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第112章 开局杀了男女主16

小说: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作者:在彼淇梁 更新时间:2021-09-15 03:5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次出兵注定毫无建树。

  魔教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三面环山。除了南面那一条路,根本没有其他的入口。

  而那条路又十分崎岖陡峭,导致他们根本不可能大规模推进,而人太少又不能给对方造成任何麻烦。甚至他们好不容易爬上去,一个巨石滚下来,对方无伤,己方团灭。

  在试探了几次后,朝廷的人改变计划,打算先包围他们几个月,等到魔教的人吃完了所有存粮后,自然就出来投降了。

  结果没想到,魔教弟子平时除了商量如何杀人,竟然还在闲暇时躬耕后山,粮食蔬菜一应俱全,产量还不小,不仅能够自给自足甚至还能对外销售。

  包围了将近一个月后,不仅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反而是他们先撑不住了。

  领兵的将军开始焦虑,再这样下去,他就无法和天子交代了。

  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魔教最近似乎也十分安分,似乎是接受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既没有投降的意思,也没有想突围的举动,整日的在后山种地,就跟转了性一样。

  他当然不信魔教的人会如此乖巧,要知道一个月前,对方还和武林盟的人来了场正邪大战,其中牵涉到的无辜民众,甚至超过两国之间的一场小型战争。

  相较于魔教人决定弃恶从善这个不靠谱的想法,他更倾向于对方现在正在酝酿一个更大的阴谋。

  其实南霈只是有些累了,做事提不起劲来。

  他来到这个世界两个月,都没好好的喘口气,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终于可以歇一歇了。

  而且这场正邪之战,虽说魔教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损失也同样不小,短时间内是无法再进行其他大的战斗了。那些从各处搜刮来的战利品也需要整理,又是一项花费人力的事情。

  总之因为各种原因,在这一个月里,魔教的人都安安分分的,没惹什么事情。

  一个月后,南霈离开了魔教。

  当天子再一次为讨伐魔教的不利发怒,并且逼迫领兵之人立下军令状后,他挥退了伺候的太监,独自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没想到推开门,却发现里面居然坐着另外一个人。

  很年轻,可是眼神却有着超乎他这个年龄的平静,让他一时分不清他的真实年纪。皮肤很白,在他深色衣物的衬托下就更显得白皙,只是缺少了点儿生气。

  总的来说,是个气质很独特的男人。

  他正坐在自己桌旁,随手翻阅着一叠纸。那是今早才送来的有关魔教的情报,原本是打算有时间再看,所以就随手丢在了这里。

  听见推门之声,年轻人只是抬眸瞥了他一眼,随即便移开了视线,继续翻阅着手里的情报,似乎是觉得这几张纸的吸引力比一个活人更大。

  不管面前这个男人是谁,他既然躲过重重守卫来到这里,自然不是想来跟他聊天的。

  皇帝瞳孔一缩,刚想后退几步然后喊人护驾,却见那年轻人手一伸,他就像被扼住了脖子一样,一句话都喊不出来,也不能动弹,浑身上下只剩下眼睛还能转动。

  年轻人站了起来,手一挥,身后的门无声的关上。

  “听说陛下不喜欢我送的礼物。”他走到天子的面前,语气平淡的问道。

  看着那人朝着自己不断靠近,天子的眼睛瞪大,眼中也染上了一丝惊恐,视线不由的下垂,注视着他手上的动作。

  “你是,南霈……”

  他忍着喉头的不适,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

  虽然惊讶于对方出入皇宫如入无人之地,但是这个年纪,这份气势,这种功力,再加上朝廷正派兵围剿魔教,除了南霈,他想不到眼前之人还有其他的身份。

  对方并没有回答,可能是觉得根本不需要回答,他忍着痛苦,一字一字的问道:“你……想如何?”

  对方没有急着回答,只是仔细打量了他几眼。被他控制住的天子费劲的扭了一下脖子,不经意间和他对上眼神,却出乎意料的并没有从里面看到杀意。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在那一瞬,他的心还是诡异的忽然平静了一点。

  就在他试图和对方继续对话,弄清楚他到来的目的之时,对方忽然抬起手,在他额头上轻轻一敲,于是当今天子就很没有牌面的,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正躺在床上,床边围了一大堆人,太监,太医,侍卫……

  眼神又担忧又一言难尽,让他不由得担心,南霈是不是趁着自己睡着对自己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直到一个老太监端来一面镜子,欲言又止的让他看看,他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头发没了,有谁把它们齐根剃掉了,只剩下光溜溜的一个光头。

  天子看着镜子里锃光瓦亮的光头,心里一半是恐惧一半是愤怒。

  南霈的意思很明显,他在威胁自己。

  既然我能取掉你的头发,自然也能很轻易的取走你头发下的狗头,现在不过是让它暂居在你脖子上而已。

  南霈没有开玩笑。

  就凭他可以不惊动任何人就闯进他的宫殿,这世界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

  但他不想这么轻易就妥协。

  他是皇帝,是天之子,是天下共主。他代表的不仅是自己,更是皇室、是国家的脸面,怎么可能轻易就被一个江湖草莽威胁。

  他反思了一下自己。南霈能出现在自己宫中,一方面是南霈武功高强,另一方面则是他自己的问题。

  他习惯思考问题的时候不被人打扰,再加上皇宫守卫森严,已经许多年未发生过此类事件,所以事发当天,他挥退了贴身太监,自己一个人回到了寝宫,才导致被南霈趁虚而入。

  既然想清楚了原因,天子心中顿时充满了底气。

  他不仅让那些平时隐居的大内高手出山,日夜守在自己身边,防备任何人的靠近。而且还连下三道圣旨,命令讨伐魔教的人加快速度,务必在年关前将对方全歼。

  这一连串命令下去,天子终于可以松一口气。现在自己身边已经密不透风,饶是南霈也只能是有来无回。

  然而还没高兴几天,就又出事了。

  这次是玉玺不见了。

  玉玺是皇权至高无上的象征,有时候篡位之君还需要玉玺来证明自己皇位的合法性,其对君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天子认为南霈还会来找自己,可是没想到他这次的目标居然是玉玺。

  东西丢了,天子虽然心中焦急,但也没有大张旗鼓,生怕节外生枝,而是暗中派人寻找。

  但是玉玺一天找不到,天子便一天比一天忧虑,心中不禁想着,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会对自己造成怎样的影响。

  然而就在几天后,一天晚上,当天子躺在自己的龙床上时,忽然感觉被什么东西咯了一下,翻开被子,却发现了丢失的玉玺,和玉玺躺在一起的,是一支造型精致的金钗。

  天子记得,那是皇后生辰那日,他亲自挑选送去的,皇后本人一直很喜欢,此后每次去她寝宫,都见她带着这支金钗。

  两天后,御书房堆满奏折的桌子上多了一样东西,一个用血写成的字,不过由于落笔过于飘逸,他没看懂。

  第二天,上朝的时候发现丞相没来。去他家里一找,发行他浑身被绳子缚住,用一根绳子掉在了一座被废弃阁楼的房梁上,仔细检查后发现,他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就是神智有些混乱。

  三天后……

  天子心中既愤恨又惶恐。

  他有些后悔了。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即使他人手再多,也不可能方方面面的照顾到。

  天子不知道,南霈这一系列恶作剧一样的行为目的为何,按照他对南霈的了解,他不是这种不伤人不见血的良善之人。

  唯一的可能是,他想给自己造成压力。

  或者,他觉得自己面对这一切的反应很有趣,所以才如此乐此不疲的不断挑逗他脆弱的神经。

  南霈总能找到他的弱点,即使现在他身边有大内高手保护,可是那些重要物品,身居高位的大臣,还有受宠的后宫妃子……

  只要南霈想,他终究会找到机会。

  他就像鬼魂一样徘徊在自己周围,自己看不到他,可是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都在他的眼中。

  他在思考,是不是现在撤回派去魔教的士兵,可是这样做,又显得他像是怕了南霈一样。

  真正让他下定决心的是,他收到禀报,他最受宠爱的小儿子,今晚竟然遇到了刺客。

  虽然早在发现南霈恶趣味的时候,他就往一些人身边派了护卫,可是这些护卫在南霈面前,基本就连稍微的阻挡都做不到。

  当得知这个消息时,天子心里虽有些担忧,但这么多次和南霈接触下来,发现对方似乎并没有对那些人下过死手。

  不过毕竟是自己白月光留下的孩子,年纪又最小,他身为父亲,免不了关心则乱,于是连忙乘着车辇往那里赶去。

  由于小皇子并未成年,又实在受宠,所以天子并未让他在宫外居住,而是特意赐了他寝宫,以便父子两能时常得见。每年番邦上贡来的贡品,几个皇子里也是他得的最多,可见天子有多喜爱这个小儿子。

  然而当他到达时,他最宠爱的小儿子,此时竟脸色苍白一片,嘴唇不住的颤抖着,眼神涣散,明显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

  最可恶的是,在他的眉心,竟然凭空多了一点桃花印,红印处不断的浸出血液。

  那是南霈用剑刺出来的,可以想见,若不是南霈功力深厚,下手控制了力度,只要那剑尖再刺进去一点,那他就再也见不到他的儿子了。

  可见南霈是如何的大胆,居然偷偷摸进了皇子的住处,还在他额头留下了如此的印记。

  太医已经在伤口处抹了药,抹药的时候,小皇子依旧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直到他唤了一声皇儿,对方才像是忽然回神一般,起身扑倒在他怀里,这才放声哭了出来。

  天子看得也是心中酸楚,想着这孩子从小就没了母亲,又因为性格温柔,与其他几个皇子相处时总是讨不了好,要不是他时常护着,还不知道要受怎样的欺负,此时不由得也有些心酸。

  正当父子两父子情深时,有个不长眼的侍卫忽然走上前来,递给他一封信。

  “陛下,这是在七皇子房间的桌子上找到的信,想是那贼人走之前留下来的。”

  听闻此言,天子动作顿了一下,心中叹了口气,这才说道:“如此,便拿给我看看。”

  不知道,这次南霈又想用怎样的方式来刺激他。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南霈无聊时用来解闷的小玩意儿,不管他地位如何尊崇,权力如何之大,但是面对南霈这种人,却仿佛完全失去了反抗之力。

  他不是没有派遣过大内高手去阻截南霈,可是大多时候,对方就像没看见一样,根本就不加理会,大内高手根本就逮不住他。

  偶尔一两次,运气好碰上了他,但是过了一两招后,或者南霈说了两句话后,曾经宣誓要效忠皇室的大内高手就像忽然悟到了什么一样,回来就跟他说找到了突破的契机,要暂时离开去闭关。

  就这样,那些他找来的高手,不仅至今都没给南霈造成什么阻碍,反而是己方人数-1-1再-1。

  天子心情沉重的展开信。

  不得不说,字如其人,南霈那样的人,写的字也是潇洒不羁还带着几分邪气,单看这字,还有几分赏心悦目的意思。

  但是当他看到上面的话,却是脸色忽的一变。

  良久,猛地将信往地上一掷,怒道:“好一个南霈,竟敢如此侮辱与我,侮辱我皇儿。”

  小皇子被他的动作吓到,反应了半晌,视线落在地上的信纸上。

  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竟然引得父皇如此勃然大怒。

  他小心的看了看男人的脸色,发现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才小心翼翼的伸手将信捡了起来你。

  贴身的太监躬身问道:“陛下,需要再次加派人手吗?”

  听了这话,天子却沉默了。

  事到如今,他不得不承认,他拿南霈真的没有办法。

  再固执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虽然南霈还没有杀人,可是谁能预料到这种情况还能持续多久。也许下一次,南霈送来的就是一具尸体了。

  那具尸体,有可能是某个倒霉的大臣,也可能是某个受宠的皇子,甚至有可能是他。

  过了许久,他终于开口,语气带着些苦涩,“不,不用了,下诏书,让所有人都撤回来吧。写信,给南霈,就说我承认魔教的地位了。”

  说完这句话,他便准备回到御书房,思考该给南霈写一封什么样的信。

  走的时候,他有些神思不属,安慰了小皇子两句后便准备离开,自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小儿子脸上的表情颇有些不自然,两只手背在背后,似乎在隐藏着什么。

  等到天子离开后,小皇子压下自己过于狂躁的心跳,把手放在两颊,给有些发烫的脸降了一下温。

  当他再次展开信,看到上面那过于潇洒的笔迹时,不知为何,他的心猛地一颤,耳朵也开始发热。尤其是看到那句,“配上眉心桃花,果然极美”时……

  心忽然漏跳了一拍。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1-2700:45:56~2021-01-2920:08: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訸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