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第114章 开局杀了男女主18

小说: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作者:在彼淇梁 更新时间:2021-09-15 03:5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发现自身状况的那一刻,他就像个羞涩的小姑娘一样,一下子蹦了起来,抱住了自己的胸,然后后知后觉的脸一红,这才把手放下。

  虽说除了一条短裤,南兄什么也没给他留下,但是在桌子上,他看到了一本蓝皮子书,仔细看了看,觉得它像极了话本小说里的武林秘籍。

  两位兄台走了,吃了饭没给钱走了,那一桌子的菜,需要少年在酒馆里洗上三年的碗。

  他不服,他委屈,但他没有办法,他接受的教育不允许他跑路,只好委委屈屈找老板借了件衣服,然后蹲在地上洗了一天的碗。

  晚上的时候,他睡在客栈后面的牛棚里,借着棚顶上那盏昏暗的油灯,无聊的翻阅着自己捡到的那本秘籍时,在昏黄的灯光下,书页的最下方忽然现出了一行小字。他激动万分的看过去,却见上面写着,“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那天在酒馆里发生的事情只是个小插曲,南霈本来打算做些更过分的事,不过最后没有实施而已。

  如果查清那少年的家族,然后当着那少年的面杀掉他的亲人,对方就会在极度痛苦之下燃起复仇的火焰,而那时再斩断他的所有退路,那本神秘的武功秘籍就成了他唯一的希望。

  面对血海深仇,这功练还是不练,这不难选。

  但在南霈刚想吩咐季右时,他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算了。

  他在这个位面造下的杀孽已经够多了,再这样下去,111真的会抱着他哭的,到时候还得哄,烦人。

  不过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他在半开的窗户里看到了自己此行的目标。

  街道上,一个年老腿跛的乞丐正缓缓走着,他的年纪实在有些大了,头发花白,用一根草绳堆在头顶,身上的衣服全是晒干的泥,抖一抖就能掉下一层土。身形佝偻,杵着一根木杖,再加上跛足,行走的速度很慢。

  周围的人一看到他走近,立马嫌恶的捏着鼻子躲开,有个汉子嫌他走的太慢,伸出手退了他一下。

  老乞丐猝不及防,往前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用木杖稳住了自己,脸上有些呆愣,似乎反应不过来的样子,缓了好一会儿,才继续杵着木杖慢慢走远。

  那个推他的汉子发出一声不屑的笑,也转身离开了。

  南霈不知道他跟了多久,老乞丐的速度实在太慢,而且走一段路就要坐下来歇歇,低着头,胸腔剧烈起伏着,看起来真的就只是一个普通的乞丐,还是个身体不好的老乞丐。

  直到中午时分,才慢慢磨到了郊外的一间破庙中。

  老乞丐走了进去。

  破庙的地上铺着一层晒干的稻草,上面躺着一个身形瘦削的小童,看上去不过八九岁左右,瘦的皮包骨头,头发一缕一缕,有的地方还秃了,头顶长了些难看的疮,脸色蜡黄。

  老乞丐费力的将他扶了起来,“小雨儿,小雨儿,快醒醒,看看爷爷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说着便从怀里拿出个油纸包,小心翼翼的打开后,才发现是个咬了半截的馒头。

  南霈和季右一直跟在他的身后,直到老乞丐走进了破庙,他们便躲在了一颗高树上。可能是对方确实十分虚弱,他们并没有被发现。

  “教主,真的是他吗?”季右有些不相信,眼前这个一看就知道活不了太久的老人,真的不像是什么隐世的武林高手。

  “高人不都喜欢这么打扮吗?”南霈似乎是随口回了一句,又像是意有所指。

  那些男主,尤其是龙傲天男主身边,不是经常会出现这样一个角色吗?

  什么受欺负的老乞丐,爱喝酒的落魄大叔,山上砍柴的樵夫,对谁都不感冒但就是男主能戳中他的点,看着就像世界意志给自己亲儿子派发的新手礼包,没意思透了。

  听到南霈的话,季右喉结滚动,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但是一看南霈的脸色,还是将所有疑问都咽了回去,继续观察着破庙中的情况。直到南霈吩咐了一句“走了”,这才回过神来。

  伺候着小雨儿把馒头吃完之后,老乞丐喉咙滚动了下,把目光不舍的从那个油纸上移开,又拿了个破碗出门,去不远处舀了碗水回来。

  一回来却看见,破庙里不止小雨儿一个人。

  一位年轻公子正站在小雨儿身边,眼神没多少感情,他身边的看似是护卫的人则是一脸冷漠,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他。

  手一抖,碗里的水溅出来几滴。这两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虽然他在红尘中蹉跎数年,感知早已失去了以前的敏锐,但他也能感觉到,面前这两人身体中蕴含的磅礴的力量。

  特别是那个看起来有些孱弱的年轻公子,他看不透。

  神色几度变幻,本想卖个好,装作一个普通乞丐,可是那个年轻公子开口了,一下子道破了他的身份。

  “左宿?十年前,你给了辛寒一本书。”

  他豁然抬头,不再犹豫,脚下运力转身就跑。

  “站住!”

  老乞丐咬牙,没有回头。

  “你难道不管这个小乞丐了吗?”

  脚步霍然停下,他转身,看着南霈的样子咬牙切齿,“你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不要拿一个无辜之人来威胁我,魔教就不需要脸面了吗?”

  “脸面,那是什么东西?”南霈轻嗤,老乞丐看着对方,他将小乞丐提了起来,手捏在他细弱的脖子上,小乞丐眼睛睁大,眼球几乎要脱出眼眶,看上去十分痛苦,脸色涨红。

  老乞丐暗恨,对方果然拿捏住了自己的把柄,开口道:“果然是邪魔歪道,尽用这些不入流的手段!”

  “比不上先生高洁。”

  南霈没有生气,老乞丐自然看得出他软硬不吃,咬牙道:“多说无益,不如说说你的来意。”

  “我要你手上的秘籍,你传给辛寒的那一本。”看见老乞丐仍在犹豫,南霈说道:“你不用骗我,你和辛寒的事,我很清楚。”

  听见南霈的话,老乞丐深深看了他一眼,这才了解到南霈的可怕,以前还以为江湖传言有所夸大,看来自己真的是小看了他。

  “好,”他看了一眼被南霈掐着脖子的小雨儿,妥协道:“只要你放过他,我就把秘籍的内容默给你。”

  “可以。”

  南霈刚把人放下,就见老乞丐眼中闪过一丝杀意,猛地朝自己冲过来。

  南霈脸色未变,甚至有种预料之中的感觉。能成为辛寒师傅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妥协,纵使死也不愿意和邪魔为伍。

  南霈从老乞丐的怀里摸出一本破烂的古书,将尸体往旁边一扔,就这么翻阅起了书上的内容。

  小乞丐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叫,冲到了老乞丐身边。

  书里内容很晦涩,甚至有些不明意味的名词,但对南霈而言不是什么大问题,不一会儿就看了个大概,心里却有些失望。

  他的期望过高了。

  这本书确实是顶尖的功法,甚至涉及到了一些破碎虚空的法门,在南霈看来,大概比得上一些低级修仙门派所用的。

  对其他人是好东西,可是对南霈而言,只能说是鸡肋,这种东西,他闭着眼睛都能默出来好几本。

  那个小乞丐看到一直照顾自己的爷爷死了,顿时气的眼睛通红,不知从那里掏出一把满是锈迹的长刀,怒吼着朝南霈冲了过去。

  对方这种孤注一掷的行为,基本上就是来送菜的,小乞丐再一次把自己的脖子送到了敌人手上。他怒瞪着通红的双眼,即使身体难受的很也不肯求饶,意图把目光化作刀剑,将眼前的人千刀万剐。

  “眼神很凌厉。表情也很到位。”看着似乎快要闭过气的小孩儿,南霈松了一下手。

  他不禁在想,以对方现在仇恨的程度,如果给他一本上乘的武功秘籍,再给他十几二十年,也许这个江湖中又要多出一位绝世高手。

  “不过嘛,”他手上用力,小乞丐的脖子发出卡擦一声响,眼中迅速失去了光芒。南霈一松手,他就软塌塌倒在了地上,“可惜了,我不想给自己找来一位敌人。”

  可惜那双漂亮的眼睛,以后怕是看不到了。

  南霈走后不久,破庙中传来一阵痛苦的咳嗽声,小雨儿摸着自己的喉咙,皱着眉从昏迷中苏醒。

  刚醒来的他神志还有些模糊,直到数息后,他才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急忙朝一旁看去,果然看到他的爷爷正静静的躺在地上。

  他跑过去,边哭喊边使劲的推了几下,对方都没有丝毫反应。他瘫软在地,大声的哭了起来。

  直到哭累了后,他本想先歇一歇接着哭,结果一扭头,透过泪眼朦胧的双眼,看到那本造成爷爷死亡的秘籍正被随意丢在一旁,也不知道是那男人故意丢在地上还是忘了带走。

  秘籍,武功……

  小雨儿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男人看上去那么厉害,如果这本书是那男人也想得到的东西的话,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只要自己学会了上面的东西,自己也能变得很厉害,也许有一天,他可以找到那个男人,为爷爷报仇。

  生怕那男人再度返回,他不再犹豫,立马捡起了秘籍,又用谷草将老乞丐的尸体盖住后,不舍的看了一眼破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这次出行的结果不如预期,也许在这个等级受限的武侠世界,他已经找不到其他可以给他带来帮助的东西了。

  不过那个少年和小乞丐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他没杀小乞丐,反而将那本秘籍留给了他,毕竟大人怎么能和小孩子计较,他现在就盼着对方来找他报仇,让他看看那本男主专属功法在其他人手上能产生怎样奇妙的化学效应。

  这次回到魔教后,他没有急着离开,整日徘徊在藏书阁,想将自己手中现有的资料整理出来。

  然后就接到了手下的传信。

  当今天子不知怎么想的,竟然将他最受宠爱的小儿子送到了魔教,并且还随信一封,希望他能成为南霈的弟子。

  当然天子也不是空手套白狼,和小皇子一起送来的,还有大量的珠宝和财物。

  大概是知道这些俗物打动不了他,又听说南霈前段时间一直在收集各种武功秘籍,所以天子还特意送来一个箱子,里面装的大多是已经失传的各种功法。

  看着天子实在是有诚意的份上,南霈决定先见一见那个小皇子。

  不过弟子是不可能的,最多就是让他在魔教到处逛逛,等时间一到就把人送回去,反正天子也不太敢跟他提出反对意见。

  见面的地点被定在了藏书阁,小皇子来见他。

  藏书阁中,小皇子低着头,一脸老实的样子,在带路人走后,便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

  此时南霈正在翻阅书卷,并未回头看他,小皇子也静静地等着,偶尔小心翼翼的抬起头,观察面前的南霈,脸上不见一丝的不耐烦。

  “你知道,你父皇把你送来是什么意思吗?”当再次看完一本书后,南霈终于开口了。

  其实不需要问,他大概也能想到。天子此举的目的,大约就是看南霈现在已经无人能敌,所以让自己最受宠的皇子来当人质,一是表示自己的诚意,二则是拉拢关系。

  毕竟都有师徒名分了,以后弟子遭难,当师父的也不好意思不出手。

  没想到小皇子听了他的话,倒像是吃了一惊似的,连忙说道:“不,不是这样。”

  “不是什么?”南霈瞥了他一眼,明明是皇子,胆子却如此小,就连说话都结结巴巴。

  “不是父皇让我来的,”他抬起头,迅速的瞥了一眼南霈,“是我自己要求的。”

  “哦?”南霈来了点兴趣,抬眼看他。

  小皇子顿时更加手足无措,手指紧紧的攥着衣角。

  “因,因为,”他再次偷偷打量了一下南霈的脸色,对方也正看着他,明明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却让他莫名的生出一种勇气,他垂眸,轻声道:“因为教主大人曾经说过,我眉心的桃花印极美。”

  他手指轻轻抚过眉心的花印,低垂的眸子,眼睫不安的轻颤着,雪白的双颊上也漫起一片薄红。

  握着书卷的手一颤。

  那一瞬间,南霈竟然有点想打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