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第61章 王八蛋男主,带着我的妹妹跑了15

小说: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作者:在彼淇梁 更新时间:2021-09-15 03:5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枫胤,你疯了,别犯傻啊。”风缘听了枫胤的话就是一惊,立马劝道。

  叛国可是大罪,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真的没必要,那女人还是一个刺客,谁知道留在枫胤身边有什么样不可告人的心思。

  万一是要跟她抢男人呢?

  “不必多言,”枫胤抬手打断她的话,“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只是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而已,至于其他的东西,我管不了那么多。”

  “枫胤……”风缘张了张嘴,这一刻,她忽然对眼前这个男人有了些不一样的看法。

  明明只是一个陌生人,他却愿意伸出援助之手,即使知道这可能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地,但仍一往无前。

  虽然这种性格可能会招致灾祸,但是吸引自己的不也是这些东西吗?

  南霈啧啧一声,“男人,都是渣渣。”

  说那么多,还不是看人家长的肤白貌美大长腿,要是个如花的话,在人家翻进你马车的时候就被丢出去了。

  南霈感叹完,这才发现男女主齐齐看向了自己,面色怪异,愣了一下,说道:“看我干嘛?”

  风缘不忍直视的转过头,能在骂人的时候把自己也骂进去的,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南霈,你是个狠人。

  “咳咳,”南霈咳了两声,正色道,“意思就是你宁愿与整个国家为敌,也不愿意把那个女人交出来是吧。”

  枫胤皱着眉说道:“这只是你和我之间的事,要打就打,扯什么虎皮拉大旗。”

  明明就是南霈自己非要跟他过不去,搞得倒像是他是非不分一样。

  “不交是吧,很好。”他拍了拍魔兽的背,示意它往后退退,“听好了,围观群众后退三步,其他人,拿起你们的剑给我上。”

  这次他带了不少人来,而且全都是精锐,正好趁这个机会练练兵,顺便看看现在枫胤到底在个什么层次。

  战事一触即发。

  士兵们身上穿着的都是制式的盔甲,一手拿着剑,一手拿着盾牌,互相之间配合默契,一击不成立马退后,不给枫胤反击的机会。

  然而枫胤毕竟是男主,不是那些普通的士兵可以抵挡,在绝对的力量之下任何技巧都是白搭。

  南霈手握剑柄,随时准备着出手。

  上次打的不够尽兴,本以为枫胤会在床上躺上几个星期的,没想到过了两天就又出来活蹦乱跳了,总想找个机会再打他一顿。

  然而就在此时,在众人都未曾注意的角落,一道寒光乍起,直奔魔兽背上的南霈心口而去。

  这道光很快,快到超过眼睛捕捉的速度,等到南霈发现时,它距离自己已经不足两米。

  “终于肯出来了吗?”南霈眨眨眼睛,面色不变,随手招来一面盾牌,挡在自己面前。

  “盾。”

  盾牌不过是普通的制式盾牌,南霈附加了一个防御buff,盾面上顿时亮起了蒙蒙的光。

  寒光击在盾牌上,只在上面激起了一阵波纹,连防御都没有突破。

  南霈这才看清楚,那寒光只是一把被扔出来的匕首而已,匕首之后是一道纤长的身影。

  大概是看到自己的攻击并没有奏效,身影一顿,一脚蹬在盾牌上,想要借力后退。

  但在空中身形到底是不如地上灵活,南霈将手往前一推,盾牌上辉光大振,向前横推而去,带着无匹的力量,正好与那道纤长的身影相撞。

  忽然听得一声闷哼,一个女人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落到地面后踉踉跄跄退了几步,好在枫胤及时发现了她,将她扶住。

  “领主!”这时候那些士兵才反应过来,围到他两侧,警惕的看着对面的两人。

  “你没事吧?”

  女人摇摇头,声音有些沙哑,“没事,只是伤势未愈。”

  那女人抱着手,面容闪过一丝难以隐藏的痛苦,刚刚盾牌撞来的时候,她只来得及用手去抵挡,结果骨头都差点裂开。

  她既然敢单枪匹马去王都刺杀国王,就已经说明了问题,就算是受了伤,也不是一个小小的领主可以对付的。

  只是没想到一击不成,反倒是自己吃了大亏,本来没好的伤势更严重了。

  “wow,那就是刺客吗?”围观群众中有人问道。

  “比风缘小姐长的好看诶。”

  “是啊,确实好看些。”

  风缘:……不说话会死啊。

  女人最听不得有人拿自己跟其他人比较,风缘恼怒的看了一眼说话的人,瞪了她一眼,再看向枫胤身边的女人。

  我就不信,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真的……是比我好看一点。

  风缘看看她再看看自己,立马丧了。

  那女人身材高挑,大概是因为是杀手的缘故,所以身姿很是纤细,肤色有些微黑,适于隐藏在黑暗中。

  比起风缘的精致,她的长相有一点野性,很迷人,也很危险。

  听说敌国的人都长的比较黑,再加上她站在那里手握匕首的样子,没人会觉得她只是一个逃婚的无辜少女,大概吧。

  枫胤把她拉到自己身后,深情款款的说道:“你躲到我身后,我会保护你的。”

  “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女刺客看了枫胤一眼,眼神冷淡,“而且我确实是刺客,我不想骗你。”

  枫胤沉默,“你是谁有那么重要吗?”

  女刺客愣了一下,又听他接着说道:“我说了要保护你,那就要完成自己的承诺,跟其他的一切无关。你是我的朋友,我不允许你就这么被人带走。”

  说完这句话,他提着大宝剑就再次冲了上去,然而他心中的痛无人知道。

  重要吗?当然重要,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刺客的同党,都是因为被美色迷瞎了眼。

  他能怎么办,现在还不是要上,自己约的炮,哭着也要打完。

  算了算了,不提了。

  枫胤手举着大宝剑,对着魔兽背上的南霈邀战:“南霈,可敢下来一战?”

  “有何不敢。”

  南霈拔剑出鞘,先用法术卷轴给自己附加了十几层防御buff,十几层攻击buff,十几层治疗buff,然后对着自己的武器再来一遍,看的枫胤眼直抽抽。

  不为别的,就是展示一下我身上的法术卷轴。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他从高处一跃而下,手中阔剑猛地朝枫胤劈去。

  凭着高处的优势与他过了一招,南霈稳稳落地,枫胤则后退了一步,面色凝重的看向南霈,虎口有些发麻。

  他居然不是南霈的对手!

  虽说重塑经脉之后,修炼事半功倍,但到底时间尚短,实力甚至还未恢复到受伤之前。

  而且南霈的天赋也绝对不低,即使是在整个国都来看,天赋都是上等的,再加上南霈日以继夜挂机修炼,实力不可同日而语。

  这一战,枫胤打的很憋屈,风缘看的很揪心。

  而那个女刺客,看着和南霈战在一起的枫胤,心头不知道是什么感受,良久才低声说了句,“随你吧。”

  她身形一闪,隐藏在暗处,寻找着南霈的弱点,准备给枫胤掠阵……

  “好!”围观群众一声喝彩,不知道什么东西丢了过去,枫胤一心对敌,来不及躲开,被那东西打了个结结实实。

  枫胤被打的头一偏,虽然不痛,但是心头恼怒,南霈都还没有打到我,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就能打我。

  低头看向地上刚刚打中自己的东西,原来是一个钱袋,带口已经散开,几个铜币掉了出来。

  谁特么乱丢东西!

  他狠狠的看向外面,一个年轻人被他的眼神一激,吓得抱紧了自己的胸口,推后了一步。

  “干,干嘛,我就是看你们打的精彩,忍不住给了点儿赏钱,以前看戏习惯了。”

  看着枫胤眼神实在可怕,恨不得跳出来打他时,他果断怂了,矮下身子往人群中一躲,“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枫胤没有攻击,南霈也停了下来,但是那个刺客却没有。

  刺客本来就是要找寻对方的弱点,然后给出致命一击,在南霈停止的时候,她就已经出手了。

  然而南霈只是随手一抬,抡起手中阔剑,那个女人就被击中了胸膛,闷哼一声,倒飞了出去。

  好气啊,又飞了。

  女刺客边飞边想,自己敏捷是加的挺高,但是她根本近不了南霈的身,更别说造成什么伤害了。

  随着女刺客被击飞,再次消失在阴影中,人群中爆发出了热情的呼喊声。

  “好!打的好!”

  “就该这么打!”

  “继续!打死那个刺客,打死叛国者。”

  “领主,我要给你生猴子,我把十几年的积蓄全都给你了,一定要加油啊。”

  随着众人的喝彩,不断有钱币被扔进了战场,里面大多是铜币,还夹杂着几个金币。

  “你们干嘛,全部退后。”士兵们连忙维持秩序。

  “我不要,我要看领主大人,没有领主大人我要死了!”一个少女尖叫到,紧紧的抱住了自己手里的等身抱枕。

  我果然是让他们吃太饱了,南霈如此想到。

  众士兵对视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拦也拦不住,就算是拦住了又立马凑了上来,他们也不敢真的动手,都是一个村儿的,要是不小心伤了谁,回去就可能被爹妈追着打。

  只能放任自流,还要时刻注意到场中的战斗不要波及到他们。

  为首的小队长摸了摸自己的腰间,取下一个钱袋,掂了掂重量,看看群情激愤的众人,再看看自己干瘪的钱袋,叹了一声,把钱袋朝着枫胤的脸上就扔了过去。

  大吼道:“上啊,为保家卫国贡献一份力量,我出十个铜币!”

  “那我出十个银币。”

  有了人带头,吃瓜群众们扔的更起劲了。有铜币的扔铜币,没有铜币的找旁边的人换换再扔。

  枫胤挡下南霈的一次攻击,“南霈,上次你趁我不备将我重伤,这次我一定……”

  “领主加油啊!”一个银币扔在了枫胤脸上。

  枫胤甩甩脑袋,再次冲了上去,“我……”

  “上啊,为国家贡献一份力量。”一串银币扔在了枫胤脸上。

  他转头看向众人,大吼道:“mmp你们能不能安静一点!”

  你们都带了锁头挂吗,凭什么次次都扔中我!烦不烦啊你们。

  每次南霈一举剑,现场就开始响起“领主加油,领主你好帅!”

  而每次自己一出手,立马就“上啊,保家卫国;上啊,打死叛国者!”

  区别待遇不要太明显。

  大吼出声后,人群安静了,就在枫胤以为自己的话终于奏效,准备重振旗鼓的时候,一大堆铜币朝着他的脸上身上砸来,砸的他防不胜防,只能到处躲避。

  随之而来的还有他们的回吼,“关你屁事儿,老子嗓门儿大,有本事你也吼。”

  然后又是一堆铜币砸来。

  “南霈,你特么能不能管管!”

  枫胤手指着扔钱的吃瓜群众们,看向南霈,眼神愤怒,眼中饱含泪水,似乎还有那么一点儿小委屈。

  这架还能不能打了?

  南霈微微一笑,“身为领主,牺牲自己,娱乐大众。”

  反正地上的钱都是要回收的,打的又不是自己。

  枫胤无语,“你是我见过的领主里最怂的一个。”

  “还好,你不是我见过的男主里最不要脸的那个。”

  不一会儿,地上就堆了薄薄的一层,踩在上面哗啦啦的响。

  卖写真的年轻人看着性质高昂的人群,觉得自己一个币都不出的话好像有点异类,他摸了摸自己的腰间,摸了好久终于摸出一个铜币来。

  想要扔出去又舍不得,他把铜币放回了口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往上面施了一个重力加倍的法术就扔了出去,边扔还在边喊,“领主加油,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枫胤火了,南霈出手也越来越重,眼见两人开始动真格了,风缘忽然跑到了战场中,拦在了两人中间。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你们这样是打不死人的。”

  南霈:!!!

  枫胤:!!?

  等等,我为什么要说这句话,“不是,你们别打了!”

  看着南霈没有收手的意思,风缘转了过去,对枫胤做了一个口型。

  枫胤愣了一下,然后秒懂,一把扯过自己身前的风缘,手一翻把刀架在了她脖子上,“你妹妹现在在我们手里,想要她活命的话,就给我们准备一只魔兽,放我们离开。”

  “领主?”那些士兵一看风缘被他捉住了,立马就急了,齐齐看向了南霈。

  然而南霈脸上毫无波动,甚至还抽了抽嘴角。

  风缘你口型能不能做的再明显点儿,生怕别人看不见还是怎么着。

  这下一半人都知道你是为了让枫胤逃走所以才故意被他抓住的,那我到底是放还是不放?

  啊,好难办。

  最终,南霈选择了妥协。

  “给他们准备一只代步的魔兽,放他们离开。”

  “可是这个女刺客怎么办?”

  南霈看了一眼站在枫胤旁边的女人,她伤的更重了,摇摇欲坠,时刻都可能倒下。

  “放他们离开。”

  “……是。”

  “感谢各位父老乡亲的厚爱,今天的表演已经结束,烦请下次再来。”

  打也打完了,没什么好看的了,人群渐渐散开。

  南霈招手让一个士兵上前,“把地上的钱币都捡起来,全部分给今天参与了作战的战士们。”

  士兵听命离开,拿了个簸箕把钱币都铲起来。

  南霈独自上了魔兽,坐在魔兽背上嘀咕了一句。

  “风缘为了找到他们的老巢,竟然不惜牺牲自己,成为刺客的人质,唉,希望她能早点把消息传回来。”

  说完这句话,他摇摇头,带着人离开了。

  南霈说的声音不小,就怕别人听不到。

  还没离开的众人大悟,他们就说嘛,领主的妹妹怎么可能和那个敌国刺客有关系,原来是为了深入敌后,然后来个里应外合。

  不亏是尼古拉斯家族的女儿,有胆气,有魄力。

  一连走了几十里地,枫胤看着后面没有人追来这才停下,带着那个女刺客下了魔兽,对着坐在魔兽背上的风缘说道:“我们要离开了,你回去吧。”

  他们准备丢弃掉魔兽逃跑,魔兽的体型太大,太容易被发现了。

  风缘看了一眼他身旁的那个女人,咬了咬唇,“能不能带我一起走,你知道的,南霈知道我们俩的关系,我已经回不去了。”

  风缘想清楚了,她既然已经离开,就不可能再回去了,如果回去的话,还得面临嫁不嫁的难题,干脆一走了之,跟着枫胤离开。

  至于自己逃走了,南霈要怎么面对对方的责难,她并不是很担心。

  现在的尼古拉斯家族已经不再是当初弱小的那个了,出点钱,给点补偿,也许就能解决这件事了。onclick="hui"