净的日光自天上来,激射在斗檐飞瓦上,丹碧交辉,折叠出大小不一的光晕。

  大日初升,日光泛着金辉,笼罩整个皇城,金碧辉煌,气势磅礴的宫城在日光斜照下却透着几分落日余晖的景象,空气中弥漫着哀伤紧张的气氛。

  文武官员们身披朝服,自外门进来,交头接耳说着话,轻细语,面色肃穆,待进入内门后,整理下衣冠,安安然然进入大殿,找自己位置站好。

  今日上朝之时,他们敏锐的察觉到宫中侍卫的面貌很是陌生,而且多了许多,街道上也时不时有侍卫在巡逻,整个京城都戒严了。

  往日皇帝病重的时候,时不时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可是今天,他们敏锐地察觉到,整个京城的气氛都不一样了,紧张,哀伤,焦躁······

  按照往日朝会,由内阁大臣们主持朝会,然而群臣们却发现,当四位阁臣从内殿中走出后,他们身上竟然穿着丧服。

  一时间,群臣皆寂,骇然无比,所有人都惊得说不出话来,大殿内好似有一道无声惊雷划过,有大臣更是当场晕厥过去。

  陛下,真的驭龙宾天了!

  虽然说神武帝近几年的作为,让他在文臣们这里失去了威望,但在武将这里,他依旧是拥有不少党羽,虽然平时都不敢冒头,但这个时候,他们依然有一种天要塌了的感觉。

  神武帝,十五岁继位,御极六十四载,对朝堂的影响可以说是根深蒂固,即使有太子党和齐王党之争,但随着神武帝的薨逝,朝臣们依旧感到哀伤和惶恐。

  “诸位,陛下已于昨夜薨逝!”

  朝臣前列,齐王李念面上露出哀伤之色,笼在袖子里的手却是拳头紧握,压抑着内心的悸动,老东西,真的死了!

  虽说他昨夜就得知了消息,但今日当他得知老皇帝死去的消息,内心依旧激动无比,压在他心头的那座大山终于消失了。

  随后,太子李贤穿着丧服从内殿走出,目光与李念交汇,似有火花迸溅,一触即分。

  虽然李贤知道,父皇死后,他就能以太子之身登基称帝,但在此之前,他还需要为父皇入葬,守孝,天子守孝以日易月。

  一个月之后他才能正式继位,举行登基大典,在那之后他才是正式的皇帝。

  而在三天后,会进行灵前继位,到那时候,他才能暂时行使皇帝的权利。

  同理,对于李念来说,在这三天之内,他只有一次机会,若成,则李贤死,他顺理成章的接任帝位。

  若事不成,则他谋反失败,只有死路一条。

  而且,因为老皇帝死的太突然,李贤还没来得及收拢宫中的侍卫兵权,也没来得及去联系城外的禁军,所以,即使他很想现在就将李念拿下,但没有兵权在手,又是在朝会之上,他根本做不到。

  下朝之后,朝臣们回家换上了丧服,举朝国丧,大街小巷的商户们都偃旗息鼓,街上的行人一下子少了许多,城内的青楼楚馆也关门了。

  一天之内,神武帝驭龙宾天的消息便传遍了九州四海。

  一时间,帝星飘摇,天下皆反!

  原本还在暗中积蓄实力等待时机的人也瞅着帝位空悬的时候,宣布造反,攻打州府县衙,抢占城池。

  虽然说神武帝失了民心,但他在民间的影响力依旧很大,毕竟御极六十四载,影响力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可当他死之后,大周的气运剧烈动荡,国运衰颓,太子与齐王两方势力已经快到了图穷匕见的地步。

  他们头顶的气运蛟龙已经隐隐有了化龙的趋势,若是只有李贤一人,老皇帝一死,他在灵前继位,身上的气运蛟龙将会瞬间成龙,可是有李念分割气运,他身上的气运就不足以让他化龙。

  双龙并行,使得大周的气运神龙一下子失去了对天下的压制力,各地的草莽纷纷露头,草莽化蛟,遍地烽火。

  短短一天的时间,南方各州已经掀起了数场叛乱,有三分之一的州县被占据,北方除了中州之地外,其余的地方也或多或少都发生了叛乱。

  而这时的李贤已经来不及消化内心的喜悦,就已被各地的叛乱搞得焦头烂额,同时,他还要收拢兵权,防备李念,令他无比疲惫。

  秀玉宫内,得知父皇薨逝的消息,永安公主换下了大红宫裙,穿上了丧服,虽然她很悲伤,但在气运神龙入体之后,她整个人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原本娇柔可爱的她也变得不苟笑,隐隐有几分威严之色。

  虽然她很想找人依靠,但她依旧坚强起来,此时的她还没有窥视帝位的野心,但是,时局会一步一步推着她走向这条道路,更遑论,还有苏铭在暗中推波助澜。

  三日之内,太子李贤与齐王李念必有一场生死较量,到时候,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他只需要小小的推一把,让两人同归于尽,再推永安公主上位。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