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上仙狮穴战雄狮,狮家老小悲伤去。

小说: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作者:凤舞秋阳 更新时间:2020-09-11 02:29: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且说,狮爸从美梦中惊醒,看着**的火把,正在惊恐怒吼的妻子,和两个哇!哇!哭着,喊叫的两个狮儿子,恼羞成怒,本想着流着口水,即将到手的美味大餐,原来是南柯一梦,,妻子早沒有了昔日的娇羞温柔,流着泪的红眼瞪着他,两个乖儿子也泪眼看着他,嘴中小声私语着。

  这位狮爸,今日终于尝到了,男子汉在困局中,失去尊严的姿味,两个儿子泪眼看着他,好象在说:“爸爸我们饥饿难忍,我们要吃东西。”他此时满脸泪水,心中奥怨,感觉一家老小,己到穷图末路了,英雄落难寸步难行,自己是兽中狮王家族成员,其它小(别三动物们都不知逃到哪去了,再也不想看到他们的丑态媚脸,要遇见他们二话不说,上去就卡察一声,咬掉头颅,一点不留,吃净了事,只可惜现在成了光杆司令了,他觉的自已无能,此时,他看着地上着着火的火把,又是一阵歇思底里的怒吼,自己要亲自出马了,总不能让老婆孩子上阵吧,他要出去看看究竟是哪个不要命的竟敢上门来挑衅,他怒气冲冲,齿牙冽嘴,狮吼着出来了,穴门囗的场地太小了,他甚至都不敢扑向目标,害怕自己和目标冲下悬崖峭壁的山谷中,这可难为他了,英雄无用武之地了,前边说的猛虎三扑,但是,现在豹子他扑不了了,他是做梦都不敢想,对手找上门了,他当初找了几个洞穴,就看中这里,地势险要,在悬崖峭壁不上不下,中间位置,来到这个洞穴,要走陡峭绝壁,方能到此洞穴之内,前面这个空地,只能一家老小晒太阳、看风景,在此处当搏斗场,地方太小了,一时不注意要跌下峡谷深渊。首发..m..

  他在洞穴门囗,哇!哇!沙哑的狮吼着,没有向对方扑去,而是左右来回走着,瞪着布满血红丝的大眼,干张着血盆大囗,他先把鳖在心中的闷气暴发出来,他看着对方,丝毫没有害怕他的意思,他有些发怒了,一般的人见低都是惊慌失措,忙着拿什么武器自卫,这位泰然自若,他心中有些吃惊,但是表面不能显露出来,以免对方看出(破战),乘虚而入战胜自己,,决定进攻了,两个前腿忽然在地上扒着沙石随时抛向对方,来个飞沙走石,迎面向九天玄女上仙飞来,顾不着防备时,飞扑上来,他做梦都不知面前这位是上仙,功夫要比他髙多少倍,闭着眼一个轻功飞跃到他身上,这时他深然不知身上站个人,也许是他太投入了,洞**的狮妈和两个儿子,见状大惊失色,大声疾呼狮吼着,这狮爸听到狮**家人的喊叫,立马大惊失色,人家站在他身上他就没感觉,心想遇到顶级髙手了,站在他身上的人不多,他此时心情沉重,但是,他作为狮王一族,不能轻易认输,表面装着神情自若,不能乱了阵脚,狮爸灵机一动,身体在地上打起滚来,九天玄女上仙身体轻轻一跃,这位狮爸在地上打滚白费力气,他刚起来,上仙又骑在他身上抓着他的狮毛,狮爸两前腿又是腾空飞跃,想使玄女上仙,从他身上跌下来,他太低估对手了,他就没想到,人家既然轻功那么好,骑他身上不会跌下来的,九天玄女想着这位狮子比前边的老虎厉害多了,知道出些怪招,玄女上仙又要和这位狮爸斗智斗勇了,这位雄狮战不的一点便宜,他早己知道自已不是人家对手,只是不想承认自己输,他知道自已一家老小,今天要和虎家下场一样了,他不再白费力气了,他爬在地上低声狮吼着。

  九天玄女上仙,看着这位昔日的威武凶猛的狮王一族,现在这狮家老小,心中忽然涌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愁肠,她强忍着眼泪在眼中转着圈,终于流了出来,此时,夜非常静,忽然下面有些动静,这帮年轻人快赶到这儿了,人们正在攀爬着这小平台下面的陡峭绝壁,过了一会,一个年轻人举着火把,爬上来了,时间不长,陆陆续续年轻人们都上来了,这狮妈看着外边这么多人举着火把,心想,这狮家老小再不走,这些人们是不会愿意的,真要是打起来,两败俱伤,这一家估计死的很惨,现在这里曰子确实不好过,多少天不见活物了,庄这里熬着,也是等死,不如换个地方生活,也许比这儿要好些,流着泪嗷嗷狮吼着,领着两个儿子,流着泪低声的狮吼着,过来劝狮爸了,两位狮儿子也流着泪嗷嗷狮吼着,跟在后面,又上前一个依偎在狮妈身边,一个依偎在狮爸身边,一家老小,都是抱着嗷嗷的哭喊狮吼着,旁边不远这帮举着火把的人们,看着凄惨的,昔日狮王一族成员,人们都流下了眼泪,人们都把身上的干粮都扔在这可怜的一家老小身边,两个狮儿子,看着地上的食物,抓起就放进嘴中,也顾不着品姿味,就一阵狼吞虎咽,狮爸狮妈瞪着失神的泪眼,嘴中低声的呜呜呻吟着,他们的头依偶着狮仔们的头,两个小家伙还在津津有味的哼着吃着。两个吃的差不多了,狮爸和狮妈,吃完了地上剩下的食物,这狮家一家老小,要离开这儿了,狮爸和狮妈仰天泪眼悲声长啸狮吼,两位相伴来这儿时,还没有狮仔大,他们的狮爸狮妈,那时也不知去什么地方了,现在不知健在不健在,他们低声嗷嗷狮吼着,到狮穴中转了一圈,也许这是永远的分别,再也不会回来这他们相依为命,在此处安家乐业,生仔养仔的居所,马上要离开这儿,也不知到什么地方,也不知能不能安家乐业,还是到处奔波,他们前面不知是囧途,还是康庄大道,不知路在何方,路既在脚下,走向何方,这狮的一家和老虎的一家命运都很相似,都要长途奔徙,去找他们新的永久栖身之地,他们一家老小,流着泪低声的嗷嗷狮吼要上路了,一家四口,两个小狮仔,哼迹着,站在地上,狮爸和狮妈,站在后面,他们一家都流着眼泪,对着人们两前腿举着拜着,又点着狮子头,站在对面的这帮人们,此时心灵震憾,人们都在流着泪,有的甚至悲声哭泣,有的人好象要忧虑了、后悔了,都不知该不该赶这虎家和狮家离开这片区域,人们在想着,这样做究竟对不对,是不是对他们太残忍了,这狮家四口对着那两座山,流着泪仰脸大声狮吼着,好象在给其它野兽动物们作最后的告别,毕竟在此生活了多年了,要和老邻居们,好的、孬的,都要说再见了,反正人们也听不懂,他们这些语,有哀怨、忧伤、无助、无奈,谁都没有办法,这就是生物的生存的,物竟天择,适者生存,不适合者,则被淘汰,这一自然规律不可打破,这家狮家老小流着泪低声的狮吼着艰难的上路了,人们看着狮家老小走了,在场的每个人心情很矛盾、很复杂。……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喜欢万年神话传奇故事请大家收藏:万年神话传奇故事更新速度最快。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