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晋王西行又密访,客店侍卫问线人。

小说: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作者:凤舞秋阳 更新时间:2020-06-19 08:49: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渐渐明亮了,肆意撒野、疯狂、呼啸冰寒的夜风,也许是对白天的阳光母亲有敬偎之情吧,没见着阳光母亲,急着慌忙收敛、夜里的不良行为。东方天空有些发白,随之而来的将是美丽、温柔、漂亮的伟大晨光母亲,用她那靓丽、柔软、善良、温暖的胸怀,来感化、滋润着大地之子和世间万物。

  这北方的夜风就象淘气、顼劣,俏皮的孩子,夜里见不到阳光母亲,他疯狂、肆意咆哮、胡闹。早晨,母亲微笑着刚露脸,他极力隐藏夜里的不规矩形为,就象撒气的皮球,塔啦着脑袋,闭着眼晴,甚至变的和悦色,老实可爱了。

  晋王和侍卫,和两位坐骑朋友,战场上万军之中,勇于冲锋陷阵,令敌人胆颤心惊、望而生畏的异类战斗英雄,这时变的象温柔、矜持的姑娘、小伙一样,也迈着小碎步,沐欲着温柔的、早晨阳光母亲丝丝暖意,大囗吸吮着温柔、和畅、甘甜、的晨风。这就是天地、宇宙、大自然、世间万物的奇妙之处。晋王和侍卫他们骑在马上,手一提僵绳,两脚一夹一蹬,两个坐骑立马变成狂野、彪悍天下无敌的角斗士,昂头挺胸,四蹄狂奔,去寻找角斗场上的对手。古有语,千里马,日行千里,夜行八里,这两个坐骑,从天不明到快午时了,两位一路西行没有歇息,也不觉的体力泛困,估计行走了七百多里,两位主人有些过意不去了,前面象个小村落,晋王和侍卫说:“到前面村落,让两匹马歇歇脚吧”。他们下马走着路,前面有个坐北向南的院落,主房是三间草房,下面左右各有一排草房,前面的院门非常简单,门上边的版子上字己看不清,但很整洁干净,这条路上行走半天,见沒几个人,这家店生意不是很好,不到门口,四十来岁的男主人微笑着迎上来了,一手接一个他们俩手中的僵绳,女主人也从房中出来,夫妻俩都陪着笑脸,把他们俩人迎到房中,他们俩坐在很干净整浩的桌边,放着四张桌子,其它的桌子都叠放在一起,男的过来给他们倒茶,侍卫在问这店主人,“店家这是什么地方,离大镇子多远,前面有军镇没有”。店主人说:“远着那,前面村落不多,下午赶紧能到大镇子,军镇就在大镇边上”。侍卫跟店主人说:“店家快上些饭,还要赶路呢,把马喂一下,多饮点水”。一会儿,店主人端上来一盘牛内,两海碗面食,两人有些饥饿,一阵风扫残云,面和牛肉全吃光了,侍卫拿出一块碎银子,两位店主人都陪着笑脸,干搓着手,侍卫说:“店家,不用找钱了”。夫妻俩笑着点着头,两人走出店门,男店主人早已牵着马,笑着迎候着两位客人,两位告别店主人,骑马向西飞奔而去,尽量在天黑前,赶到大镇下,这两位坐骑,刚刚食饱水足,精神头十足,向西一路狂飙,路两边很落凉,狂奔了三十里,真是沒有村庄,路两边一望无际,全是些不髙的杂草,晋王看到这情景,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很久以前这片区域还零零落落有些村庄,外番入侵人们都逃到内地了,应该向父皇建议,应鼓励居住密集区域的百姓,往这片区域迁移,这大片区域荒废的土地太荒凉、太可惜了,奔了几十里,看不至天上的飞禽,地上也不见动物,这景象真冷人心酸,他想着事,心中有些急迫感,不由的两腿要夹马肚,扯僵绳,坐骑心想:“主人呀!速度够快了,还要赶路呀!好了,咱就飞跑吧!”又加速飞驰,后边侍卫的坐骑心想:“怎么回事,这速度还要加码,是不是又要赶路,那咱就狂奔吧!”这时,方显千里马的英雄本色。晋王从深思从惊醒,这坐骑今天怎么如此兴奋,减缓速度慢跑吧。后边的小青三姐妹,想着仙家飞奔速度很快,但是,她们三位在议论,“晋王他们今天怎么了,一路疯狂奔驰,没见过这么赶路的,速度太快了吧!”

  太阳快要落山了,白天老实、温柔的西风象一个多动症小男孩,又按捺不住内心的燥动,捏手捏脚的,他看到阳光母亲的西去,又要落山了,随之而来的黑暗,将要降临,他嘻笑着,又显露出玩劣、掏气的习性,远方山边的阳光母亲,在观望着,小声私语着,这不老实的小家伙,夜里又要狂飙、撒野了。天将要入夜时的冰寒之风没有那么放肆,沒有天明前的冰寒刺骨夜风象脱僵的野马狂野、彪悍。两个坐骑也偿尽了昨夜冰寒之风疯狂撒野滋味,这时稍感冰寒之气,他们又开始一路狂奔,想着到有人烟的村镇就好了,唉!就是远望着有微亮的灯光,这两位坐骑,更兴奋了,今夜不受冰寒刺骨之苦了,象两个撒野的小孩,疯狂的心气越来越浓,兴奋的心情一度达到了心花怒放。心中狂热之情一时降不下来,晋王和侍卫喊叫着这两个俏皮的异类小冤家。他们终于到这个镇子外了,两个坐骑喘着粗气,浑身流着汗,晋王和侍卫下来,两人抹着它们头上、身上的淋漓大汗,它们站在那象个把了错误的两个玩童,疯够耍足了,任凭主人在身上抹着汗,它们半闭着眼一动不动。他们步行走进镇子大门,来到一家规模不小的客店门口,停放着好多轿子和马匹,他们到里边想听到些和看到些,风土人情和一些奇奇怪怪的事,过来个十四五岁后小伙,把他们的坐骑牵过去了,晋王和侍卫被人带着来到客店,上档次的吃饭大厅,里面很气派,桌子、椅子擦的干净明亮,饭厅里坐的全是穿着锦衣的财主老爷、少爷太太、公子哥、穿着官服和军官服装的人们,有的在划拳猜酒,有的在小声私语,有的在大喊大叫,端菜端饭的人们也在喊叫着,晋王真不喜欢这样的地方,今天他们想知道一些事,不得不来这个地方,他们被带到一个角落里,不声不响的在听着人们说些风闻轶事,晋王和侍卫先要些小菜和酒,他们在不声不响地吃着,喝着酒,突然,走进来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的四十来岁,是个大老板,另一个是保镖,这女人满身珠光异彩的非常漂亮,分外引人注目,在场的男人们眼都直了,太太们心中不髙兴,斜眼瞅着私语着,很多人都在私下议论着,两个小混混模样的人,拿着酒杯走过来,坐在他们桌上,这侍卫看这两位象是百事通,坐近前倒着洒搭讪着,一位端着酒杯,那位哥你知道底细吗?侍卫笑着摇摇头,人家大来头,做大生意的,厉害的主,哥你知道吗?有两句话,你处道吗?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说的是人家的生意,侍卫装着不解,瞪着眼摇摇头,人家生意,上下内外,有刀有枪,哥你知道吗?侍卫又不解的摇摇头,哥人家这一大片区域上千里,军镇、大军镇、境外边的上边,知道吧!哥两边上边的,什么禁运人家有什么,人家上边都能走到,人家是不是厉害的主,我哥们给人家能搭上线,说上话,还能办成事,侍卫取出一小块碎银子,塞进他手中,这主笑笑,哥们够意气,到时侯哥们给你连线,有财大家都发。……推荐阅读sm..s..首发..m..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