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无标题章节

小说: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作者:凤舞秋阳 更新时间:2020-06-19 08:49: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且说,小青和姐妹们和两位大魔战在一起,前面说过,他们两个都是数千年恶魔,小青姐妹始终防着这两个恶魔放巨毒,这两个大魔,黑蝎狮魔祖是分别对待的,对他们不放心,大弟子黑蝎狮魔心计不多,魔功稍髙,师父让他掌握巨毒,独耳军师刑天,心计太多,城府太深,后来弟子,魔功没其他大弟子髙。师父不让他掌握巨毒,师父还有个不为人知的心事,怕心机太重的刑天得了他的魔祖秘笈和巨毒背叛他,另立门派。

  黑蝎狮魔祖在魔界密室中紧紧盯着,两位也不敢偷奸耍滑,也得用点真功夫,不然师父又要怪罪的,刚才小青三姐妹,冷不防真把他们打蒙了、打恼了,又放出了厉害的魔煞之气,幸亏黑蝎狮魔的魔煞之气中,沒杂带巨毒,小青要遇着巨毒,后果就非常严重了,小青三姐妹要拼命撕杀的时候,这两位突然有退缩之意,这三姐妹估计也不敢小看两位大魔的实力,所以尽量不拚死相搏,以保实力,以后还有大战,常道,好男不和女斗,两位大男魔看着三位娇艳的仙家,也不忍心下重手,为这么小的事,把人家搞的魂飞烟灭,也把事情搞的太大,天界大神会寻仇的,几位这时都心知肚明,都拉开了花架式,花拳绣腿的战在一起,一来二去的比划着。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远在魔界的黑蝎狮魔祖,这老魔怪鬼精鬼精的,他早己看出此中的猫腻,恨的咬牙切齿,跺着脚,猛的一甩胳膊,闭着眼睛恶狠狠说道:“这两个小子,完蛋了,不可救药了”。这几个不费重力气,小打小闹的又战了几个混合,这三个狐家仙子不依不挠的,两位大魔看占不到大便宜,虚晃一招,飞奔而去。三姐妹都沒说话,小青看着两位大魔,渐渐远去的身影,摇摇头,心想:不管神仙妖魔,心中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也许更有不可诉说的苦衷。

  她们在这大片的绿洲和这碧绿的水潭边心事重重的转悠着,她们忧心的看着这大片沙地里,绿洲中和水潭边散失的白花花的人骨、马骨、兵器等杂物,心中说不出的一番滋味,唉!三界总有些不和谐、不稳定的因素,象这人界正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犹为生存,更为可怕。

  且说,这帮人们,和这些异类伙伴们,天不明就开始,在这无边无际的大漠上驰骋、狂奔,一路狂飙三百多里,浑身淋汗如雨,这帮主人们好心疼这些异类小朋友们,这时的沙漠之风有些凉意,主人们下来给他们擦着混身的汗,不敢歇息,怕他们受凉感冒,要在中午前赶到前面的绿洲和碧绿水潭。人们跨上坐骑,小步慢跑,还得赶路的,这些异类小朋友,绝顶的聪明,他们知道,身体已经开始缺水,快透支了,他们小时就生长在干旱缺水的大漠之北,深知缺水的严重性,他们曾记的往南边来的时候,有个地方有食粮、有水,他们对一些生死由关的事,脑子中有深刻生命的记忆,按走路程天数时间,他们也有判断,动物和人一样,他们也有刻骨铭心的事,常说,老马识途,他们也有自己的头领,也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习性,象人类生存方式一样,人们是髙级动物是一个群体,动物是服务于人类的,也是一个群体,他们的生存环境造就了,也有特异功能,他们都是人类生活中的朋友和伙伴,象在这大漠之中,他们可以长途泼涉,驮物,出苦役,但是人们要善待他们,假如要慢待,打骂他们,他们是听懂人的语和行为的,他们要是逃去了,这些主人们就会饿死,渴死在这大漠沙海中,人们善带他们,夜里他们没跑远,还想着主人们,又飞跑回来了,这就给生活在地球生物圈人们警示,善待大自然中的一切大小动物、飞禽、植物、自然界水、沙漠、土地、髙山,他们会善待造福我们人类,是我们的好伙伴、好朋友,我们要使肆意破坏大自然中的每个动物链和植物链等,生物链和环境链,他们就要惩罚我们,那就是我们的敌人。这帮人们骑在坐骑上,他们又开始生龙活虎的狂奔了,心情激动的,仰着髙昂的头,大声嘶叫着,好象在向主人们喊着:“主人呀!快跑了,前面不远就是绿洲水潭了,我们可以美美的吃顿大餐,美美的多喝水,洗个爽身的凉水澡”。这群小伙伴们心神飞扬,他们要把在这大漠中长途拨涉,身上的困泛、心中的郁闷、夜里的惊怕,都把它们甩到九霄云外,忽然,领头小伙伴昂头仰脸一声长嘶,好象在大喊:“主人们、伙伴们,到绿洲了,我们可以尽情的欢歌笑语了”。后面的一群小伙伴也昂头扬脸一声长嘶,好象也在仰脸大喊着,终于到了,长途拨涉,如饥似渴的人们和异类小伙伴们都为之惊呼、大喊、小伙伴直接飞向那大碧绿水潭,小伙伴们嘶叫着喝着水,人们喜笑着手捧着水喝着,有的人甚至两臂外八字伸向天空,大喊着,大叫着好象遇到大佛、菩萨救命来了,人们甚至想欢歌跳舞,互相眉飞色舞的笑着说着话,有的手捧着甘甜的水喝着,有的象小孩似的狂笑着、有人喜笑着,往身上撩着水,不亚于立了战功,得胜归来的将士们,或久输一盈發大财的赌徒,人们好长时间按捺不住喜悦激动和狂喜的心情,人们和异类伙伴们可能在想,这次暂时逼免了干渴死、缺水而死的悲剧了,好象下一半路是下辈子的事,今天先狂欢高兴吧,人们在这绿洲碧绿水潭有点贪婪尽情的在洗着,喝着水,好象要把前时在大漠中身上的大汗污渍多清洗几遍,给以前少洗身子所少用的水,弥补回来,以前的口干舌渴缺的水也弥补回来,所以说人就是这么贪婪,该珍惜的时候不珍惜,得到的东西去尽情、发疯似的挥霍,人们总是在矛盾的性格和心态中左右摇摆不定,下午好长时间,这帮人们和异类伙伴们,都在这碧绿水潭边忙碌着,天黑了,在这无边无际的大漠上,彪悍的冰寒夜风,早早就来拜访,暂居在这里的人们和异类伙伴们,他们都吃了东西,饮了很多水,身体爽快,躺下很快进入梦乡,这些异类伙伴们依然是披着主人搭的外衣,象人们的最衷心的警卫人员,在尽职尽责的肩负着主人安全的重任。他们在不知疲倦的,默默无闻的工作着。冰寒的沙漠夜风,在呼啸中伴随着漆黑的夜色,渐行渐远,黎明又来临了,随着晨曦一缕柔和的晨光出现,阳光母亲微笑着缓缓走来,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主人们还在帐蓬中甜美梦乡中梦周公的时候,这些异类伙伴们,就在接受着阳光母亲的第一缕光彩沐浴洗礼,过了一会人们从帐篷中出来,都各自在忙碌自己的事,紧张的准备,又要在暴烈、炽热的阳光、大漠中,象苦行僧一样,驰程、奔波一天,这些异类伙伴们,此时更是鼓足劲,只想把一天的全身水份和能量,全部准备足,人们也在用所有的能装水的盛器都用上,只有水足了,人们才精神头十足,异类伙伴们才会生龙活虎,飞驰千里……手机端sm..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