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晋王祭黄金始祖,山洞之外人云集,

小说: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作者:凤舞秋阳 更新时间:2020-06-19 08:49: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且说,这黑蝎狮魔祖,是三界一大魔,上万年道行,那洞内大架上神器宝剑,他只要不去触摸,宝剑上冰寒灵气,对他没有远处震摄力,这大魔是知道的,假如他不在现场,他的弟子们站上平台,这宝剑冰寒灵气,会击伤到他们的。道行不长的妖魔,会打回原形,甚至魂飞烟灭。

  黄道吉日这一天,晋王和县官一帮人们,天刚明亮,人们都在紧张的准备着,小青和姐妹们天不明就开始忙碌了,两个姐妹奔波于,县衙和黄金家族和山洞的神密洞穴之间,黄金家族的老爷和夫人,及上上下下的人们,天不明就开始忙的不易乐乎,几个地方之间的道路上,老百始也大早往这儿赶来,做生意桃担的、推小车的,真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人们象过大年一样,都想看看晋王殿下风采,千年黄金家族少有的皇子代替皇帝大祭拜天界神器,不亚于大型圣典活动。这个大事件,人世间的人们在忙碌着,天界的大神们也在时刻注视着,安排两大蛇仙又下界了。魔界也有大动作,黑蝎狮魔又带一大弟子下界,他指挥着三大弟子,关健时刻他还想上手。

  且说,晋王和县官骑着马,和县衙一帮人,走出县衙走在大街上,这天阳灿烂,风和日丽,不很宽的街道两边,早已站满男女老少的人们,有的人多地方占着道路,他们走的不快,街役们要去劝散,道路上聚集的人们时,晋王摇摇手,县衙这帮人们,在人群中穿行着,晋王和县官下马,在人群中走着,晋王不时的给人们两手抱拳举着,路两边的老年人和年轻人,都在私下议论着,微笑着,有的伸出大拇指,两边掉了呀的老头、老太太们都在流着泪喊着话:“晋王殿下千岁可好,大隋朝好啊!“。这帮人们在人群中走走停停,好长时间,才出大街上聚集的人群。走出镇子,后边还跟随着很多男女老少的人们,晋王感动的流下眼泪,他跟县官说:“多好多善良的老百性呀!我们应该好好善待他们呀!他们是多么渴望过太平盛世呀!”县官问道:“晋王殿下,还需要赶时间,赶吉时吗?”晋王说道:“大人呀!今天这就是最好的时间,满街的捅挤不动的老百姓,后面跟随人群,我们只要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了,上天也会髙兴的,这就是良辰吉时,常道,天时、地利、人和。我们顺应了天时,也顺应民意,才能有地利。三样东西,一样不能少”。这帮人在路上走着,别的地方的人,男女老少,都往山洞口方赶路,快到前面镇子上了,越往前走路上人越多,紧贴路两边,都摆着很多小摊位,有卖烧饼的、有卖油炸食品的、有卖饭的、有卖冰糖胡芦的、有买糖块、糕点一应俱全,还有的卖红布、香祭品之类。真象赶庙会、赶集的,这帮人们看着离镇子不远了,晋王和县官下马,人们走路向前,忽然,镇子里奏着鼓乐的一帮人们过来,领头老爷和镇上的脸面人物,后面也跟着其它地方的官员好多人,都过来迎接晋王,都见过礼,这时路上的人们,熙熙攘攘,前面的人们,都往两边让着路,中间一条不宽的路,路两边的男女老少都是蹬大眼瞅着晋王,有些年轻媳妇、姑娘们都瞅着,小声议论着“这小伙长的真俊俏,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小伙子”。路对面两个三四十岁的媳妇在私下议论:你家姑娘那么标致、俊俏,十七岁了,给这小伙说说。另一位小声喊着:别乱说,人家不愿意。这媳妇大声喊着:小伙子,给你说个俊俏媳妇。话音刚落,另一位急忙捂着她嘴,她还不让捂呢。路两边的人们都哄堂大笑。都七嘴八舌的喊着:小伙子怪俊俏的,说个俊俏的媳妇。人们都在议论着,笑着。晋王有些脸红、发热,心想:这些大嫂大妈们厚道、直率,实诚,善良,说的人不好意思”。他走着路,有时两手合拳向人们示意,有时向人们摆着手。

  这一大帮人们来到特别大的院落前,这个院子千年之久了,门口一棵特别大的皂角树,大院门楼不算髙,大门陈旧,让人感觉很古朴,走进院内,有棵大石榴树,向前走十几步,是个小门,(或叫二门),左右两个小院留个小门,向前走进主院有棵大葡萄树。大枝在木架上爬大半个院子,院内左边有两棵大桃树,右边两棵大苹果,两往前有两棵大枣树,还有些花草之类,领头老爷陪着晋王和县官来到后院,黄金家族的宗祠院内两棵大柏树,人们走到大厅门前,两边响起阅耳的礼乐声声,对面墙上挂着黄金家族祖师的画像,看这神汉,髙大雄壮、彪悍威猛,真是天神下界,两句赞语,“怒目圆铮降妖魔,虎啸雄威镇山川“。两边是千年历代掌门神牌位。晋王走到摆满供品的供案前,点着手中的香,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毕恭毕敬的行大礼,他闭着眼睛,口中在小声自自语念叨着:“黄金家族的祖师神汉,降伏蛇仙的天神下界的大英雄,在天神灵保佑黄金家族,仍雄据一方,保佑方圆数百里,乃至大隋朝,繁华太平盛世,黎民百姓安居乐业”。念罢行大礼,在礼乐声日祭拜礼结束。礼毕晋王和众人走出大院落,步行走向一公里外的山洞,以示对天界神器的敬偎之情,在通往山洞的路两边人山人海,做小生意的,卖饭、卖馒头、卖烧饼、卖油炸食品、卖祭品的、很多生意都混杂在人群中,黄金家族和镇上的很多人都在维持秩序,人群中分开一条不宽的路,人多的地方,人们挤扛不动,形成人墙,木杆围的路子里也站着人,人们听说皇子要来,都想看看,恐怕一辈子也难见的贵人,都想粘粘福贵之先,领头老爷陪着晋王和县官,一班人过来了,在人海中分开的很窄的路上走着,人们挤的满头大汗,有的小孩子挤的受不了,在哭喊着,晋王和县官、领头老爷,实在看不下去人们难受的样子,晋王和县官、领头老爷商量安排镇上分十班人,摆摊分馍头或烧饼,把拥挤的人们分开,以免挤压,踩伤人,摆摊位分散越远越好,领头老爷赶紧安排人们去分流人群,领头老爷加派人们过来保护着,晋王和县官一帮人们,艰难的在拥挤的人海中,向山洞那边走走停停,这天本来是风和曰丽,但拥挤的人海中,人们都满头大汗,越往前走人群越挤,快到山洞边了,人们挤的最密实,突然,人群两边远处有人大声喊着,△着锣,分馒头了,分馒头了,这边拥挤的人群,马上拥向外边,人群渐渐分散了,晋王、县官、领头老爷这一帮人,终于从分散的人群中走到了山洞口。……手机端sm..更新最快s..sm..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