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大道为仙 随身

小说:穿越大道为仙 作者:珊珊青杏 更新时间:2020-06-17 13:11: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跟普通的丹炉不同,它能够中和秦羽的资质,使得她的单火灵根在炼丹的时候火势不会太过于霸道,使丹药十不存一。

  因为有了这个丹炉,才使得秦羽的炼丹技术得以提高,让她成为了太虚界炼丹界的第一人。可以说是这个丹炉成就了秦羽,而这个丹炉对于没有火灵根的人来说,也是极其有用的。

  在没有火灵根的主人向丹炉输入灵气后,这个丹炉则会自己冒出火焰。这火焰是相对主人灵根属性的火焰,所以炼出来的丹药也是非常适合主人使用,比外界的丹药适用几倍不止。手机端sm..

  所以苏灵儿对于这个丹炉是势在必得的,因为她的这个单水灵根并不是特别的稳,需要时常辅以水还丹加以稳固。想到这里,苏灵儿又不由得愤愤不平。说好女主灵根奇差,女配灵根极好呢,怎么到自己这里就不灵了!

  苏灵儿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其实也迷茫过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她懂得了自己所在的这个村落叫做“小林村”时,她并没有在意,只是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因为苏灵儿穿越的这个原主家中有着五个小孩,她是第四个,是被忽略的存在。大姐已经十八岁,出嫁了好几年;二姐十五岁,也定亲了,准备几个月后嫁人,因此母亲时常会找她谈心;三姐比她大四岁,已经十岁了,经常帮着母亲做家务;她下面还有一个三岁的弟弟,被父母宝贝着,家里有什么好东西都是弟弟的,只有苏灵儿,不上不下的,在她家是个尴尬的存在。

  特别是苏家一直生不出儿子,在苏母怀她的时候,就盼望着自己肚子中这个是个带把的,没想到生出来就是个姑娘。想到当初孩子出生的时候,她爹一知道是个女孩,连家都不想回。

  好在几年过去,家中又添新丁,是个男孩。苏父和苏母可是当这个独子是个宝贝啊!每天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坏了,在苏灵儿不小心碰到哭了,都要把苏灵儿打上一顿,也只有这个时候,她父亲母亲才能够想起来家中还有这个孩子在,苏灵儿简直是受够了。

  苏灵儿认为自己能够穿越,自己肯定是女主,哪能够被这样对待,因此她逃了几次,却又因为年纪小总被父亲抓回来,苏灵儿也就放弃了。

  苏灵儿本来已经想要认命了,认为她的一生可能就要在这个小村落里待下去了,却没想到让她知道了她邻居家的那个男孩子名字叫做容晟轩。

  原本知道自己穿越后,自己名字又是叫做苏灵儿,她并不在意。穿越女多了,叫自己名字的更是多了去了,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但是苏灵儿,容晟轩这两个名字和小林村相结合,就让苏灵儿激动了起来。她记得她穿越的前一天看的那本叫做《丹涯仙途》的小说,男主就是叫做容晟轩,而自己苏灵儿则是里面的恶毒女配。

  书中并没有怎么详细的描写苏灵儿的事迹,只用了短短几句话写了苏灵儿是男主容晟轩同村的邻居,也因此在一同进入到天衍宗之后,爱慕上了同村的天才容晟轩,结果在知道容晟轩和女主秦羽情投意合,要结成道侣的时候心生嫉妒,在与秦羽等人一同出任务的时候陷害秦羽不成,反而被秦羽识破,推进自己事先布置好的陷阱,尸骨无存。

  知道自己是炮灰女配后,苏灵儿并没有担心。自己穿越之前又不是没看过炮灰逆袭的小说,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应该如何运用自己先知的优势,反配为主才是。

  她联想到小说之中,女主秦羽和女配苏灵儿在做的那个任务就在小林村附近。因为小林村后山中的那颗不知道是多少年的大树下有一座上古洞府。

  原本那里也是苏灵儿道听途说,苏灵儿也去查看过,根本没有什么宝贝。因此才在那里设下陷阱,并自己假装跟别人一起做任务拉上秦羽,说自己有话想跟秦羽单独说的时候,把秦羽单独带到那颗大树旁,想推她入陷阱,却没想到那里是真正的有宝贝。

  这也是在苏灵儿掉入陷阱之后,秦羽才发现的。那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刚好月光照在树下的一颗石子之上,引起了秦羽的注意。

  这颗石子在平常人的眼里,只是一颗石子罢了,但是秦羽却发现了其中的不同。它似乎含有灵力,但是并不多。

  秦羽又看了看其他地方,发现每隔三米的地方,又出现一颗石子。这种石子有七颗,在月光之下,呈现北斗七星的形状。

  秦羽很是惊奇,联想到之前苏灵儿等人所说这里有这小林村有宝贝之后,她就在旁边结了一个阵法结界,防止其他人过来。

  这也是苏灵儿一直以自己是正义人士批判秦羽的地方,她认为秦羽这个女主又不善良,杀了那么多人,有宝贝都是自己私吞的人,凭什么还能够当女主,那她为什么不行。

  她也不想想,修仙界怀璧其罪,假如秦羽这个时候想着是把师兄弟叫过来,一起苏拿宝贝,万一宝贝只有一个,伤和气是小事,到时候自相残杀才是可怜又可悲的事情。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修仙界资源有限,杀人夺宝常常有见。面对宝贝前,亲兄弟都有可能兵刃相见。秦羽不是圣母,她有自己的机缘,有自己的原则并没有错,但是苏灵儿显然是不会这样认为的。

  归正传,秦羽在结完结界之后,发现那北斗七星形状的图案突然立体了起来,照射在那颗大树上成了一个门。

  秦羽也是胆大,她知道这个也许是自己的机缘,也许是风险,但是她并不惧怕。这个时候她也是才筑基不久,但是她想到有自己父亲给自己的宝贝,也就进去了。

  进去之后,她看到的并不是她想的那样,是一座古墓。反而在她面前的是一间房子。那个房子里面并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一个手镯放在蒲扇的上面。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