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杨坚众人葬恩公,晋王悲泪祭恩公。

小说: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作者:凤舞秋阳 更新时间:2020-09-11 02:29: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且说,杨坚这帮人们,被前、后、左、右,四面八方的敌人包围,这帮穿着便装骑着坐骑的人们有弓箭和刀、枪,象是专业的兵将,周围全部弓箭搭弦,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大首领及时扑向杨坚和杨广,身中数箭,他知道自已不行了,小声对杨坚说道,我说“你和孩子都是大福大贵之人,这一难算过了,你们要保护好自己,你和孩子将来都是成就大事的,你们要多珍重”。四面八方,突然不射箭了,时间好象瞬间凝固,不运行了,突然出现的这二百号人马的盗匪,彻底打乱了这帮不明来历人马的计划,这帮人马的军官想着周国使臣只有八、九个人,带这么多人马,是水到渠成,手到擒拿之事,百分之二百的把握,突然发生的大转机和变化,都应付不过来了,估什是拼揍一伙人马,都害怕已方损失人马,临时变化得听主子的安排,主子现在不在现场,现场指挥人员,没计划这突然出现的二百人马,也一时吓蒙了,他们以为这是周国的暗中护卫军队,或是第三方派的军队救援,都一时摸不着大头小尾,无所适从,前、后、左、右缺泛统一协调指挥,正在那帮人马正在忧虑不定,一时错乱之机,这边二百多人马,杨坚喊着副首领和人们赶快撤退,在杨坚和副首领指挥下,二百多号人马,快速的又从右边插过来的地方,飞快撤了出去。对方估计也是二三百人马,看着这边二百多人马也不弱,一时也没有特别强势的指挥人员,竟然非常稀罕的撤退了。

  这帮人马看着对方人马都撤退了,他们在这官道右边不远处停了下来,旁边有个五六十户人家的村落,村里的人们非常热情帮忙,看着这大首领也亡故了,杨坚和小广儿、副首领,都是悲声嚎放,这帮二百多号人们,都是哭喊声震天、大群的马儿,都是仰脸嘶嘶哀鸣,村里的德高望众人们招呼年轻人出来,帮忙把这位英雄安葬在村北边,离这官道一百米远的地方,这位副首领选了五十号人马,随他跟随护卫杨坚这帮人们,安排一小头领率大部分人们先回山寨休整,不出外抢掠了。杨坚在这帮人马保护下,顺利赶到洛阳,终于不辱使命,签定了齐、周两国边界停战条约,从洛阳回来,这帮人们赶到这位义士墓前,众人行大礼祭典,副首领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杨坚和广儿早已止不住泪水涌泉、悲声嚎放,杨坚给村里有名望者一笔银子,让村民帮忙修造好坟墓,种些树,平时好好看护好。含泪致谢,行大礼依依惜别。这帮盗匪后来归顺杨坚手下,成为一支劲旅军队。那位死去的大首领,他确实有慧眼识英杰,确实厉害,早早的看出杨坚和小年纪的杨广,将来大富大贵,成为中国历史上浓彩重墨的、叱咤风云的重量级人物,建立大隋王朝,成为大隋一代、二代国君,建立开皇盛世,统一大江南北,结束数百年南北割据,开创数百年繁华盛世。

  且说,晋王殿下和侍卫骑在坐骑上,在这宽畅的大道上,急驰狂奔着,少小时这件刻骨铭心的事,不由自主的一幕幕镜头、浮现在眼前,立马泪水涌泉而出,两行流进嘴中,流下脸颊,滴湿衣襟。他擦着两眼模糊的泪水,仔细的辨别着他们在官道的具体位置,他现在心中涌出,一个非常迫切的念头,要去看看多年前永眠在这里的救命恩人,两位坐骑又急驰飞奔了一段路,他忽然想起来了,后来他问及父皇这件往年陈事,父皇还满脸泪水的,跟他讲着这件事,他忽然,想着父皇给他说的这个村名,他突然喊着减速的囗令,这两个异类小伙伴,不愿意了,“低声嘶嘶的叫着,主人呀!我们正跑的带劲呢,干妈要减速呀!”转念一想,也许主人忽然有更重要的事要干,,嘶!嘶!的喊叫着,减速吧!突然,看到前面不远处迎面过来,两位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和老妇人,两位坐骑慢步走到两位十米位置,晋王喊着两位坐骑停步,晋王下来,赶忙向两位老人行大礼,两位见这后生的装束,是官家子弟的高贵之身,向他们施大礼,赶忙笑着跑上前搀扶起来,“官家贵公子,有什么话说吗?小老悉听尊便”。。

  晋王便问道,“这里早多少年前齐朝时,这官道边上,两大伙来历不明的人们,在这官道上对阵死亡一人,就埋葬在官道边上,附近有一村庄,是否在这附近位置”。这位老头慌忙说道,“知道、知道,那坟墓,就在前面五里路左右,听说那次双方总共有快五百人,声势可大了,听说那位义士救的是周朝的官员,进洛阳干大事的,后来那官员出钱,建的坟墓好气派、好飘亮的,方圆附近上百里非常有名的,建成那时侯附近好多人们都去看了”。晋王向侍卫大哥使眼色,侍卫忙从口袋中,取出小块碎银子,答谢这位老人家,他推辞一阵子,高兴的收下了,又谢过晋王殿下和侍卫。他们道别两位老人,向前奔了五里地,晋王又是涌泉泪水模糊两眼,此时心潮汹涌澎湃,多少年前的景象又一幕幕浮现眼前,急驰如飞的坐骑上,他坐在父皇前边,后面伟岸、强健、宽广、厚实、的胸膛中,飘出阵阵温热之气,他仰着脸,瞪着大眼看着父皇,两人都天真的大笑着,多少年了,这里还是少小时的环境模样,官道边的古槐树还是那么古朴、粗壮、剽悍。这宽畅的官道向右拐有条不窄的便道。手机端sm..

  两个坐骑伙伴,和主人心有灵犀,不等主人喊口令,便早早的自觉减速,拐上了这条便道,晋王赶忙喊着停止跑步的口令,两位坐骑很快停下来了,晋王和侍卫下了坐骑,晋王殿下此时眼中泪水涌泉,两行泪水,流入嘴中,流下脸颊,滴湿衣襟,他们大步流星走向不远处的,救命恩人的坟墓,走到跟前早已控制不住,扶着高大的墓碑,对长眠于此处的,不知名字的恩公深深的敬意,以致无法抑制的内心深处涌出的,极度悲伤之情,直至悲声嚎放。侍卫大哥看天不早了,赶忙劝着还有更重要的大事,晋王哭了一阵子,听了侍卫大哥的提醒,恢复一下悲泪的心情,他们来到不远处的这个,比以前稍大的村中,见了主事的人,给他简单说了几句话,托付他照看好恩公的坟墓,让侍卫大哥送给他一些银子,他们和这位管事的道别,在村中卖些祭品,,走出这个村子,他们又来到恩公坟墓前,又是悲泪哭泣的祭典一番,以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来看恩公,忍着悲痛心情,给恩公行大礼,依依不舍的和恩公告别,愿恩公义士在天有灵有知安息。他们要赶往京城,有天大的事在等着他们去干。……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