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第63章 王八蛋男主,带着我的妹妹跑了17

小说: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作者:在彼淇梁 更新时间:2021-09-15 03:5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告诉我,你当初为什么要拦着我,告诉我啊!”

  维特表情崩溃,双手抓着南霈的肩膀使劲的摇晃。

  要不是南霈拖了他一会儿,他现在就已经追到那个刺客,带着她返回王都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我光明的前途,我光辉的未来,我不管,你要负责,负责!”

  “冷静,你晃的我头晕,你要是再晃我就吐了。”

  感觉胃里一阵翻涌,南霈连忙闭了嘴,免得待会儿自己忍不住,吐他一个满脸桃花开。

  “你让我怎么冷静,刺客跑了,跑了!你倒是给我稍微紧张一点啊!”

  王都的命令是落在南霈身上的,如果抓不到刺客,他一定会因为办事不利受到惩罚,说不定还要连累自己。

  自己都快急疯了,南霈屁事儿没有,看的他好气啊。

  “我好紧张的,你要是再不放手,我就真的快要吐了。”南霈忽然捂住了嘴,皱着眉,脸色有些难看。

  维特摇晃的动作一顿,看了看南霈现在的脸色,脸色微僵,讷讷道:“那你说,到底怎么办?”

  南霈推开他的手,深呼吸了几次,终于感觉胃里平复了点儿,整理了一下衣服,从容不迫的说道:“不要着急,命运会让我们再次相遇。”

  “听不懂,你就不能说点儿人话?”

  “哦,我的意思是,枫胤肯定会来找我的,其实我们只用守株待兔就好。”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小说男主则是龙有逆鳞,我浑身都是。都这个德行,心眼儿比针眼还小。

  你骂了我一句,恭喜你,你死了。

  你抢我女人,恭喜你,你又死了。

  你抢我东西,恭喜你,死亡三联。

  更何况是生死大仇,枫胤的师父因为南霈而死,他肯定不会就这么放下,即使现在不一定是南霈的对手,蛰伏个几年也要来找他报仇。

  南霈就是个炮灰,一块垫脚石,专门给男主拉怪送经验的。

  所以他不着急,不管枫胤变得有多强,走的有多远,他都会回来这个地方,然后找南霈报仇。

  按照业界术语,这个大概叫做填坑。

  “那我们就这么干等着。”维特瘫在了椅子上,一脸挫败。

  南霈想了一下,提议道:“要不你出去逛逛?”

  省的整天瘫在我这里,这么大一坨,看着就占地方。

  “你这破地方有什么好逛的。”维特表情不屑,多大的场面我都看过了,你这乡下地方有什么稀奇。

  “哦。”南霈一脸冷漠,懒得理他了,“那你就干等着吧。”

  风缘手里提着一个篮子,头上包了头巾,把大半张脸都遮上,身上穿着粗布衣服,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农村妇人。

  街道上人来人往,她缩了缩身子,不让自己被别人碰到。眼睛咕噜噜转动,视线不住的打量着四周,当看到有人注意到她时,又立马畏缩的低下头,一副心虚的样子。

  风缘最终停在了一扇门前,这里地方偏僻,罕有人至,是枫胤找的临时落脚点。

  看了看四周,觉得一切安全之后,她松了口气,叩了叩门。

  “是谁?”

  里面的人警惕的问道,她回答了一句,才终于感觉到那股凛冽的杀意消失。

  女刺客打开门,朝外面看了一眼,一把把她拉进了屋子里,动作有些粗鲁,让她不由的皱起了眉。

  刚想说句什么,可是看到桌旁坐着的男人,心中的恼怒又化作了柔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枫胤,我回来了。”

  “嗯。”枫胤嗯了一声,头也没抬,很是冷淡敷衍。

  自从罗德死了之后,他好像颓废了一些,下巴上已经有了短短的胡茬,也沉默了许多,整日想的就是怎么给他报仇。

  风缘不止一次看到,他在夜里起身去院子里练剑,出手狠戾,仿佛要把所有的怨气都宣发出来。

  枫胤抹了把脸,脸上有几分疲倦,他从篮子里拿了一个馒头,边啃边问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风缘扯下头上的头巾,露出原本的脸。

  “没有多的消息。”她摇了摇头,两条粗长的麻花辫随之摆动。

  以前还在家里的时候,那个照顾她的妇人只会编辫子,但是她粗手粗脚的,经常扯的风缘头皮生疼。

  久而久之,风缘就学会了自己编辫子,但也仅限于编辫子。不过还好,至少她不用披头散发的出门。

  看得出来,她现在是有些憔悴的,没有了以往的精致。脸上有些忧虑,不过偶尔看向枫胤的目光却是幸福的。

  经历了这么多,她终于可以和枫胤在一起了。

  “没有消息吗?”枫胤皱了眉,女刺客站在门口,似乎是在警戒着。此时听见风缘的话,迈着大长腿走了过来。

  风缘犹豫了一下,说道:“枫胤,或许我哥哥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如果我们把她交出去,再和他说清楚,说不定就会……”

  她越说越急,越说越快,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眼里不由迸发出了光彩。

  其实这个问题并没有那么无解,除了几张通缉令,南霈根本没有大张旗鼓的搜查,可能也是想要给他们一个机会。

  只要枫胤抓住这个机会,把女刺客交上去,说不定南霈就会原谅自己,还会对枫胤另眼看待,然后就同意两人的事了。

  大概是她说的太兴奋,完全没注意到旁边女刺客脸上的表情。

  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能长这么大,估计也是女神赐福。

  “闭嘴!”枫胤忽然拍了一下桌子,把风缘吓了一大跳,愣愣的看着他。

  枫胤抬起脸,面目狰狞,额角青筋爆露。

  “说清楚,他杀了我师父,这件事怎么说的清楚!”

  “不,我们都没看到是他动的手,也许,也许不是他呢?”风缘急忙说道。

  “不是他,不是他,呵呵!”枫胤冷笑了一声,不是他,还能是谁。

  不管是不是他,这一切都跟他有关。如果不是南霈带人包围了小屋,师父也不会为了保护自己而独面众多士兵。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和南霈之间总会有一场你死我活。

  风缘看着他,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现在的枫胤听不进任何话,一心只想着报仇,这已经成了他内心的执念。

  她觉得自己现在很为难,一边是自己的哥哥,唯一的亲人,而另一边是自己的爱人,怎么选都觉得有失偏颇。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几人一直窝在这么个小地方,女刺客有些不耐烦了。

  她再次提出去自己的国家,枫胤犹豫了,说是要考虑一下。

  其实离开也没什么,他从小就和师父生活在乡下,没见过许多人,对这个国家本来就没多少归属感,哪怕这里曾经是自己师父守护过的地方。

  可是现在他只觉得心寒,师父为了国家出生入死,抛头颅洒热血,可是到最后,却是死在那些他曾保护过的人手里。

  告示里面说,罗德将军是为了追杀刺客而死,其实不过是为了保留王都那点儿可怜的颜面。

  他们害怕让民众知道真相,所以包装出了一个为国捐躯的大将军形象,利用师父的死亡造势。

  在他们眼里,师父只不过是一个可利用的工具罢了。

  这样的一个地方,他随时都可以离开,但是在离开之前,他还想解决一件事情。

  一天夜里,枫胤拿着剑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路过的风缘以为他又在想着报仇的事,摇摇头没有理他,走了过去。

  不知等了多久,等到屋子里的灯都熄了,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枫胤走到围墙下,看了一眼身后的屋子,脚一蹬翻了出去。

  他不敢开门,怕把里面的人惊醒。

  这么多天,他终于下定决心,今天晚上就去解决了南霈。

  这件事办完之后,他就带着铃儿和风缘一起去女刺客的国家,以后再也不回来。

  枫胤走后不久,女刺客打开木门走了出来。

  “现在怎么办,枫胤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她有些担心,不是担心枫胤,只是担心他杀不了南霈,还会引起王都那方的注意。

  说实话,枫胤独自去报仇,她是不赞成的。他根本就打不过南霈,那天两人交手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

  虽然枫胤还有底牌,但是南霈他就没有认真,否则的话,凭着他身上那几十上百层的buff,早就把枫胤堆死了。

  但他就是不对枫胤下手,虽然有着风缘忽然跳出来打岔的原因,但她总觉得,其中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并不想杀了枫胤。

  随着女刺客话音一落,院子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他浑身罩在黑袍里,看不清具体长相。

  女刺客并不惊慌,似乎两人早已认识,他的出现也是在意料之中。

  黑袍人就是来接应女刺客的敌国强者。

  早在枫胤离开小屋的时候,他就一直跟在众人身后,只是枫胤他们并未遇到危险,再加上他想暗中观察一下几人,所以一直没有现身。

  “早在前两日,我就已经派人去了,那人天赋不下于枫胤,留下来是个威胁。”黑袍人说道,语调有些奇怪。

  南霈年纪其实跟枫胤差不多,区别在于枫胤从小就有大将军教导,而且一心修炼,而南霈不仅要处理领地的事务,就连修炼也是自己一个人摸索着来。

  再这样的情况下,他能达到枫胤的程度,并且和罗德交战还能反杀。如果任他成长,等过十几二十年,他一定会成为一个极其可怕的敌人。

  所以趁他现在还弱小,要赶紧扼杀在摇篮里,绝不给一点成长的机会。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