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第113章 开局杀了男女主17

小说: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作者:在彼淇梁 更新时间:2021-09-15 03:5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南霈收到天子的来信,看了几眼后,随意将它丢在了一旁。

  天子终究是妥协了,不仅承认了魔教的地位,还给南霈安了个国师的身份,每年都可以领到朝廷的俸禄。

  南霈知道他的目的,觉得自己成了国师后,就不好再对朝廷的人动手了,甚至还可能成为他的帮手,毕竟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

  不过他明显错估了南霈的性格,南霈现在是不想动手,要真是到了必要的时候,他下起手来一点也不会含糊。

  局势差不多都已稳定下来,整个江湖甚至朝堂,都已经不成问题。

  男女主一死,再没有人能阻止他这个反派男配。毕竟只是个小位面,规则并没有那么强,南霈现在可以说是气运加身,再加上男女主一死,剩下的气运也全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差不多就是他现在的情况。他之前不论做什么事都很容易,不仅是他自己的原因,可能还有小世界的世界意志在帮忙。

  就像那道来得蹊跷的天雷一样,南霈本以为那是来劈自己的,可是事后想想,它的目标可能真的是那架炮车。

  要是放在其他的世界,他要达成现在的目的的话,没有几年的布局是不可能完成的。因为男女主的光环实在太盛,他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来将它们慢慢磨掉。

  可是这个世界不一样,男女主的光环可以说是十分脆弱。按照正常的情况,即使南霈已经下令将他们处死,但是也会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堆男女主的追求者将他们偷偷救走,然后男女主队友加一,自己手下多了一个二五仔。

  可以这样说,自从南霈来到这个位面,这个位面的剧情就已经开始崩坏了。

  就像南霈偶然遇到的、长相酷似男女主的辛齐阴莲一样,也许一切都不是偶然,是世界意志在暗中安排。

  它可能对之前的男女主并不满意,但是凭它自己,是无法更换男女主的。就在此时,南霈来了这里,机缘巧合之下杀了男女主。

  它发现南霈也有类似的想法,所以暗中帮了他一把,就当是提前预支报酬,这也导致了南霈现在宛若受到世界意志眷顾这一结果。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猜测,以他现在的身份,还没有资格去揣测一个位面的意志。

  自从南霈灭了正道魁首武林盟之后,剩余的门派世家感受到了他的决心。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即使心有不甘,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结果。

  而且魔教在此之后并未再造杀孽,再加上朝廷对魔教的认可,众人也算是承认了魔教对武林的统治。持续数个月的动荡终于停止,江湖迎来了久违的平静时光。

  虽然表面上承认了魔教的超然地位,但是私底下,对于魔教的讨论却从未少过。其中讨论最多的,就是现任魔教教主南霈,尤其着眼于他的冷酷残忍和无情的一面。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口中的魔头南霈,此时正在江南小镇的一个酒馆中。

  南霈没有什么微服私访的爱好,只是他得到消息,一直在寻找的一个人最近终于现出了一点踪迹,所以他才会来到这百里之外的小镇上。

  南霈找了他很久,自从他知道任务基本没救之后,就一直在寻找。

  在原剧情里,辛寒因为修炼一部神秘功法,武功精进极快,最后独步武林,就连修炼了魔功的原主也被毙于掌下。

  剧情中对那部功法的描述极少,只是说运功时会有异象,远远望去,就像是仙人入世一般,练到巅峰,甚至可以徒手撕开空间。

  南霈猜测,这可能是一部修仙秘籍,由于已经超出这个世界等级的限制,所以导致其留下的信息极少。而这本秘籍,是辛寒从一个神秘老头手里得来的。

  关于这个神秘老头,南霈只知道他眼瞎腿跛,背脊佝偻。辛寒第一次见到他时还以为是个乞丐,还给了他几文钱。

  果然高人都喜欢这么隐藏自己,行走于世间,就为了寻找那个命中注定的有缘人。

  南霈在想,既然辛寒一死,那功法就绝了传承,他又实在对它好奇的紧,想看看武侠位面的修仙秘籍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找寻这部功法的源头,也就是那个神秘的老头了。

  到达目的地后,他没有急着去找,而是走进了一家酒馆。如果他之前的猜测正确的话,那么即使不用他主动去找,那个老头也会自己出现在他面前。

  结果刚在座位上坐下,便听到靠窗的位置旁有人在大声叫骂着什么。听了一会儿后,才发现他骂的是自己。

  南霈不禁抬头多看了他两眼。

  那是个十分年轻的少年,脸上还带着稚气,以及初入江湖的那股意气风发。面容普通,穿着黑色布衣,手里拿着一把宽刀,看样子有些像是山里砍柴的那种柴刀。

  长久的做任务经历让南霈对他有些在意。

  看惯了扮猪吃虎的主角,导致他现在对每个看似普通、行为却大胆的男人,都觉得他有可能是男主。

  那少年似乎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被盯上了,还在慷慨激昂的说着什么。南霈倒是不太在意,他骂的是原主,跟他一个任务者有什么关系。

  不过南霈不在意,客栈里的其他人就先受不了了。特别是坐在那少年周围的人,更是一脸的惊恐,恨不得马上把人从桌子上拉下来,再把他的嘴给堵上。

  现在武林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谁敢在这个关头触那煞星的眉头啊?

  而且魔教在短短时间内几乎将整个武林都洗牌了一遍,简直如有神助一般,谁知道他是不是在这里安插了什么间谍,要是被人听到这些话,说不定自己明天就要长眠于此了。

  但是看看周围,几乎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这里,让他们想跑都不好跑,只好走过去把人拉下来,一边捂他嘴还一边哀求道:“求求你可别说了,我就想安安静静吃个饭,你不要害我啊!”

  “胆小!鼠辈!”少年把捂着嘴自己的手扯开,一张脸气的通红,义愤填膺道:“为了活命,连做人的脊骨都不要了吗?你们这样,叫你们的子孙后代怎样看你,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先辈是这样的,怕不是要羞愧而死。”

  然后又大声骂了南霈几句,句句不离他在江湖中造的杀孽。

  一听这话,顿时酒馆里的人跑的跑,捂嘴的捂嘴,就连老板也苦着一张脸走了出来,拱手作揖道:“客人,客人,可不敢这么说,若不是为了活命,谁愿意做那鼠辈啊!”

  那少年看着老板的样子,再看看一脸惊惶的其他人,即使心里再不忿,也只能悻悻闭嘴。

  那魔教能是什么好东西?那南霈又是什么好东西?为了自己的私欲,将整片武林搅得个天翻地覆,那些不肯服从的门派,最后全都遭受了灭顶之灾。

  他只恨自己生不逢时,如果自己早出世几十年,哪还有南霈什么事儿?

  早在出来闯荡之前,他就对江湖充满了期待,美人快马,刀光剑舞,三五好友,一笑泯恩仇,可是这一切都被魔教、被南霈给毁了,他看见的只有残酷,只有血腥,还有面对生死时暴露无遗的人心中的懦弱和黑暗。

  他叹了口气,本想默默喝酒缓解愁绪,却忽然听见酒馆里有人说道:“这位少侠,听了你的话之后,我很是感触,若不嫌弃便一起吧,我也想听听你的高见。”

  少年转过头去,便见靠着大门的座位上坐着两人,其中一人是个壮汉,另一人则是位脸色苍白显得有些孱弱的年轻公子。虽然衣着并不华丽,但总给人一种感觉,这种气度的人寻常人家是养不出来的。

  那个壮汉看上去像是他的护卫,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感觉他看着自己的目光里带着怒气,手上的青筋暴露,但又压抑着自己的样子。

  大概是察觉到他的疑惑,那位年轻公子开口解释,“他刚刚听了你的话,心有所感而已。”

  少年恍然,这位看上去不太友好的大哥,一定有着与他相同的经历,所以在听到他的话的时候同仇敌忾,但当着主人的面,又不得不压抑自己的情绪。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缓和,甚至带上了一丝同情。

  他又看向了那位年轻公子,苦笑道:“高见谈不上,再说,即使公子想听,其他人也不让我说啊。”

  年轻公子扫视了一眼,看着周围盯着这里的面色紧张的客人,说道:“是我糊涂了。”

  忽然高声道:“老板,楼上雅间,”又看向少年,“这样如何?”

  少年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笑,想不到这世上还真有知己,于是笑道:“既然如此,公子请吧。对了,还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

  “南……十一。”南霈下意识吐出自己的名字,忽然想到自己的身份问题,只好临时改了口,借了一下111的编号,给自己编了个南十一的名字。

  虽是急中生智,但也不算难听。

  老板准备了酒菜,少年便跟着眼前的两人上了楼。

  那一天发生了什么,即使是多年之后回想,他依旧想不起来什么具体的东西。

  只知道那位南兄点了许多他以前吃不起的东西,而那位护卫兄则一直抱着手坐在一旁,脸上不时露出一个冷笑,笑的他菊花一紧,身上莫名感觉到一阵寒意。

  可是那位南兄又实在是个好朋友,知识渊博,见解独到,一时高兴,他就喝多了。酒一上头话就多,他开始不停的吹嘘,说那魔教是如何残忍无道,那南霈是如何草菅人命,要是自己在现场的话会怎样怎样。

  而南兄则安静的听他说话,偶尔应答一声,饶是如此,也让他心里十分满足。

  第二天一觉醒来,他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趴在酒桌上,桌子上一片狼藉,一看就没有收拾。

  少年惊了一惊,发现不仅两位兄台不见了,就连自己的包裹和宽刀都不见了,浑身赤条条,身上凉飕飕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