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第62章 王八蛋男主,带着我的妹妹跑了16

小说: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作者:在彼淇梁 更新时间:2021-09-15 03:5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南霈一到府里,立马下了魔兽,径直往书房里走去,管家跟在他身后,眼神寻找着什么。

  “领主,小姐呢?”去的时候是两个人,怎么回来就只剩南霈一个了。

  南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吩咐道:“管家,写一封信送去王都,就说刺客已经逃往了其他领主的领地,我不好带兵追捕,问问他们怎么办。”

  在没有经得主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带兵进入他人的领地视同开战。

  而且依照王都颁布的律法,领主有权对自己领地上的逃犯进行抓捕,而不用管他是哪里逃来的。

  就像现代社会的法院一样,当两个领主都有权利追捕逃犯,不知道由谁来执行时,由两个领主协议解决,协商不成的,只好报请共同的上级,也就是王都来指定一个领主执行。

  所以南霈在动手之前,还得给上面打个招呼,到时候就算出了什么问题,也有上面的人顶着。

  反正是你们让我干的,我只是个执行者而已。

  管家一脸疑惑,“他们有传送卷轴?”

  虽说原主留下的地盘是有点小,但是最近山上下来了不少强盗,全被南霈拉了去开荒,把领地直径生生往外扩了上百里。

  如果没有传送卷轴,单凭脚力的话,走出南霈的领地大概需要一两天。

  不过传送卷轴是烧钱货,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所以他估计那刺客应该还没有走出多远。

  “没有,不过,总会逃过去的。”

  枫胤现在应该会去找他师父,因为只有他师父才能护得了他,就跟熊孩子被打了会去找家长一样。

  而他师父隐居的地方,与南霈的领地还隔着一段距离。

  至于南霈为什么不去追,呵呵,现在整个领地的人都知道,风缘为了深入敌人老巢甘愿以身犯险,他当然要韬光养晦等待消息传回。

  要是再大张旗鼓的跟在人家屁股后面撵,傻子都能看出来不对。

  信件被传送阵送到了王都,第二天一早就有了回信。

  上面写着准许南霈带兵通过他人的领地,只要不骚扰百姓,他将会获得领地主人的帮助。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为了帮助南霈完成任务,一只来自王都的士兵小队将加入他的队伍。

  也是赶巧了,那只士兵小队正在附近执行任务,不日就会返回王都,结果正好遇上这事。

  南霈拿着信,既然上面都这么说了,那他就在领地里多等两天。

  本来想要多蹲两天的南霈没想到,当天下午,那只士兵小队就到了他门前。

  为首的是个有些消瘦的中年男人,嘴角两撇胡子,颧骨略高,长相有些刻薄,像个奸商。

  身上的甲胄血迹斑斑,关节处嵌着污泥,看起来它的主人并没有保养过它。

  南霈走到众人面前,“很高兴见到你们,来自王都的士兵小队。”

  为首的小胡子骑在魔兽背上,拉着缰绳往前走了两步,“维特,你可以叫我维特将军。”

  “好吧,维特将军。”南霈看向他的背后,顿了一下,“你的士兵们,真是……”

  他脸色纠结,半天才想出一个形容词,“真是别具一格,跟我以前见过的人都不同。”

  真特么别具一格,五六个人,还全都是残手残脚的重伤人士,身上包着纱布,这要是一路追过去,估计全得散架。

  带着这样的人去追刺客,你是看不起我南霈呢,还是在看不起男主枫胤。

  “哈哈,领主真是别具慧眼,跟我以前见过的那些领主都不同,比如你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我就没见过比你还厉害的。”维特大笑道。

  南霈露出了虚伪的笑。

  维特收敛了笑容,“事实上,有我一个就足够了。”

  南霈惊奇道:“那他们是?”

  维特指着身后一个受伤的人,介绍道:“以前他是小队里的剑士,近战主力,现在,记录的。”

  南霈看过去,那人举了举手里的小本本。

  维特又指了一个,“这个,留影的。”

  下一个,“这个,收音的。”

  再下一个,“这个,解说的。”

  南霈一一看过去,心里忽然觉得有些不靠谱,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口。

  算了,给彼此留个面子。

  介绍完之后,维特有些得意的说道:“放心,虽然他们现在都受伤了,但到底都跟了我十几年,抓捕一个刺客而已,绰绰有余。”

  维特看着南霈,眼神火热,“那么领主,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个刺客逃到哪里去了吗?”

  他早就迫不及待了,作为一个游离在权利边缘的人物,一直想找个机会再进一步,这一次终于找到了。

  只要他能把女刺客抓到,再把叛国通敌的罪名往枫胤身上一安,这就是个大罪啊,可不比只抓一个刺客回去刺激。

  所以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连战场都来不及收拾,马不停蹄的就往这里赶。

  ……

  “师父!”还没走近,枫胤便大声喊了起来。

  风缘被他抱在怀里,面色痛苦,不住的呻/吟着。

  为了早日到达目的地,枫胤选择了一条少有人烟的近路。

  路虽然近了,但也危险。

  女刺客虽然有些实力,但是受了伤,风缘一个娇娇女,更是弱的不行,枫胤一个人要照顾两个女人,难免会有所疏漏。

  风缘被一只魔兽所伤,肚子上有一道巨大的伤口,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脏。

  要不是路上找到一些疗伤的药,说不定她早就死了。

  枫胤一脚把门踹开,把人放在床上,就想出门去找自己的师父。

  “枫胤,枫胤……”看见枫胤想要离开,风缘挣扎着起来拉住了他的衣角。

  “放心,你会没事的,我一定会救你的。”枫胤回握住她的手,安慰着她。

  风缘是为了救他才受伤的,他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

  “那你在这里陪我,我害怕。”风缘趁机撒娇道。

  “好,我在这里陪你。”枫胤答应道。

  风缘嘴角弯起,挑衅的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女刺客,换来的却是对方嘲讽的一瞥,顿时觉得心里很不得劲。

  为了在枫胤心里占据一个特殊的位置,风缘付出了大代价。

  她长的没有女刺客漂亮,没她武力高,而且那女刺客说话冷冷的,总是对枫胤若即若离,忽冷忽热,这样反而让枫胤更加痴迷。

  风缘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就输了,离开家族跟着枫胤走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她想帮枫胤做一点事,结果却发现自己除了绣点东西外毫无用处。

  那还是南霈看她一天到晚闲得慌才让她绣着打发时间的,说是总有一天用得上,她又不喜欢这些东西,手艺当然不会太好。

  所以在魔兽朝着枫胤攻击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毫不犹豫的就扑了上去。

  扑的不是枫胤,而是那只魔兽。

  爪子划破了她的脏腑,她差点丢了一条命,但也因此获得了枫胤的爱护。

  这几天来,风缘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没有得到良好的治疗,伤口都化脓了。

  她这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苦,要不是吊着一口气,不想把枫胤留给那个令人讨厌的女人,估计当晚就撑不住了。

  “哥哥!”叫做铃儿的少女听到响声跑了过来,惊喜而疑惑的看着枫胤,然后又看向屋里的其他两个女人,表情有些茫然。

  枫胤没有时间向她解释,急忙道:“铃儿,快去拿药来,师父呢,他人在哪里?”

  少女看看他,又看看风缘,懵懵懂懂的,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知道她受了重伤,看上去马上就要死了。

  “我去拿药,至于爷爷,他在后山上采药。”

  “我马上去找他。”枫胤拍了拍风缘的手背,安抚了她,然后转身朝屋外走去。

  没想到才踏出门口,就看见老人从院子外面走了进来,背上背着个小背篓,手里拿着一把小药锄。

  看见他时愣了一下,说道:“你小子,怎么又回来了”

  枫胤离开这里还不到一个月,说是要去报仇,没想到这么快又回来了。

  其实他也不赞同枫胤就这么出去,他现在还是太弱,外面的世界太复杂,不是枫胤这种年轻人能懂得的。

  但是枫胤去意已决,说什么也不肯留下,他也由得他去了。

  枫胤一见到老人就把他往屋子里拉,“师父,你快救救她吧。”

  老人为风缘治疗了一下,风缘的呼吸渐渐平稳,很快睡了过去。

  他收回手,面容有些严肃,“好了,估计再过个几天,她就能下床走走了。”

  他看着枫胤,“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女人是谁,还有……”

  老人忽然看向了床边站着的女刺客,面容冷凝,带着一丝敌意,“她又是谁?”

  “师父……”枫胤看了一眼女刺客,脸色为难。

  “你闭嘴,”罗德呵斥道,目光落在女刺客身上,“说吧,留在我的弟子身边,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女人实力不弱,在同龄人里算得上佼佼者,比他见过的大多数人都强。

  现在的情况由不得他不多想,他原本是王都的大将军,权利中心的人物,能接触到许多贵族,知晓不少皇族的秘密。

  虽然现在他已经退隐,不问世事,但是其他人可不这么认为。如果有人企图接近枫胤以此来要挟他的话,那么后果不敢想象。

  枫胤犹豫了一下,选择实话实说。

  老人从小将他养大,对他太了解了,如果撒谎的话,一定会被看出来。

  而且,他也不忍心去欺骗他。

  “所以说,这个女人就是刺杀国王的人吗,你就这样把她给带回来了!”

  老人震怒。

  在知道刺客身份的同时,他也知道了风缘的身份,但是风缘一个小领主的妹妹,罗德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以他以前的身份,莫说是风缘了,就算是她哥哥亲自来了,也要尊称他一句大将军。

  倒是这个女刺客,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不是惊讶于她的身份,而是惊讶枫胤在明知道她身份的情况下居然还把她带回来。

  这不只是在和那个领主作对,而是在和整个国家作对,派人刺杀国王,本来就相当于对这个国家宣战,枫胤他选择了一条歧路。

  枫胤低下了头,“对不起,师父,但是,我无法就这么看着她被人带走。”

  “你还知道你是哪国人吗?”罗德气不打一处来。

  他原本是王都的将军,一辈子为了国家四处征战,现在虽然已经退隐,但是心里这份感情依旧存在。

  现在枫胤带着一个敌国的女刺客来了这里,他心里当然不爽,当即就要把那女人杀了。

  但是枫胤哪里肯,跪在地上以命要挟自己,说什么要是要杀她先把自己杀了。

  枫胤就是抱着他不会对自己怎么样,所以才敢这么刚,要是罗德说一句那你自裁吧,估计他立马就怂了。

  枫胤还没动手,他的孙女儿却看不过去了,跪在地上求他让两人留下来。

  枫胤心中感动,这样的好女孩儿哪里去找,不仅不介意自己在外面找女人,还帮自己解决各种问题。

  当时两人就抱在了一起,哭的稀里哗啦,气的罗德在那里直叹气。

  “算了算了,我不管你们了,随你们怎么办吧。”

  他挥挥手,起身离开,觉得自己要是再在这里待下去,绝对会被气死。

  他早就知道,枫胤这孩子前途无量,非是池中之物,自然身边会有很多女人围着他。

  本来他也很担心,不放心把自己的孙女交给他,可是一想到他们两人从小一起长大,除了男女之情,还有亲情,至少比其他人靠谱。

  自己的这个孙女儿,哪里都好,可就是因为从小在山里长大,没有见过人世间的各种复杂,所以养成了十分天真的性格。

  若是其他女人,看着眼前这一幕,定会醋意大发,哪里像她一样,帮着给那女人处理伤口,还一脸的担心。

  老人叹了口气,“铃儿,爷爷不放心你啊,你现在这样子,若是你以后哥哥身边有了更多的女人,到时候你被欺负,可该怎么办啊。”

  风缘和女刺客都被留在了这里,连带着那个叫铃儿的少女一起,枫胤的后宫初具规模。

  但是好日子过了没几天,有一天枫胤从山上打猎回来,忽然发现木屋周围多了几道陌生的气息。

  木屋被包围了。

  为首的还是南霈,与他并肩的还有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嘴上两撇小胡子,像个奸商。

  南霈坐在魔兽背上,看着木屋前看着自己严阵以待的几人,对着风缘说道:“风缘,你的任务完成了,回来吧。”

  任务,什么任务?

  枫胤看向了风缘,风缘也是一脸懵逼。

  南霈微微一笑,“你不是告诉我,你要打入地方内部,找到他们的老巢吗,要不然我也不会轻易就让你们逃出我的领地。”

  “现在你的任务完成了,王都来的将军也到了这里,他一定会记得你的功劳,替你请功的。”

  顺着南霈的视线,风缘看向维特,维特也微笑着冲她点点头。

  “南霈,你胡说些什么,我根本就没有……”

  风缘终于听懂了,连忙解释道,就怕其他人误会了什么。

  “好了,我知道你第一次做这种事,难免会有些愧疚,但是为了国家,大义灭亲又怎样,快回来吧,不要让将军看了笑话。”

  南霈看了一眼身边的小胡子,给了风缘一个眼神,但是风缘并没有领会他的意思。

  “我是自愿跟着枫胤走的,枫胤,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风缘急赤白脸的解释着,看着南霈说道:“你少冤枉我,我只是追寻自己的内心而已,至于那个王都来的将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南霈领主,这是怎么回事?”小胡子看出不对,问道。

  啧!猪队友。

  南霈眯了眯眼,咂咂嘴,不想说话。

  就连那个女刺客也冷笑一声,讽了她一句,“白痴。”

  就算是她也看得出来,南霈想要保全自己,保全他尼古拉斯家族的脸面,所以才如此说,甚至几番提醒风缘。

  要不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的妹妹跟敌国的刺客有关系,不说自己这个领主怎么办,说不定还会把整个家族都拖下水。

  偏偏风缘是个傻的,这都看不明白,连她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虽然她跟南霈现在属于敌对,但也不由得的有些同情起他来,有这样的一个蠢货妹妹,估计他也活的蛮幸苦的。

  女刺客刺了一句就不再说话,风缘好像明白了什么,脸色一变,看了看面色冷硬的枫胤,又看了看其他人,发现大家都沉默的不说话,讷讷停口,退到了枫胤身后。

  她终于知道南霈的意思了,所以就连平时最讨厌的人讽刺自己,她也没有回口。

  她毕竟是尼古拉斯家族的人,她心里一直清楚的知道,虽然这个家族可能有些腐朽,不那么尽如人意,但心里总有一份感情。

  所以她心里虽然知道不是这样,但还是没有开口。

  算了,就这样吧,等到等会儿只有自己和枫胤两人的时候,自己再和他好好解释,他一定会相信自己的。

  风缘没说话了,维特也不在意,他的目标是女刺客和叛国者,其他的都是顺带。

  现在两个目标都在这里,一个不落,他心里顿时大喜。

  太好了,只要把他们抓回去,我一定能得到国王的封赏。

  抬了抬手,指挥着手下道:“把他们都抓起来。”

  “等等。”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一个老人出现在众人眼中,“可否给我一个面子,放过我的弟子。”

  维特眯了眯眼睛,“罗德将军?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是在此地退隐。”

  “你认识我?”

  维特笑了笑,“很多年前,在授勋仪式上,我曾远远见过你一面。

  罗德将军,或许你曾经曾是权利的中心,所有人都得敬你,但现在你到底还是退隐了,有些事你可能不知道,你弟子背后的那个女人曾刺过国王,你以为这件事能就这么了了吗。”

  你以为你吃了面子果实吗,为什么要给你个面子。

  再说,要是自己给你面子放了这个女人,那自己的前程谁来负责,你吗?

  罗德沉默了一下,“也就是说,你非要如此做是吗?”

  “当然,如果罗德将军执意阻拦的话,这件事就不好解决了。”

  “好吧。”罗德叹了口气,转头看向枫胤。

  “枫胤,带着铃儿走。”

  这件事现在已经洗不清了,可能在维特心里,枫胤,自己的孙女儿,连同自己都变成了叛国者。

  他不会听自己解释,他只想完成自己的任务,然后去邀功。

  枫胤要是出事了,他的孙女儿可能也不会活了,所以现在最后的办法是自己挡下他们,给枫胤他们谋一条生路。

  现在他有些后悔,如果早点把那个女刺客杀掉的话,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师父!”枫胤不愿意离开,拿出了剑,想要与他一起对敌。

  “走!”罗德大吼道。

  “南霈领主,这个老头儿就交给你了,我带人去追刺客。”

  维特急匆匆的说完,看也没看南霈一眼,就把这块烫手山芋丢给了他。

  罗德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刺客。

  他对着身后的士兵说道:“所有人,跟我走。”

  “等等,”南霈一手拉住了他的缰绳,生生将他□□的魔兽逼停,“这些是我的兵。”

  “我知道啊。”维特踢了踢魔兽屁股,纹丝不动,知道如果不把南霈说服的话,今天是走不了了。

  他转过身,拍拍南霈的肩膀,“你放心,你的兵就是我的兵,咱们两是兄弟,抓住刺客的功劳有你一般,军功章有你的一般也有我的一半。”

  “但是军功章只会给你不会给我。”南霈油盐不进。

  “那你到底要怎样啊!”维特崩溃,刺客人都快跑不见了,就在他以为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说动南霈的时候,南霈眼睛一转,忽然放开了手。

  “算了,你去吧。”

  你要是能抓到算我输,男主那个挂逼,被打的经脉尽碎都能重塑,路上随便遇到个受伤的刺客都是美女,这样的挂逼,你要是没个大气运,根本镇不住。

  南霈可是记得,那个女刺客一直都和敌国的人有联系,估计也是想拉拢枫胤。

  现在这种情况,敌国一定会派出强者来接应两人,如果维特冒冒然前去的话,可能正和对方的强者对上。

  维特就是个炮灰,没什么背景,估计遇上对方强者的可能性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所以说,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啊。

  南霈摇摇头,反正现在自己的任务是稳住罗德,至于失败的责任,关我屁事,又不是我去追的。

  ……

  几天之后,一个小镇中,枫胤带着两个女人,乔装打扮的隐藏在人群里。

  告示板前围满了人,枫胤凭着自己力气大,挤进去看了两眼,忽然面色大变。

  上面贴着自己几人的通缉令。

  “现在可怎么办?”风缘忧心道,他们已经被通缉了,哪儿也去不了了。

  “干脆去我的国家吧。”

  “那这样岂不是叛国。”

  “你觉得我们现在的处境和叛国还有什么区别吗?天真的娇小姐。”

  女人的话不无嘲讽,风缘虽然是天真了点,但又不是傻,立马就和她吵了起来。

  枫胤站在一旁,没有理会两人,他现在想的就是师父怎么样了。

  没想到过了几天就有新消息传来,已经退隐的大将军罗德为了抓捕刺客不幸牺牲。

  看在罗德将军为国家做了这么多贡献的情分上,王都为他保留了最后的脸面。

  枫胤以拳捶打树干,把碗口粗的小树给打折了。

  “南霈,我要杀了你!”

  他从小就没有父母,是个孤儿,若不是师傅收养他,养他长大,他或许已经死了。

  师父给了他第二条命,可以说师父是他这辈子最感谢也最敬佩的人。

  还有铃儿,在知道师父死讯的时候,她险些哭的晕了过去,不管是为了报答师父的恩情,还是为了铃儿,他都要杀了南霈。

  女刺客一看枫胤现在这个状态,就知道事情成了。

  因为罗德的死,现在枫胤对南霈和这个国家充满了仇恨。

  “枫胤?”风缘心里也不好受,觉得有些无法面对他。

  毕竟他师父的死和自己哥哥有关,看着他的时候,她会觉得心里愧疚。好不容易才在他心里留下个不错的印象,没想到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

  或许他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