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晋王仙子泪惜别,坐骑飞奔忙赶路。

小说: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作者:凤舞秋阳 更新时间:2020-09-11 02:29: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且说,晋王殿下,在黄帝陵地宫下面的大空间,两位龙脉仙子已传授晋王龙脉灵功,已能撑握、使用和吸收足够能量的龙脉灵气,龙脉龙穴下面的大玉盘上面,在两位龙脉仙子释放龙脉灵气充实晋王体内,大玉盘中间强力磁场,也在助力晋王身体吸收着髙速旋转的聚合的精灵混合灵气。。

  两位龙脉仙子,滴滴的龙睛泪水,倾泻在晋王的脸上,此时他虽然,盘坐玉盘上紧闭双眼,但也是泪水涌泉,心中异常泪悲,是啊,天下没有不散的盛宴,晋王还有天大的事情在等着他去干,两位龙脉仙子,责任重于泰山,,镇守着华夏黄帝龙脉龙穴,数千上万年牵系三界的良好秩序,华夏民族,世世代代芸芸众生的安危命脉,数千上万年历史演绎的、朝代更替,国运昌盛。两位龙脉仙子含泪给晋王殿下助力龙脉灵力,王大玉盘共同发力,使晋王殿下在七彩灵光环保护着,飞出了飞速旋转的大玉盘,飞出了黄帝陵地宫,此时天界大神预先设置的所有天风空间和隔离软障墙早已全部撤出,魔界大魔头师徒俩已退去,仙侠小青异常兴奋的来到晋王面前,此时天界大神设置的黄帝陵天风空间和隔离软障墙,这侍卫大哥也满眼含泪的奔到晋王面前,此时面色表情非常复杂,不知是兴奋还是悲伤,也许是喜泣而泪吧,反正是满脸的泪水,身体还在抽泣着,也许是刚才的刚才,他的一颗心几呼要从喉咙中、嘴口吐出来了,这时,他紧紧抓着晋王的肩膀,悲声嚎放,生怕他再被什么大天风刮走,这时,他说什么可再也不愿意了,那管他天界大神或天风什么了,那三十位军兵,也都在擦着满脸的泪水,身体也在剧烈的抽泣着,那群坐骑伙伴们流着泪水,仰脸大声的嘶嘶长啸着,晋王此时也是满脸泪水的笑着瞅着大家。此时,仙侠小青、晋王和侍卫及这帮人们,转身对着黄帝陵行三拜九叩大礼,人们都瞅着不远处的黄帝陵一阵子,都心情复杂的慢慢走到坐骑前,准备离开这里,这时晋王表面看着镇静自若,其实心事重重,心中一阵阵的翻江倒海,思潮万千,突然转身,满面泪水的向黄帝陵方向行大礼,别人都含着泪水都愣愣的瞅着晋王,仙侠小青和旁边的人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在和他的俩个不亚于生死之交的好朋友龙脉仙子含泪告别,也许这一次从陌生到短时间心心神交,也是一生中绝无尽有的奇事,生命中只有一次,也许以后永远也不会再见面了,以至他满脸泪水,心中感慨万千,久久无法平复,晋王猜想的很对,他们以后真是永远永远没有机会见面了,他此时突然想着他闭眼盘腿坐在飞速旋转的大玉盘中,两位龙脉仙子在他的上方已是龙睛泪水涌泉,撒落在他的头上、脸上,他当时也是满脸泪水,他和两位龙脉仙子己是心有灵犀的生死之交了,晋王这时总是泪流满面的神态,不远处的坐骑这时泪眼盯着主人,低声嘶嘶的叫着主人,“主人呀!你怎么了,干么那么伤心难过呀!谁惹你生气了,不象是呀,有什么难心的事,能给我说说吗?别总窝在心里,那样会鳖出病更难受的”。更新最快s..sm..

  时间不早了,他们要赶路了,仙侠小青仙灵之体轻轻一跃,升上天空向前飞着,俯视地面一、二百里内没有异常情况,她才放心的向前飞行,想着大魔头师徒俩刚飞回魔界,不会再回来了,仙侠她向洛阳方向飞去,要在前边山的这边等着晋王这帮人们,晋王这帮人们和坐骑伙伴们都是没精打彩的,在这宽畅的官道上,慢速的小跑着,这群坐骑领头的小伙伴,他和主人心心相犀,他刚才看着主人满脸的泪水,行三拜九叩之礼,后来又行大礼,主人的这些不正常的举动,他都看在眼里,悲泪在心中,此时这群异类小伙伴们,都象一群多愁善感的灵巧小脚y环,此时倒心中甚小甚微起来,,也不象以前那样大大咧咧的样子了,他们从来没有象现在一样,看着主人们这么严肃的神态表情,这群坐骑们今天也没心情飙马了。这些坐骑伙伴们长时间慢跑,晋王刚开始上路的时候,心神还在黄帝地宫下的两位龙脉仙子身上,以及难舍难分的沉痛之中,在这官道上慢跑了一段路程,他想着必竟有很多大事等着他们去干,不能总沉浸在这消沉悲痛之中,晋王殿下不愧为天界下凡的仙家,天界神将大隋皇帝杨坚的晋王殿下,皇家贵胄,遇大事难事机智、干练、沉稳,独入千军万马之中从容面不改色,不乱阵脚。他把脑子中所存绪的龙脉仙子的事暂时压至心底之中,他心中明白他的坐骑也是领头的角色,他向着他的坐骑发着快速行走的囗令,这些异类伙伴们都在操心着,等待着晋王发布快速跑步的囗令,此时晋王的命令刚一出囗,这些异类小伙伴们心中异常兴奋,终于可以放马奔跑,释放和发泻一下前面心中沉集的郁闷、忧虑、悲伤、。前面的晋王的坐骑,此时,仰脸昂头挺胸,前蹄腾空,一声浑厚的嘶嘶长啸,他又显露出了象大西北汉子一样,勇猛剽悍的威武之躯开始发威了,在这宽畅的官道上,飞奔冲向前方,后边的坐骑伙伴们,早已龙腾虎跃的按奈不住,这帮来自大西北的异类勇猛汉子们,狂野剽悍身驱,个个忧如下山猛虎,冲撞着奔向前方,这帮异类伙伴们犹如一群勇猛善战的大隋国猛士,奋不顾身的向敌阵冲去,前面阵中的敌人象抱头乱窜的贼鼠之辈,哭爹喊娘的抱头狂窜而去,此时晋王这帮人们坐在这虎虎生威在坐骑上,一路狂飙,耳边的风呼呼的疯狂吹着,大路两边的大树,向后飞跑着,这帮坐骑在你追我赶的向前飞奔着向洛阳赶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