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第77章 霸道鬼王爱上我8

小说: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作者:在彼淇梁 更新时间:2021-09-15 03:5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去的路上,南霈正开着车,被他放在副驾驶的电话忽然响起。

  他瞥了一眼,看见电话是南竺打来的,侧过身子去拿手机。

  自从那天晚上叔叔们一到,外面的雨就停了,淅淅沥沥了几天,终于晴朗起来。

  南霈作为死者的第一发现者,被叔叔们问了好多问题,从他的基本情况到他来这里的目的。做了个笔录之后,叔叔们说要回去立个案,然后就把尸体带走了。

  走之前还让南霈留个联系方式,让他可以先回家,如果有需要再联系他。

  雨虽然停了,路还是烂的,于是又在这里多待了两天,等到路面完全干了可以通行,这才开着车回家。

  从他出发到现在,已经过了有一个星期左右,本以为这一次又是白跑一趟,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竟然在小旅馆里偶然找到了线索。

  当初那男人带着杜烟离开,说好要去另一个城市打工,也就是在这附近忽然失去踪迹。

  这周围人烟不多,最近的县城还在百里外,真要找那两人从哪里消失的,估计还得从这里下手。

  而且这一男一女一老一少,形象刚好与那两人符合,所以昨晚南霈才试探那女人是不是杜烟,没想到一试探还真是她。

  南霈接起电话,电话那头南竺说了什么,南霈开着车也没仔细听,嗯嗯啊啊附和了几声。

  “好了哥,我今天就回来了,对,事情已经做完了。不用派人来接我,就这样吧我开车了。”

  南霈说完这句话,把手机一摔,连忙急打了一圈方向。

  这条路不好走,修在山上,一边是山体,一边是几十米高的山崖,路窄的只容许两辆小车擦肩而过。

  刚刚就接个电话的时间,车就偏离了方向,差点就冲了出去。

  还好南霈也是个驾龄千年的老司机,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无证驾驶,但是这不影响他的开车技术一顶一的棒。

  然而他才打完方向盘,还没来的及看清下一步怎么走,人却忽然愣住了。

  不知何时,车外起了灰色的雾气,把整辆车围了起来。

  天空被遮的严严实实,周围鬼影重重,空气中回荡着桀桀笑声,就在南霈发愣之时,一张带着血迹、已经完全溃烂的脸,啪的贴在了他前玻璃上。

  那张脸上,一直眼珠完全是血红色,另一只则已经掉出眼眶,只剩一根筋连着。

  大概是注意到南霈的视线,已经撕裂的嘴角忽然咧起,露出光秃秃的牙床,整个舌头竟然已经完全消失,黑红黑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流出,流到南霈面前的挡风玻璃上。

  南霈抿了抿唇。

  他感觉自己仿佛处在了另一个地方,完全与之前的世界隔离,没有阳光,没有空气,有的,只有这些奇形怪状乱七八糟的东西。

  遭了,他现在还在开车!

  反应过来的南霈脚踩刹车,手拉手刹,准备急停。

  可是没用,刹车忽然失了灵,他能感觉到车辆还在快速移动,虽然在他强大的精神力下,这速度在他感知中已经慢了许多。

  但再这样下去,不到一秒钟,这车就得带着他一起跳崖自杀。

  “这可真狠啊,下手一点不留情。”

  南霈心头骂了一句,极限操作,绝地求生。

  他一手拿手机一手扯掉安全带,看准时机,朝着窗外一跃而出,在满是碎石的地上滚了几圈,这才停了下来。

  而自己那辆车,因为刹车失灵,朝着崖边就冲了过去,途中轧上了几块大石头,整辆车都翻了过来。

  在悬崖边上艰难的摇晃几下,然后轰隆隆滚下山崖,压塌无数树木。

  南霈坐在地上,喘了几口粗气,抬头望了望天。

  雾气消散,天还是那么晴朗,南霈还看了天上的太阳,似乎刚刚的一切都是错觉。

  但他知道,要是自己刚刚没有及时下车的话,现在估计也成了一具尸体了。

  明明自己出门的时候,车还是好好的,回去路上就遇到这种事,要说是没鬼搞人,他一点也不相信。

  这件事大概跟那具尸体有关,又或者说,是和杜烟有关。

  还真是一点也碰不得啊。

  和她是同学的孟瑶死了,带她去打工的叔叔死了,当初欺负她的那个混混儿也终身残疾,自己还没说凶手就是她呢,开个车差点没把自己弄死。

  “看来一切答案都在杜烟身上,也许回去后,我该和她接触接触了。”

  打定主意,他带着手机,顺着马路爬到山顶上,就着那只有一格的信号给南竺打了电话。

  “喂哥,我车没了,来接我吧。”

  ……

  另一边,南竺挂了电话,虽然不知道南霈说的车没了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准备下楼找人去接他。

  才走了没几步,“啪”的一声轻响,南竺回头看去,原来是桌子上摆的笔架倒了,一只钢笔掉下桌子,滚了几圈滚到他拖鞋旁。

  南竺弯腰把它捡了起来,表情有着淡淡的疑惑。

  明明自己没有碰到它,笔架怎么会忽然倒了。

  看向窗外,外面无风,天气晴朗。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他把笔架扶了起来,把钢笔放回原位,转身下楼。

  一楼,靠着楼梯的地方,此时几个佣人正在聊着天。

  “最近我晚上睡觉的时候,总觉得外面有声音,就像有人走来走去一样,但是打开门一看,外面啥都没有,我都好久没有睡好了。”

  说话的是一个稍显富态的阿姨,此时她拍了拍自己胸口,显然被吓得不轻。

  “我也是,经常听到外面电话铃声响,天天响,不知道是谁那么无聊。”接话的是个比她年轻些的妇女,手里还拿着抹布,听见她的话,立马转过头来接口道。

  另一人说道:“我有一次把电话接起来了,话筒那边都是吹风的声音,就是没人说话。我问他是哪个,那边忽然笑了一声,然后电话就挂了,把我吓得哦。”

  还是那个富态的阿姨:“你们说,这里不会有鬼吧?”

  “不会吧,要是真有的话,我们不都住了这么久了吗,怎么现在才出来。”

  中年妇女最喜欢八卦,骨子里或多或少都带点迷信,此时一聊起这个话题,立马兴奋起来,都觉得这屋子里可能真有什么东西,还准备哪天抽空去庙里求张符保平安。

  正聊的兴起的时候,南竺从楼上走了下来,听见她们的话立刻眉头一皱。

  “你们在说什么?”

  看见南竺来了,几个佣人立马停住话头,站直了身体。

  “少爷,我们没说什么,就是聊聊天,随便聊聊。”

  她们没敢说实话,这种事情互相之间说说就可以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神啊鬼啊的,说出来反而让南竺不喜。

  南竺看到几人表情,沉声道:“都说说吧,我不怪你们。”

  几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当先而出,“少爷,我们在说最近别墅里发生的一些怪事。”

  “怪事”

  “是啊,最近别墅里老有些奇怪的声音……”

  有人开了口,其他人也不闲着,七嘴八舌的开始说自己遇到的怪事,什么半夜的脚步声,无人接听的电话,厕所里莫名出现的头发。

  说的越来越兴起,丝毫没有注意到南竺越发紧绷的表情。

  最后还是南竺抬了抬手,打断了她们,问道:“这件事有多久了?”

  “大概有半个多月了。”

  “为什么我不知道”

  “因为少爷你和南霈少爷平时都不在家,所以这件事也就没告诉过你。”

  说完这句话,别墅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南竺站在那里,没有说话,脸色冷凝。

  良久开口道:“好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我会查清楚的,不要多想,等南霈回来之后,也暂时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他。”

  “好的少爷。”

  ……

  南霈坐在原地,等了几个小时,期间一辆车都没有路过。快要天黑的时候,来接他的人才姗姗来迟。

  等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半夜了,其他人都睡了,只有南竺还坐在沙发上等着他。

  大概是今天遇到了那些事,南霈总觉得身体有些疲惫,特别的不得劲儿。跟南竺说了一声,就告辞回了房间。

  匆匆洗漱完后,南霈躺到床上,不久就陷入了睡眠。

  大概半个小时后,南霈在一种极度压抑的气氛中醒了过来,不知为何他总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啪”

  “啪”

  “啪”

  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楼下,电话铃声响起,窗外,有人在轻轻敲打。

  除此之外,耳边还能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有男有女,有大人有小孩儿,还有婴儿凄厉的啼哭。

  所有的一切混杂在一起,脑海中一片混沌,他能听到所有的声音,可是却听不清楚。

  睡了一晚上都还是迷迷糊糊的,而且满身的冷汗,想睁开眼睛却睁不开,整个人都很沉重,仿佛一直在下坠,下坠,没有尽头。

  脖子上一片冰凉,南霈逐渐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越来越窒息,就像有人正坐在他身上,掐他的脖子。

  这一切都太诡异,南霈只觉得烦躁无比,急切的想摆脱这糟糕的处境。

  有人在他耳边大笑,夹杂着恶毒的诅咒声,那声音直接传到他的脑海里,整个世界都吵吵嚷嚷。

  “安静!”

  南霈忽然睁开眼睛,沉声喝到,对着房间里所有看不见的东西。

  刹那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身上的重量也没了,整个人都轻松起来。

  南霈看着窗外月光,清冷明亮翻了个身,盖上被子,继续睡觉。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来来往往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来来往往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楠木。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